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閻羅王《第六殿卞城王》

一訪第六殿卞城王.jpg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蘇師姐:我們禮請第六殿的卞城王。哇!卞城王您好啊!阿彌陀佛。

卞城王:蘇居士,阿彌陀佛。

蘇師姐:是,見到你很高興啊!很快,今天已經訪問到第六殿。

卞城王:是啊!已經到第六殿。

蘇師姐:是,那請問卞城王你是哪裡人啊?

卞城王:四川重慶。

蘇師姐:四川重慶,我有去過,好地方!

卞城王:重慶是四川的大都市,人比較多,也比較熱鬧。

蘇師姐:喔!是這樣。那你以前在四川重慶是從事什麼行業啊?

卞城王:我乃當官。

蘇師姐:喔!你是當官的,當什麼官啊?

卞城王:當時乃所謂的,我管的應該是說……

蘇師姐:(對著身旁的同修說)拿筆給他寫一下。

卞城王:(寫下:城隍)

同修:城隍爺嗎?

卞城王:是啊!所以我也是當官的,城隍爺。

蘇師姐:喔!你在重慶當城隍爺喔?

卞城王:是省,這要寫清楚,省城隍。

蘇師姐:哇!省城隍爺管的很大喔!那你當城隍爺當多久了?

卞城王:這算一下算也有將近七、八百年了。我當城隍的時候,已經將近當了七、八百年了。

蘇師姐:七、八百年,不得了啊!

卞城王:我這省城隍,官也是慢慢爬起來啦!

蘇師姐:都是要先積德啦!德積厚,升得愈快是嗎?

卞城王:是啊!我說我城隍一開始也沒有管轄這麼大,就是愈積愈厚,管的就愈大。

蘇師姐:後來就整個四川省跟重慶就對了,七、八百年啦?

卞城王:是啊,是啊!

蘇師姐:喔!這不得了!那好,那就是說你作城隍爺後,升級當了第六殿閻羅王。

卞城王:是啊!都要教人要深明善惡果報。

蘇師姐:那你在作城隍爺以前是作什麼,可以作到城隍爺?一定是積德。

卞城王:當城隍之前,我作的是官差。

蘇師姐:喔!你官差一定作得很正,才能作城隍。

卞城王:是。我當時當官差很正,所謂的正又勤勞,所謂的勤勞只要是大人叫我所辦的事情,我可以夜晚不眠而去看看這件案子。如果大人要我監視這一位,我也會特別去監視,看好他,一點都不鬆懈,都在看。也怕因為有案子來,有被陷害或是有被冤枉者,我都非常地小心。

蘇師姐:那你這個人很正,奉行教誡,行菩薩行。

卞城王:所以我當官差,我的大人非常地欣賞我。他每交辦我之事,我都做得非常好,所以我成為我大人的心腹。大人除了我之外,師爺之外,我與師爺都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蘇師姐:喔!你是大人最得力的助手。那你們大人是作什麼官,作到多大?

卞城王:是,我是大人最得力的助手,大人是巡撫大人。

蘇師姐:喔!巡撫大人很大喔!那你以前當官,後來是怎麼樣壽終?往生的時候是怎麼樣的壽終法,才能作城隍爺?幾歲往生?

卞城王:這當官的時候,我其實是光明磊落的人啊!我做起事情都非常地光明磊落,也不用跟我所謂的,有些為了要辦案,為了自己的案子能夠……所謂塞了錢給你。

蘇師姐:是金錢誘惑,塞錢,你不收的。積德積善非常難得可貴。

卞城王:對我來說,我是不收,而且還會喝斥,也會罵他幾句,甚至於用很不好的臉相給他看,破他的小人。那我在……因為我既然是官差,這身體,也必須要有強健的身體,所以我每日亦是……都會有一些功夫底子,功夫底子,所以我也會打打拳。

蘇師姐:打拳。因為你們一定要有功夫,你是當差的,不能沒有功夫,抓人都要有功夫才行。

卞城王:是,會打打拳,練練自己的身體。我剛剛有說,只要是大人吩咐,我是可以不眠,不睡覺我都可以。我大概在四十五歲就離開了。

蘇師姐:四十五歲就死了,那很早!怎麼情形死的?

卞城王:剛開始晚上睡覺的時候,那是在一個夢境。

蘇師姐:夢境,沒有生病?

卞城王:嗯,像是睡著了,夢境。這個夢境是這樣:有一個搶匪,搶了百姓的錢財,那就聽到,就遠遠看到有搶匪跑過來,那後面又有另外一個所謂的被搶的人:「搶錢哪!搶錢哪」!喊得都沒有聲音了。

  那我先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後面那一位是婦道人家,前面這一位是大約是二十啷噹的小伙子,手腳矯健,跑得很快。那我就幫忙,就站在這個路中央,這……這……這……

蘇師姐:把他抓住就對了。

卞城王:就把他給擒住了。這挺狡猾的,這身手,他也轉來轉去,我把他這衣裳給抓住,頭把他抬了,手再給他抓了,他就歪了個頭:「不敢啊!我錯了,我錢還他便是了,我錢還他便是了」。就是如此。那我夢中也常常做好事,所以我也在這夢中也救了,再把錢財還給這位婦道人家。這是第一次作夢。醒來還滿得意的,那原來我的……

蘇師姐:夢中一舉一動還在刑事辦案喔!

