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重新再來,解脫憂苦》

訪問第一百一十七位尊者-堪奇拉(二千年前)

重新再來,解脫憂苦

二O一九年四月十二日

堪奇拉出生在一個沒有佛法的貧窮國家裡,人們依循著國王所制訂的國法來生活。雖然有法律規範,使得人民不會輕易產生動亂,但人們心中的騷動、不安及無助,卻是頻繁的出現在每一個人身中。

堪奇拉的母親在懷有堪奇拉的時候,得了憂鬱症,因為家中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扶養堪奇拉。先前,母親已經墮了六個孩子,身體變得非常虛弱,現在若再拿掉堪奇拉,可能性命難保。在父親與母親的商討下,決定將堪奇拉生下來。

母親坐在椅子上,雙手摸著肚子,雙眼環顧整個家,家裡什麼也沒有,就只有四面牆還挺立著,就連茶壺的水,也只剩下一兩口,母親真的不曉得,要用什麼來扶養肚子裡的堪奇拉。

母親才坐在椅子上沒多久,父親就回到家了。母親問父親:「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父親沮喪的說:「沒有工作可以做。」母親發出一聲嘆息,兩人坐在椅子上垂著頭,家中一片靜默。

不到十個月的時間,堪奇拉就提前從母親的肚子裡滑了出來,身體的大小就只有一個手掌再大一些,生命非常脆弱,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喪失性命。父親與母親一同看著捧在手上的堪奇拉,但心中卻沒有一分喜悅。父親對著堪奇拉說:「孩子,可憐你今生來作我的兒子,我是個沒有用的父親。我沒有能力讓你覺得幸福,沒有能力讓你過好日子,因為我在戰爭中斷了一肢手臂和一條腿,我杵著柺杖四處尋找工作,卻沒有人願意收留我這個殘疾之人。孩子,我是個沒有用的父親,我沒有滿滿的愛可以給你,因為我瞧不起我自己。當我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時,我感到羞愧,羞愧的不只是我的身體殘缺,還有我心上的不安與自卑。孩子,我是個沒有能力教導孩子的父親,因為我從沒受過教育,我不懂要怎麼教育一個剛出生的孩子,我也不曉得,在我還沒準備好當一位父親之時,我要如何扮演好一位父親的角色。」母親雙手捧著堪奇拉,也對堪奇拉說:「身為孩子的母親,我感到愧疚,我沒有健康的身體,讓你在我的肚子裡健康的成長。我沒有充足的母愛,讓你感到溫暖。我沒有……」母親講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因為手上的堪奇拉已經流下眼淚,父親與母親看到這一面相擁而泣。覺得人生在此刻,只有黑暗,不見光明。

街道上的孩子快樂的踢著球,歡笑聲不斷。唯獨街角站著一位黑黑暗暗又身形嬌小的孩子,那是堪奇拉。堪奇拉長得不好看,皮膚暗沈,骨瘦如柴。心中的自卑,使得堪奇拉沒有勇氣和這群孩子一同玩樂,只能躲在陰暗的角落,看著這群正在遊戲的孩子,沾點他們的喜悅。堪奇拉的臉一下子微笑,一下子又變得憂愁。微笑是因為看著他們玩得開心,自己也自然的會心一笑。但又立刻想起自己醜陋和自卑的模樣,又頓時低下頭來,面容憂苦。堪奇拉轉身準備離去,卻不曉得自己可以往哪裡去?因為對堪奇拉來說,那個家一點都不溫暖,父母每天為了金錢而爭吵不斷,從無一日是安寧的。堪奇拉心中的苦,無人能知,卻也不曉得可以向誰傾訴?

