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塵勞》

訪問第二百一十九位尊者-盧六甲(八百年前)

塵勞

二O一九年四月十八日

母親為了方便叫名字,將孩子一個個排列,大哥就叫一甲,到了排行第六的我就叫六甲,母親一共生了十個孩子,所以最小的弟弟就叫十甲。有鄰居笑母親說:「妳孩子越生值錢,從一甲生到十甲!」母親笑著說:「我們這些沒讀書的鄉下人就是這樣取名字,方便叫就好啦!」

田地裡的工作少不了六甲的份,一甲到十甲都得下田工作,這是父親對每一位孩子的要求。六甲雖然不是十個孩子裡長得最高最壯的一位,卻是最會做農務的好幫手。父親常說:「我帶一個六甲在身邊幫忙,就勝過帶你們九個!要跟六甲好好學習!」六甲知道父親這麼說,是想要激勵其他兄弟再更積極一點,但是六甲也知道,父親這麼說,一定會讓兄弟非常討厭六甲,甚至嫉妒六甲。

這一間房間裡就睡了我們十個孩子,六甲被夾在中間,左邊的哥哥全都轉向左邊睡,右邊的弟弟全轉向右邊睡,唯獨六甲一人在中間正躺著睡,沒有兄弟想靠近六甲,沒有人想與六甲親近。父親難得買鞋子給孩子穿,九個孩子都穿一樣的鞋子,只有六甲的鞋子長得特別不一樣。這鞋子對六甲這些鄉下人來說是非常珍貴的東西,要下田工作絕對不會將鞋子拿出來穿。若要到城鎮裡,就會先在身上背了一壺水,赤著腳踩在滿是牛糞的路上,一直走到鄰近城裡時,才會將身上的那壺水倒出來洗腳,再用一旁的葉片將腳擦一擦,然後才穿上這雙珍貴的鞋子。如果要在城裡走很長的路,鞋子也不會一直穿在腳上,一到人煙較少的地方,就會立刻將鞋子脫下來,就怕鞋子穿太久容易磨損。

父親在六甲耳邊偷偷說:「以後這塊田地都是要留給你的,反正其他人也對農耕沒什麼興趣,不如就留給你來接這塊田,等你生了孩子後,再繼續傳給下一代。」三哥在後方偷偷聽見父親說的話,就立刻跑去告訴其他兄弟。所有的兄弟聽了三哥說的話都非常氣憤。二哥說:「爹怎麼這麼偏心?只疼愛六甲一人,我們也都是他們孩子,怎麼分土地沒有我們的份?」大哥也說:「原來六甲這麼勤奮耕作,就是別有用心!爹被他的計謀給騙了,才會將土地都留給他!」兄弟們你一句,我一句,大家都對父親的決定非常不滿意。此時六甲突然出現在大家面前,頓時變得一片寂靜,四哥先開口說:「六甲,聽說父親要將田地都留給你?」六甲頓時愣住,趕緊說:「爹確實留了土地給我,是十份中的一份,其他九份分屬大家所有」五哥冒了一句:「算你還有良心!否則我們真不曉得今後要怎麼跟你相處。」六甲嘆了一口氣:「還好剛才說動了父親,讓他願意將土地分成十份,否則現在兄弟間的關係又要更僵硬了。」

這年大哥已經二十五歲了,大哥從外頭帶回來一位女子,他告訴父母:「這是我一生最愛的女人,我打算要和她成親。」父母從上到下打量著這女子,父親說:「長得是好看,可是這肚子怎麼這麼大一個?」大哥說:「因為她肚子裡已經有我的孩子了。」母親驚訝得跳起來:「懷孕了?怎麼從來都沒聽你說過?」一旁的兄弟發出「哇—」的聲音,想不到大哥竟然深藏不漏!一週後父母就與對方的家人將婚事給訂下來,打算在女子生完孩子後再讓兩人成親。既然大哥都已經要結婚了,父親就打算將一塊田地分給大哥,就當作是父親對他的祝福。大哥分到田地後,立刻賣了一筆錢回來,用這筆錢在外頭蓋了間房子,是他與大嫂二人的新家,在還沒結婚前兩人就先搬進去居住。父親感慨的說:「你看看養這兒子有什麼用?有了女人就不要我們這兩個老人。還一下子就把田給賣了!」沒想到過了幾天後,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也都紛紛帶回來他們心愛的女子,父母看得眼花繚亂,分都分不清楚站在眼前的女子是二哥的愛人還是三哥的?父親大聲說著:「你們什麼時候在外頭交了女友我都不曉得?」四哥回答父親:「爹,你成天和六甲在田地裡耕作,我們有的是時間在外面溜達,你又將我們生得這麼英俊,身邊有女人是自然不過的事了!」父親又轉過頭來看看身後的這些弟弟,父親問:「七甲!你也有女人了嗎?」七甲不敢說沒有,他緩緩的點了點頭。父親又問:「十甲!你今年才十歲,該不會你也有女人了?」十甲告訴父親:「我沒有女人,可是我有女朋友!就是隔壁的如意!」沒有想到兄弟們的進展都如此快速,六甲完全跟不上兄弟們的速度。母親看著家中一對對的情侶,看著看著也笑了出來:「這個家可真是熱鬧!」

