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閻羅王《第五殿閻羅天子》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蘇師姐:禮請第五殿閻羅天子,阿彌陀佛。

閻羅天子:阿彌陀佛。

蘇師姐:五殿我們常常見面,今天剛好訪問到你。請問五殿閻羅王,你是哪裡人?

閻羅天子:我乃遼寧瀋陽人。

蘇師姐:遼寧瀋陽。你在那邊是做什麼行業?

閻羅天子:我是一位布商,是一個大布商。

蘇師姐:大布商,那你一定是非常富有,為什麼呢?因為在你那時代布料是非常值錢的。

閻羅天子:蘇居士,我除了大布商,我還有自己的染房,染房染那個色都一手包辦。

蘇師姐:染顏色一手包辦喔!染房是很重要,才能賺大錢,有的人喜歡什麼顏色,以前假如是大布商都非常富貴。那我請問你,你是怎樣接這五殿閻羅天子,有多久的時間了?

閻羅天子:蘇居士是說我如何接這個第五殿的閻羅天子?

蘇師姐:是,什麼時候接的?來這裡上任。

閻羅天子:大約這人世間來說,就是十殿閻王至香光佛地來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時。我也不知就到這閻羅殿來作第五殿的閻羅天子。人世間來講當然不久,但是在地獄來講,其實一天是人世間更長的時間。

蘇師姐:鬼道一天是人間的一個月啦!

閻羅天子:可是這更長的時間,在我來說,似乎時間好像還滿久的,在我個人而言,好像還滿久的。但是在人世間來講短短幾個月吧!但在地獄來講,一天有聽聞說地獄受報的眾生,一天乃是人間兩千多年。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閻羅天子,你作布商又做染房,事業做很大。那你現在名字可以給我陽間的名字嗎?

閻羅天子:陽間我乃杜興寶(寫下:杜興寶)

蘇師姐:杜興寶,名字非常好。請問你幾歲往生?

閻羅天子:五十七歲。

蘇師姐:五十七歲很年輕。那你做什麼好事能夠上任五殿閻王?

閻羅天子:我剛剛有說我是一個大布商,大布商當然我的店裡夥計也多,染房所請的人數大概有五十幾位,包括女性,所謂手比較巧的,染的功夫非常美。

蘇師姐:能夠用心染的比較漂亮的顏色是嗎?

閻羅天子:亦要有另一邊男眾來搬運、披掛。布商這邊因為是屬於對外,來來去去的客戶多,客人多,大概有十來位,大概有十六位。

蘇師姐:那你家很大,大大小小包括有多少?

閻羅天子:也不算大,光光我請的大概有六十五位左右。

蘇師姐:還不大?大啦!連你家親眷屬算進去嗎?

閻羅天子:我家親眷屬當然也在裡面。

蘇師姐:孩子多吧?

閻羅天子:孩子有六位,六位是這樣子,有四女二男,是六位,四個女眾,兩個男眾。

蘇師姐:太太娶了幾個?

閻羅天子:蘇居士,你每一次都問這個。

蘇師姐:這個是一定要問,因為以前人太太都娶多,一個、兩個、三個很正常。

閻羅天子:當時我因為工作也多,管理的人也需多。也不多,娶了兩位。

蘇師姐:管事啦!有兩位家人也比較安心,所以娶太太娶了兩位。兩位就生了兩個兒子,四個女兒。

閻羅天子:是啊,是啊!

蘇師姐:五十七歲往生是什麼情形?有沒有什麼預兆?

閻羅天子:往生的預兆?要來談談我做的好事吧!

蘇師姐:可以,可以。從你懂事以來是做什麼好事?講來給大眾聽。

閻羅天子:我因為是布商,原本父母親大人是小小布商,到我手中,我接手之後,我覺得布商其實對人要好,對於所請的夥計及這些幫忙的人,你只要真心對待,其實他們都願意對你非常盡心地付出。

蘇師姐:古時候人老實,忠啦!

閻羅天子:是啊!對於我們所說的,他就願意去做,所做的事情,如果你再跟他講仔細一點,他就做得更好。所以我對於他們,其實就像我的家人,像我的家人,當然我亦要照顧孩子,亦是照顧兩個老婆。大小老婆其實我都是平等對待,也沒有特別偏愛哪一位,說沒有偏也騙人啦!偏小的。

蘇師姐:對,你喜歡小的,年輕貌美。

閻羅天子:私下會塞東西給小的,但在公開場合我還是大的有,小的就有,孩子也都盡量是平等。對於我所請的這些夥計們,或是帳房們,我都是一樣,只要我的貨源賣得很好之時,我都會分給他們好處,就是現在人所說的分紅,不多;但是他們都樂此不疲,很開心,因為我都講的是:我們店裡,我們大家的店,我不講我個人的店。

蘇師姐:你肚量大,會積德,聰明富貴,路才可以走得很長喔!

