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淨器》

訪問第一百三十二位尊者-蘇地(三百年前)

淨器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日

「快啊!快啊!再拿個桶子過來!這邊又有一個洞在滴水了!」母親一邊用手壓著自己的肚子,一邊喊著父親和兩位姐姐。這些日子來,大雨不斷,這間破房子禁不起連日的大雨來襲,原本沒有破洞的地方,現在都開始滲水進來,只好擺了大大小小的桶子不停的接水。這個家的大小並不大,裡頭住著父親、母親和兩位姐姐,至於蘇地則是還安穩的躺在母親的肚子裡。父親看著母親的大肚子,心中有些擔憂,因為外頭大雨不斷,沒有產婆會出來接生,但眼看蘇地應該已經快生出來了,再不想想辦法,真的會來不及。

父親試著打開大門,大風立刻將大雨潑進屋子裡,父親差點連門都關不上。父親對著母親和姐姐說:「不行!不行!這麼大的雨是出不了門的,加上我們這裡這麼偏遠,產婆走到這裡可能都剩半條命了,不可以這麼冒險。」父親與姐姐絞盡腦汁想要想出一個好方法,最後決定就由父親來幫母親接生。母親好幾次都好像快生的模樣,但肚子裡的蘇地就是遲遲還不出來。隔天大雨突然停了,雨過天青,是好幾週以來第一次有陽光灑在大地上,父親趕緊跑出門去請產婆,沒想到產婆一進到家裡,母親就剛好生了,父親說:「這孩子絕對是個有福報的孩子!」

「聽說蓮華洞裡滋養著一朵從天而降的蓮華,但世人從來沒有人見過。」父親正對著母親說著。蘇地告訴父親:「我見過!」父親驚訝的問:「你什麼時候見過?」蘇地回答:「昨天我與姐姐在蓮華動外玩球,一個不小心,球就滾進蓮華洞裡,當我進到蓮華洞時,就看見一朵紫金色的蓮華,好大好美,又水又亮,當我伸手想摸時,蓮華就不見了!只剩下我的球還在石頭旁邊。母親說:「聽說是西方下凡者才能見到蓮華洞裡的蓮華,難不成蘇地是西方下凡之人?」

這天,蘇地自己一個人在外頭玩,父母親在家中著急的等著蘇地回來,等了許久,竟然看見蘇地高興的從門外走了進來。母親問:「雨下這麼大怎麼不趕快回來?」蘇地驚訝的問:「下雨?」母親說:「是啊!你看看屋外!」蘇地立刻跑到窗邊往外看,外頭真的正在下著大雨!蘇地又看看自己全身,卻是一滴雨水也沒有,剛才明明是在大太陽底下玩耍的,怎麼突然變成大雨天了?父母親疑惑的看著蘇地,蘇地也一臉疑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父親在市區裡擺設一家雜貨攤,全家就靠父親這個雜貨攤維生,以前雜貨攤總是沒有什麼生意,父親曾經想把雜貨攤給收了,改行做其他工作,沒想到蘇地一出生後,雜貨攤的生意就開始變好,客人絡繹不絕的上門,母親終於不用再為了三餐而苦惱。

這天父親就帶著蘇地一同到雜貨攤做生意,每一位客人都對父親說:「你這兒子長得真好,看他臉相飽滿,可真是有福報的孩子!」父親笑著點點頭。這天父親賺了很多錢,正準備拿起桌下的錢桶,數一數今天總共賺了多少錢時,桶子一拿起來,才發現裡面是空的!父親以為遭小偷,正準備大喊抓賊時,看見蘇地雀躍的從遠方走了回來。父親大叫:「蘇地!過來!」蘇地聽見父親的叫聲,立刻跑回雜貨攤。父親問:「我桌子下的錢你有拿嗎?」蘇地回答父親:「拿了啊!」父親又問:「那錢還在嗎?」蘇地說:「錢當然在呀!只是在別人的口袋裡。」父親緊張的大喊:「怎麼會把錢放在別人的口袋裡?」蘇地回答父親:「錢不就是給最需要的人來花用的嗎?我看到誰可憐需要錢,就拿一些錢給他,怎麼知道走完一條街,錢就全花光了!」父親又氣又無奈的說:「那可是我整整一天賺來的錢耶!」蘇地告訴父親:「這些錢我們家一天也花不完,與其存在我們家的米缸裡,不如拿來給這些需要的人花用,至少可以讓他們飽餐一頓。」一旁的水果攤聽見蘇地說的話,便告訴父親:「你看這孩子,他就是心量大才長得這麼有福報!你就別再責罵他了,他今天可是幫你們家積了不少福德呢!」父親雖是有些不捨,但想想這水果攤老闆說得也沒錯。這個家就是有蘇地默默在幫大家積德,雜貨攤的生意才開始變好。父親對著蘇地說:「看來爹活了快四十年了,心量卻一點也沒有長大。你不過才來到世間五年,心量就長得比我還大。爹可要跟你學學才行!」

