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玄下奘大師《任重道遠》

 

 

二O一九年四月十二日

當初於唐,吾為求真理,透徹實相,身披袈裟行萬里,遠赴西域取經,途中經過各種考驗與磨難,往往行走兩三日,見不到一戶人家或人煙可相助,時常處於驚險的環境之中,但是吾心堅定無所畏懼,已將身心奉塵剎,此身此命已非玄奘所有,能活得下去,是為所有苦難蒼生,得見了脫生死的曙光而活,為延續佛法命脈而活;活不下去,也是世間緣盡,身命總是會有離世的一天。玄奘俯仰無愧於心,死而無憾。

幸而在佛菩薩、護法龍天,沿途諸國國王及人民相護之下,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玄奘得以抵達印度,當時佛法法寶及菁英聚集的佛教聖地:那難陀寺求法。吾精進不懈,戰戰兢兢,不敢有一絲毫的鬆懈,吾知己之深責重任,恐有任何疏忽將導致後傳有誤,愧對佛之深恩。終於學成返國,集結經典,廣集國內,精通佛法大小乘經律論,名山大德之精英,於長安城中先於弘福寺後遷於慈恩寺內集結譯經。蒙皇恩護法,此一大事因緣得以順利而行,令佛教大乘佛法得於中國續延法命至今。

如今處於佛教末法時期,法脈顯出危脆之相,僧眾對於佛法真實教義及實踐,或是行偏而未察,即使可行亦多於字義上之辨相分別,即使普救苦眾,解脫身心勞困亦是多於表相,疏於實證實修求於見性,得見自性本心之功夫。

時值世尊囑咐:末法時期淨土成就。淨土純淨純善之大法,為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大慈悲心,為救沉淪苦靈所起之大願法門。念佛法門實為方便普及,冥陽兩利之殊勝法門,但是目前所見念佛人,卻是口中稱名,心離佛遠矣!直入西方極樂世界者稀少,實令諸佛菩薩嘆息唏噓!幸而徒兒蘇佛力爭上游,絕地逢生,見性之光得見,為淨土注入一線生機。

徒兒蘇佛求法實證,三十年淨土耕耘,得現見性法身。一路走來,受不明者毀謗,即使相識者亦聽信毀謗之語,相繼遠去,實在是失之大矣!畢竟自性中有無量智慧、德能、相好,於救世時所顯各種不可思議之境界,未曾得聞得見,卻是不明不察,直說以為邪道,如此口業之過,如何能償。徒兒蘇佛不懼邪語,於末法救世之行,難行亦行,此為佛菩薩之心行,已救世超度無量無邊之苦難眾靈,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實令阿彌陀佛及為師甚感欣慰!

澳洲香光大佛寺諸子,此時得遇阿彌陀佛及徒兒蘇佛,切切緊握此珍貴法緣。此緣非時時可遇,世世可得,乃百千萬劫難遭遇,殊勝難逢!此語為真實之語。盼眾等信之、聽之、隨行之。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