閻羅天子:我就是如此做。從小對於所穿的衣裳,尤其是這布料、這裁剪都非常地、特別地敏感。因為父親是小布商,所以對布的花色,布的材質,布是粗是細,還有綢緞質感如何,我都略知一二,慢慢地耳濡目染,就愈來愈熟悉。

  其實對我們所有的這些員工,我連穿的我都是很大方,很大方來布施。所以有布有分紅,有給他們布,所以我的員工當然可以拿布去換錢,或是自己穿好一點,過年過節,自己、給家人穿都可以啊!那因為我在這裡面,有幾件事做得還覺得不錯,就是我的染房,負責染房的,我們叫做女管家好了,他叫紅丹,紅色的紅。

蘇師姐:名字寫一下,他對你很忠,所以特別記得住。

閻羅天子:(寫下名字:紅丹)紅丹他姓潘,潘紅丹。

蘇師姐:(對著身旁的同修說)給他寫個累劫牌位。

閻羅天子:潘紅丹他其實對我們都很忠心耿耿,因為他的父母親先後生病,生病的時候他其實還是一樣,他們家就他一個女生,也不知為何沒有任何親眷,所以我就把他兩個父母,兩個老人家帶到我家來,一起同住。生病之時我也請大夫給他看病,給他醫藥,醫治兩個。而且他對於工作的盡責,當然我對他的父母親也非常地尊敬,對他們兩個就如同我的父母親一樣侍奉,對待我父母親一樣都同住,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就這樣他們兩個後來終老。從生病的用藥、看醫,一直到終老死亡,整個喪事都是我一手把它包辦,所以紅丹對我更是忠心。這是一件。

蘇師姐:你智德慈悲,有智慧!

閻羅天子:是我另外請一個,我們染布都要曬乾,很會抬竹竿,很有力氣,要抬到披上去,曬乾染布的。

蘇師姐:他叫什麼名字?

閻羅天子:(寫下名字:陳二同)叫陳二同。

蘇師姐:做人要厚道,這也給他寫個累劫牌位。

閻羅天子:陳二同,他們家他是排行老二,父母還好有兄弟姐妹來照顧。陳二同因為力氣也大,所以他自己也不知為何,一生就生了七個小孩,七個小孩。

蘇師姐:養孩子不簡單,你幫忙養就對了。

閻羅天子:蘇居士都知道。七個小孩,這老婆又不願意工作,所以這七個小孩又要吃又要穿,七個小孩實在是開銷也是一筆;但是我也是多給他一點工資,他也工作很賣力。我就跟他說,那這小孩你也不用擔心。每個月我都會再多一些另外的錢財給他,去給這些小孩買一些小孩該用的用品。不管是米、菜,或是這些日常用品,我只要有的,都會叫我大夫人多多給他,所以也幫了他。

  後來這小孩子很奇怪,陸陸續續生病,生病以後……這是一種所謂以前所說的傳染病。因為他的夫人帶著小孩回娘家之後,孩子死了,傳染病,現在所看的,七個死了四個。

蘇師姐:生了七個死了四個,哎喲!傳染病,是霍亂嗎?

閻羅天子:應該是世人所說的傳染病啦!

蘇師姐:那老婆有沒有被傳染死?

閻羅天子:老婆後來沒有被傳染。

蘇師姐:小孩子是帶回娘家傳染才死的嗎?

閻羅天子:是啊!因為老婆把孩子帶回家,可是後來變成老婆因為這麼多小孩死了,老婆變成頭腦有一點失神。

蘇師姐:有神經病?

閻羅天子:承擔不起這個創傷,所以老婆也是失神,這也是二同的辛苦,那我亦是幫忙。所以我們家就變成家大業大。

蘇師姐:就把三個孩子也接過來是嗎?

閻羅天子:是啊!他的老婆我們就也請了,因為我家也有所謂的正在幫忙管家的,料理家務的二嬸,所以二嬸也來幫忙。

  比較好的是他們都是善良的人,因為我在平常的對待,他們也知道,是非我都分得很清楚,是對就是對的,是錯我都不會偏袒何方;但是亦是會教導,錯誤,當場就會告訴他,這樣的行為,這樣的作法是錯誤的。所以他們也都是比較正,在我這裡工作的人,他們心量也比較大也比較正,只要自己有覺得對不起的,都會互相道歉,或是自己有自己另外一種方法,來跟對方和好就是了。

  所以我就是盡量地幫助他們需要的,也是因為母親所教的,對人要仁慈,盡量做到仁慈。也盡量把每一個人都當成我的家人,別人的父母親也都當成我的父母親一樣。

蘇師姐:哇!你有一個明理的好母親,棒吔!你母親教得好喔!那你母親現在在哪裡啊?

閻羅天子:母親現在在天道。

蘇師姐:有修有德一定會升天,那我們香光佛地超天人很多,你母親有去西方嗎?

閻羅天子:還未、尚未。

蘇師姐:他要跟你去嗎?還是要早一點去?

閻羅天子:給母親早一點去。

蘇師姐:(對著身旁的同修說)好,給他寫一下他母親名字。等一下要請他下來,哪一層天?

閻羅天子:他乃第二層(寫下名字:杜氏寶妹)

蘇師姐:等一下再請。你在人間心量大,做得很好,你五十七歲走,人家一定哭死,這麼好的人早走,沒有生病吧!你做人很正應該沒有生病吧?

閻羅天子:沒生病,就是輕飄飄,感覺像輕飄飄的感覺。

蘇師姐:要往生了,五十七歲要往生,多久時間感覺輕飄飄?

閻羅天子:大概前三個月開始,就好像沒什麼胃口,沒胃口是油膩的東西也不吃,就是吃清淡的,比較清淡的東西。

蘇師姐:自然的,就是自自然然沒有胃口是嗎?