原本好幾甲的田地,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塊還是盧家的,那就是父親分給六甲的這塊,就連最小的十甲也在十三歲時就娶了妻子,將田地給賣了,用這賣來的錢養家餬口。原本十兄弟的房間,現在左邊空了,右邊也空了,唯獨六甲一個人還躺在正中間。整個家頓時變得非常空曠寂靜。

田地收割後,父親與六甲就多了非常多的閒暇時間。父親問六甲:「你有打算結婚嗎?」六甲搖搖頭:「結婚這件事好像離我非常遙遠,就算現在有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為她心動。」父親又問:「既然不結婚,那對人生有什麼打算?難不成要一輩子耕田到老?」六甲想了想,也想不出自己究竟還可以做什麼,只好回答父親:「就過一天算一天吧!」

沒想到六甲的因緣這麼快就到了,有媒人婆自己來到家中找生意做,她知道這個家就只有六甲還沒有對象。媒人婆對父親說:「你也不可能陪六甲一輩子,六甲將來身邊還是得有個依靠,不然你叫他以後孤零零的一個要怎麼過日子?」父親想了想也對:「六甲以後老了還是要有個伴在身邊才好。」於是父親鼓勵六甲:「就聽這媒婆的話,先娶個妻子再說吧!」

六甲一向聽從父親的話,父親說什麼六甲都照做,從來都不曾反抗過。媒婆分批帶來了好幾位女子給六甲挑,六甲怎麼看,就是沒有一個覺得心動。但這些女子對六甲都滿懷愛意,因為六甲不但長得英俊,又是個孝順、負責任的男人,這對所有女人來說,是最標準的丈夫,她們巴不得做六甲的妻子,只是六甲完全沒有對任何一位女子表達愛意。

六甲一個人赤著腳走在小石子路上,路上的石子大小不一,走起路來腳底覺得有些痛感。六甲坐在路旁的土堆上休息一會兒,看著四周的景色。頓時,六甲看見草叢堆裡有一對偷情的男女,這名男子的臉就正面對著六甲,六甲看得清清楚楚:「是大哥!」六甲難以置信,當初大哥口口聲聲的說大嫂是他一生最愛的女人,怎麼現在又愛上另一位女子?六甲怕被大哥發現,快速的走離開現場,但沿路上六甲心中百感交集,這一刻六甲明白,原來感情是這麼沒有價值的東西。

六甲並沒有拆穿大哥的事,但大嫂也不是省油的燈,沒過多久就傳出兩人分居的消息,孩子就由大嫂帶在身邊照顧。原本寧靜的家又開始熱鬧起來,兄弟們的孩子一個個生了出來,一時養不了這麼多,就將孩子全丟回家中給父母照顧。現在這間十個人的房間,左邊躺了二哥、三哥和四哥的孩子,右邊躺了七甲、八甲和九甲的孩子,六甲還是躺在正中間,就負責照顧這幾個年幼的姪子。這一刻六甲確定:「這輩子絕對不會走上婚姻這條路!原來那不過是一場騙局而已。」

