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似真是假》

訪問第二百零三位尊者-主尚(三百五十年前)

似真是假

二O一九年四月十四日

主尚大聲喊著哥哥:「哥哥,別再跑了!別再跑了!」主尚不停的追著哥哥,想要阻止哥哥再繼續追那隻不小心跑出雞圈的雞。哥哥手上拿著一支竹棍,一邊奔跑,一邊拍打地面,嘴上還不停的叫喊著:「回來!不要跑!回來!」那隻拼命往前跑的雞被哥哥嚇得沿路拉屎,還掉了幾根雞毛隨風飄在半空中。主尚心中一直有個不好的預感,而且感覺越來越強烈。「碰!」哥哥瞬間被一輛疾駛而來的馬車給撞上,撞擊力道太過強烈,哥哥立刻斷氣。還在路旁的主尚,看著倒在路中央的哥哥,頓時被嚇傻了!回過神來才立刻往前衝去抱哥哥,大聲哭喊著:「哥哥!哥哥!」而那隻雞洋洋得意得發出「咕咕咕!咕咕咕!」的聲音,往另一條路走去。

主尚與哥哥相差不到兩歲,哥哥過世這天,主尚剛滿七歲,哥哥原本是想到雞圈裡撿雞蛋,然後做成紅雞蛋來幫主尚慶生,沒想到哥哥在撿雞蛋時,這隻雞竟然意外的脫逃,哥哥就為了這隻雞而斷送生命。哥哥是主尚的依靠,失去了哥哥,主尚就像失魂落魄一樣,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不想出門。這個家自從父母親過世之後,就只剩下主尚與哥哥相依為命,直到兩年前才出現一位半路認親的姑爹。主尚與哥哥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姑爹?但看他一臉和善且非常關心主尚與哥哥兩人,就姑且相信他真的是姑爹,讓他留在這家中一同生活。姑爹不停的拍打房門,喊著主尚的名字,主尚沒有任何回應,姑爹擔心主尚會尋死,直接將門給踹開,再將門鎖給打爛。主尚趴在床上難過得哭泣,不管姑爹說什麼,都安慰不了主尚。遇到這樣的事情,姑爹其實也萬分不捨。

足足三年的時間,主尚才慢慢從對哥哥的思念中走出來。這三年內,主尚每天都在期盼哥哥會再回來,只要門外有腳步聲,主尚就大聲的喊著:「哥哥!」然後快速的衝出門外,發現是附近鄰居,又失落的回到屋子裡。若是走在街上看見相似哥哥的背影,主尚就會立刻追上那個人,拍他的肩膀,然後叫他:「哥哥!」。然而每一個轉過頭來的人,都不是哥哥,主尚垂頭喪氣的走在路上,不曉得哥哥究竟在哪裡?哥哥生前所有用過的東西,都被主尚收藏得很好,主尚每天都將這些東西拿出來看過一遍,清點過一遍,就怕少了一樣哥哥會難過。主尚看著這些遺物,思念著哥哥生前的點點滴滴,這顆心就是活在陰暗裡走不出來。姑爹用各種方法想將主尚從悲傷裡救出來,像是姑爹曾經將哥哥的遺物藏起來,主尚發現後就像抓狂似的,又叫又喊,姑爹忍無可忍之下,只好再將東西拿出來還給主尚。姑爹也曾經大聲的叫罵主尚,想希望能將主尚給罵醒,但主尚就像失去神經一樣,一點感覺也沒有,麻木不仁,嘴裡還是喊著:「哥哥……」姑爹甚至拿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脅主尚:「你如果再想哥哥,我就死給你看!」主尚知道姑爹是個貪生怕死的人,抬起頭來看了看姑爹,冷淡的回了一句:「死不了。」又低下頭,摸著哥哥的遺物。三年的時間,主尚都是這樣在過日子,一直到第四年才出現不一樣的變化。

這一年,村子裡發生了一場大災難,每一家戶所養的牲畜都染上了怪病,身體出現一塊塊紅斑,嚴重的很快就死去,漸漸的大批大批的家畜都死掉。村民們叫苦連天,因為這是大家賴以為生的生產來源。奇怪的是,只有哥哥養的雞沒被染病,村民們都覺得奇怪,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有人開始猜測,這一定是哥哥的靈魂在搞鬼,不然就是哥哥的靈魂叫主尚去做的。主尚為了幫哥哥洗刷罪名,向大家證實哥哥從來就沒有回來過,怎麼可能會是哥哥做的!有村民甚至還說:「我看你每天都在喊著哥哥,說不定你哥哥根本沒死?是你在騙我們!」主尚覺得這話說得太離譜,大聲的告訴這位村民:「我哥哥已經死了!他不可能再回來了!」這是哥哥死去後,主尚第一次大聲說話,這一喊,好像把自己的靈魂也喊回來一樣!就連主尚自己也嚇到,自言自語的說著:「對,哥哥已經死了,他不可能再回來了。」