閻羅天子:自然的。吃清淡的,身體都覺得還舒坦,沒有所謂不舒服,就是愈吃愈清淡,愈吃好像量也不需要多;但是身體當時也都覺得尚好、舒服,都覺得尚好。

蘇師姐:那壽終是怎麼樣?晚上睡著了,還是白天?

閻羅天子:是白天,大概是傍晚時分,大概是黃昏,太陽已經下山了。

蘇師姐:你那時候是想昏睡嗎?

閻羅天子:就是平常好像不會在這個時間想要去躺一下,平常沒有這個現象,可是這時所現的現象,就跟我的大夫人說:「我去房裡歇著」。跟我的大夫人說:「我去房間歇會兒,歇會兒,我去睡一下。」

蘇師姐:結果睡就沒有回來。睡是睡,有夢見有人來叫你嗎?有人抬轎來叫你走?

閻羅天子:睡一睡,全身就是輕飄飄,全身輕飄飄的。

蘇師姐:輕飄飄就是靈自然出來了。

閻羅天子:是啊,是啊!全身輕飄飄的。當時也不知為何還會看一下,奇怪!我還回頭看一下,我就躺在床上,我有看一下。蘇居士,我看一下,為什麼我就躺在床上?怎麼我又有另外一個這個輕飄飄的感覺?看我躺在床上的樣子似乎也很安詳,就是所謂的很輕鬆。我也想說,這是要做什麼用?我這個,另外一個這個,輕飄飄的!就剛好看完,一轉過頭來,就有一位就站在我這裡,我嚇到了!您是?我就問了:「您是哪位啊?」

蘇師姐:穿什麼衣服,是紅的嗎?

閻羅天子:是啊!「你為何來找我啊?那你也不用穿這麼紅的衣服啊!」我看他臉,也沒有特別好看或不好看,當時就是沒有表情。我說:「請問您是?」他都不跟我說話,比著我。

蘇師姐:叫你跟他走就對了。

閻羅天子:是啊!因為我亦想,反正我在我的房間睡著,我就去瞧瞧看,到底怎麼一回事!

蘇師姐:他叫你去,你也要去看一下。

閻羅天子:去瞧瞧看,反正我就在那邊睡。就這樣就走了,跟著去。

蘇師姐:跟著去以後呢?你知道那是五殿嗎?

閻羅天子:是啊!到了這裡,一下子就到了,而且很快。

蘇師姐:你說很快,那多久時間?

閻羅天子:我幾乎走兩三步路就到了,你說這奇不奇怪?

蘇師姐:你家原來跟地獄連在一起。那是轉換空間啦!

閻羅天子:對啊!我就嚇了一跳!怎麼我才跟著走了,就到了!到了以後,我一看,當時獄卒還在,這獄卒我一看我就會怕,真的是會怕。獄卒看我也不敢動,就像現在人世間所謂的……

蘇師姐:警衛,站得很嚴肅!

閻羅天子:就這樣站著不敢動,我自然而然也嚴肅起來。這時這判官就開口了:「請到此處來,請往這裡走。」叫我往這邊走,這明明就閻羅殿後側方去了。他還說:「在世你是姓杜吧!」我都沒自我介紹,你可知我姓杜!那好吧!「那您也自我介紹一下吧!」他說:「我是第五殿的判官。」「判官大人,你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我這生意,平常日常生活,也都沒有做害人、傷天理的事,你怎麼把我給找來了?」他說:「就是因為你都沒有做傷天害理之事,所以把你給找來,而且看你還滿厚道,善惡分明之人,似乎還懂得怎麼樣是善,怎麼樣是惡。故來此善惡賞罰都分明的人,最適合不過了!」那就如此。我說:「那是……」他也就詳細地跟我說了。蘇居士,他說的就是蘇居士您啊!

蘇師姐:說我?怎麼說我?

閻羅天子:是啊!「那我們十殿閻王,同時去了所謂的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喔!全體去西方極樂世界。

閻羅天子:「而是在香光佛地受蘇居士,常常聽蘇居士講經說法,而求超度,蘇居士慈悲,而送至西方極樂世界。」他要我來接任這個位置,我亦是考慮一下。

蘇師姐:你還要考慮喔!是作閻羅王吔!

閻羅天子:我還沒死,我想我還沒死啊!我就問他:「那躺在床上睡覺的那個我怎麼辦?我就還沒死啊!」判官就說:「不是你還沒死,是你睡著了,死了,死了!所謂的死了也不是死了,你的靈魂在這裡,你應該是說陽壽已盡。」這樣跟我說,我就懂了,陽壽已盡。好吧!既然來第五殿,我說:「好吧!那就這樣吧」!我不會之處,不熟悉之處,他說他都會幫我。那我就我一看,我先要穿衣服,我先摸一摸,我是布商,這質料可好!

蘇師姐:綢緞,很細嫩柔軟,這料子不錯。

閻羅天子:我店裡好像還沒有這種質感的,這太細了,很柔軟!而且還滿輕的,穿起來又好看,手工也好,穿起來人模人樣。我是從頭這領,摸到衣角,摸一摸,我就自己更衣。出來之時,這袖子比較長,我就跟判官說:「這樣可好?這可好?」判官說:「現在你是第五殿的閻羅天子,當然你這樣的儀表是可以的。」他就帶我繞過來,上了座。

蘇師姐:你的閻羅天子的寶座位子很大喔!

閻羅天子:上座。

蘇師姐:升——堂。

閻羅天子:是啊!就升堂了

蘇師姐:有沒有一大堆獄卒喊:威——武——?