堪奇拉低著頭一邊走著,一邊用腳踢著路面上的小石子,心中若有所思。突然間,頭頂撞到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堪奇拉瞬間回過神來,向眼前的男子道歉。男子轉過身來,看著堪奇拉,堪奇拉剎那間被這男子給嚇到!這男子患有天生的怪病,他的臉和五官全都變形了,他的手沒辦法張開,只能握緊拳頭。雖然長得高大,行動卻相當緩慢,因為他的一條腿無法正常的行走。即使如此,他的臉上還是帶著燦爛的笑容。堪奇拉感到萬分難以置信,生命中從沒出現過這樣醜陋的人,臉上還能掛著一抹微笑!堪奇拉忍不住問問這位男子:「請問……你是怎麼笑出來的?」男子驚訝的看著堪奇拉:「笑?想笑就笑,不想笑就不笑,有什麼困難嗎?」堪奇拉告訴男子:「我從來沒有笑過……」男子聽堪奇拉這麼一說,他似乎明白堪奇拉的心聲,他說:「人生就是苦,才更需要笑。笑容不屬於任何一個人所有,長得好看的人可以笑,長得不好看的人也可以笑;有錢人可以笑,窮困的人也可以笑。既然都已經出生在這世間,何不用笑來度過每一天呢?」從來就沒有人這麼教過堪奇拉,因為堪奇拉在父母親的臉上從沒見過一絲笑容,很自然的就以為自己也不能笑。在男子的提點下,堪奇拉試著露出一點微笑。男子不停的鼓勵堪奇拉:「再笑一點!再笑一點!」堪奇拉又讓自己的嘴角再上揚一點,甚至露齒而笑。到最後,男子與堪奇拉都覺得這個動作好笑,兩人一起開懷大笑。這是堪奇拉出生六年以來,第一次大笑。

其實在堪奇拉心中一直有個光明的亮處,這個亮處帶有強大的能量,只是被層層的黑暗空間給覆蓋住。今天這個亮處稍微展露出一絲的光芒,讓堪奇拉覺得全身舒暢。堪奇拉決定試著探詢心中的亮點,讓這個苦不堪言的人生,可以出現不一樣的變化。

堪奇拉不停的探索,從生活中發生的所有事情當中,去看見內在的自己。堪奇拉發現,當自己有渴求、有欲望之時,這顆心是痛苦的,黑暗的空間迅速籠罩。當自己埋怨、自卑且自憐之時,這顆心是煎熬的、受傷的。當自己有煩惱、不安且無助時,這顆心是雜亂的。這些負面的東西長年伴隨著堪奇拉,使得堪奇拉從來就不覺得快樂,找不到自己生存的意義與價值。

這天,堪奇拉肚子餓得就快受不了,母親躺在床上歇息著,家裡連一粒米,一根蔬菜都沒有。堪奇拉往外走去,準備到河邊取水,要用河水將自己的肚子給灌飽。就在堪奇拉走到半路時,突然見到前方有個小男孩的身影,小男孩將咬過一口的食物丟到路旁,頭也不回的就往前走去。堪奇拉立刻跑去撿起這個被吃了一口,還丟棄在路旁的食物,那是一顆用白米做成的飯團。就在堪奇拉準備將這個飯團吃下肚時,突然見到一旁站著四、五個孩子,正看著堪奇拉,嘴裡還不停的吞口水。看他們穿著破衣、破褲,又一身髒污,是在外頭流浪無家可歸的孩子。堪奇拉看著他們,又看看自己手上的飯團,便將雙手伸出來,將飯團讓給這幾位飢餓的孩子。他們露出高興的笑容,將飯團接了過去。五個人你一口,我一口,滿心歡喜的吃著這顆飯團。站在一旁的堪奇拉,突然心中一陣觸動,那個深藏在心中的亮處,在此刻又更亮了一些,堪奇拉又更貼近光明了。

堪奇拉似乎找到了方向,開始學習為別人著想。堪奇拉一下子幫忙父親種菜,一下幫忙左右鄰居清掃屋外環境,一下子又到街上為人服務。堪奇拉在這一刻,不再覺得自己是沒有用的人,心中的自卑被汗水給抹去,原本不快樂的心,開始找到助人的喜悅。堪奇拉告訴父親:「我從一個沒有用的人,變成一個有用的人。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我還可以為別人做事。一直以來我都只想到我自己,想我的臉有多醜,想我身旁都沒有朋友,想我是個貧賤人家的孩子,還想著我要怎麼樣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過得如此黑暗,一點笑容都沒有。原來我不是自足,我將自己的身體看得太重要了。我什麼都想要和別人一樣,為了滿足這個身體的需求,我的內心裡不停的在追求,我的思惟也從無一日停過。所以我過得很辛苦,過得一點都不快樂,每天都被烏雲籠罩。就算陽光高掛在空中,也照不到我這烏黑的一身。現在我不再去想我自己,不再去在乎自己的美醜與好壞,只想幫助別人,讓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能過得快樂,過得更好。

