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母帶子修》

訪問第二百二十一位尊者-孟丁(六百五十年前)

母帶子修

二O一九年四月十一日

孟丁彎著腰,抱著肚子,臉上露出痛苦猙獰的表情。母親問孟丁:「你的肚子怎麼了?」孟丁痛苦的說著:「很……痛!」母親趕緊又問:「你剛剛吃了什麼?」母親這一問,孟丁不敢說話了,咬緊著雙唇不發一語。母親又再問一次:「剛剛吃了什麼?」孟丁看母親的臉色改變,只好老實的說出:「我剛剛……偷吃了隔壁家的果子。」母親大聲的問:「你爬到樹上偷摘人家的果子?」孟丁害怕的點點頭。母親無可奈何的說:「我沒辦法救你了,你偷摘人家的果子,還吃進肚子裡,就得背因果。你現在就是在受報了,如果想要肚子不痛,就去隔壁向人道歉,老實的向他們說你做了什麼。如果他們願意原諒你,你的業就消了,肚子就不痛了。」孟丁有些難以啟齒,但是肚子真的痛得受不了,只好聽母親的話,去向隔壁鄰居誠實道歉。

隔壁鄰居是一位老婆婆,她獨自居住在一間大房子裡。孟丁用微弱的力氣敲了敲老婆婆家的大門,聽見裡頭傳來咳嗽聲,然後大聲的問:「誰在敲門啊?」孟丁虛弱的聲音說:「是我,孟丁。」老婆婆聽見孟丁的聲音,快步走到門前開門。老婆婆一開門,孟丁立刻跪在老婆婆面前,向老婆婆懺悔。孟丁說:「今天早上路過婆婆家,大門沒關,望見裡頭的果子又大又紅,它們好像在向我招手一樣,我便擅自進到婆婆家,在屋簷下搬了一張椅子,然後爬到樹上去摘果子。沒想到才吃下肚子不久,肚子就開始痛起來了。唉唷!好痛呀!」老婆婆聽了趕快牽起跪在地上的孟丁,然後扶著孟丁進到屋子裡,用幾片藥草敷在孟丁的肚皮上。孟丁緊張的問老婆婆:「您願意原諒我嗎?」老婆婆回答孟丁:「傻孩子,老婆婆怎麼會跟你計較一顆果子,只是下次要吃就直接告訴我,不能用偷拔的,這是不對的。」孟丁告訴老婆婆:「我知道了!」沒想到,老婆婆一原諒孟丁,孟丁的肚子就不痛了。孟丁感到非常驚訝:「娘說的話是真的!肚子痛是我偷東西的果報,現在老婆婆原諒我了,我的肚子就不痛了!」這次的事,可說是給了孟丁一個大大的教訓,因為孟丁一向不聽話,看到誰家的東西好看、好吃,就會自己順手拿走。如今孟丁受了一次苦,就知道不可以再隨意偷取別人的東西。

這回,母親就要考考孟丁,看孟丁是不是真的記取教訓。母親買了一袋五彩繽紛的糖果放在餐桌上,孟丁走進廚房正想找東西吃,忽然看見桌上有一大袋的糖果。孟丁立刻爬上長條椅,伸長手勾了那袋糖果,糖果一顆顆又大又繽紛,看得就快流下口水。就在孟丁正要拿起一顆放進嘴裡時,突然想起上次肚子痛的經驗。心裡明白必須問過母親才可以。孟丁快步的走到母親面前問母親:「娘,我可以吃這個糖果嗎?」母親問:「什麼糖果?」孟丁用手指著自己嘴裡的糖果:「這個糖果。」母親大聲叫著:「你都已經吃進嘴裡,才來問我可不可以吃!」突然間孟丁覺得舌頭好辣!好辣!母親冷靜的站在一旁告訴孟丁:「我叫人在糖果裡參了辣椒粉,當然覺得辣!如果你先來問我,我就會跟你說哪一顆能吃,哪一顆不能吃。裡面就只有破碎的那顆能吃,娘早知道你絕對不會挑那顆,所以一定會辣到。既然不聽話偷吃,就得受果報囉!」孟丁已經辣得冒出汗來,急著請求母親:「孟丁知錯了!孟丁知錯了!請娘救救我!」母親拿了一杯早已準備好的糖水給孟丁,孟丁快速喝下,才緩解了辣感。

