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祖父的教導》

訪問第一百一十九位尊者-康喜蓬(一千二百年前)

祖父的教導

二O一九年四月十七日

喜蓬走到庭院,祖父已經做好一桶花生油,將桶子裡的油用杓子撈起,再滴入油罐裡。油罐的瓶口就只有一根手指再大一點的大小,祖父還是能直接將杓子裡的油倒入瓶中,而且一滴也不沾瓶口。喜蓬讚歎:「祖父倒油的技術真是厲害!」祖父告訴喜蓬:「這一點都不值得讚歎,世間之事,只要有心想做,什麼事都能做成。你想想,鐵杵都能磨成繡花針了,祖父倒這油這點技術算什麼!」喜蓬點點頭:「祖父說的對,世間真的沒什麼困難的事,現在看鳥兒在天上飛,未來的某一天人類也能飛在半空中,到那時候對人們來說,飛天已經不足為奇,但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卻是想都無法想像的事。可見人們的潛能是無限的,只要有心想做,什麼事都能做成。」

祖父是喜蓬唯一的親人,喜蓬每天都看著祖父雙手忙個不停,總是有做不完的事可以做。而喜蓬也不是閒著沒事,祖父喜歡叫喜蓬幫忙做事,什麼事都要喜蓬自己試著做做看,就是想讓喜蓬學會獨立,並且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做到的。在祖父的鼓勵與培養下,喜蓬從四歲開始,就會自己縫衣服,自己燒飯或幫忙祖父種菜。

村子裡的叔叔、阿姨、公公、婆婆都非常喜歡喜蓬,他們總是在祖父的面前稱讚喜蓬非常乖巧,但祖父並不會因此而誇耀喜蓬,而是告訴喜蓬:「這些讚美的話,可以不需要出現在你的人生中。因為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不是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或肯定,那樣的心是不真的,而且容易產生得失,將自己搞得筋疲力盡。」喜蓬搖搖頭告訴祖父:「喜蓬會因為別人的讚美,而更確信自己的能力。也會因為別人的讚美,而做得更起勁。」祖父問喜蓬:「如果沒有人讚美你,你就不會做事了嗎?」喜蓬回答:「我還是會做事,只是做起事來就少了點……愉悅感、勝利感還有得意的感覺。」祖父又說:「所以你做事的喜悅都來自別人的讚美,只要沒有人讚美你,做起事來就少了點味道?」喜蓬點點頭:「祖父說得一點都沒錯!喜蓬的心就是這樣!」祖父搖搖頭,心中想著,喜蓬這個性一定得再好好調調才行。

隔天一早,祖父就要求喜蓬外出工作,先將菜園裡的菜採收起來,再拿去市場上賣。喜蓬乖乖的聽話照做,一起床盥洗好後,就到菜園裡採收新鮮的蔬菜,然後將菜放在擔子裡,挑到市場上去賣。喜蓬小小年紀能夠拿的菜量並不多,但是每一個路過的行人都不停的讚美喜蓬:「看這孩子真是乖巧,年紀這麼小就懂得幫忙做事,你看他挑起擔子可真是有模有樣!」喜蓬聽見路人正在讚美自己,又更挺直自己的腰桿,表現出一副輕鬆的模樣。這天,喜蓬順利的將菜全都賣光。隔天,祖父同樣要求喜蓬到市場上賣菜,這次喜蓬又多拔了一些菜,擔子裡多了點重量,還沒走到市場裡,又有行人在稱讚喜蓬:「這孩子真會做事,你看他挑著擔子,走起路來還能四平八穩的,真是了不起!」喜蓬聽見讚美的音聲,嘴角忍不住上揚了一些。接連幾日,祖父都要求喜蓬去市場賣菜,喜蓬的擔子裡放了越來越多的菜,因為每天都有人讚美喜蓬,喜蓬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就將菜放得越來越多。甚至有客人說:「這小孩真會賣菜,如果他能挑白蘿蔔來,那就更厲害了!」又有客人說:「是啊!這麼小的年紀,如果能挑冬瓜來!來就真的了不起了!」也有客人說:「南瓜好吃!如果這孩子有種南瓜,而且能挑到市場來賣,那我一定要跟他買個十顆好好讚賞他的能力!」喜蓬聽得好歡喜:「沒想到這麼多人肯定我,他們都認為我是個有能力的小孩,那我絕對不能讓他們失望才行!」喜蓬開始越來越早起床,因為要拔的菜越來越多,為了不拖到市場賣菜的時間,就得早一點準備才行。

