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圓謊》

訪問第二百二十二位尊者-樊岳聖(二百四十五年前)

圓謊

二O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我是岳聖,這一世出生在樊家,在多世以前我和這一家人都有緣,與每一個人的緣分都不盡相同,也有好緣與壞緣,但當我出生時,我已經不記得這些了。

祖母在家中掛滿了紅彩球,就是要迎接岳聖的出生。我的母親是個佛教徒,全家就只有她一個人學佛,她非常的虔誠,每日跪在佛前讀誦經文,就連懷有身孕時也是如此。我在母親腹中聽她念佛,她念佛的音聲好柔和,好慈悲,我靜靜的聽著,就像佛在輕撫我的臉龐一樣。有時我也想跟著唱誦佛號,但我沒辦法說出話來,只能將我的手腳隨著佛號聲動來動去。我聽見母親告訴我,她希望我將來能成為一位學佛人,我的靈性聽懂她對我說的話,我也用我的方式回應她,但她似乎還感受不到。

母親對我說:「我希望岳聖的心就如同白蓮花一樣的潔白純淨,容貌如同慈尊一樣的莊嚴,將來能以此來度化眾生。」她用佛音來感化我的心靈,我的心就像被甘露洗淨過一樣,沒有一絲毫的污濁。當我準備出生的這天,我感受到外面世界的吵雜,好多期待的音聲正在準備迎接我。為了讓母親少受一點苦,我跟著母親一同念佛,猶如夾山地獄的痛楚在一剎那間瞬間結束,然後滑落在產婆的手中。外面的空氣和母親肚子裡溫暖的空間截然不同,我感到非常不適應與痛苦,於是放聲大哭。我哭得越大聲,一旁的人就笑得越開心,他們笑著說:「好好好!是個健康的寶寶!」。

母親高興的說:「看看這孩子的容顏,飽滿的臉頰,紅潤的雙唇,還有一對又長又大的耳朵,他的心真如蓮花一樣的清淨,就像佛一樣的光明。」我成了一個討喜的娃娃,每個人輪番抱過我,他們都發出讚歎的音聲,稱讚我的相貌,和一身柔軟的骨頭。我開始融入這個世界,適應這個不一樣的新環境。

母親每天抱著我念佛,佛號聲聲從我耳根灌入,從頭部貫穿至腳底,每一粒細胞都被佛號給淨化。母親為了不讓我受到世間的染濁,盡量不帶我出門,少接觸人世間的紛擾,讓我無時無刻都受到佛法的薰陶。

「娘!快來看!這裡有好多蟲子,我為牠們念佛,牠們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母親從小就教我善待萬物,就連一隻如沙粒般大小的小飛蟲,我都小心翼翼的善待牠,就怕傷害到牠,因為牠也是一條靈來投生的。不論我走到哪裡,就念佛到哪裡,這是母親對我的教導,她希望我無時無刻都能念佛,饒益一切有情無情眾生。

從我五歲開始,每天跟著母親外出行善。有時只是簡單的為人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我便為他種下佛的金剛種子。有時我付出自己微薄的力量,為人撿起地上髒亂的垃圾,就能讓每一位行人行走得舒適。有時母親給了我一點錢,我便將它拿來行於佈施。受益的對象大多是一些貧窮的孩童,因為我的錢只足夠買一些食物給他們。我不記得我做過多少善事,在母親對我的教導中,做善事本就是我該盡的責任,這是我來到世間永遠不可懈怠的職責。

然而,世間的無常總是令人錯愕。在沒有翻轉業力的情況下,當業障現前之時,還是難逃冤親急急前來討報。村子裡連續下了一個月的大雨過後,母親為了幫忙祖母重整山邊的菜園,竟意外的遭落石給擊倒。母親頭部受到重傷,連續躺在床上十天的時間,這十天來母親都在昏迷之中,她已經沒有辦法念佛。我在母親身旁夙夜匪懈的為她念佛,求佛幫助她能早日清醒。命運捉弄人,母親最後仍然難逃此劫,在一個颳著大風的夜晚裡斷氣身亡。我不停的放聲大哭,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好的母親,從小教我行善,竟然會在我才七歲時就離開我的身旁。我不懂為什麼母親這麼早就被帶走?

