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是禍是福》

訪問第二百零五位尊者-秦天(二百三十年前)

是禍是福

二O一九年四月十三日

「啾啾啾!」樹枝上的鳥兒成了樂團中的一員,站在樹枝上高歌。風吹著樹枝上的葉片,發出「沙沙沙」的音聲,穿插在樂曲當中,聽起來別有一番風味。風越吹越大,就在樂曲演奏得正高潮的時候,吹來了一個木桶子,在地上滾啊滾,發出「框啷!框啷!」的聲響,讓樂曲更進入最精彩的高峰。「啪!」一聲,樂曲瞬間停止!秦天覺得頭部一陣疼痛,張開雙眼,看見父親就站在秦天的面前。父親大聲的說:「所有人都在忙著做事,只有你躺在這裡偷懶!快點過來幫忙!」父親說完就轉身離去。秦天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身旁這棵高大的老樹,覺得大自然真是不可思議!竟然能演奏出如此精彩的樂曲!可惜才聽得正精彩,就被父親給叫走。秦天有些依依不捨的離席,告別今日的大自然交響樂團。

秦天邊走邊吹著口哨,慢慢走回家中。父親看見秦天,又大聲叫著:「別再慢慢走了!快點過來幫忙曬稻穀!下午可能會下大雨!快點!」秦天伸出放在口袋中的雙手,快步走向稻海中,幫忙翻攪這一大片如黃金般的稻穀。

秦天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母親一共生了五個兒子,家中歷代以來皆以務農為生,到了父親這一代也不例外。然而母親在生下秦天後就因失血過多而離世,獨留父親扶養五個孩子。兄長們知道父親辛苦,孝順的跟在父親身旁學習種田的技術,想幫忙父親分擔辛勞,唯獨秦天對耕種一點興趣也沒有。但若是父親要求幫忙,秦天還是會跟著兄長們一起下田耕作,讓父親能夠輕鬆一些。

「唉唷!是哪陣風把你們吹來我們家了?」父親看見幾位久年未見的老友,高興的說著。父親的老友說:「自從我們搬離開這個村落到城市裡居住後,生活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曬稻穀就成了兒時的回憶,想起以前曬稻穀是每天最不想做的事,每次曬完稻穀就累得倒在地上,現在想想自己還真是沒用!哈哈哈!」父親邊泡著茶,邊聽著這群老友說著童年時的回憶。此時秦天從裡頭走了出來,直接就要往屋外走,父親大聲叫住:「秦天!過來!沒看見伯伯、叔叔們坐在這裡嗎?要有禮貌打招呼!」秦天立刻轉過身打招呼:「伯伯、叔叔你們好!」父親的老友笑著說:「才幾年不見,你就生了這麼多孩子!真是了不起啊!」父親看著秦天離開的背影說著:「要會幫忙做事才有用,不然生多也沒用!像秦天成天只知道玩,是生來浪費家裡的米飯而已!」老友們聽了父親說的話,笑父親真是個愛說笑的父親!

如果不喜歡耕作,而喜歡讀書的孩子,那倒是無所謂,但秦天不但不喜歡耕作,也不喜歡讀書。父親對著秦天說:「生了你這孩子,我真是虧大了!」二哥擔心秦天聽了父親這麼說話會難過,趕快拍拍秦天的肩膀,安慰秦天說:「爹說話就是刺激一點,其實他是想表達內心對孩子的期盼,他不是有心的,你就別放在心上。」秦天知道二哥是擔心秦天會將父親的話想壞,趕緊在臉上擠出一抹微笑讓二哥放心。

每次只要秦天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跑到隔壁人家的豬圈裡,對著裡頭的豬說話。所有的豬一看到秦天的身影,全都爭相往前靠過來,以為秦天帶了什麼好東西給牠們吃。秦天大聲的告訴這群豬:「吃吃吃!每天就只知道吃!什麼時候要被宰了都不知道!不過你們還比我好,我爹說,我是個不會做事,只會吃飯的孩子,一輩子都沒有用!現在看到你們,我還真的自嘆不如。你們雖然愛吃,但至少你們吃胖了還可以給大家吃你們的肉,而我吃胖了,卻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原來我比你們這些豬都還不如!」秦天就喜歡這樣蹲在豬圈裡,對著這群豬發牢騷。而這群豬就好像聽懂秦天所說的話一樣,不斷回應秦天,發出豬叫聲。