天空剛下過雨,草地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雨後的青草香。六甲腳上穿著鞋子,一身打扮整齊,走在前往寺院的道路上。這是六甲整整用三年的時間所做下的決定。這三年來,六甲雖然每天還是勤奮耕作,但只要一有時間,六甲就會到寺院裡做事,也因此能親近寺院裡的師父。師父告訴六甲:「人生只有一次,歲月只會留走,時光從不待人。告別了今生,來世又在何方?應當重念死生輪轉之可悲,深厭塵勞紛擾為可痛。把握餘生勤修堅持,使得心不顛倒,往生清淨極樂國。」

六甲在師父的引導下,開始學會領悟人生。一生走過無數回的街道,從來沒有過什麼感受,卻在學佛後產生不同的感觸。這條路曾經有多少腳步走過,留下多少足跡,如今還有幾人還存在世間?牆上的痕跡寫著曾經發生過的歷史,如今歷史何在?只留下無盡的苦魂還在空中哀嚎。坐在街角那位喜歡穿著紅衣裳的老婦人,是六甲從小看到大的大嬸,她從幸福美滿的家庭,到現在只剩下她一人。曾經高高在上的氣焰,如今卻是低聲下氣的求人相助,過去的那段光輝已經變得黯淡無光。停在枝頭上的七彩鳥,牠的色澤美得令人讚歎!如今牠還站在枝頭上,但已經不是以前看的那隻七彩鳥了,而是一代換過一代,現在這隻已經不曉得是牠們家族的第幾代子孫了?還有原本隔壁沒落的城市,現在又繁華了起來。另一座原本熱鬧無比的城市,現在成了一座空城。世間的變化難以掌握在手中,生命短暫的存在這個空間裡,不見人身之後,是無處可去的孤魂在時空中流轉。

六甲感慨的走回寺院裡,跪在佛前靜心念佛。世人為這世間而痴迷,重念一身的執著與貪戀,即使知道眼前的事物稍縱即逝,依然緊緊抓著不肯放離。六甲成為迷中的悟者,願意身擔重任,做一位佛的使者,代佛來弘揚佛法,解救無盡的蒼生。六甲在三十足歲看破紅塵,剃髮出家,於寺中精進修行,不忘眾苦。

佛所講的經,從古至今不曾變過,變的是人們的心。同樣一部經,每一位僧人領悟深淺各有不同,不是經文有異,而是心上的清淨,有淨與濁的差別。越是淨者,自然能領悟越深的境界;越是濁者,如同霧中看花,不見花。明明真理就在眼前,卻是摸也摸不著邊。六甲努力的鑽研甚深的義理,將佛所講的法,用簡單的語言宣揚各地。六甲明白,在字中陶醉的人是不會清醒的,唯有真正從實境中領悟佛法者,才能從中解離。故六甲積極努力的到處為人說法,就是要帶著人們從生活中看見佛法的可貴,從佛法中看見人生的不值。唯有走上學佛這條路,才是真正不枉此生輪迴至此。

六甲站在高峰上,俯瞰山下的景致,一生走來也已經過了九十餘載了,再過一年就是百旬老翁了。奮鬥了這些年,眾生還未度盡,如同在大海中撈起了一瓢海水,海水高度還是依舊不變,即使如此,救度眾生還是不能停止。六甲教授了諸多弟子,由弟子繼續於世間傳法,承傳法脈,在不同的時緣就有不同的眾生得度。但盼苦海終有撈盡之時,眾生皆有離苦的一天。

一艘滿是金光的金船,代表著世尊所留下的佛法,從古航行至今。這艘金船原本平穩的航行在海面上,卻在末法時期開始遇上大風大浪,金船就在搖晃得快翻船之際,一股強大的溫和力量,又將船給重新扶正,繼續平穩的航行在海面上,讓佛法得以繼續永傳。這道柔和的力量,是蘇佛為人們所帶來的,末法的衰敗,由蘇佛重新導正。自古以來,真理從不曾改變,但人們在正軌上逐漸偏離,蘇佛為人們尋回真理,用真理來教化世間。

世人之心容易有偏,因為正力不足,善心難持。作惡容易,行善總難,心的變惡總在一剎那間,但心要轉善卻須一生常學。蘇佛的法身日日在散播善的能量,盼望將轉異的空間再次拉回善的正力,讓時空全部重整,眾靈再次回歸善的教化。每一粒子都帶著善的能量,散佈在每個空間之中。感恩蘇佛慈悲善行,眾生才因此而得出離,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