「不好了!不好了!」一位身上圍著圍群的攤販老闆,緊張兮兮的跑來家中。祖父睡眼惺忪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問這老闆:「什麼事情不好了?」老闆緊張的說:「我剛剛出門要去市場賣魚,看見你的孫子跌進水溝裡,這水溝雖然不大,但最近水量非常多,你的孫子爬不起來,就在水溝裡溺水了。幸好即時被我救起,現在他就躺在我們家的床上。至於他的菜全都泡在水溝裡了,整條水溝都是他的菜,我撈了好久才全部撈起來,有南瓜、冬瓜、白蘿蔔,還有各種不同的蔬菜,他挑了好多!小小年紀怎麼讓他拿這麼多東西呢?」祖父聽完後,隨手拿了件背心穿上,便跟隨老闆去到他的家中去見喜蓬。

喜蓬躺在床上,滿臉紅通通的,是被寒風給凍傷的。祖父問喜蓬:「今天得到讚美了嗎?」喜蓬不敢說話。祖父又說:「就算你有十條手臂,也做不完二十個人對你的讚美。就算你有二十條手臂,也達不到三十個人對你的要求。何必為了得到別人的誇耀,而將自己搞成這樣?凡做任何事,都不能以得別人的稱讚為目的,越多人稱讚你,你就應該越謙卑,若是不懂得謙卑,而想要做得更好來得到別人對你的讚美,那你必定在還沒成就前,就已經倒地不起了!就像今天這樣,你什麼事也沒做成,還讓所有的菜都掉進水溝裡。」喜蓬知道自己做錯事,將眼睛往下垂,不敢看著祖父。祖父看見喜蓬的樣子,就知道喜蓬還沒有真心悔改。

隔天,祖父給喜蓬穿上一件他親手做的衣服,這衣服的顏色非常特別,從沒有人這樣搭配顏色,而且一隻手臂有袖子,一隻手臂沒有袖子,造型非常奇異。沒想到喜蓬穿到街上,好多人都稱讚喜蓬,說喜蓬穿的衣服真是合身又好看。喜蓬好高興,回家告訴祖父:「今天這件衣服得到大家的讚美,請祖父再為我做一件!」祖父又立刻為喜蓬做了另一件新衣服,這次的布料又少了一些,喜蓬整個肩膀都已經裸露在外。奇蹟的是,這次又有更多人讚美喜蓬,說這衣服真是了不起的創意傑作!第三日祖父又做了另一件新衣,將衣服套在喜蓬身上,喜蓬就穿著這身新衣服到街上。這次好多人都在恥笑喜蓬,說喜蓬真是個不知羞恥的孩子。喜蓬疑惑的問:「昨天你們不是說我穿得好看,怎麼今天大家都在笑我呢?」這些人告訴喜蓬:「我們都是受你祖父所託才稱讚你,但是今天他可沒叫我們再繼續誇讚你。你看看你的身上,一件衣服和褲子都沒穿,怎麼敢走到大街上來呢?」喜蓬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真的一件衣服都沒穿,立刻用手掩蓋身體,一陣風吹來打了個大噴嚏,冷得趕緊跑回家中。

喜蓬一回到家就看見祖父已經坐在客廳等著喜蓬回來,祖父告訴喜蓬:「如果今天我又請人稱讚你,那你是不是就這樣光著身子在街上逗留一整天呢?」喜蓬不敢說話,因為喜蓬愛慕虛榮的心已經完全被祖父給說中了。祖父再次的教導喜蓬:「你為了得到讚美而迷失自心,今天只是沒穿衣服,哪天會不會做出更誇張的事情來?」喜蓬明白祖父的教誨,從這天起徹底改掉自己這個不該有的習氣,老老實實的做事,不再有心貪求別人的讚美。即使有人又讚美喜蓬,喜蓬也不因此而感到得意,而是謙卑為懷,量力而為。

喜蓬在祖父的教導下,每天都勤奮的工作。在喜蓬六歲這年,祖父問喜蓬:「如果人生都在做這些世間事,你會活得開心嗎?」喜蓬說:「這些事真的越做越乏味,世間人活在世上就是得不停的做這些工作嗎?能不能做點不一樣的事?」祖父告訴喜蓬:「你還可以選擇不做世間人。」喜蓬更疑惑的看著祖父:「不做世間人要做什麼?」祖父回答:「做佛!」喜蓬跳了起來告訴祖父:「做佛?我也能做佛嗎?」祖父告訴喜蓬:「你看看寺院裡的和尚,他們都在精進修持要度化眾生,他們將來都是要做佛的。在成佛之前就是要發慈悲心來救度這些沒有聞到佛法,還在世間受苦流浪的眾生。如果你能發起悲心來救拔眾苦,那你將來也能做佛。我養你一尊佛,你要養十尊佛,那我的投資才有價值!」