秦天八歲這年,村子裡又舉辦了三年一次的頒獎典禮。每到這個時候,家家戶戶都非常歡喜,因為每一位得獎的村民,都可以得到非常精美的大獎,或者獲得一筆獎勵金做為鼓勵。這是自從王村長上任後才有的福利,所有的獎品和獎金都是由王村長自己佈施出來的,目的就是希望鼓勵村民們多多行善,多做好事來幫助別人。

到了頒獎典禮這天,秦天和全家人歡歡喜喜的走到廣場,整個村子頓時變得十分熱鬧,家家戶戶的人們都從家中走了出來,大家聚在廣場上集合。有的孩子非常興奮,不停的又跑又跳,大人們則是既緊張又期待,希望能在這一年得到大獎。典禮開始,村長站在人群中央對著所有村民說話,鼓勵村民們在這新的一年能有不一樣的改變,口說好,心想好,眼看好,耳聽好,什麼都好,如此一來就會有個煥然一新的新年。在大家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緊接著就是頒大獎的重頭戲了。這些得獎人都是由村裡的長老們所選出來的,村子的村民人數不多,彼此都互相認識,哪家做了什麼好事或做了什麼壞事,無人不曉,就像偷拔別人家的一根蔥,還是舉手之勞幫別人做了一件好事,都很容易就被知道。

村長連續搬了十個獎項,得獎的都是大家公認的慈善之家,村子裡多虧有這些行善的家庭,才能讓許多貧窮的家戶或突然發生意外的家庭,能夠得到救濟。因此這些慈善之家每一次都會獲獎,大家都心存感恩的感激他們。接著,村長唸出:「第十一個獎項,樂於助人獎,獲獎人—秦天!」正拿著包子蹲在一旁餵狗的秦天,絲毫沒有聽見自己被叫到名字。父親驚訝的問:「是秦天嗎?」兄長們都點頭:「剛剛聽到是秦天沒錯!」這時村長又喊了一次:「樂於助人獎,獲獎人—秦天!」這次秦天可清楚聽見了,父親大聲的喊:「快點!快點!動作快一點!」秦天從人群中衝了出去,衝得太快還差點將村長給撞倒,全場人看得哈哈大笑。村長不與秦天計較,還風趣的說:「秦天這孩子就是這麼活力充沛!不曉得大家平常有沒有注意到秦天孩子?他經常一個人默默行善,我看過很多次了,其他的長老們也都有看過。我曾經看見秦天在一場風災剛結束後,就立刻出來幫大家撿起許多被吹落在路面的物品,擔心大家會被這些東西給弄受傷。我也看過秦天經常主動幫助孤苦無依的老人,在這些老人家中為他們燒一頓飯,或陪著他們說說話,或幫他們打掃環境。我也看過秦天曾經為了救一名孩童,自己滑進一台木板車的輪子下,全身滿是傷痕,但依然不顧自己的傷勢,立刻爬出來關心這名孩童是否有受傷。我也看過秦天默默在每一家戶門外放了許多驅蚊的植物,那時我問他:『為什麼要放這些植物在每一家戶門前?』當時秦天回答我說:『因為我看到大家在這個炎熱的夏季裡,都不斷被蚊蟲咬,大家只要看到蚊子就拼命的殺害他們,但是這些蚊子也都是一條生命,所以我放了這些植物來幫大家驅趕蚊子,可以避免他們被殺害。』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孩子真的是個可取的孩子,不但心地善良,又勤勞奮發,處處行善,處處替人著想。所以今天這個獎項是他應得的,我用這個獎來鼓勵他,也用秦天來勉勵大家多多行善,利己利人。」父親聽了村長所說的話,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疑惑的問身旁的兄長們:「村長剛剛是在說秦天嗎?他什麼時候做了這麼多好事我都不知道?」兄長們也從來都不曉得秦天在外頭都在做些什麼,只覺得秦天一有時間就往外跑,是個不喜歡待在家裡的孩子,沒想到秦天都是在到處行善,而且從來沒有對家人提起。剛剛村長說的,秦天為了救一位孩童弄得全身是傷,二哥還有印象,那一次秦天被父親罵得厲害,還被父親打了一頓,說秦天為了貪玩而將衣服都磨破了,但秦天卻是一句話都沒說,沈默的被父親毒打一頓。現在全家人都明白了,原來大家都誤會秦天了。