主尚摸摸自己的臉,摸摸自己的身體,這三年來將自己搞得不成人形,臉瘦了,身體也瘦了。主尚想起哥哥生前其實還有願望還沒完成,哥哥曾經對主尚說過:「如果生活還過的去,我想將父母留下來的遺產捐出來蓋一間孤兒院。我們同樣都是沒有父母的孩子,這種苦比誰都還要瞭解,只是差別在我們還有父母留下來的錢可以花用,不用為了錢而煩惱。這些錢算一算,蓋一間孤兒院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當時主尚也非常認同哥哥的想法,與其把這些錢留在自己身邊花用,不如佈施出來幫助這些孤苦無依的孩童。

為了完成哥哥的心願,主尚特地找了隔壁的王叔叔討論這件事。王叔叔是主尚最信任的人,他和父親是多年的至交,只是父親不幸先走了,王叔叔也感到非常遺憾。王叔叔有說過,他會代替父親照顧主尚和哥哥,但如今哥哥也走了,就剩下主尚還在世間,王叔叔對主尚更是關心與照顧。

王叔叔又再一次的主尚:「家裡的那個姑爹究竟是誰?為什麼那麼輕易的就讓他住進家裡?」主尚聽王叔叔這麼說,心中也起了疑心:「這姑爹真的是我的姑爹嗎?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爹或娘提過他呢?」起了懷疑的主尚,和姑爹之間的互動就變得有些距離,心中感到害怕,不曉得這個姑爹究竟是誰?為什麼他在父親一過世,就馬上跑出來了?

這天,主尚告訴姑爹:「我打算將父母留下來的錢拿出來蓋孤兒院,透過王叔叔的幫忙,已經規劃得差不多了,預計在下個月開始動工。」姑爹聽了主尚說的話,反應非常激烈!他大聲的說:「你把錢拿出來蓋孤兒院?誰叫你這麼做的?」主尚回答姑爹:「這是我和哥哥的心願,我們都希望村子裡這些孤兒可以有個溫暖的家住,身邊也能有同伴彼此關心,這不是很好嗎?」姑爹激動的說:「你到底在想什麼?這些錢是你爹留下來給你和哥哥的!怎麼可以這樣隨便亂花用!還一次花掉這麼多錢!」主尚並沒有理會姑爹,還是決定依照計畫進行。

隔天,主尚一大早就和隔壁的王叔叔出門,去處理有關孤兒院的事情,家裡就只有姑爹一個人在家。主尚和王叔叔去了整整一天才回到家中,一身疲倦的主尚回到家就立刻回到房間休息。靈敏的主尚,一開房門就覺得房間裡的東西全都被動過。雖然東西還是擺放得整整齊齊,但仔細觀察下,每一樣東西確實都有移動過的痕跡。主尚並沒有立刻去問姑爹,而是繼續觀察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隔天一早,主尚與姑爹一同坐在飯桌上用餐。姑爹問主尚:「要蓋孤兒院的錢都拿出來了嗎?」主尚搖搖頭說:「還沒,還在我這裡。」姑爹頓時睜大了眼睛,又問:「放在身上不會危險嗎?」主尚告訴姑爹:「姑爹放心,我做事一向很小心。我和哥哥早就把錢埋在庭院裡,從大門數過來,第三棵樹的樹下。」姑爹點點頭:「安全就好,這可不是一筆小錢。」主尚點點頭。接著兩人便保持沈默吃完這頓早餐。

吃飽飯後,主尚就出門了。就在主尚出門不久後,家裡就發生事情了。一群衙門的捕快衝進主尚家中,捕頭命令所有的捕快:「搜!」一下子就有捕快大喊著:「罪犯在此!」姑爹正拿著鋤頭在挖土,看見這群捕快嚇得不敢動。此時主尚剛好回到家中,看見一群捕快在家中,立刻問:「發生了什麼事嗎?」捕頭說:「他是我們衙門要抓的犯人」主尚看著姑爹手上拿著鋤頭,地上挖了好大一個洞。主尚問姑爹:「你在挖我和哥哥藏的錢嗎?」姑爹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捕頭又說:「這名罪犯在八年前下毒藥害死了主文東,如今我們才查出罪犯就是此人黃清!」主尚聽見這名字,驚訝的叫出:「黃清!」姑爹知道事情已經無法再隱瞞,他仰天大:「哈哈!哈哈哈哈!」主尚看姑爹的樣子,和平常截然不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姑爹告訴主尚:「我就是黃清!就是害死你爹的人!還有你哥哥去追的那隻雞也是我放的!」主尚不敢相信自己雙耳所聽見的,大聲的問姑爹:「你不要胡說!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姑爹又再次大笑:「你這孩子可真是天真!竟把仇人當親人!現在我都老實告訴你了,你竟然還以為我在胡說!主文東這麼有心機的人,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天真的孩子?」姑爹又瞬間變了一張臉,憤怒的說:「誰叫你爹害了我們一家!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全都被他的一句話給害了!我當然要找他報仇,要讓他家破人亡!他的財產也都要歸我所有!」主尚聽姑爹這麼說,立刻回想起四歲時發生的事。主尚對姑爹說:「那時爹曾經告訴過娘,他心中一直覺得愧對黃清這個好友,沒有幫他留住妻子和孩子。當時爹是第一個發現他妻子外遇的人,親眼看見黃清的妻子與其他男子談情說愛,爹規勸她莫要做出傷害黃清的行為,沒想到她的妻子反過來陷害爹,讓黃清誤會父親,以為他的妻兒會離開都是因為爹的關係。主尚這一回想,事情全都串連起來了。原來眼前這一位自稱是姑爹的人,就是當年的黃清!黃清誤會爹,害死爹又害死哥哥,現在又想奪走爹留下的財產!」眼前的姑爹聽主尚這麼一說,立刻又變了一張臉,他抓著主尚問:「你說的是真的?」主尚點點頭說:「當時我就站在爹身旁,親耳聽見他這麼對母親說的!」姑爹立刻坐倒在地,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當時誤會父親了,是他自己的妻子與其他男子暗通款曲,不是父親害了他的妻子。黃清掩面痛哭,跪在主尚面前,求主尚原諒。主尚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真相大白!這些年來朝暮相處的姑爹,竟然就是殺父的仇人黃清!主尚走到黃清的面前,然後將他從地上牽起來,告訴他:「我雖然捨不得爹和哥哥離去,我也捨不得爹和哥哥死得這麼悽慘,但就算我現在置你於死地,他們也不可能再回到我的身邊,我的心也不會因此而好過。這些年來和你相處,我知道你不是個壞人,只是心中的恨意讓你做出了傻事。我不忘爹對我的教誨,我選擇原諒你,我相信如果爹還在世,他會認同我這麼做的。」黃清淚流滿面,他後悔自己做錯事,毀了自己,也毀了主尚一家,黃清說:「就算你原諒我,我也沒辦法原諒我自己!」話一說完,立刻拔起捕快繫在腰上的刀,直接往肚裡一插,斷氣身亡。