自從祖父這麼說之後,喜蓬每天都到寺院裡拜佛、學佛,親近寺院裡的僧人,就是想學僧人的德行,將來和他們一樣成佛。一位僧人告訴喜蓬:「貧僧每天都看小菩薩您來到寺院裡,小菩薩有什麼願望嗎?」喜蓬好不容易等到這機會,立刻點點頭說:「是啊!我是要來學佛成佛的!請僧人教導我如何成佛吧!」僧人告訴喜蓬:「如果學佛只是為了想讓自己成佛,那恐怕永遠沒有機會成佛。學佛之人除了幫助自己,也要利益一切眾生。你願意犧牲自己來幫助眾生嗎?」喜蓬回答師父:「當然願意!」僧人點點頭說:「那好,從今天開始你就到南邊的部落裡去幫助他們。」喜蓬興致勃勃的立刻往南邊的部落出發,才走不到半天的時間,喜蓬就已經累得坐在路旁休息,看著南邊的部落還在遙遠看不見的地方,全身就沒有力氣再往前走。就在這時候,有兩個急急忙忙的人從喜蓬的面前走過,他們邊走邊說:「聽說有位僧人擁有預知能力,他知道南邊那座部落即將發生一場大災難,所以提前派了一位菩薩到部落裡相助。算一算災難就快發生了,怎麼還不見那菩薩來幫忙呢?」喜蓬頓時從石頭上跳了起來:「難道我就是那位解救部落的菩薩?」喜蓬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責任深重,立刻起身出發,將三步當一步走,要趕在災難發生前抵達部落。喜蓬沖沖的趕到部落所在的位置,沒想到眼前已經是一片灰燼。喜蓬難過得走回到寺院裡,僧人告訴喜蓬:「救度眾生不容懈怠緩慢,眾生之苦時時刻刻都在發生,一旦起了怠慢之心,眾生就得受無盡的苦。」喜蓬心生慚愧,將僧人的教導銘記在心。這天夜裡,喜蓬睡得很辛苦,眼前出現無量無邊的眾生,每一位眾生都正在受不同的苦,他們每一個痛苦的畫面,都讓喜蓬看得清清楚楚,而且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看著眾生受苦,喜蓬卻不曉得該如何幫忙這些眾生。剎那間一道金光照下,阿彌陀佛高大巍巍的化現在眾生面前,每一位眾生立刻跪地求佛救拔,阿彌陀佛慈悲垂手接引每一位眾生離苦,他們皆帶著感恩之心蒙佛救度。喜蓬從夢中醒來,坐在床邊許久,心被這場夢給深深觸動,原來阿彌陀佛對每一位眾生而言是如此重要,原來只有佛才能救起這些受苦受難的眾生。喜蓬明白了,將全身洗淨後,穿著一身整齊的服裝便告別祖父。祖父明白喜蓬已經下定決心了,告訴喜蓬:「這條路要堅持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我會在西方等著你回來。」喜蓬微笑點點頭,告訴祖父:「為了眾生,喜蓬必定竭盡全力。」

喜蓬進到寺院裡修行,修行的環境有順境也有逆境,喜蓬聽從佛的教化,時時觀照自心。不論環境如何轉變,這顆心永遠不隨境轉。當自己的心安定在佛事、佛行與佛心之中時,這顆心越來越能與佛相應,越能深刻感受到眾生身中靈性之苦。數年來的修行,讓喜蓬明白,慈悲心的長養,需要不停的練習,從每一個境中磨練自心,從每一位眾生中看見人生的苦,於其中滋養悲心,一次一次的練習,一次一次的成長。

喜蓬在十五歲時發願出家,一生奉行菩薩道慈悲救度眾生。歷經多次的考驗,喜蓬都從中順利度過,因為心已經不再被世塵影響,永遠定在佛念之中。經過數十年的修行,成為一位具足威儀的寺院方丈,繼續將法脈延傳,延續救世的使命,直至歸往西方,與祖父相會。

蘇佛每說一日經法,都有難以計數的眾生得悟,他們都是在苦海中無從出離的靈界眾生。這些眾生在還沒失去人身之前,都和在座的每一位學佛者一樣,還擁有這珍貴的人身,但往往人們在還沒失去人身之前,都不懂得珍惜。一旦失去後,受盡了各種苦難,才後悔當時不懂得把握學佛的因緣,在空間中受苦百年、千年,乃至數萬年,今日才能遇見蘇佛。在受盡苦難折磨下,聽了蘇佛所講演的一句經法,就立刻從中明醒。如今這些眾生紛紛求度,求蘇佛慈悲救度。他們全都在三時繫念時,蒙蘇佛救拔超度,永離三途。世人們當醒,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在還有人身之時就應當把握,莫失去人身後,才後悔不已,何時能再遇見阿彌陀佛?遇見蘇佛?已經無人能知。感恩蘇佛慈悲住世,今日才有如此多的眾生得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