這次的頒獎,洗刷了秦天的冤情,還秦天一個清白。父親不再誤會秦天是個貪玩的孩子,現在不管秦天去哪裡,父親都不會大聲的叫罵,因為父親已經知道秦天都在做好事。這天,秦天很晚都還沒回到家中,全家人不斷望著門外,心中有些緊張,不曉得秦天究竟到哪裡去了?此時門外突然出現急促的腳步聲,父親立刻站起身來走到門前看看是誰。是村子裡王老爺的兒子,他氣喘噓噓的跑過來告訴父親:「剛剛……剛剛秦天看到我被一群黑衣人給綁走,他為了救我,被這群黑衣人給帶走了!」父親非常緊張,馬上就要跑出去救秦天,兄長們趕快攔住父親:「爹,你待在家,我們去就好!」兄長們全都立刻跑出去,依著王老爺兒子提供的訊息去找秦天。兄長們不停的叫著秦天的名字,突然間大哥大喊:「找到了!在這裡!」秦天趴在路邊的草地上,全身血跡斑斑。大哥心疼的抱起秦天,秦天還剩下一口氣在,兄長們立刻將秦天抱回家中。

父親看見秦天傷重的模樣,緊張得大聲叫罵著:「做好事也把自己搞成這樣!這孩子怎麼這麼笨!怎麼這麼笨!」父親邊罵邊掉眼淚,兄長們知道父親在心疼秦天。大夫急忙來到家中醫治秦天,秦天的生命已恢復穩定。然而,令人難過的是,秦天的頭部傷重得厲害,看起來是被用棍子猛力的毆打頭部,才會有這麼大的傷口,流出這麼多血。大夫診斷秦天的腦部可能會因此受損,只是不曉得受到傷害的嚴重程度會是如何。全家人聽了大夫這麼說,整顆心完全沈到谷底,不曉得情況竟然這麼嚴重。父親坐在秦天的床邊,拉著秦天的手說著:「你這個傻孩子!」兄長們看父親的樣子,也都落下了眼淚。

隔天,秦天在一大清早就醒了過來。趴在秦天床邊的大哥已經睡著了,秦天想舉起手叫醒躺在身旁的人,卻痛得叫出聲音來:「唉呀!」大哥立刻被秦天的聲音給喚醒。大哥緊張得站起身來關心秦天:「好一點了嗎?」秦天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眼前的大哥,沈默了一會兒,然後問:「你是誰?」大哥緊張的說:「我是大哥啊!你不記得了嗎?」秦天搖搖頭,疑惑的說:「大哥?」大哥覺得事情不妙,立刻大叫父親和其他兄長進來。沒想到秦天一個人都不認得,就連自己是誰也忘了。

父親與大哥一個個低著頭走出秦天的房間,大哥問:「怎麼辦?秦天的腦部真的傷得嚴重,把過去都給忘了。」父親搖搖頭說:「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孩子平常都做好事,怎麼還會遇到這種事?天公真的很會捉弄人!」父親與兄長們都不曉得該怎麼辦,只好先這樣一天過一天,看怎麼樣再說。

幾天過後,秦天身體的傷已經大致恢復,腿傷也修復得迅速,開始可以下床走路。大家覺得奇怪的是,秦天雖然身體好了,卻開始說出一些奇怪的話。父親曾經聽過秦天說:「師父還在寺院裡等我回去,我不可以在外面逗留太久。」大哥也聽過秦天說:「再兩個時辰後,大眾們就要一同念十萬聲佛號來為百姓們消災祈福。」二哥聽了也趕緊說:「我也有聽過,那時候秦天說『弟子們,眾生極苦,莫懈怠放逸!』」全家人都聽見秦天說出奇怪的話,又趕緊請大夫來診斷。沒想到大夫說:「他現在已經回到過去了,看來他過去應該是名和尚。現在沒辦法醫治,只能看他什麼時候清醒了。」

這天過後,秦天真的變得像一個出家人一樣,不管行住坐臥,都相當具有威儀,一旁的父親和兄長們都覺得,這事情真的太離奇了!