卞城王:對啊!白天在辦案,晚上也在辦案。還會跟大人說:「大人啊!我昨天又辦了案。」大人說:「我又沒派你辦案,你又為什麼有案可破啊?」我說:「我辦了一個街道上的搶匪一案。」大人說:「那,那,那名字呢?」我說:「對不起,那是作夢,作夢。」這樣跟大人說一說,那大人也哈哈大笑。他也知道我是一個非常盡忠,克盡職守的。

蘇師姐:整個社會能像你盡忠,人人盡知崇高道德,你是大人的好助手。

卞城王:是,他完全了解我的個性,就這樣清淨本然。

蘇師姐:是,那就是四十五歲在夢中……

卞城王:這是第一個夢。第一個夢我有醒過來,而且還可以分享給我的大人,大人還笑嘻嘻地,我自己也得意洋洋。

  那再來就是隔大概個把月,一個多月吧!這很怪啊!這一天,大人要我到一戶人家監視著,去看看這個員外。

蘇師姐:夢中嗎?還是不是夢中?

卞城王:不是夢中。大人叫我監視這個員外,因為這個員外有嫌疑是害了自己的前妻,害了自己的前妻,所謂的前妻,就是他把他給休了。這因為這員外前妻的家人有來投訴,所以要看這員外是不是另有其他的女人。這員外人表面都是好人,仁慈的人,布施啊,君子啊,有模有樣;可是我這大人明察秋毫,覺得這應該有異樣,因為對方這前妻的家人講得頭頭是道,證據好像都非常地吻合,那我就去了。這大部分做壞事的人,都是在深更半夜,大概是兩更啊,兩更。

蘇師姐:我知道這一更、兩更,晚上七點到十一點就對了。

卞城王:是啊,是啊!那我就靠在這兒,花園這兒有一棵樹,我就在這樹上,因為我必須爬到樹上去,不能在樹下,我就爬到這樹上,就看到了員外的房間突然給亮了!那後來等了一下這員外也沒怎樣,只是拿起墨在寫字,寫很久,我就在這樹梢給睡著了,睡著了。我從來沒有在這個大人吩咐之下,監視或是探訪這些罪犯或跟案子有關的相關人員的同時,從來沒有這樣。那天不知為何,我就在樹梢,這個樹幹上,靠著就睡著了。

蘇師姐:有沒有掉下來?

卞城王:我作夢,我又作夢啦!

蘇師姐:是作什麼夢?

卞城王:夢境就是跟這個員外有關係。

蘇師姐:喔!跟員外有關。

卞城王:我在夢境當中看到員外,員外也正在寫書法,好像在寫什麼,又好像在看帳冊一樣,又好像在寫什麼。那我想要看清楚,我夢境就想要看清楚,這脖子一伸,想要看清楚,看清楚,看清楚。沒想到我這一看清楚,砰!就掉下來了。說真是剛好,說真是這次因緣真是奇特,我剛剛爬樹踩的這顆石頭,採上去的時候,掉下來,我的頭也剛好撞在這顆石頭上。

蘇師姐:碰到石頭掉下來,就死了?

卞城王:是。死了,頭碰到石頭死了。

蘇師姐:那死了就去作這個城隍爺就對了?

卞城王:是去作城隍。

蘇師姐:那死了以後,是什麼情形作城隍爺?

卞城王:死了以後,好像看起來就有人,我似乎跟著走啊!

蘇師姐:你一死,靈出來就有人接你就對了?

卞城王:是啊!就跟著走。那時候腦袋都是空空的。

蘇師姐:腦袋一片空白就對了。

卞城王:空白,空白,跟的時候,空白啊!

 跟著走之後,他就說,就比較有很多的聲音:「我們需要一位城隍,我們需要一位城隍,你可不可以當我們的城隍爺啊?當我們的城隍爺啊?城隍爺,我們需要城隍爺啊!我們需要這裡來整頓、整頓。」這我一看,怎麼這些人臉色都灰灰的,就是灰灰的一樣。那我也就說:「好吧!」那反正我一向都是行俠仗義。那我就說:「好吧!那只是暫且,先做看看。」那就這樣陸陸續續的……

蘇師姐:一做就做幾百年啦?

卞城王:愈做就愈有興趣,七、八百年。

蘇師姐:哇!七、八百年,很有成就感喔!

卞城王:那我這樣做的同時,其實很多都是學我們家大人,學我們家大人。我跟大人感情甚好,那我作了城隍就學我們家大人,有時候要辦一些案子,也是學我們家大人,就這樣。做了得心應手。

蘇師姐:做了七、八百年,得心應手。後來怎麼叫你去作第六殿閻王啊?

卞城王:這也說來是非常地奇妙。

蘇師姐:是有聖旨來嗎?就是欲界天的聖旨?

卞城王:是啊!我們這城隍必須把我們所居住,這所掌管的、管轄的這個部分,哪一位亡魂,就是死亡的人,他其實平常都會做一些記載,會紀錄大件的,做大壞事的,更會記錄下來,記錄得清楚。什麼時間做什麼事,這個人良心,真沒良心,做了什麼傷天害理之事,我們都寫下來。那我們都會交到閻羅王這邊,讓閻羅王知道,來審判這些亡魂的罪。所以我們都會把這些交到閻王這裡來。那一天啊……

蘇師姐:聖旨到?