喪禮辦完了,母親真的完完全全離開我的身邊。祖母代替母親的角色來照顧我,祖母告訴我:「學佛沒有用!你看你娘學佛這麼久,最後還死得這麼悽慘!如果學佛不能好死,那學佛又有什麼用?」祖母禁止我再念佛,將我所有的佛書都歸還到寺院裡。我開始產生矛盾,不知道究竟是要聽母親的,還是聽祖母的?我知道母親在世時,她與祖母一向相處不來,雖然表面上沒有起爭執,也沒有回嘴,但在她的心中還是會有嘀咕的時候。祖母非常疼愛我這個孫子,因為我是她唯一的孫子,也是樊家的希望。

祖母帶著我四處吃喝玩樂,就在我吃著昂貴的食物時,我看見站在遠方的孩子,他們在這寒冷的天氣裡,依然光著腳,穿著一身破衣服,在遠處望著我,我想將手上熱騰騰的食物給他們吃,卻被祖母給阻止了。祖母說:「那些都是罪有應得的孩子!不需要給他們吃這麼好的食物!你把自己顧好就好,不用管他們!」我不懂為什麼母親和祖母對我的教導,竟然會差異這麼大?一時之間,我確實無法適應,也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但母親從小就教我要聽大人的話,我不得違抗祖母的意思,即使心中有些不認同,也只能聽話照做。我想要像以前一樣到處行善,這是母親對我的教導,是我一輩子該盡的責任,然而如今卻被祖母給阻擋,說我閒來無事做。若我想將零用錢拿出來佈施回饋給社會,祖母便說我奢侈、浪費。因此到後來,她所有給我的錢,都必須在她面前直接花掉,用在我自己的身上,她才會露出滿意的笑容。

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我日日在祖母的教導下成長。祖母帶我去過非常多的地方,只要她知道哪裡好玩,就會立刻帶我去玩。知道哪裡有好吃的,也會帶我去吃。我享受這世間所有能享受的一切,包括我所穿的衣服,都是上等的質料。我騎的馬也是最昂貴的駿馬。祖母為了我這個孫子,花了非常多錢在我身上,這是她疼愛孫子的表現,希望我能盡情的享受,每天都過得很快樂。

「將這些東西全都打包了!」我學會祖母教我的,想買東西就一次買個夠,因為錢永遠夠用。我聽祖母的話,毫無節制的花錢,走到哪裡就買到哪裡。我所買的東西不盡然都會用到,但是我就是盡情的花費。祖母看我這樣,她也覺得高興,她暗自開心的說:「這孩子總算是聽話一些了!這樣才像我們樊家的子孫嘛!」不只如此,我也會花非常多的錢買田地,只要我看到哪片田地在販售,而且土地肥沃,我便將它買下來,登記在我的名下。對於花錢,我一點也不覺得奢侈,能花就盡情的花。