閻羅天子:也可喊,也可不喊。第一次當然要助助我的膽,判官就跟他說:「等一下要帶上殿之前,大家要讓這新閻羅王有威嚴,所以你們喊一喊。」這左右站,他們真的就這樣,威——武——可是很怪!蘇居士,他們喊的音都會抖,威—威—武—武—」我就問:「判官、判官,這威武為什麼發抖?」「閻羅王有所不知,這抖是讓來者讓他心抖,不是我們自己抖。」我就懂了,原來他是讓這些亡魂發抖,所以他喊的「威—威—武—武—」所以進門可都是抖的來的!兩位獄卒押上來,押著,我看當時獄卒臉部表情就開始轉變,變了比較……

蘇師姐:要嚴肅一點。

閻羅天子:是啊!我看他們這樣,我也正經八百,就開始審理案子。

  我這一殿有所不同,有一個管道就是,只要他覺得有被冤枉的,就可以來我這一殿,我有這個管道讓他們申訴。有一個就跟我一樣,「我都肉體還在,我怎麼亡魂來到此地?」他跟我一樣的情形,我就心裡偷笑。「你做了什麼事?為何你說你肉體未腐爛,亡魂在這裡?一定要是要來受審,豈可讓你這樣裝瘋賣傻,假裝你自己不知道做了什麼事!」就這樣來刑問。有的說:「我的老母,我有八十幾歲的老母,可沒人養!」這明明就說謊,明明就還有他的……他以為他所講的,都沒有人知道,真是的!他又說:「可是因為老母疼我,看到我,老母會多活百歲,看到我的兄長他不會開心,所以閻羅天子王,冤枉啊!可不可以讓我再回去陽間,孝順我的母親,等我母親百年之後,我再回來受報?」有這樣的,也有。

蘇師姐:他來跟閻羅殿來談條件喔!

閻羅天子:是啊!所以我就說:「不用談條件,那孽鏡台拿來。」那就獄卒抬來。「看一下自己做了什麼事?」這孽鏡台就像所有他做的壞事都出現,無話可說,他就認罪。認罪就好辦,就比較知道他自己錯了,主要是喚醒他,不要再……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何必再多此一舉,浪費口舌!

  另外有一些亦是強辯,我也就會再讓我的獄卒,讓他們帶到所謂的望鄉台,望鄉台這可長了!這有一處這邊是靠山,上面這一望無際,山路這樣環繞,滿滿的,他門就站到望鄉台去看他過去,看他的故鄉,看他的鄰居,看他所做的事情。他們自己剛看到的時候都還滿開心的,有的就用北京腔講講話:「北京真美!」有的就用福建腔:「福建人,福建的人,福建好美,福建人,福建的水,我也很想家。」很多不同,遇到鄉音、遇到同鄉的人,原來那個是同鄉的,也來這裡,一看,無話可說,當然就受報。

蘇師姐:閻羅王,我有事情要請教你,現在我看看我們世間人,這個腳蓋特別不好,我看有擊膝地獄,腳蓋這裡,獄卒在給他敲,現在台灣很多這樣吔!都是膝蓋不好都坐輪椅,這個問題出在哪裡?好像你的第一殿第一個就是這個地獄吔!

閻羅天子:這腳蓋,因為有些人……

蘇師姐:無情無義。

閻羅天子:對啊!人家栽培他,又無情無義、忘恩負義,並且所謂無情無義者,他是人家所謂的家丁,因為從小是人家的小小家丁。他的員外把他培養,讓他讀書識字。最後他又霸占,又忘恩負義,知道老爺,對老爺原本表面很好,表面都是畢恭畢敬,事實上後來把老爺給害了。所以真的也……

蘇師姐:現在很多人都不信因果,忘恩負義,很多這樣。

閻羅天子:是啊!忘恩負義,對父母也不好,雙膝所跪都是父母恩,於是有些都對父母不好,也是受此報。

蘇師姐:對父母不好,老人家都希望照顧,我看很多小孩是對父母不好。

閻羅天子:是啊!可是這有輕重之分,太過於嚴重者……

蘇師姐:現在醫院腳開刀很多喔!

閻羅天子:有些乃過去生中所造之業,所受之報,故於此。

蘇師姐:你也是在陽間做了很多的好事,今天才能夠作到五殿的閻羅天子。你五十七歲上任,那時候我們剛好在超十殿閻王,你才來上任的。現在,要請你看過去了,你的過去幾世有下過地獄?

閻羅天子:這要我回憶起,好像滿辛苦的。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辛苦、不辛苦都要去面對。你看每一個人,天人也有,包括我們四眾弟子也是很多,問題是靈去投胎,一下子投這個、投那個,我們都要把這個給解開,這樣要學佛的人出生眾善根,才不會造業,就能夠保住你的生命,也不會下地獄。現在要你們閻羅王就是在審問這個,有罪就要下地獄去受報,對不對?所以你說滿沉重的。是在你五十七歲往後推,就是作布商往後推,要找比較快。

閻羅天子:乃在第七世。

蘇師姐:七世是怎麼下地獄?

閻羅天子:當時的名字(寫下名字:陳大林)

蘇師姐:七世是叫陳大林。當時是什麼情形下地獄?陳大林做什麼行業?

閻羅天子:我現在要看的同時,這是黑暗的。

蘇師姐:現在叫你看是黑暗的嗎?