卞城王:玉旨到,而非聖旨,玉旨到。也是判官,判官來的:「城隍,城隍爺啊!」我說:「判官大人,有什麼事啊?」他說:「城隍,你今日就不用回去了。」我想:不用回去,難道要請我喝個酒嗎?我自己這樣想。大家公事都繁忙,也很少打這樣的招呼,結果這後來這判官就說:「城隍,城隍爺,今日就住下來了。」我說:「住下來?住下來?為何要住下來?」我就問了這判官。判官說道:「你升級啦!」「升級?我已經升很多次的級了。」從小小的城隍,一直升,升,升到我現在掌管省這麼大的……

蘇師姐:四川省重慶市,都你管的嗎?

卞城王:這整個省都是我管。這,這,這……怎麼還升級啊?升到哪兒?這個判官就說:「現在第六殿,閻王他們要到西方去了。」「西方?西方在哪兒?東、西、南、北,西方?」我說:「西方我聽過,可是不懂什麼是西方?」

蘇師姐:你不認識我們阿彌陀佛,哎喲!事情嚴重。

卞城王:當時不認識。後來他就跟我說:「原來人世間有個香光佛地,香光佛地裡面有個名為蘇師姐,可是他是男眾,蘇師姐,又是男眾,男眾相。」他說的是這樣。「他們到香光佛地來求超度,已經到西方極樂世界了。所以這第六殿的卞城王便沒有人可擔此大任,而玉旨下詔,就是你來擔此大任。」這時,我心也不知是要……又是惶恐,又是有那麼一點喜悅。

蘇師姐:(微笑)應該喜悅才對。

卞城王:但是又惶恐,是因為這沒當過,而且這可是不是開玩笑的。那判官也跟我相談了幾句,我也知道既然玉旨都下來了,也不容推辭。所以我就當上了第六殿的所謂的卞城王,就是現在卞城王。

蘇師姐:哇!這個恭喜你,恭喜你啊!步步高升喔!那你當了第六殿的卞城王,感觸怎麼樣啊?

卞城王:來我這一殿的,其實都是罪犯得很重啊!

蘇師姐:人很苦喔!不離貪瞋痴三垢,難脫離六道輪迴。

卞城王:是啊!現在知道沒有佛法的教育,真的要萬劫輪迴。

蘇師姐:所以你們也想往生吧!現在有在聽經,都知道要往生吧!

卞城王:當然,當然!知道輪迴的苦,知道所謂像這些亡靈來受報之時,真的是苦啊!尤其來我這一殿的,大半,大部分都是人模人樣的,所謂人模人樣就是外表看起來是善良,人心看起來深底,可是心裡面都是想壞的。深藏惡業作偽君子,在世間充滿邪惡之氣。

蘇師姐:現在的教育自己必須要約束、反省、檢點一切錯誤的思想行為,才能救自己啦!

卞城王:所謂壞心腸,外表顯露的是好人的樣子,裡面是壞心腸,這就是內外不一致,所以內外不一致。尤其是,滿多的都是所謂的宗教人士,還有一些神職人員。

蘇師姐:宗教神職人士信教是沒有深入他們經典啦!貪瞋痴慢疑沒斷,都違背義理。他們都到你們第六殿比較多嗎?所以釘喉地獄是不是在世間講錯話,沒有真正的盡責?

卞城王:沒有盡責沒有關係,還造五濁惡世的罪,若能痛改往日惡行,懺悔,有救!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真誠待人很重要!

卞城王:而且釘喉地獄還有一樣是:有些人口出都是講一些淫欲的話。

蘇師姐:講淫欲話也不行喔!現在社會淫欲、放蕩都看得到,那事情嚴重喔!

卞城王:不行啊!不良之人,身心不正,常懷邪惡、狠毒、不善之心,都到第六殿來受報。

蘇師姐:講髒話習染太重,難於教化降伏。

卞城王:這當然不行。這口說好話,有些人都是用挑釁,用嘴巴講出這些挑人欲望、淫欲的話,挑逗的話,而且這釘喉地獄就有些是講出的話都是害人的,也不行。

蘇師姐:那六殿閻王卞城王,你們這一殿都很淒慘!我給它(指《地獄變相圖》)翻開看這釘喉地獄,把你整個抓起來釘喉,你看這……

卞城王:每一殿都很淒慘,而且這釘喉地獄受報以後,這嘴都會臭。受報以後,其實他的嘴都會臭。

蘇師姐:口是臭的啊?所以現在假如嘴臭,還沒有死掉嘴臭,就是有講錯話嗎?

卞城王:就是內外不一,而講這個話,放蕩自縱。

蘇師姐:還有第六殿有虎啖地獄,就是老虎在咬,怎麼這麼淒慘!

卞城王:這每一個地獄,十六個小地獄都很慘。

蘇師姐:地獄都很可怕,人要端正身心,應該要有警覺心。

卞城王:是啊!三途之報因緣俱會時,惡業現前,摧毀之劇苦,你會後悔莫及。

蘇師姐:那現在是這樣,你以前在四十五歲當官的時候,有沒有娶妻生子啊?