一切都結束了,主尚獨自一個人,坐在空曠的大廳裡,這麼大的房子,就只有主尚孤伶伶的一個人。主尚問自己:「難道這就是人生?」看著黃清的妻子,為了私情而背叛深愛她的丈夫,甚至因此作惡陷害父親。而黃清為了自己的妻兒,背叛多年的友情,害死了父親。都是這個「情」在作怪,偏偏這個情,又是每個人最執著,最需要的,卻又是最容易背叛,最容易傷害自己的。主尚搖搖頭說著:「這一切真的都是假的!」

半年的時間,孤兒院已經興建完成。村子裡所有無家可歸的孩子全都被安置到孤兒院裡,這一刻,他們笑了。他們從來就不曉得有房子住是什麼感覺?從來就不曉得熱騰騰的飯菜是什麼滋味?更不曉得身邊有人陪伴,有多麼的溫暖?他們心中滿懷感恩,珍惜這份難遇之緣。

所有的事情都圓滿結束,主尚很快的就進到寺院裡修行。對主尚來說,世間已經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值得留戀,只想趕快用這個身體來解救眾生。因為主尚已經清楚看見,這世間的每一個人,只要沒有放下感情,最終都只有「苦路」這條路可以走。如果沒有放下對世間的貪戀,這條靈就永遠沒有出路,永遠在黑暗的漩渦裡旋繞。主尚感恩佛,讓主尚能在十五歲時就開始學佛,如果沒有在十五歲以前,就經歷過這麼多世間事,如今的主尚可能還看不清楚這世間的現實與虛假。

主尚跪在佛前,師父為主尚剃髮圓頂,這一刻,主尚不是感動得落淚,而是懷著一顆堅定無懼之心,發願捨此色身來救拔蒼生。當主尚再次見到父親和哥哥時,已經是十多年後的事。父親在空間中被主尚救起,哥哥終於從雞身中脫離,他們都沒有想過,還會有相聚的時候,主尚感恩我佛慈悲。

主尚一生為眾而行,法喜之心早已忘了色身的奔勞。九旬高齡雙眼依然炯炯有神,但中就是該回去的時候。主尚將佛法的傳承交給後輩弟子,帶著一顆感恩之心,踏上慈航,歸往西方故鄉。

金光照耀,眾靈湧現。蘇佛的法身為了眾生,靈活化現在虛空中,隨時變化萬千,每次隨意變換一個動作就帶走無數的眾靈。歷經多次的磨難,蘇佛這次真的脫胎換骨了。身體為代眾生苦,受盡各種考驗,不論考驗是大是小,蘇佛都是以無懼與堅毅之心突破。每一次的磨難,都是在提升修行境界的關卡。直至今日,蘇佛已修成真正佛身,每一粒細胞中皆是綻放金光的蓮花,佛身自然散發出溫雅德香,香氣普薰無量眾生。

主尚跟隨著蘇佛已有將近一年的時間,這些日子以來,主尚在蘇佛身中感受到這世間的變化。從主尚的時代到現今時期,眾生之苦不斷再加劇。主尚深嘆,苦海無盡啊!幸有蘇佛悲心救拔,否則今日眾生之苦絕非如此而已。世人當知,知苦就該求離,有愛就有怖,有苦就有痛,若能明白一切皆如夢幻泡影,就應當奮發求出離,否則一世不離,不知何時才能再逢此機,該當把握才是。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