又有一回,有客人來家中作客,那是母親多年的好友,來到家中與母親敘舊,並特地送來一袋好吃的橘子給母親嚐嚐。聊完天後,母親親自送這群好友一程。回到家卻發現橘子只剩下一顆,所有的橘子皮都還丟在桌上。母親立刻大叫:「孟丁!」孟丁滿身都是橘子的味道從裡頭走了出來,母親問孟丁:「是不是你把橘子給吃掉了?」孟丁支支吾吾的說著:「對……」母親大聲的罵著孟丁:「這些橘子是我要拿來供佛的!怎麼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拿來吃?而且還沒將橘子皮處理掉,難道眾生的習氣真的都這麼難調伏嗎?」母親為了教訓孟丁,要求孟丁將所有零用錢拿出來買橘子。這些零用錢是孟丁存了好久才存來的,孟丁心中萬分不捨。母親真的將所有零用錢通通拿走,買了好多袋橘子,一些拿來供佛,一些拿來分送給附近鄰居。

一天,一位和尚來到家裡托缽,母親剛好不在家中,唯獨孟丁一人在家。和尚向孟丁托缽化緣,孟丁卻坐在椅子上不予理會,和尚看著孟丁無意施捨食物,對著孟丁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後,便準備轉身離去。母親剛好從門外走了進來,看見師父的缽裡空無一物,便問孟丁:「師父來家中化緣,怎麼沒有給師父任何食物?」孟丁調皮的回答母親:「娘說過了,要經過您的同意才能拿,剛剛娘不在家,我怎麼能自己動手呢?」母親真是給孟丁氣壞了:「什麼時候不想起我的教誨,偏偏在這個時候牢記在心,簡直就是來作對的!」母親趕緊進到廚房裡,取了一些食物給師父。和尚要走之前告訴母親:「這孩子十分聰明,應該讓他學佛才是。」母親明白師父的話,感恩師父慈悲提點。

經過師父的提醒,母親就開始想著要怎麼讓孟丁願意學佛。孟丁出生後,父親就因心臟病發而離世,留下母親與孟丁相依為命,因此孟丁非常依賴母親。這天,母親把孟丁叫了過來,母親問孟丁:「孟丁想要跟著娘嗎?」孟丁大力的點頭:「要!孟丁一輩子都要跟著娘!」母親又問:「那娘要跟著佛,孟丁也要跟著佛嗎?」孟丁點頭說:「要!娘跟著佛!孟丁也要跟著佛!」母親又說:「娘決定三年後要出家,那孟丁……?」孟丁瞬間停頓:「出家?」母親回答:「是啊!真的要出家。」孟丁驚訝的看著母親。母親告訴孟丁:「娘活在世間已經有三十四年的時間了,這三十四年來娘看見每個人都過得很苦。起初,娘也是在苦中走不出來,一下子失去父親、母親,還失去丈夫,是認識了阿彌陀佛之後,娘才不覺得苦,知道人生本來就是假的。就在娘從黑暗中走出光明之後,娘就發願,今生一定要救度眾生。現在娘已經下定決心了,要在三年後出家,這三年內娘想要精進修行。剛剛孟丁說永遠要跟著娘,跟著佛,那孟丁就一起用三年的時間,和娘一起學佛。」孟丁其實是個善良而且孝順的孩子,母親的辛苦,孟丁也都看在眼裡,世間人的苦雖然還看不懂,但是孟丁心中總是疑惑著:「怎麼每個人不笑的時候,就是愁眉苦臉的?」現在孟丁明白了,原來是生活中的苦,讓人們的心綑綁著,只要面皮不笑,就自然露出心中最自然的狀態,憂苦。

孟丁聽了母親的話,開始與母親一同學佛,每天按時做定課。母親知道孟丁年紀還小,沒辦法想大人一樣不斷坐在佛前誦經念佛。母親就以遊戲的方式,帶著孟丁背誦經文。也會用一些時間,帶著孟丁到真實世界中去參學。當孟丁看見和自己同樣五歲的孩子,一手拿著糖果,一手拿著玩具,在大街上嬉戲時,孟丁頓時覺得自己長大了,不再像他們一樣成天只知道玩樂,而是多了一分救世之心。眼前的世界不再是以前看見的樣子,又多了幾分不同的認識。尤其當孟丁看見同年紀的少祺,也就是那戶有錢人家的公子時,孟丁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羨慕了。少祺雖然出生在富貴家庭,卻沒有出生在學佛的環境裡,一身的富貴都用來奢侈享受,吃了他所有想吃的東西,無形中傷害了無數眾生。也玩了他所有想玩的東西,卻因此而覺得空虛無味。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滿足他,因為他所想要的東西,來的太容易,就不覺得珍惜與可貴。就連他的生命,他也不覺得要珍惜,經常跟著許多喜歡作怪的青年聚在一起,學了許多不良的嗜好。以前孟丁會覺得他過得真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孟丁替他覺得可惜,人生恐怕就要這樣度過一生。孟丁提起勇氣,對少祺介紹佛法,少祺卻瞧不起貧窮的孟丁。雖然少祺不接受,孟丁並不因此而氣餒,對著少祺大聲唸出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為他種下佛的金剛種子。