閻羅天子:是啊!看不見啊!

蘇師姐:那給你打開。我佛慈悲,我們五殿閻羅天子要看他的過去。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佛力加持。

閻羅天子:我乃名為陳大林,有娶妻,我的妻兒跟我一同做生意。

蘇師姐:做什麼生意?

閻羅天子:做所謂的刺繡。

蘇師姐:刺繡怎麼會造地獄罪呢?你娘子很會刺繡就對了?

閻羅天子:我娘子很會刺繡,我娘子刺繡繡得好。我二人並沒有生任何子女。

蘇師姐:沒有生小孩,是老婆不能生,還是你不能生?

閻羅天子:也不知為何,就是生不出來。

蘇師姐:你很想有個孩子是嗎?

閻羅天子:當時也還好,因為會跟鄰居,看到所謂的鄉里的孩子,我們都很樂意給糖吃,或是請他到我們家來吃吃飯,都還好,沒小孩。

因為當時我的妻子,就是像蘇居士所講的,也好奇,到底是我不會生還是他不會生。所以後來就是去了寺廟,到了寺廟去。我老婆後來迷於佛,當時叫做迷佛,迷於所謂的宗教,到寺廟當中。我們就常會吵架。後來到了每日每日都去,後來變成我這刺繡的攤子,刺繡的布、刺繡的針線、刺繡的這些就是會變成沒有人繡。其實我的手也沒那麼巧,有些客官們來,就是要有成品的東西,繡好的已經完成的作品。我夫人,我的妻兒就是一直往寺廟裡面走,迷信,當時我說他是迷信。這迷信之時我就覺得……

蘇師姐:你們吵了很厲害嗎?

閻羅天子:是啊!後來就會罵他,罵他,他也沒有回我話,我最氣就是我罵你,你沒有回我話,我就覺得你不把我當人看,當時是如此。就覺得我罵你,你至少也回應一下,並沒有回應,我就更是生氣。後來我就常常跟他吵架,我的妻子就更常常的每天,每天有時候還會擔心我沒飯吃,回來用個飯菜給我來吃。後來變成早早出門,晚歸。

蘇師姐:迷那個廟,那麼迷喔!他是信什麼?怎麼會那麼迷?

閻羅天子:說的是去作義工。後來就……他也回來還要這(敲木魚的動作)……

蘇師姐:回來還要再念經就對了。

閻羅天子:這經本來是一本、兩本,大概這樣,這邊就更多了。

蘇師姐:他為什麼不接你去了解佛法呢?

閻羅天子:因為我罵他,他知道我可能罵他,他也不願意跟我講。我說:「你去那裡幹什麼?都不吃飯,不用三餐溫飽,就光光這樣咚!咚!就會飽?這怎麼可能會飽?你不去賺錢,我們不做生意,哪來的錢吃飽?米缸如果沒米,你怎麼吃飽?現在我連這刺繡都沒辦法做生意,那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家也沒什麼家產,那怎麼辦?」我娘子說:「你還有全身體力,你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

蘇師姐:他要你去找工作就對了。

閻羅天子:是啊!原本好好的生意,變成也沒有,也沒有辦法做生意,也沒有銀兩可進,那這怎麼行?後來我看到這樣,我也只好去幫人家,去市集走一走、看一看,我好像什麼都不會。

蘇師姐:沒有去找工作?

閻羅天子:我有去看,可是好像都不適合我。做包子我也不會。

蘇師姐:要學啊!你不學怎麼會!

閻羅天子:我有試著去做,可是我做起來的包子就長得醜醜的,人家的包子是光溜溜的,我的包子是凹凸不平。我也不知為何,回來自己做一做也不行,後來我就只好去幫人家所謂的……

蘇師姐:抬轎?抬轎比較簡單啦!

閻羅天子:回來累了,有一天我就很生氣,我更生氣全身已經累癱了,我的妻兒還在那邊敲(做敲木魚的動作)

蘇師姐:所以你聽了就很生氣?

閻羅天子:他是這樣慢慢敲,我的心可是這樣(敲得很快的動作),我的心就撲撲,撲撲,火冒三丈,剛好那時候,我就把那經本拿到爐灶去燒:「你再念,你再誦,我就不信!」

蘇師姐:喔!你這個罪很重,經書跟你沒有怎麼樣,你可以去燒經書?

閻羅天子:我不懂,不懂,不懂這經書不能毀。

蘇師姐:你不曉得燒經書是不行的。

閻羅天子:已經有兩次他沒帶回來,我就把它給燒了。

蘇師姐:你老婆他不回來嗎?

閻羅天子:已經有兩次,而且最後那一次我更是火大,因為他總是不說話,總是冷淡地對待我。你也知,男人一發脾氣,其實只要一件事就可以了結。蘇居士你知道哪一件事嘛!

蘇師姐:做男女關係是嗎?

閻羅天子:只要做那一檔事就可以了結,他也不願意。我在那邊睡覺,躺很久等他來,他也不來。那一天我就故意不去睡著,等,我就等他睡好了。我就乾脆等你睡,我再上床。這不好玩,結果他還是把我給推開了。其實我力量是大,但是不願意強,強沒意思,要強,自己的老婆還要強,累死了!就這樣。

蘇師姐:把他打死了嗎?

閻羅天子:我沒打死他,我打了他幾巴掌。

蘇師姐:後來他跑掉,沒回來了?