秦天開始像個出家人一樣到處為人介紹佛法,全家人擔心秦天又會發生事情,每天輪流跟在秦天後面,秦天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雖然秦天頭部有問題,倒是將經典講得非常好,真的就像一位出家人一樣。許多聽了秦天說法的人,都開始對學佛產生興趣,有些人甚至因此而到寺院求法。

一天,秦天路過一間寺院,走了幾步又回頭站在寺院門口,看著高掛在上的匾額,心中若有所思。秦天看著看著,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刻往寺裡面走去。這天是大哥跟在後頭,看見秦天進到寺院裡,也趕緊跟著走進去看看。只見秦天站在一位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對著秦天說:「徒兒啊!該清醒了!別在空間裡打轉了!」只見老和尚將手摸著秦天的頭,用其穿透空間的音聲,大聲念出三聲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之後,秦天就清醒過來了。秦天看著眼前的師父,立刻跪地:「師父,徒兒不孝,徒兒沒有依循教法,半途而廢,如今又投胎到世間,換了個人身,忘了過去所發生過的事。今天若不是遇上這個突如其來的劫難,徒兒是不可能再接觸到佛法的。」大哥走到秦天身旁,恭敬的對和尚頂禮,問老和尚:「請問師父,我弟弟秦天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老和尚告訴大哥:「秦天這次受傷,可說是業,亦是福。這業力本來想要奪走他這條命,但是他一向懂得四處行善,無形中累積了非常多的功德和福德,最後沒有取走他的命,冤親只是佔據了他的頭部,讓他短暫失去記憶。方才我用佛號讓侵佔他頭部的眾生退去,他又恢復記憶,甚至連過去為僧的那段記憶他也都想起來了。」大哥驚訝的問:「那您是?」老和尚說:「我是他過去生的師父,今生又再來世間投胎。我因修行而能知過去,才能認得秦天這徒兒。」秦天告訴兄長:「我會回家一趟,叩謝父親這一生的養育之恩,還有兄長們對我的照顧。我已經決定今生要走上出家這條路,完成救度眾生的心願。」父親看見秦天恢復了,感動萬分。父親贊成讓秦天出家,因為秦天這些日子來的樣子,真的就是一位出家人的模樣。父親相信,今生秦天出家後,必定能再修成莊嚴威儀的比丘。

秦天再拜師父為師,於寺院裡精進修行。秦天很快的就找回過去生修來的能力,加上這一世的精進,功夫更勝過往。秦天四處說法救度眾生,廣度無邊眾靈。於此生圓滿大願,永歸西國。

秦天大讚蘇佛法相莊嚴無比,慈悲的佛眼攝受一切眾生,許多人於聽經時專注於蘇佛的佛眼,自己雙眼內的眾靈因此而願求出離,乃因蘇佛的慈悲力和蘇佛身上的金光,讓眾生願意放下過去的冤仇,求生光明之處。故四眾於聞法時應將雙眼專注看著蘇佛之佛眼,才能讓眾生有出離之機緣。

如今蘇佛修得法身,於宇宙銀河系中超度萬靈,無量無邊的眾生每日都蒙蘇佛救度,這是宇宙第一次有如此強大的金光乍現。眾靈們起初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漸漸的聽蘇佛說法,看著蘇佛日日帶著願意求離的眾靈前往光明的去處,明白蘇佛是真正大佛來救拔他們,至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眾生求度,宇宙因此而變得越來越不同。這是秦天回到西方後,第一次回到世間,就能遇上如此殊勝超度大事,是秦天的福報,有幸加入救世行列,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