尊者《空幻一場》

訪問第一百零八位尊者-鹿長生(五百二十年前)

空幻一場

二O一九年四月十日

鹿家是全村子最富有的家庭。長生是含著金湯匙出生,每天睡在金床上的大少爺。長生這個名字是祖父取的,他希望長生能繼承家業,為鹿家添子添孫,而且活到長命百歲。祖父就只有父親一個兒子,而父親也只有長生一個孩子,所以長生一出生就是鹿家的一塊寶,全家人對長生疼愛至極。才剛出生的長生,只要眉毛皺一下,就立刻有五、六個僕人跑過來,關心長生是不是有什麼需求,是要喝奶?還是要玩具?還是覺得冷?覺得熱?若是母親正在照顧長生,就會有更多僕人在門外守著,隨時聽候母親的吩咐來做事。

三歲時的長生,已經清楚知道自己是家中的寶貝,雖然年紀是家中最小的,但其實就像是個皇帝一樣被侍候著。就連家中最尊敬的祖父都會順著長生,那還有誰敢欺負或管教長生?長生故意一下皺起眉頭,一下歪嘴,一下又裝出痛苦的樣子,這五、六個僕人就不停的跑來跑去,被長生捉弄得精疲力盡。長生覺得好玩,每天就玩弄這些僕人,看著他們氣喘噓噓的模樣,長生覺得生活真是有趣極了!母親讓長生在房間裡跑跑跳跳,一個不小心撞到了桌角,長生立刻放聲大哭。母親為了安撫長生,立刻將外面站一排的僕人全叫進來:「你們通通趴下,趴在地上給大少爺當馬騎!」僕人聽從母親的指令,全都迅速趴在地上,長生想挑誰騎就騎在誰的背上。長生覺得這比所有的玩具都還要好玩,開始每天玩起這個騎馬遊戲,直到長生玩膩了這個遊戲。

沒想到才過沒幾天,長生就又意外的發現另一個好玩的遊戲。長生拿著一顆顆的球,往大院子一丟,所有的僕人就要像狗一樣跑去將球給咬回來。長生覺得好玩,將全部的球一起往前丟,這些僕人瞬間眼花繚亂,不知道要先追哪一顆球才好。長生笑得合不攏嘴,覺得這遊戲真是太好玩了!坐在長生身旁的祖父母,也被長生的笑聲給逗得開心,他們只要看見長生的笑容,或聽見長生的笑聲,就感到高興與滿足。因此不管長生要玩什麼遊戲,他們全都贊成,只要長生過得開心就好。

長生喜歡吃的東西很少,不喜歡吃的東西很多。只要咬了一口覺得難吃,就立刻將食物掃落在地,這些僕人就得負責清掃,將這些食物拿去丟掉。只要是給長生吃的食物,都絕對是上等的食材,有些甚至非常珍貴希有,只有大富大貴之人才能得到,但長生一點也不覺得珍貴,還是照樣丟掉。有僕人覺得可惜,將長生丟掉的食物撿起來吃,立刻被祖母給轟出鹿家,祖母大聲的斥責:「大少爺吃的食物連狗都不能吃,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僕人來吃!」僕人受盡祖母的侮辱,最後還是被趕出了鹿家。

「看看那個騎著白色駿馬的男子,他就是鹿家的大少爺!」路旁的女子個個癡情的討論著。十五歲的長生,每天就喜歡跟著一群好友騎馬到處遊逛,有時在曠野上賽馬,有時在街道上展露英姿。對所有女子來說,長生這一群人可說英俊瀟灑,有著所有女性難以抵擋的魅力。只要隨便一個動作,就能讓路旁的女子心花怒放。還有女子每天將自己精心打扮,站在路旁等待長生一群人的出現,盼望著長生能看她們一眼。但長生卻是對這些野花從不看上眼,倒是對生長在高山峭壁上,每天吸收日月精華的稀有花朵特別有興趣。長生在十五歲時愛上了一位美麗動人的女子,她的美麗容貌深深印入長生的腦海中,她的美可以讓長生日日夜夜思念著她,一心都只想趕快見到她,但是這名女子卻是看過一次就不曾再出現過。長生動用了鹿家所有的僕人,命令他們要找出這名女子究竟是誰家的千金?但所有的僕人翻遍了整座村莊和隔壁城鎮,就是找不出她究竟是誰家的閨女?

