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寧法師《蟲身是身》

  二O一九年四月十五日

永寧法師:

在一個矮矮的停機棚內有一對情侶,男子很有錢,但父母並不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他們相約要私奔,於是約好在男子家的停機棚內等,他們準備自己開這架小飛機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重新開始。當他們會合時,才講了兩句話,男子家中的僕人便追了上來,男子拉起女子,跳入小飛機內,以最快的速度起飛,他們並沒有方向,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遠離了所有地面上的人,終於沒有人會阻撓他們倆個,他們彼此間情感的交流是如此的濃烈,飛了好長一段時間,天空從白天到黑暗,女子累的靠在男子的肩膀上,在這一刻他們認為相當的甜蜜。誓言永不分離。就這樣飛機飛到了一個荒島後,他們沒有油了。踏上荒島後,最現實的問題考驗了兩個人,如何生存,男子是富家少爺,從來沒有吃過苦,女子雖會煮菜燒飯,但從來也不知道在野地該如何生存,最重要的是根本沒有一個遮蔽必的房子。在第一個晚上他們選了一處草皮,躺下,身上的衣服單薄,兩人相互依偎,雖然環境拙劣,但他們心中還是因為身邊有彼此而感到開心。每天起床最令他們苦惱的事就是吃什麼,曾經試著抓魚、捕捉動物,以動物的獸皮來維持溫暖。因為生存讓兩個人都有老、又髒,兩人不再相依偎睡覺,各自找了可以不被露水淋濕的地方,白天兩人在一同尋找食物,愛情卻被現實的生活給蒙蔽了,愛情也不再屬愛情。如同土著般的生活在這大地之間,和大地融為一體。他們是當初澳洲連土著都還沒有時就已經來的人。如今兩人都在土裡,分別是兩條小蟲,和不同的伴侶交配。當初不顧一切地丟下所有選擇愛情,如今愛情在哪裡,換來的只是兩條蟲身。被蘇佛超度的金光救起時仍然執著,兩人在瞬間對情的慾望之下又往了白光去了。分別投生到了不同的國家,當初的情又在何方?而問世人,如今的情到底值多少?如果知其道理卻還緊抓不放,如同得蟲身難見光明。超度之時所見多元,執著最為害人。虛空無不是所執之人所創造的空間,無量空間難能止,如今於人道之身,更應備加珍惜,否則六道難離,更別說發大願心。心該如實,老實當下。南無阿彌陀佛。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