在我十七歲時,我仔細的看祖母的臉,才發現祖母已經老了好多,走路也快走不動了。祖母告訴我:「乖孫子,我希望你能娶個妻子,為我生個孫子,我年老了,時間也不多了。」祖母比個手勢,示意我,要我坐在他旁邊。祖母認真的看著我的臉,她驚訝的說:「孫子,你年紀越大,卻長得越年輕好看!隔壁與你從小一同長大的王生,現在已經像個中年人一樣,你竟然還像個稚嫩的孩子一般。」我看了看祖母,心想「現在應該是時候了。」我鼓起勇氣為祖母介紹佛法,祖母驚訝的看著我:「你什麼時候又開始學佛了?」我告訴祖母:「雖然祖母將佛經全都送回到寺院裡,我還是在心裡默念佛號,如同以前母親在世時一樣。母親告訴我,學佛與行善是我一輩子的責任,我從來沒有忘記過。我每天任意的花錢,並不是隨便亂花,而是專挑沒有生意的攤販買。我買了田地,特別挑了肥沃的土壤,就是要給許多沒有錢租田耕作的貧窮戶,可以免繳佃租就能耕田。我知道祖母不喜歡我學佛,可是我知道這條路是一生都應該要走的路,因為沒有佛,我們永遠離不開輪迴。如今祖母病了,我希望祖母能夠學佛,只有佛才能幫祖母醫病。」祖母睜大雙眼看著我,想了想又問:「那你娘為什麼學了佛還死得這麼悽慘?」我告訴祖母:「娘雖然是學佛,可是她心中還藏有她沒發現的個性,她對於祖母常有反抗之心,只是將這些埋藏在心中。而過去她也是用這樣的心害死了很多人,在母親沒有翻業的情況下,冤親來討時,還是難逃死亡的命運。」祖母又想了想,然後說:「好吧!如果你願意娶個妻子,生個孫子給我,我就學佛!」我告訴祖母:「只要祖母願意學佛,我什麼都願意做!」

十天後,我帶回來一名美麗的女子,我告訴祖母:「這是我的新婚對象,是隔壁村的女孩,名叫秋美。」秋美害羞得向祖母打招呼。祖母看秋美美麗的容貌和乖巧的模樣,打從心裡的喜歡秋美這女孩。祖母著急的問:「那決定什麼時候成親?」我還是不忘提醒祖母:「祖母開始學佛了嗎?」祖母將她手上的佛珠拔下來給我看,告訴我:「我一天念了千聲佛和三部經,如果還有時間就會在佛前拜佛。」我看見祖母的臉確實開始出現光彩,與之前黯淡無光的模樣有明顯改善,知道祖母是真的有在念佛。看見祖母的改變,我和秋美說好,就在下個月成婚。

迎新娘的隊伍熱熱鬧鬧的來到秋美家中,好多男子都看得直跺腳,因為秋美是隔壁村最美麗的姑娘。曾經有好多男子追求她,都被她給直接拒絕,沒想到現在秋美竟然願意嫁給我當妻子,我感到榮幸,對她感恩不已。

這天是樊家的孫子娶妻,樊家席開百桌宴客,所有的村民都來到樊家作客,並為我和秋美道賀。熱熱鬧鬧了一整晚,祖母是全場最開心的一位,她不停的向她的朋友介紹我:「你可別看我這孫子,他的心地非常善良,我阻止他學佛,他竟然還偷偷念佛,還到處做好事,一直到最近才跟我說,時間算一算也有將近十多年的時間了。」祖母的朋友聽了非常讚歎,她說:「你這孫子可真是有善根,像這樣學佛的人才,怎麼不打算出家呢?」祖母聽到出家二字,面色立刻改變。另一位友人立刻用腳踢一下說錯話的這位老友,然後告訴祖母:「夢桃的意思是說,像你孫子這麼優秀的人才,誰嫁給他就是誰家的福!」祖母聽得哈哈大笑,又繼續走到另一桌向賓客敬酒。離桌前,我還聽見她們小聲的說:「你什麼話不說,竟然說出了出家這兩個字!難道你不知道樊老夫人一點都不喜歡學佛?真是不會看場合說話!」原來全村的人都知道祖母排斥佛法,幸好現在祖母願意接受學佛這件事,我的心感到非常欣慰。

秋美的肚子很快就傳出了消息。我告訴祖母:「秋美是她們家中唯一的孩子,岳父、岳母有個小小的心願,就是希望秋美能回到娘家待產,生產後岳母還想親自幫她坐月子。」祖母原本也想幫秋美坐月子,既然岳母都先開口了,祖母也沒有阻擋,就讓秋美回到娘家待產。

足足十個月的時間,秋美準備要生了。我和祖母立刻趕到娘家等待秋美將孩子給生下來。祖母又高興又著急,不停的在房間外左右來回走著,我知道她是急著想抱曾孫。娃兒的哭聲很快就從房間裡傳出來,聲音非常響亮。祖母立刻停下腳步,大叫:「生了!哈哈哈!生了!生了!」岳母將孩子從房間裡抱了出來,全家人立刻爭相抱這剛出生的娃兒。