閻羅天子:是啊!後來他跑掉,跑到寺廟去了,去出家了,出家!

蘇師姐:出家,你也想不開,你再娶一個不就好了。

閻羅天子:我又沒有什麼家產,我怎麼去娶啊!我也知道,這樣的妻子在互動,沒有生小孩,我覺得滿苦的。也不想娶,就到寺廟去找他,當時他還尚未落髮,我到寺廟去找他。

到了寺廟,當然就不能那麼囂張,剛開始我還是斯文一點,我就跟寺廟的住持講:「因為他還是我的妻子,我有話跟他談一談,談完以後看他要怎麼樣,就怎麼樣。」方丈也覺得有道理,是應該要做一個了結,一個了斷,知道我的妻子想要去修行,可是我一直障礙著他。

後來我就跟我妻子談一談。我在等我妻子說話,他總是不說,他後來開口說了一句:「對不起」。剛好在房間有些書,我就把這書架給推了。「讀這個什麼書?讀這個什麼經?你搞這個什麼?連家都不要了,連我你都不要了,你還迷成這個樣子,乾脆就把我給拋下了,來此地啊!什麼清淨地啊?你心清淨的了嗎?我這麼生氣,你清淨的了嗎?」我把經書給毀了,推得亂七八糟。

蘇師姐:你在廟裡還敢亂來喔?

閻羅天子:我把經書毀了。

蘇師姐:哎喲!膽子很大,你啊!後來呢?

閻羅天子:沒人出現。後來我發完脾氣之後,火熄了,我就回家。回家買酒喝,買酒喝,買酒喝,還是心有不甘,顛顛簸簸地上山上去找他,不小心就墜落了山崖,就這樣。

蘇師姐:你自己掉到山崖。阿彌陀佛。就下地獄了?地獄就是因為你毀掉經書,對不對?幾個地獄?

閻羅天子:毀掉經書就在我這一殿,就在第五殿,我就在這一殿受報。

蘇師姐:毀掉經書是飛山火石還是誅心地獄?誅心地獄喔!

閻羅天子:而且我障礙了,人家經書是開人智慧的,我還把它給毀了,我真的不知道,當時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還把它給燒了,早知道不要燒,他也不會去出家,早知道也不要對他這麼凶,我當時飯吃還有啦!

蘇師姐:你們以前人走不出來,不要就分開,再娶嘛!為什麼要造業啊?

閻羅天子:當時就一個氣嘛!

蘇師姐:後來是一個地獄嗎?誅心地獄上來呢?你老婆現在在哪裡?就是那個陳大林的太太,刺繡那一個現在在哪裡?

閻羅天子:他在鬼道哭。

蘇師姐:現在還在鬼道哭?

閻羅天子:他還在哭。

蘇師姐:已經幾世了,還在鬼道?

閻羅天子:很怪!他是出家眾,怎麼跪著在哭?

蘇師姐:他出家還跪著哭!叫什麼名字?寫一下,等一下請他。

閻羅天子:寫他出家之前的名字,還是出家的法名?

蘇師姐:你的太太啊!陳大林的妻子叫什麼名字?

閻羅天子:(寫下名字:王秀春)

蘇師姐:所以他也修得不答不七(不像樣,沒規矩,不正經,沒水準。為閩南語俚語)。

閻羅天子:應該是說,我當時口氣也太重了,像是在詛咒他一樣,就是說你怎麼會得清淨心?不可能!

蘇師姐:等一下也要救救他,你現在作了閻羅王了。

閻羅天子:唉!我現在覺得對他也……

蘇師姐:你不了解佛法,了解佛法兩個一起學佛多好!

閻羅天子:可能他當時如果開口,也不會導致……也不能怪他啦!我當時如果能夠靜下心來,等待他講話,就不會有事了。

蘇師姐:我還要請問你一件事情,就是你在作杜興寶的時候,上輩子在作什麼,怎麼能開布莊還有染房,開這麼大?就是杜興寶的前一世。

閻羅天子:話說是我的祖母,我的祖母是一個會手做棉襖的,他會做棉襖的。我的祖母他的手很巧,我的母親跟我的祖母都是在家裡幫人家縫製棉襖的,像這衣裳、棉襖,要過年之時,新年特別會有不同的顏色。

蘇師姐:你的前一世就對了,也是男眾?

閻羅天子:不是男眾,是女眾。因為我是我祖母最大的孫女,我的祖母傳給我的母親,我的母親傳給我,所以這手特別的巧。手巧之外我速度又比我的母親快,比我的祖母快,我又能夠變化不同,還會加上所謂的對釦,還會加上所謂的花邊。

蘇師姐:給人家看起來就喜歡。

閻羅天子:還會加上暗袋。暗袋很多方式,有的直接這樣,有的是顯在外,顯在這裡,有的是在側邊,側邊也有暗袋,東西比較不會丟掉,這側邊打開的這個暗袋都有,這都是祖母、母親所教的。

蘇師姐:你只有做這個,就能這麼有錢哪?那時候有做什麼好事嗎?

閻羅天子:不只,不只。我因為嫁了夫婿,我當然手巧,嫁了夫婿之後,我就跟了我夫婿一起幹活。原本我夫婿他做的是人家所說的紙張,做紙的,這紙還要用一根這樣把它瀝乾,這紙漿。

蘇師姐:對,古時候是這樣,對。

閻羅天子:我也是幫忙做這些。

蘇師姐:你生了幾個小孩?