卞城王:你是說我當官差的時候嗎?

蘇師姐:是,當官差的時候。

卞城王:有啊!我娶了一個面貌普通的妻子,普通的妻子,那應該說普通,長得比較不好看的妻子。

蘇師姐:心地善良,你是有福之人,娶到好媳婦。

卞城王:是心地善良,非常顧家的賢妻良母,缺點,長得不好看啦!

蘇師姐:賢慧,內在重要!那生幾個小孩子?

卞城王:兩個,一男一女。

蘇師姐:那一百分,也不錯啊!一男一女。所以說你走了以後,他們現在在哪裡啊?女兒呢?老婆呢?

卞城王:都去鬼道。

蘇師姐:三個都在鬼道?寫一下名字,三個都可以超度。那時候你當官差是什麼名字?也要寫一下。

卞城王:(寫下名字:侯志堅)

蘇師姐:侯志堅。那你的老婆呢?

卞城王:(寫下名字:侯氏美娘)。

蘇師姐:侯氏美娘。那兩個孩子,一男一女,男的?

卞城王:(寫下名字:兒子侯志堅,女兒侯淑芬)

蘇師姐:侯淑芬。奇怪,他們三個怎麼都會在鬼道?你以前當官差不是很正嗎?沒教育他們嗎?

卞城王:我其實都忙於公務,忙於公務,我很少回家。

蘇師姐:喔!所以很少回家,沒有時間教。

卞城王:少回家,所以我說娶了一個比較醜的娘子回家。

蘇師姐:長得醜,內在善良,你看,老實的人啊,對你很忠,賢妻啊!

卞城王:是賢妻。

蘇師姐:哇!那你現在已經當到城隍爺,也沒辦法幫你老婆喔?他在鬼道你沒辦法幫忙?

卞城王:我想幫忙,也幫不上忙。

蘇師姐:宇宙準則都是各人因果各人擔。我佛慈悲,等一下可以幫忙。

卞城王:感謝蘇居士慈悲。

蘇師姐:喔!不會,這是我佛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講實在的,你也了不起,七、八百年你作這個城隍爺,也作得非常好,所以你升級喔!你在四十五歲當官差的時候,往後退幾世有下過地獄?

卞城王:第八世下過地獄。

蘇師姐:第八世。那第八世是怎麼下地獄的?是做什麼生意下地獄?

卞城王:現代人叫做……現代人所說的(寫下:販賣人口)……

蘇師姐:就現在人講販賣人口,現在還有人在販賣人口嗎?

卞城王:我說當時,當時。

蘇師姐:喔!當時八世你是怎麼販賣法,買來再賣是不是?

卞城王:當然以前鄉下人都很窮苦,比較偏遠的地方,他們因為都生了很多的孩子,養不起很多。

蘇師姐:出世在比較偏僻貧窮的地方就比較沒有飯吃,是沒有智慧,養不起,我現在發現是這樣。

卞城王:蘇居士你說得好啊!他們就是只會做這件事,孩子愈生愈多,就一直做這件事,不會換其他的事,就只是做這件事。

蘇師姐:男、女關係就對了,就一直生小孩,沒有智慧養,就會一直生了。

卞城王:只會做這件事。譬如有這一塊地,他也只會這麼一小塊地,就只做這件事,所以他們不會……

蘇師姐:這是不是進入空間,還是說他的命是這樣,沒辦法出來?

卞城王:兩者都有。有的是命的福報不夠,福報不夠;有的是在空間裡面,就重覆地做,每天就重覆地做這件事,日子就每天這樣的一個步調在走。

蘇師姐:所以人還是要惜福,多做好事。那你怎麼會去做這個生意啊?幾歲開始?

卞城王:搞這個生意是因為我十八歲,十八歲的時候,其實我是一個孤兒。

蘇師姐:喔!我也有訪問一個天人,他也是一個孤兒,他修行到二十八層天喔!

卞城王:我是一位孤兒,沒有天人的運氣,那你就知道小時候整個的成長,也必須都是要靠著自己。那也到處流浪,到處流浪。有時遇到善心人士我就有得吃、有得穿;有時我用勞力來換取。到了十八歲,有一天下雨的時候,下雨天正在走路,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突然下雨,就到一個就是沒有人住的一個空房。

蘇師姐:喔!廢墟就對了。

卞城王:廢墟,廢墟,這是一個廢墟。那因為它可遮風避雨,所以我就想說避雨。因為雨下得很大,衣服都濕了,正想要去換換衣服,突然看到了廢墟怎麼有人手被綁住,而且還都是大概是七、八歲的小孩,七、八歲。大概被綁住的有五人,五個小孩都綁住了,有男、有女。有七歲的,有比較小的,六歲,比較大的大概就是八歲,五個被綁著,而且他的綁是線牽著線,綁得很緊,手都綁住,手綁住,綁得這樣。

蘇師姐:你看到是販賣人口嗎?