我娶了妻子也生了孩子,祖母依照約定認真學佛,甚至帶著曾孫在一旁跟著念佛。看曾孫將佛號念得好,祖母也感到非常高興。五年後,祖母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必須經常躺在床上休息,甚至到後來連下床都成問題。我不停的求佛幫忙,求佛讓祖母早日安息,才能早點脫苦。祖母也聽我的話,不停的念佛,就怕一個不小心突然斷氣離開。祖母在一天的夜裡走了,當時我就坐在她的身旁,她在斷氣的那一刻還在念佛,佛親自來接她到西方,留下滿室的蓮花清香。

祖母走了,一切都結束了,又是重新的開始。秋美從小就是與我一同學佛的好友,她的父母都是母親志同道合的朋友。秋美知道我想要度祖母學佛,但祖母的性情非常頑固,要度她學佛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她答應要和我上演這齣結婚的劇情,還在花了點錢,帶回來一位剛出生的娃兒。我感恩有秋美的幫忙,才讓我成功度化了祖母,送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秋美這一生與我抱持著同樣的心願,我們都希望能在今生出家學佛了道。這個買來的孩子就由秋美的父母來照顧,他們帶著這個孩子一起學佛。我們結束了這段假的婚姻關係,各自踏上修行的路程。

人生沒有什麼比學佛更重要的事。我為我欺騙祖母而感到抱歉,但若沒有這麼做,我今日就無法度祖母成佛,更不可能出家為僧,或許已經淪為紈褲子弟,不務正業,到處遊玩,到處尋找尋歡作樂。我感恩母親在懷有我時,就教我念佛,用七年的時間深植我學佛的願心,增長我的善根,即使遭遇大風大浪,我學佛之心還是不被動搖。

當我修行有成時,我如願的救起我的母親。沒想到她還在被大石砸下的那個空間中無法出離,我為她念佛打破空間,她看見佛光就在眼前,痛哭流涕,與我道別後,隨佛往生西方。修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直到足足八十年的時間,我沒有一年心生退心,即使這條路上有許多的佛考與魔考,我依然如如不動,只管往前沒有退路。時間不等待人,我勉勵自己每天都應當有覺,每天都應該更上一層樓,這個進步並不是超越別人,而是在心境上更懂得眾生的苦,更放下自己,越發慈悲之心在度眾上,直至達到真正無我的境界。

眼看眾生還未度盡,但我的身體已經不敷使用,我還是得放下一切,發願來生再來世間救度。我在最後一刻,沖沖的離開人間,佛慈悲的在等待我,母親和祖母也在向我揮手,我高興的與他們團聚,於西方相聚,繼續精進修持。

今日再來人間,是蒙護持蘇佛之因緣,讓我得以幫助蘇佛恢復腿傷,並且一同救度眾生。凡有興就有衰,佛法也不例外。如今到了末法時期,學佛之人已不如往昔,心上的變異使得佛法走向衰敗的現象。蘇佛以居士之身行菩薩行,以法身廣度十方。蘇佛真從西方下凡人間,不因世間環境的塵念而忘卻度眾之願心,在將近五十歲時開啟學佛的因緣。從那時起便日日精進,直到今日已修得法身救度萬靈。

蘇佛說法,諸佛菩薩護持,靈界眾生跪地聽法,每一字每一句都令他們感動落淚。過去無緣聞此大法,失去人身後倍加珍惜。人道修行者應當把握,專心聽法,體內的眾生才有光路可出離。身與靈只是有身與無身的差別,執著的個性是相同的,唯有自己聽法放下根深蒂固的執著,眾生才願意放下多世討報的執著。但前提是眾生也必須聽聞佛法,才更明白放下才是解脫。願每一位學佛者都能學佛有成,惠利羣生,珍惜此殊勝之救世法緣,直至往生西國。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