一年一度的秋季祭典又登場了,前幾年因為雨災的關係停辦,這年是蘇地出生以來第一次參加。家家戶戶都歡喜不已,因為每到祭典這天,就會有各種好看的表演,還會有各種好吃的美食。然而蘇地並不習慣這樣吵雜的活動,在人群中走來又走去,突然看見一個特別的身影,這身影和這吵雜的環境一點都不相融,他顯得特別的平靜。蘇地跟在這個身影後方,他走到哪裡,蘇地就跟到哪裡。突然間,他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看著蘇地,他是一名老翁,老翁問蘇地:「還要跟到什麼時候?」蘇地對著老翁笑了笑,覺得老翁長得很慈祥。蘇地問老翁:「你是誰?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你長得好特別,就像一尊不會動的雕像一樣!」老翁笑笑的說:「我的身體明明在動,你怎麼說我像個一尊不會動的雕像?」蘇地回答老翁:「這裡頭所有人都在高興的參加活動,只有老翁你的心顯得非常平靜,就像跳脫出這個空間一樣。」老翁點了點頭告訴蘇地:「確實是如此沒錯,我的心一點也不被這塵世所動。就算我走在這熱鬧吵雜的人群中,我的心還是同樣保持在寂靜的狀態中,不會因為環境變化,就破壞了我心中的淨。」蘇地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人,一直以來身邊人的心都是在動態之中,沒有一個人的心是不動的。這位老翁讓蘇地感到非常特別,決定跟著老翁,要學習像老翁一樣的不動。

蘇地跟在老翁身後,老翁做什麼動作,蘇地就跟著做什麼動作。老翁赤著腳走在石頭路上,蘇地也跟著脫下腳上的鞋,將鞋子拿在手上,跟著老翁走在石頭路上。這石頭路走起來腳底陣陣的疼痛,蘇地覺得相當難受,但看著老翁自在的身影,已經走得越來越遠,蘇地只好咬緊牙根,忍著疼痛趕上老翁。老翁停下腳步,眼前是一間破舊的屋子,大概是老翁居住的地方。老翁放下身上的擔子,蘇地驚訝的看著這兩個擔子,擔子裡竟然是一群小雞,老翁將這些小雞放在一個圍起來的草地上,讓這些小雞能在裡頭活動。老翁說:「等到這些小雞再長大一點就要將牠們全部放生。」接著老翁又打開剛剛提在手上的那桶水,水裡竟然是一條條還活著的鮮魚,牠們都是剛從河裡被撈起來的魚,老翁將牠們買了回來,現在全放回流動的水中。老翁說:「你可知道,我剛剛已經救起了我十世時的爹。」蘇地一臉疑惑:「十世時的爹?」老翁說:「是啊!就在剛剛那些魚群中。我已經為牠念佛皈依,然後放生到河水中,如今我見他已經脫身了,結束他九世當魚的宿命。」接著老翁開始拿起鋤頭鬆土,準備種下菜苗。土裡的蟲子全都在鬆土過程中跑了出來,老翁為牠們念佛皈依,並且叫蘇地:「你過來看!那條正在蠕動的蟲,過去生曾經與我是同參道友,當時他雖然學了佛,卻依然花天酒地,年紀輕輕就離開人間,不但下了地獄,還當了不知道幾世的蟲,現在才又在此相遇。」蘇地覺得太不可思議,沒想到萬物都有靈性,而且每一條靈都可能是我們過去認識的人。

老翁做完事後,便進到屋子裡,蘇地也跟著進到屋子裡。屋內一片寂靜,一個人也沒有,老翁跪在佛前禮佛,接著拿起佛前的經本就開始讀起經來,一點也不在乎蘇地還站在他身旁。蘇地跟著跪在佛前,一直到老翁誦完整部經。蘇地告訴老翁:「我剛剛想到我過世的祖母,她生前喜歡吃烤過的蟲子,怪不得她要死的時候,整個喉嚨又痛又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肚子還不斷的脹大,現在才知道,她就是吃了太多條生命在肚子裡,這些冤魂來討報,才會死得那麼痛苦。還有,我剛剛還想到,我爹雖然是賣雜貨的,但是他也喜歡釣魚,難怪爹經常覺得皮膚癢,口舌疼痛,原來爹也是在受報之中。還有,我還想到隔壁的佑南哥哥,他雖然已經十五歲了,講話卻還講不清楚,原來就是他吃了太多活生生的生命,現在全都來向他討報。還有……」老翁比了手勢,停止蘇地繼續說下去,老翁告訴蘇地:「剛剛這段誦經的時間,我進到佛的世界裡,感受到那裡的清淨與光明。而你卻跪在這裡,想著世間的俗事,想完一個,又立刻想到另一個,一部經這麼長,你腦子的思惟從沒有停過,那你這顆心何時才會有淨下來的時候呢?不過你倒是有一點可取之處,已經從剛剛放生的過程中悟到了佛法中所談的因果。人們殺生看似正常,卻不曉得無形中都已經造下罪業,將來都得受殺生的果報,因果不空是自古至今不變的法則。」