卞城王:那我就看到,就在跟他們講,有的小孩子五個裡面有兩個在哭,我在外面這樣看著。當時那一位,所謂帶著這五個人的那個,看起來面目也不好看。那個人說:「哭什麼哭,認命吧!誰叫你要生在貧窮人家,父母親都把你給賣了,哭什麼哭,不要哭了!」就這樣,對他們很凶。那我也不懂這是什麼,只聽到說:「你父母親把你給賣了」。就這樣。

  後來,我看這個人面貌不大好,我也不敢進到房內,只在這遮雨棚,屋簷下,我蹲在這裡,就這樣過了一夜,雨也慢慢停下來。那我就看他們還在,雨停了,我就繼續走了趕路。到了一個鎮上,隔天到了一個鎮上,我也是找所謂的有沒有缺人力,我可以付出力氣去討生活。我就到市集去,市集人多,做生意的也多,先看看這裡的文化是什麼,這裡他們都是怎麼生活。我到了一個地方都會這樣去觀察、去看。看了快到中午,我突然看到那個在廢墟那個仁兄,還有小孩,只剩下三個小孩,兩個不見了。

  他也不知我看過他,我就在旁邊悄悄看他做什麼。結果就有人自動過來找他,那就打量,而且把這個小孩轉過來,打量,看一下這個小孩,看看他的長相,看看他的身子,叫孩子蹲一蹲,看一看就把孩子給帶走啦!

蘇師姐:你看到他來買小孩喔?

卞城王:我看到他拿錢給這個仁兄,面貌不好看這個仁兄,就是這樣,我就懂了。懂了意思是說,原來可以賣錢啊!

蘇師姐:你也去做這個事就對了?你就學壞了。

卞城王:我是看到的。那因為我十八歲,我就想到,剛剛在廢墟他有說他是父母親把他給賣了,叫那兩個孩子不要哭。我想到這個行業可賺,那我就想:好吧!那我就一樣。我就到、就在這個鎮裡面努力地工作賺錢,把那個錢存起來,存了一串錢,存一串錢,我就去了。

  我跟剛剛前面那位仁兄不同的是:我也到了鄉下,我過去走過的鄉下,我知道哪個鄉下比較貧窮,哪個村好像總是那麼苦,所以我就去了。我去的對象比較特別,我不會買小孩,我不買小孩。

蘇師姐:那你買什麼?

卞城王:因為我怕小孩哭,我不會騙啊,我也不會喝止。我專找女娃。女娃大概……

蘇師姐:是幾歲,剛出世的?

卞城王:非也,非也,女娃是女生。我都找大概是十三、十四歲。

蘇師姐:那要結婚的年齡的女孩喔!

卞城王:是大概這種年齡,專找這種。那我找的時候跟他的家人談,就是說他在家裡雖然可以幫助你做一些事,可是我想帶他去嫁給有錢人家,你也沒辦法給他一些嫁妝,我想說我就把他當成我的妹子一樣,可以幫他找個好人家嫁出去。可是我因為在這個鄉下,沒辦法找到有錢人家,必須要到城裡去,才能夠找到有錢人家,那這樣你也不夠放心,我先給你一些錢,到時候如果女兒嫁給有錢人家,自然會回來找你,自然會回來孝養你。就是這樣。

蘇師姐:喔!那你頭腦比他們好喔!結果都做得很成功?

卞城王:是啊!我比較辛苦的是,我沒有像他一次可以帶五個小孩,我沒辦法,我一次最多帶兩個女生。

蘇師姐:那都賣掉就對了。

卞城王:我賣到一般所謂的春院。

蘇師姐:哎喲!春院就不好了!春院是所謂的查某間(台語,意指妓院)。你給他賣到春院,就是拉皮條就對了,所以你才會下地獄啦!

卞城王:是拉皮條,唉!

蘇師姐:那做了多久開始生病?

卞城王:做了大概……我這樣來來回回,其實……

蘇師姐:你自己有沒有娶妻啊?

卞城王:我後來娶了。

蘇師姐:有娶妻。有生小孩嗎?

卞城王:生的都是女兒。

蘇師姐:喔!你賣人家的女兒,所以你都生女兒。

卞城王:生不出兒子。到後面我娶妻,我並沒有讓我的妻子知道,並沒有。

蘇師姐:讓他知道你在做這個事情?

卞城王:我說我要出差,但是我出差回來總是有錢財。後來我的女兒特別是長得不好看。這妻子明明長得還滿好看的;但是我生出來的女兒都不好看,很醜!

蘇師姐:報應啦!那你生幾個女兒?

卞城王:三個女兒,第四個女兒生出來就死了。所以應該是活的有三個,總共四個,一個是生出來就死了。死了之後,我的夫人,這妻子身體不好。

蘇師姐:喔!就是你賺來的錢,讓你們家都不好。那後來呢?你就欠你太太的債,你賺錢來給他花?

卞城王:請大夫來給他看病,都不好。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所以你看,做的行業不對,事情嚴重,真是愚痴行業!那後來你是怎麼死的?

卞城王:我的妻子比我先死,生病死的。

蘇師姐:你老婆比你早死,那女兒呢?三個女兒呢?