閻羅天子:我當時只生了三位,三個都是公子,我的兒子,三個兒子。

蘇師姐:你作女眾的時候,嫁給做紙張的,生了三個兒子。你是怎麼樣有像染布這麼大富貴,是做什麼積什麼德?

閻羅天子:我們這些紙張,當然有些都是需要……

蘇師姐:私塾所要用的。

閻羅天子:對,我的夫婿人還善良,我就跟我的夫婿說,我們家三個兒子書也讀得不多,不然對於私塾所要的這些紙張,他們有時要寫這個,來幫他們切切好給他們!我們就會如果是比較貧窮的,我們就免費給他。每一年有兩次,就是把我們所做的這些紙張,都是不收費的,拿到私塾去給這些來私塾的人,跟他們結個好緣。

蘇師姐:這麼一點點就能夠升級?

閻羅天子:每一年有兩次喔!

蘇師姐:真的做好事很重要喔!

閻羅天子:在這個的同時,每一年我一樣在這個空暇之餘,我還是會縫所謂的棉襖,還會縫衣服、做衣服送給鄰里的這些比較沒有錢的,每年都會送給他們。我跟著做啦!紙張、布之外,有我自己心裡想要付出的。

蘇師姐:就這麼一點點你就升級了?

閻羅天子:其實也不敢說升級,很多的事,我們做了很多的事情。

蘇師姐:哎呀!這個積德不得了!

閻羅天子:只是布施啦!布施。

蘇師姐:所以布施、積德、肚量很重要。

閻羅天子:所以我們結的緣,都還是個善緣,都是善緣。比較特別的是我們都是從心裡面,從心裡面自自然然地發出來做這些事,也不需要任何的回饋,也不需要人家……也不是為了要說,我們是什麼……

蘇師姐:你的夫婿也跟你一樣?

閻羅天子:不談這個,我夫婿也不貪名,不貪財。

蘇師姐:難怪!今天跟五殿閻王聊得非常愉快。後來你掉到懸崖,地獄上來有沒有到畜生道?

閻羅天子:我上來有作畜生。

蘇師姐:作什麼畜生?

閻羅天子:我當時因為脾氣不好,受地獄之報之外,我後來也去當蛇。

蘇師姐:你看一發脾氣就到蛇道,阿彌陀佛喔!那你地獄上來去當蛇,是好蛇還是毒蛇?我看你不會去作毒蛇,你是滿善良的。

閻羅天子:不是毒蛇,反正是沒有毒的。

蘇師姐:什麼蛇?沒有毒的是錦蛇。

閻羅天子:對,我投胎作錦蛇。不會很大,身體沒有很大。

蘇師姐:多久上來?有人家有給你皈依嗎?

閻羅天子:我是在人家豬舍,後方有木材,木材堆裡被養豬的人家看見。

蘇師姐:養豬的給你皈依?

閻羅天子:嗯。養豬的人家後來洗豬舍,看到我,幫我皈依。

蘇師姐:你就從畜生道上來嗎?

閻羅天子:是啊!養豬人家因為後來他們也不養豬,整個豬舍在清的時候看到我,幫我皈依。

蘇師姐:緣很好,你看現在一世一世過了,你現在經過好幾世。地獄是在第七世,過去世你也做得很好,作女生嫁了夫婿,賣紙張,對私塾都有在布施,小小的布施就升級了。

閻羅天子:固定布施,不容易的是我們都有固定的布施。

蘇師姐:真的。兩個兒子也很不錯喔?

閻羅天子:我生三個兒子,非兩個,我在做紙張的時候生三個兒子。

蘇師姐:三個。都不錯吧?

閻羅天子:我們夫妻個性也都滿不錯的。

蘇師姐:今天訪問閻羅天子,講這個故事都非常好。你看每一個故事,其實下地獄都自找的比較多。沒好好溝通,溝通就不會這樣!五殿閻羅王閻羅天子,要不要給我們開示一下?

閻羅天子:世間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一定要記住。如果自己的心念要是不善,就會造惡因,所以盡量都應該要有溫和的個性,莫凡事都自以為自己想的是對的,而去傷害其他的人,這可都是造罪!而最主要的,尤其對於經文經書,乃是開人智慧,更不能破壞及損害的,這是很重要的!破壞及損害真的是罪過,罪過!

蘇師姐:現在不錯,你第五殿以後也要跟我到實報莊嚴土。

閻羅天子:蘇居士,十殿閻王都跟你往生實報莊嚴土喔!

蘇師姐:大家以後要一起去西方,現在要聯手來救世。我們現在要請你的媽媽叫杜氏寶妹。

家嫻師姐:杜氏寶妹到。

閻羅天子:你在二層天,現在你兒子已經作五殿閻王,現在要先把你送上西方,禮拜天給你超好嗎?

杜氏寶妹:感恩蘇居士慈悲。

蘇師姐:好,我們先給你上蓮花座聽經。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潘紅丹也要超吧?還有陳二同。

閻羅天子:是啊!他們兩個都要。

蘇師姐:他現在在哪裡?潘紅丹現在在作什麼?

閻羅天子:現在換成他在鬼道賣布,紅丹他在鬼道賣布。

蘇師姐:好。陳二同呢?

閻羅天子:陳二同怎麼當起了挑夫?

蘇師姐:在鬼道當挑夫?