蘇地以為自己的心已經非常純淨,沒想到在老翁的身旁,蘇地的心還是顯得雜亂。老翁用水洗淨沾滿泥土的盆器,然後告訴蘇地:「這盆子如果沒有洗淨,即使裝了水,水還是一樣污濁。唯有將盆子洗得乾乾淨淨,盆器裡的水才會清淨無染。」蘇地明白的點點頭,告訴老翁:「原來我來到世間不過幾年的時間,眼睛已經看進無盡的世間事。這些我所看見的和我所聽見的一切事,全都在我的腦子裡,一進到腦子就開始思惟,越是思惟,身體就越不清淨。我這個污濁的盆子,就算裝進了清水,水也不會清澈。老翁,那我該如何將我的盆子洗淨呢?」老翁問蘇地:「你有發現從我剛剛到現在,都在做什麼呢?」蘇地被老翁這麼一問,就明白了:「老翁站在秋季祭典的人群中,之所以和大家不一樣,就是因為裡頭只有老翁一個人在念佛。老翁念佛,心定在佛中,即使大家盡情的載歌載舞,老翁也不為所動,腦子全在佛號中自然寂靜!」老翁點點頭:「確實是念佛的功效,若你能將佛號念得好,不用一年的時間,你的雙眼就能看清楚這個世間。」

「快醒來啊!蘇地!」母親大聲叫喊著,姐姐在一旁問:「他沒事吧?」蘇地緩緩的睜開眼睛,父親大叫著:「醒來了!醒來了!」蘇地問父親:「老翁呢?」母親緊張的問:「你沒事吧?哪裡有什麼老翁?」姐姐摸了摸蘇地的頭說:「剛剛舞台突然倒了下來,你就站在舞台下,被整個舞台和台上的表演人員給壓住,一下子就昏了過去。我們叫了你幾次,你才醒了過來。」蘇地覺得這真是太不可思議,原來老翁從來沒有出現過,他在這短暫的時間內就在空間中為蘇地上了一課。

蘇地聽從老翁的話,每天一心念佛,不論手上做什麼事,心上還是照樣念佛。現在跟著父親到市場賣雜貨,原本吵雜的環境,都因為心上的淨化,而變得平靜,就連遙遠的一片落葉落下,都能從耳根裡聽見。蘇地精進的持誦佛號,心中盼望能有因緣遇見佛法,學佛的意願隨著心越來越淨,就變得越來越強烈。似乎在心淨之時,就和佛的距離越來越近。歷經十年的時間,這十年來蘇地都在自己用功念佛,直到第十一年,才在雜貨攤前遇見了一位和尚。從來沒有佛法的地方,第一次有和尚出現在此,而和尚來到此地,第一個度化的人就是蘇地。

和尚告訴蘇地:「我的師父要我來此地度化眾生,他說此地有眾生正等著被度化。一路走來我不停的念佛度化空間和土地下的眾靈,你是第一個向我求法的人道眾生。」蘇地隨著和尚進到寺院裡,才知道原來這位和尚的師父,就是十多年前於空間中相遇的老翁。

蘇地感恩老翁:「感恩師父早在十多年前就為弟子種下佛的金剛種子,如今因緣具足,師父便來度化蘇地。感恩師父慈悲。」師父問蘇地:「盆子可洗淨沒?」蘇地回答師父:「蘇地每天用佛水淨化這污濁的盆子,盆子一點一滴的洗淨。我發願到寺院裡修行,要讓清水保持清淨,以此清淨之水來為眾生洗滌他們帶有煩惱、憂苦之污濁心。請師父為我教法,弟子必當奉行。」

蘇地離開家鄉,遠離俗間,於修行中求法不懈,在寺院裡修行整整十年的時間,再回到俗塵中度化眾生,才知道原來生活中處處皆是佛道,佛所教之教理不離潔牙、剔齒、更衣、如廁這種再平凡不過的日常事。人來人往之間,總有說不完的因緣,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學佛之後,世間不再有稀奇古怪之事,因因果果從不空去。世間再迷惑人心之誘惑,都如同無色、無味、無形、無體的風一樣,輕輕的從身邊吹過,不再沾染此身。

今生輪迴世間,不再重回輪迴之路,紫金色蓮華的花瓣在眼前隨著佛號聲飄逸,正在等著蘇地坐上此蓮。蘇地放下八十多年的人生,一身清淨踏上紫金蓮,須臾之頃於西方與彌陀相會。

身感、身受能將一個人的靈魂拖往六道繼續輪迴。世間少有人能抵擋此色身所帶來之種種感受。蘇佛色身代眾生苦,不論身有多麼強烈的感受,都因著為眾之心而無所感,唯有慈悲二字可言。劇痛難忍之時,依然一心為眾,無怨無悔。

私心藏於人性中,唯有真如蘇佛無私無我,才能尋回身中本具之自性。唯有慈悲為眾,將遍法界虛空界之眾生皆視為與自己一體,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才能像蘇佛一樣找回法身救度萬靈。世人應當效法學習,真佛就在眼前,莫失此機,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