卞城王:三個女兒,我小女兒是生出來就死了。三個女兒說也奇怪,不知為什麼,我三個女兒他們都不願意嫁人,不願意嫁人。為什麼不願意嫁人?因為長得不好看,看了,別人總說:「我們不娶這麼醜的人」!所以三個後來都變成所謂的自閉。

蘇師姐:自閉症,哇!現世報。當受報時,惡因惡報,絲毫不爽。

卞城王:自閉症,三個都在自己的房間,那吃飯的時間到了,他們就出來吃飯。

蘇師姐:那誰煮?

卞城王:我有請大嬸來煮飯給他們吃,唉!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你這現世報的因果背得很重,小孩都不好。那你有再大的富貴,孩子成長等於廢物,有錢,你的人生也等於零啦!

卞城王:是啊!所造業因的報應,都在我的女兒身上看見。真的,我等於養了廢物,唉!

蘇師姐:那你後來怎麼死的?

卞城王:我後來也想說我年紀也有了,看我女兒這樣,妻子也死了,這幾年這樣奔波也很累了,所以我就決定,這次做完不想再做了,我這一次出去以後不想再做了。

蘇師姐:對。那你不想做,我看在種惡因,必得惡報,後來結果怎麼樣?

卞城王:我打算是去了這一趟,我不想再繼續做這種行業了,因為我自己好像似乎已經知道,我此生所做的,好像是錯事。

蘇師姐:報應到了,很難解脫喔!

卞城王:這已經受報。所以我想說我只要這一趟做了,就決定收手不做了。主要也是想說,那這樣就在家裡陪著三個女兒。那就去到了一個莊,一個村,這個村名字叫善化,善化村。

蘇師姐:善良的善,善化村?

卞城王:嗯,善良的善,善化村。善化村此次也特別奇怪,就只有一個女孩子。跟他的家人談一談,給他一筆錢,這筆錢,我加倍給錢,加倍給錢。因為這個比較大,他大概有十七、八歲的姑娘,已經是十七、八歲的姑娘,所以我給他的家人比較多的錢。那我就跟這個姑娘,決定我就要帶回我的家鄉,去做販賣的動作,可是在回去的途中,我家中距離這裡要走兩天的路,兩天。

蘇師姐:你把那個女孩子賣掉,要回家就對了?

卞城王:還沒賣掉,我只是要帶去賣。但因為我家中與這個所謂的善化村距離大概兩天的行程,那一天我就住在一個客棧。那我對……我其實有一個部分我一直還做得不錯,我不會去強占這個女孩的。我沒有強占他的身子,可是我講好聽是不會強占,事實上……

蘇師姐:你會先碰他就對了啦?

卞城王:不會強占,不是,不是,可是我會羞辱,羞辱。羞辱,我都是喝醉酒之後。

蘇師姐:給這個女孩的羞辱?

卞城王:所謂羞辱,我會把他扒光衣服,再看看他整個的胴體。

蘇師姐:身材,我看你頭有問題,你有病態啦!

卞城王:這是在我做第二回的時候,突然有一次喝酒,我做第二次生意之時,就有這樣的嗜好。第一次我是一樣帶他們去賣,第二次我就自己……我一樣把他們手給綁住,那我會先把他們衣服脫光。那這一次也是我把衣服給脫光,嗯,我會看看,喝醉酒,當然色欲就會起,可是我不會去……

蘇師姐:占有他不就賣不了錢嗎?

卞城王:我不會去做這個事,可是我會……說起來又挺害羞的,不好意思說。

蘇師姐:那這樣你還好,女孩也不會害怕。

卞城王:我都先跟他說:「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是你讓我看一看。」我是都這樣對他們。

蘇師姐:他把人家脫光,女孩子一定非常害怕。你很缺德!

卞城王:是啊!又哭又怕。我只是看一看,我不會,我不會……我動的是嘴巴。

蘇師姐:所以你有下去釘喉地獄啊?

卞城王:我……蘇居士,你知道這胴體的美……

蘇師姐:現在社會很多變態,這都是已經淫魔在你身體裡面,唉!愚昧無知必得惡報。個性害你下地獄。

卞城王:唉!就這樣了,不要說得清楚了。

蘇師姐:人道很可怕,你看,你一變就跟魔鬼一樣啦!

卞城王:我第一次還不會吔!第二次是因為……我第一次也沒喝酒,我是第二次喝酒以後我才亂了性啊!

蘇師姐:我看你是有習氣太重啦!我行我素,因跟果跑不掉。

卞城王:但是我總是把握在最後一個關頭,沒有對他怎麼樣。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敢啊?因為我到時候賣給人家,他會看。這,這,這錢不一樣啊!

蘇師姐:喔!你還很自私,你還是為了錢。用了他,你賣不了高價錢啦!

卞城王:是賣不了高的價錢,不是完璧,價錢很低。

蘇師姐:你為了錢就對了。哎喲!阿彌陀佛,結果後來你……

卞城王:那你就知道為什麼我三個女兒自閉。

蘇師姐:你知因果喔!一點一滴通三世啊!

卞城王:我現在想一想,想到過去……

蘇師姐:那現在三個女兒在哪裡啊?

卞城王:我三個女兒都被關在他的房間裡。

蘇師姐:不是啦!現在在哪裡啊?那時候你叫什麼名字?寫一下。

卞城王:那我現在是要寫我的?