堪奇拉不停的到處行善,卻在翻山越嶺的過程中,意外的跌落在一座山谷中,斷氣身亡。堪奇拉在即將斷氣的過程中,看見了自己的過去。原來堪奇拉曾經是一位學佛半途而廢的僧人,那一世原本立下大願,日日精進修行,卻因貪欲未斷,而染了塵俗,最後為了名利而死於非命。經過了多世又再來投胎,卻出生在這個沒有佛法存在的落後國家裡,堪奇拉用最後一口氣發願,發願必定要再來人間,以一個出家人的身份再行救度。

當堪奇拉等到機會再來人間時,已經輾轉輪迴經過了數百年,才又投胎為人,出生在不同的國家裡。路旁的閒人又在說長道短,他們正七嘴八舌的說著:「你看那個員外,老來還生個幼子,根本就不像個父親,像個祖父一樣!」「什麼祖父!是曾祖父!」一群三姑六婆閒來就是喜歡這樣議論著別人家的事。

堪奇拉就是他們所說的員外的幼子,名叫豐源。豐源一出生就備受疼愛,因為父親是名員外,他求了好久才得到豐源這個孩子,決定將所有的家產都留給豐源。豐源享受在榮華富貴之中,絲毫忘了自己身為堪奇拉時所發的願。一天,豐源在馬槽裡隨便挑了一匹馬,騎著馬到處閒逛遊走。哪裡好玩就往哪裡去,哪裡有好吃的,就到處吃喝玩樂。就在豐源玩得正開心時,突然看見黑暗的角落裡站著一位瘦小的男孩,他正偷偷觀察著豐源。豐源走到男孩面前,問男孩:「你在看什麼?」男孩緊張得說不出話來。豐源看他緊張得樣子就說:「我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只是好奇你在看什麼?」男孩鼓起勇氣的說:「我好羨慕你!」豐源驚訝的問:「為什麼羨慕我?」男孩說:「我們家很窮,我的母親早就離開父親,另結新歡。唯獨我和父親相依為命,但是我的父親不愛我,他說我是母親生的,和母親一樣的骯髒。所以我每天都過得不快樂,也不敢找別人玩,因為我是個骯髒的孩子。」豐源心中突然一陣觸動,心中想著:「好熟悉的感覺!」豐源看著眼前的男孩,將身上所有價值的東西都給了他,並告訴這男孩:「這些都不是普通的東西,它們的價值非常高,能讓你一夕之間從窮人變為有錢人。從今天開始,你可以拿這些錢過你想過的生活,人生可以不用這麼苦,只要有了錢,想做什麼都可以,你就能像我一樣快樂!」男孩不敢收下這些貴重的東西,但豐源執意要男孩收下,男孩在別無選擇下,心懷感恩的將這些東西收了下來。

時間一過就十年過去了,豐源已經是個二十五歲的青年,卻依然不務正業,成天飲酒作樂。豐源在二十歲時就失去父親,繼承了所有的家產,染了所有的惡習於一身。二十五歲這年,所有的家產都被豐源給敗光了,用身上的最後一點錢,買了一壺酒將自己灌醉,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路旁的人都在指指點點:「看看那個員外的兒子,他就是被員外給寵壞了,什麼事都不做,只會喝酒、賭博和玩女人。好啦!現在他真的將所有的家產都敗光了!看他今後怎麼過生活!」所有人都在取笑豐源,豐源知道自己是個沒有用的人,不管別人怎麼說,都無所謂了。

豐源酒醉坐在河邊,身體一下往右晃,一下又往左晃。晃著晃著就跌入河水中。起初身體還有些掙扎,一下子就不掙扎了,覺得活在世間也沒什麼意思,乾脆就讓自己這樣死在河裡算了,也省得自己再跳河自盡。沒想到,這時候突然有一雙有力的手,將豐源拉上船,豐源用朦朧的雙眼看著眼前這個人,是一位和尚。