長生自從見過這名女子後,就像得了病一樣,每天癡心妄想,神魂顛倒,甚至茶不思,飯不想,每天就靠在窗邊思念著這名女子。若有僕人送飯菜到房間來,絕對會被長生一掃在地,因為長生什麼也吃不下,只想趕快見到那名女子。

祖父曾經結交一名會算命的好友,這天,他剛好來到家中作客。長生低著頭走過客廳,祖父大聲叫著:「長生啊!過來給祖父的朋友打聲招呼!」長生就像聾子一樣什麼也沒聽見,又繼續往前走去。祖父不好意思的說:「我這孫子就是有他的個性,很多女子就是喜歡他這種味道。」祖父的好友停頓了一會兒,祖父見他面色不對,緊張的問:「是不是我的孫子冒犯到你了?我叫他再回來跟您打聲招呼?」祖父好友立刻解釋:「不是!不是!不是這樣的,我怎麼會介意他有沒有跟我打招呼。只是……我看您的孫子臉色不太對勁,要不要讓我幫他算一算?」祖父聽了非常緊張,趕緊讓他為長生算一算。這算命仙一邊算命一邊皺著眉頭,祖父更是越看越緊張,不停的問:「怎麼樣?我這孫子怎麼樣?」算命仙搖搖頭,又重新算過一次。祖父更是急得跳腳:「到底是怎麼樣趕快跟我說吧!」算命仙終於停下動作,面有難色的告訴祖父:「您這孫子……今年恐怕會為了女人而喪命!」祖父驚嚇得臉色發白:「該不會就是他現在每天朝思暮想的那名神秘女子?」算命仙點了點頭。祖父大叫:「這下糟糕了!那女人絕對是妖精來的!不然怎麼能奪走我孫子的命!快點快點!你快點說該怎麼辦才好?」算命仙又算了算,告訴祖父:「這是他今生本就難逃的劫數,如果想要逃過這個情關,就只有出家這個選擇。」祖父更大聲的叫出:「出家!這孫子是我們鹿家唯一的後代,如果讓他出家了,那我們鹿家豈不是要絕子絕孫?」算命仙告訴祖父:「就算他不出家,鹿家還是得絕子絕孫,因為他終究難逃命運的擺弄。既然如此,何不讓他出家保住他的生命?」。

連續幾天,祖父都輾轉難眠,只要長生一出現,祖父就不停的盯著長生看。祖父終於忍不住將這件事告訴全家人,所有人聽了都難以接受,但為了長生的生命,也只好聽從算命仙所說的,讓長生出家。至於長生,為了女子就像失了魂一樣,不管家人說什麼,都只會點頭而已。祖父說了:「既然連長生都點頭答應,明天我就去幫他找一間好一點的寺院讓他出家。最好是有好床可以睡,每天都有美食可以吃,還有侍者隨時在身旁服務,這樣我就不用替長生擔心了。」

祖父找了好多間寺院,沒有一間想收長生。師父說:「寺院是清淨的修行之地,不是客棧,更不是保命的逃難所。修行人依著願力才來寺院修行,若不能吃苦,只想享受,那只是擾亂道場,根本不是來修行。」祖父又是佈施功德金,又是以自己的名望來相求,都無法讓任何一家寺院願意收留長生。就在祖父非常懊惱之時,眼前出現一位瘋瘋癲癲的和尚。祖父一點也不想將長生交給這樣的和尚,轉身就準備要離去。和尚突然叫住了祖父:「且慢,您的孫子,我有辦法帶他。」祖父非常驚訝:「師父怎麼知道我正在困擾什麼?」和尚回答祖父:「全寫在你的臉上。」祖父又問了幾個問題,這和尚都能回答祖父,讓祖父感到非常震驚。最後祖父不得不相信,這真的是一位有修有德的和尚,具有超越常人的神通力,於是決定將長生交給這名外表瘋癲的和尚。

隔天,長生就被祖父帶來給這名和尚。長生就像行屍走肉一樣,告別了全家人跟著和尚走。經過翻山越嶺,走過各種崎嶇難行的道路,還是到不了和尚修行的地方。長生從小就是騎馬長大,從來沒走過這麼長的路,這一段路可真是累死了長生,但長生不得不聽從和尚的指令,還是得拼著命的跟著往前走。經過整整十多天的時間,長生已經從一位氣勢高昂的大少爺變成一位聽話的徒弟。因為一路上都沒有任何食物可以讓長生進食,在長生餓得快暈厥時,和尚伸手挖起剛剛長生蹲在一旁排出的糞便給長生,告訴長生:「只有這個可以吃。」長生摀著鼻子,難以置信的看著和尚,覺得和尚根本是瘋了!大聲的叫喊著:「這糞便怎麼能吃!別說笑了!」和尚告訴長生:「這裡放眼望去連一根草都沒有,難道你要吃下地上這些石頭?」長生還是堅決不吃,寧願餓肚子也不願吃下糞便這種骯髒的東西。