蘇師姐:就是你那時候販賣人口的名字。沒事去作拉皮條,造了遭受惡報喔!家庭孩子很淒慘。

卞城王:所以不要遇到那位仁兄,就不會想這個行業。

蘇師姐:好的不學,學壞的,真是的!你的運氣不好。

卞城王:嗯。(寫下名字:張阿典)

蘇師姐:你叫張阿典。那你三個女兒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裡?

卞城王:奇怪!他們怎麼作蟲?

蘇師姐:作什麼蟲?

卞城王:蠶寶寶。

蘇師姐:因果可怖啊!你的女兒三個都作蠶寶寶啊?

卞城王:唉!吐蠶的蠶寶寶。

蘇師姐:那老婆咧?那老婆名字咧?

卞城王:老婆一樣生病。

蘇師姐:在鬼道?

卞城王:一直在看醫生,一直在中藥房跑來跑去,一會兒去拿藥,一會兒又回家。

卞城王:(寫下名字:張氏麗子)

蘇師姐:三個女兒名字也要寫。

卞城王:(寫下名字:張美金)張美金是老大。(寫下名字:張秀女)張秀女是老二。(寫下名字:張明惠)第三個是張明惠。

蘇師姐:好,那三個女兒這樣可以。那就是你那時候是怎麼樣死法?講來聽看看。作張阿典的時候,是怎麼樣死法?

卞城王:我後來,我是說我只帶這一個十七、八歲的這一位女子,那我喝醉酒。我並不知這女子一直哭,後來我醉酒了,原來這女子有一男子是……他們兩個心有所屬。

蘇師姐:跟著你的後面來就對了?

卞城王:後來喝醉酒就被那個女的男友殺死了。

蘇師姐:你被殺,你看天理昭昭,果報之慘,勸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卞城王:我的果報,勸世人不能作不善業,警惕自己,不然將來必定墮入惡道,長劫受苦,很難出離!

蘇師姐:你被殺,你就直接下地獄,第一個地獄就是釘喉地獄嗎?

卞城王:是釘喉地獄。

蘇師姐:你下了幾個地獄?

卞城王:我下了釘喉地獄,這樣也算是心壞啊!

蘇師姐:心壞,還有什麼地獄?

卞城王:這心就被挖出來吃掉,被挖出來吃掉。非常淒慘啊!

蘇師姐:對啦!挖心,虎啖地獄。這釘喉地獄、虎啖地獄兩個地獄是嗎?

卞城王:是虎啖地獄被挖心被老虎吃掉。

蘇師姐:這個很淒慘!那上來有沒有作畜生道?

卞城王:當然有作畜生道。

蘇師姐:作什麼畜生?

卞城王:作壁虎。

蘇師姐:哎喲!壁虎。

卞城王:我舌頭很長,看到獵物就舌頭一伸,看到蚊蟲就舌頭一伸。

蘇師姐:壁虎作多久?

卞城王:壁虎有遁功你可知啊?尾巴斷了還可以逃命啊!

蘇師姐:壁虎牠前面腳短。

卞城王:尾巴斷了,還可以逃命。壁虎作了兩世。

蘇師姐:兩世之後再起來作人喔?有人給你皈依嗎?

卞城王:有一天,這第二次當壁虎,就在這佛龕,佛龕上面的佛像……

蘇師姐:有一個出家人給你皈依?

卞城王:是啊!因為他要清佛龕,我突然就掉下來,那他就看到我,就幫我皈依了,於是得人身了。

蘇師姐:卞城王,你有沒有感觸?像我們也訪問二十八層天,這靈好像都不能作主意喔?一下變這個,一下變那個,都是我們念頭作主,所以只有到西方極樂世界才究竟,你有沒有覺得?這念頭、阿賴耶都很可怕,這靈都沒有辦法主意。

卞城王:是啊!這如同蘇居士所說,唉,阿賴耶,阿賴耶識牽引。

蘇師姐:很可怕!好,你今天給我們講得非常精采!我現在把你的妻子請一下,等一下再請你開示。

卞城王:好,感恩蘇居士啊!

蘇師姐:感恩我佛慈悲。好,那我們先來請一下。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在鬼道嗎?

卞城王:剛剛有說我都忙於公事,很少回家。我的妻子其貌不揚,不好看,所以街坊也對他都不好,因為長得沒有人緣,所以相較之下,也沒有跟……看到別人對他不好,所以……確實他們都在鬼道。

蘇師姐:三個都在鬼道就對了。那我們先請你老婆。

卞城王:我老婆就心量愈來愈狹小,對人也不善。在鬼道也是一樣,都自己在自己的空間。

蘇師姐:那三個在一起嗎?

卞城王:一樣住在一起,住在一起。

蘇師姐:老婆叫侯氏美娘,跟他兒子,他先生叫做侯志堅,兒子叫侯立群。現在先叫他的老婆侯氏美娘。侯氏美娘有沒有看到你的老爺侯志堅?他要來救你。

侯氏美娘:看到了啊!

蘇師姐:那你帶的孩子有沒有帶來啊?兒子啊,女兒啊。

侯氏美娘:在旁邊等著。

蘇師姐:現在在旁邊是嗎?