閻羅天子:是啊!有一個攤子在挑著,賣花生湯跟餅。

蘇師姐:哎呀!現在要出來真是難,在鬼道!好,我們現在請。杜興寶是老闆,他是布商,要叫潘紅丹出來。潘紅丹,你在賣布,潘紅丹,有沒有聽到?在鬼道潘紅丹,你的老爺杜興寶找你,有沒有看到老爺?

家嫻師姐:潘紅丹到了。

蘇師姐:老爺在那邊,看到沒有?老爺超度你,你對他很忠,看到了嗎?

潘紅丹:老爺,你今天的衣服更好看。

閻羅天子:紅丹啊!

潘紅丹:你這個布料哪邊找的?我也可以拿來賣,哪邊批發的?

閻羅天子:這很貴,這很貴!哈哈哈!這很昂貴。

潘紅丹:我還沒看過這麼昂貴的衣裳!

閻羅天子:是啊!紅丹啊!

潘紅丹:老爺。

蘇師姐:現在老爺要叫你往西方。看西方極樂世界!

閻羅天子:布不要賣了。

蘇師姐:他叫你去西方,所以現在先給你超度,上蓮花座,先聽經,好不好?

潘紅丹:那我那店怎麼辦?

蘇師姐:那店你在黑暗之中,現在老爺要叫你去光明,他不是救你很多嗎?他講的話,你就聽就好了。

潘紅丹:喔!好,聽老爺的!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蓋住!剛剛他的媽媽也要蓋住,杜氏寶妹,韋馱菩薩,蓋住!現在潘紅丹,韋馱菩薩,罩住!

現在請陳二同,他在賣花生湯。

閻羅天子:花生湯,挑了挑了擔子在賣花生湯。

陳二同:賣花生啊!誰要買啊?我的花生好吃啊!

蘇師姐:陳二同,陳二同。

陳二同:誰在叫我,誰要買?

蘇師姐:現在你的老爺杜興寶找你,老爺在那邊。

陳二同:哎呀!老爺,好久不見了!你怎麼又更不一樣了。

閻羅天子:二同啊!你怎麼改賣花生湯了?

陳二同:老爺不在,我布也不會做,就改行賣花生湯。

閻羅天子:不用賣了,不用賣了,現在不用賣了。

陳二同:為什麼?

蘇師姐:他叫你看那裡,有沒有看到西方極樂世界?他要帶你去西方。

陳二同:老爺,你要帶我去那邊,這麼漂亮!哇!

蘇師姐:你要跟他在一起嗎?

陳二同:當然要囉!老爺是個好人。

蘇師姐:那就先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

現在要請過去七世的時候,他叫陳大林,他的妻子叫王秀春,王秀春現在在鬼道。

閻羅天子:鬼道當出家眾,可是在哭。

蘇師姐:王秀春,陳大林在叫你,王秀春。

王秀春:(哭,手一邊做敲木魚的動作。)

蘇師姐:我看你是迷佛,迷佛,還在哭!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先醒過來,看上面(指西方)!有沒有看到?佛在那邊。現在你的老爺,以前嫁的陳大林現在已經作閻羅王了。

王秀春:對不起你,大林你啊!

閻羅天子:我也對不起你,秀春,我知我錯了,請你原諒我。

蘇師姐:你要看看那邊是光亮的,你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對不對?你信佛的,現在要先聽經。我先給你皈依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這個禮拜天我會喊,把他們帶到西方極樂世界,先把他送走。

我佛慈悲,訪問了五殿,不管二十八層天還是五殿,你們家親眷屬都可以求超度,這個是不可思議。再給他們聽兩天的經,現在都要聽經認知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閻羅天子:蘇居士,那我當女眾之時,做紙張,我有一個兒子,也要救。

蘇師姐:好,可以。

閻羅天子:其他兩個兒子都在人道。

蘇師姐:人道就沒辦法超。當初你是在做紙張?

閻羅天子:當初我是在做棉襖跟做紙張,我的名字(寫下:吳仁美)……

蘇師姐:兒子在哪一道?

閻羅天子:我的兒子下地獄,在炮烙地獄(寫下:林世嘉)

蘇師姐:淫欲才會在炮烙地獄。杜興寶的前世吳仁美,兒子只有這個在炮烙地獄。吳仁美叫他的兒子林世嘉。這第幾個兒子?

閻羅天子:我第二個兒子。

林世嘉:(發出極度痛苦的慘叫聲)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林世嘉,你怎麼會在炮烙地獄?你媽媽來救你,你媽媽叫吳仁美。

林世嘉:我在世間拉皮條。

蘇師姐:拉皮條。現在是這樣,先看媽媽在那邊,已經作閻羅王了。你現在看西方,你媽媽要救你,你先聽經,禮拜天把你超度到西方。

林世嘉:痛啊!痛啊!

蘇師姐:下體,下體,可能是給人家拉皮條。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佛水灌溉。現在先上蓮花座聽經,韋馱菩薩,罩住!二子也叫來了。

恭喜閻羅天子,現在你母親杜氏寶妹、女管家潘紅丹、陳二同,轉世下地獄的時候是陳大林之妻王秀春,前一世我說你做得很好,布施很多!你的兒子也救了,二兒子叫林世嘉,你是吳仁美。

好,我們感謝閻羅天子,今天給我們訪問,我們念十聲送閻羅天子。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五殿閻羅王閻羅天子。)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