和尚又帶著長生繼續往前走,長生真的走不動了,一點力氣也沒有,就像快要斷氣一樣。和尚告訴長生:「從來沒有人可以在這裡存活,因為這裡就如同沙漠一樣,什麼也沒有。如果你還想活命,就只能喝尿吃糞,別無選擇。」長生的生命力已經到達了極限,這十天來都是不停的忍著,直到身體自動發出投降的訊號,開始四肢無力、發軟、臉色慘白,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長生在別無選擇下,吃了十多天前裝在瓶罐裡的尿和糞便,才將命給保住。經過了這十多天的折磨,長生早已忘了要思念女人這件事。在命都保不住,又只能吃糞喝尿的情況下,完全沒有心思和多餘的力氣想女人。

好不容易才走到和尚的修行地,就位在一座無人居住的山上。長生一進到屋子裡,就立刻躺在和尚的床上,翹起腿來命令和尚倒茶。和尚告訴長生:「要喝水,就得自己走到百里外取泉水來喝;要進食,就得從現在開始開闢土地種植蔬果。」長生覺得自己就像被丟進地獄裡一樣的煎熬,和以往大少爺的生活簡直是天壤之別。住上了幾天,長生覺得自己像樵夫,又像個農夫,直到整整六年後,才覺得自己是個修行人。

這六年來,和尚不斷在磨練長生的驕慢習氣。至於女人,長生早已拋諸腦外,在這個沒有任何誘惑,無法睹物思情的地方,每天就只有花草樹木陪伴,長生完全不會想到女人這件事。而這六年內,和尚也不停的用佛法來教化長生。長生就算有再難調難伏的個性,終究還是歸順於和尚的教導。因為和尚的神通力能化現各種幻境來磨練長生,長生開始能明白什麼叫作修行,什麼叫作修心,什麼叫作大慈大悲。

山林中的萬種生物,都是讓長生學習慈悲的對象。取一根木頭使用,木頭有靈性,慈悲為它念佛。飲一瓢水,慈悲為水中的生靈皈依。看見動物為了生存而互咬,應該明白人性也是如此,若沒有佛法的教化,都是弱肉強食,你爭我奪。看見發情的動物為愛瘋狂,應該清醒人與畜生並無差別,若是為了身體的感受而沈浸在情愛中,那生生世世都只有投生畜生的份。長生慈悲的為這些動物念佛,願他們都能早日脫身,脫胎換骨。

十年的時間過了,長生已經完全蛻變。不但增長善根,長養慈悲心,也能明白世間情愛的虛假和人生的虛幻。長生不再是以往那位高高在上,奢侈浪費的大少爺,而是一位願意為了眾生而捨命的修行人。和尚又化了一境給長生看,沒想到十年前長生癡心夢想的那位美麗女子,就是和尚所化現的!長生垂打自己的頭說:「太笨了!真的是太笨了!我竟然為了一個幻影而朝思暮想,甚至差點賠上自己的生命!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場空!」和尚大笑三聲:「世間本來就是一場空,是迷者才會被這空幻之境給迷走。如今你從迷者成為悟者,就應當大發慈悲之心,去救度這些還在迷妄中未清醒的人們。」

長生告別了和尚,在一座寺院裡出家為僧。度化眾生成了長生一生的使命,長生在此刻更深刻體會眾生之苦,不管生苦、老苦、病苦,還是死苦,都讓眾生苦不堪言。長生四處宣說佛法,幫助眾生破迷開悟,將眾生從苦中救離,帶往明亮的西方國度。

長生從沒想過自己一生會有如此大的轉變,生命可說變化無常,真實是一場空境。世人應該覺明,別再計畫與妄想,好好老實念佛,從夢中清性求生西國,才是真實究竟之道。

長生跟隨著大批尊者進到蘇佛腿中,靈界眾生無人不曉蘇佛真尊。西方國裡的蘇佛,如同阿彌陀佛一樣,光顏巍巍,威神無極。蘇佛留此色身於世間救度,以此身來修得法身超度萬靈。然此色身所受之劇烈傷害,已使得蘇佛無法順利前行,長生與諸位尊者前往娑婆世界相助,修復蘇佛之腿傷。蘇佛之願心與堅持力,在極具煎熬之下,依然勇往直前的衝過。度眾願力之深切,如今已無法得見,唯只蘇佛一人。

諸佛菩薩時時相護,蘇佛的身邊有著無量無邊的護法,皆在護持著蘇佛的色身,因為如今只有蘇佛一人真行救度。眾生所望皆在蘇佛,日日超度無盡眾靈,德行如海之廣,六道十法界之眾皆是敬重萬分。長生必當繼續護持,助蘇佛繼續廣行救度。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