侯氏美娘:是啊!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老爺已經作過城隍,現在是六殿的卞城王。

侯氏美娘:他作卞城王有什麼用,留我們一兒一女在家,街坊鄰居看我們都不喜歡,我們都關在家裡,自己都過得好苦啊!

蘇師姐:那現在不會苦了,看西方極樂世界,上面一片光明!你的夫婿他要彌補你。

侯氏美娘:上面的人怎麼都長得那麼好看啊?

蘇師姐:是啊!他要彌補你,叫你去那邊,所以禮拜天要帶你去西方,先請你跟你兒子、女兒現在先聽經,上蓮花座。聽經,了解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才念得好,以後禮拜天送到那邊西方極樂世界,這百千萬劫難遭遇,這是他作了六殿的卞城王才有辦法,不然是沒有辦法去喔!把你的憂苦拿掉,來,憂苦拿掉,快樂出來,快樂出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侯氏美娘:是啊!兒子,女兒,跟著媽媽的旁邊,念南無阿彌陀佛。可是他們都長得這麼不好看,那邊的人那麼好看,會不會瞧不起我們?

蘇師姐:好啦!臉統統變好看。兒子也變了,女兒也變了,都變漂亮了,侯立群也變了,侯淑芬也變了,有沒有看到?好,那你們先上蓮花座了,三個一起上蓮花座,三個蓮花。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

卞城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感恩我佛慈悲。現在受訪問的,都可以請眾。好,那現在是老公張阿典叫他的妻子張氏麗子,在鬼道。

張氏麗子:(喉嚨咳得嚴重)

蘇師姐:生病啦!來,我們給你佛水灌溉,讓你身體好。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

張氏麗子:(喉嚨仍咳得嚴重)

蘇師姐:來,佛水給你喝。

卞城王:妻啊!病好了,病好了。

蘇師姐:你老公回來啦!你現在要跟你老公去西方極樂世界,聽到沒有?你看看那邊一片光明,有沒有看到?禮拜天要帶你去那個地方,但是要念南無阿彌陀佛才能去。

張氏麗子:可是我要去買藥。

蘇師姐:不用買藥,你看那邊都不用藥。現在馬上給你醫,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身體喉嚨好了,身體馬上好了,先上蓮花座啦!張氏麗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韋陀菩薩,罩住!那侯志堅的老婆侯氏美娘、侯立群、侯淑芬,韋馱菩薩,統統把他們罩住,剛剛沒有給他罩住。

好,那我們現在再來請張阿典的三個女兒,現在當蠶寶寶,我佛慈悲,把他們空間打開。三個可以一起請,張美金、張秀女、張明惠。好,張美金這個蠶寶寶、張秀女蠶寶寶、張明惠蠶寶寶,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給他拉鍊打開,都出來了。

你看自己拉皮條,把自己的孩子搞成這樣!現在給你們恢復原狀,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好,看前面!媽媽在那邊,可以跟他一起,看到沒有?來,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脫胎換骨,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先聽經。

卞城王,今天把你的家人,就是說你作城隍以前當官差之妻子侯氏美娘也在蓮花上了,兒子侯立群也在蓮花上了,女兒也在蓮花上了,我們香光佛地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給他超度,先給他聽個經,念佛才會誠哪!好,卞城王給我們開示一下。

卞城王:世間能影響最大的,都是一些所謂的以宗教、以神職教導他人智慧的這些教育方面,以及宗教信仰者,他們影響都很大。那我第六殿這一殿,主要都是在講的是要教人要好,如果你口業或是你教唆,教人不好,所受的報在我這一殿,所受的報是非常地殘忍的!

蘇師姐:所以所有宗教團體,起心動念要為大眾,不能自私喔!因果通三世啊!

卞城王:所以要奉勸所有落實宗教人士,尤其是這道場所謂的住持或是出家修行之人,都要特別注意自己對於言行舉止所說的法,以及所做的自己的形象,以及口業,以及影響最主要是思想,都很重要。那再者這所有都以口業為第一,口所說的話以及思想所做的事,那就如同做了壞事,這永遠都是果報跟隨在後,而無法逃離啊!

  所以奉勸諸位,奉勸人世間,一些所有的聽到訪問的人都知道,心跟外表都要表裡一致。表裡一致也讓自己光明磊落,也讓自己的善神護佑。莫外在是另外一種善良的形象,而內心想的都是……心念都是惡的,都有因果,那就不好啊!所以行善很重要,端在自己這一念心。

蘇師姐:這個一飲一啄,真的很重要!

卞城王:是啊!這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所以不要貪,也要有分辨是非善惡的能力,不管在宗教的選擇,或是行業的選擇,都影響你的福報。

蘇師姐:感謝卞城王今天給我們訪問,也非常精采。才知道人道,也就是我們的靈在投胎就好像演電影一樣,演連續劇一樣,要看你的念頭。你念頭好,出世在好地方,你就一帆風順;念頭一不好,你看看你們現在入地獄的,就是念頭不好去造地獄罪的。這個是很可怕!今天也感謝你把下地獄去哪一道,所作所為告訴我們。一點都不能偏差,一偏差,你看看家庭就變故,不好啦!小孩也不好啦!

卞城王:現在都是現世就報啦!

蘇師姐:對,對,對。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六殿閻羅王卞城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