當豐源再次醒來時,已經躺在寺院裡了。救起豐源的那名和尚就坐在豐源身旁靜心念佛。和尚見豐源醒過來,便對豐源念了一聲:「阿彌陀佛。」豐源也跟著和尚念:「阿彌陀佛。」和尚問豐源:「你可看的出來我是誰?」豐源左看右看,問和尚:「你是誰?」和尚說:「我是你十年前被你幫助過的那個男孩。」豐源回想的好一會兒才想起來:「你就是站在街上角落偷看我的那個男孩?」和尚微笑的點點頭。豐源驚訝的問:「你怎麼變成一位和尚了?我給你的錢呢?」和尚告訴豐源:「我拿到那筆錢後,並沒有將它放在身上給自己用,而是拿著這筆錢到處佈施。因為我知道比我困苦的人多的是,我不應該貪求這些錢,而是應該讓那些活得比我辛苦的人得到您的救濟。」在我佈施完所有錢後,我才明白原來助人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多虧您的幫忙,我才能得道,選擇走上出家這條路。豐源聽了和尚所說的話,立刻掩面痛哭。和尚問:「你怎麼哭了起來?」豐源說:「我真的很慚愧,我給你的錢不過是父親留給我的千萬分之一,你卻用了這筆錢幫助了那麼多人,還因此找到人生的方向。而我花了所有的錢,卻一點成就也沒用,還選擇在河水中了斷一生!我真的丟臉!丟臉啊!」和尚告訴豐源:「過去的事都已成過去,今生我們有緣相遇,必定有其意義存在。如若你願意的話,就好好的放下過去,一起在寺院裡學佛。」豐源在生命絕望之際,還有重生之路,心中感動萬分。

眼前的和尚足足小了豐源十歲,如今已經成了一位大比丘,法相莊嚴無比,豐源讚歎不已。豐源決定跟著和尚一同學習佛法,放下過去種種的一切,一切重新開始。

豐源過去二十五年來的放浪生活,可說將世間所有好玩的全都玩過了。如今成了一位修行人,心中不再對世間的誘惑產生感到心動,一心一意在佛道上精進努力。當豐源將自己過去的塵染洗淨之後,竟然看見了自己曾經是堪奇拉的那段過去。豐源於佛前放聲痛哭,跪地感恩佛:「若不是遇上了和尚相救,如今我又浪費了一次得來不易的人身,忘了過去自己所發的願!」豐源哭完後,擦乾了淚水,發起勇猛之心,開始日日精進不懈,於三十歲時出家為僧。

這一生,豐源從浪子回頭,找回本僧,圓滿過去、今生所發之願,廣度眾生。於四十五歲時接任方丈一職,將佛法發揚光大,利益更多眾生。於今生成就佛道,圓滿無上菩提。

眾生生世輪迴不休,生來又死去,死去又活來。換了身,換了個環境,又是一條新生命的開始。從人變成豬不是一件稀奇古怪之事,而是常有卻不為人知之事。笑看豬圈裡的豬,而不自知自己也曾經是豬。輪迴的可怕如今又有多少世人明白?即使明白了,又有多少人從中清醒?蘇佛日日說法,就是要將人們從無明中救起,讓人們看清宇宙的真相。世間沒有一樣東西值得留戀,更別為了自己一身的感受而苦了自己。如今蘇佛來到世間救度娑婆眾生,眾生應當把握此殊勝之機緣,發願了脫生世輪迴之苦。

還沒有因緣聞得佛法之人或許無知,但已經習得佛法之人,就應當清醒。來世沒有第二個自己,更別說要回到過去,唯有把握此生,求出六道,才有解脫之機會。若學了佛,依然眷戀世間之五欲,染濁於六塵中不知離垢,那將又是世世輪迴,永無出期。世人啊!當知把握聞經之時,蘇佛說法道破世人輪迴之迷障,莫要失此聞經之福報,未得見性之機,輪迴後才後悔不已,當醒!當醒啊!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