母親帶著孟丁四處行善,走過一村又一村不同的村落。孟丁疑惑的問母親:「怎麼這一村的村民跟遙遠的那一村村民長得很像,卻跟住在自己隔壁的村莊村民,長得不太一樣?」孟丁這麼問,也讓母親疑惑了一下:「住在隔壁的村莊,不是應該比較相像嗎?」就在母親見過每一村的村長後,就明白了。原來長得相像的這兩村,雖然彼此相隔遙遠,但是他們每個人的心都同樣純淨與善良。相較於另外這一村,雖然只是住在隔壁而已,但是他們的村長心懷惡念,為了營利而不擇手段,在村長的帶領下,每個村民變得心胸狹窄,處處與人計較,心不同,臉就長得不同,即使住在隔壁,也不會因此而相像。」孟丁明白了,村長的心如何,跟他怎麼帶領村民非常重要。於是孟丁跑到這個心存惡念的村長家中,為村長介紹佛法。村長見孟丁還只是一位孩童,不予理會。聰明的孟丁知道這位村長喜歡和隔壁村比較,便告訴村長:「隔壁村的村民,他們之所以生活過得富裕,而且常懷歡喜心,是因為他們都喜歡學佛,學佛自然能知足常樂。那一村的村長,之所以人見人愛,是因為他喜歡行善佈施,而且自己學佛也教人學佛。」孟丁說完後,送了村長一串佛珠與村長結緣,那是孟丁自己做的佛珠。數個月後,母親與孟丁又再次來到這個村莊行善,村子裡的氣氛和先前大不相同。孟丁見到村長後就明白了,是村長的改變帶動整個村莊一同改變。村長手上還帶著孟丁送的佛珠,家中也供奉了一尊阿彌陀佛佛像,村長起初不信佛,卻在接觸佛法後,得到殊勝法益,進而為村民介紹佛法,改變了整個村莊。

孟丁越來越知道佛法的可貴,還不到三年的時間,就比母親提早進到寺院裡修行。沒想到那位曾經到家中托缽的和尚,竟然就是孟丁的出家師父。師父早就知道孟丁會來到寺院出家,對於孟丁的心性亦是清楚明白。師父依著孟丁的根性來行教化,孟丁虛心受教,不到三十歲便開悟見性,廣度眾生。

至於孟丁的母親,也在孟丁進到寺院後,就到另一家寺院出家學道。母子倆短暫的相處七年的時間,明白人生的虛假,以及人身的可貴,各自在不同寺院出家為比丘及比丘尼,一生弘揚佛法,佛化世間,皆於臨命終時歸往西國,於西方再次相會,於佛前同聞經法,再修佛道。南無阿彌陀佛。

世間之學佛人處處皆是。人為什麼想要學佛?有些人是家人學佛而跟著學佛;有些人是覺得苦而學佛;也有人是心上覺得無助與空虛,而選擇學佛。以往孟丁生存的年代,學佛人學佛成就者多,乃因環境的污染少,心地清淨光明,只要認真修持,都能開悟見性。但如今末法時期,眾生染濁深重,執著一身,個性如同鋼鐵一樣難以折伏。如此之下,更是苦不堪言,煩惱不斷,妄想不斷,即使學了佛,也無法明白學佛的真諦,更無法解脫離苦。

如今蘇佛日日說法,就是要解救眾生心上之苦,以及解脫無法出離的靈性。以佛法開解眾生迷妄之心,如同將迷宮裡迷路的人們帶往正確之道。在蘇佛的帶領下,有許多人已經能開始收到空間訊息,這在以往的年代,並不是一件困難之事,只是如今社會科技發達,各種新奇古怪的玩物與誘惑,讓人心混雜不清,才失去這項本能。現在蘇佛以說法來淨化人心,修調多生多世以來的習氣,在於澳洲這塊淨地上修行,而得以看見純淨之光,收到空間中的訊息,甚至與佛對語。孟丁看見,未來將會有更多有願學習者加入,讓這道佛法的曙光更加發揚光大,照亮地球,照遍整個虛空法界,利益無量眾生。感恩蘇佛大慈大悲,有蘇佛才有如此多的眾生得以離苦,感恩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