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醒時》

訪問第二百一十五位尊者-普夏(二百零三年前)

醒時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不要再跑了!等一下把我菜都給踩死了!」母親蹲在菜園裡拔菜,對著普夏大聲叫喊著。普夏聽見母親的聲音,氣喘噓噓的回答母親:「再讓我跑一圈就好了!」

普夏是個天生好動的孩子,父親和母親原本計畫最少要生個五、六個孩子,才能滿足他們對孩子的喜愛,沒想到生了第一胎普夏之後,父親與母親就放棄了。母親對父親說:「夠了!夠了!一個普夏就夠了,我無法想像一次有五、六個普夏跑給我追,那會是一場可怕的惡夢。」父親認同母親的看法。父親光是要餵普夏吃頓飯,就得在菜園追著普夏跑。有一次父親端著飯在後面追著普夏,一個不小心踢到石頭,跌得整個臉又是白飯,又是泥土,母親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左右鄰居閒來沒事就喜歡聊是非,對於普夏的好動,他們也經常討論著。隔壁的王阿姨說:「我聽說這種孩子很難帶,靜不下來,這要怎麼讀書啊?肯定讀不好!」方嬸也說:「是啊!我看普夏一輩子都不可能有出息,他連一刻鐘都坐不住,還能做什麼事?」這些對話經常從不同人的口中傳入母親的耳裡,母親看著正在玩耍的普夏,心中想著:「普夏雖然是靜不下來,卻非常天真可愛。難道真的就像他們說的這麼沒用嗎?」

親戚難得來家裡作客,他們對母親說:「妳真是勤勞,每天忙著種菜還有時間將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我們每天待在家裡照顧孩子都沒辦法像妳這樣,真是了不起。」母親告訴親戚:「不是不是,不是我打掃的,我每天從菜園裡踩著爛泥巴回來,都是普夏拿著掃把在清掃。他也經常趁我在外面種菜時,一個人將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所有人都發出讚歎的聲音,姑姑說:「想不到才六歲的普夏,就有這麼大的本事,比大人打掃得還要乾淨!」「哇!你們看看外面那攀藤的支架,架得可真好!」阿姨驚訝的說著。母親告訴他們:「那也是普夏做的,這是他喜歡做的事,只要他喜歡做,他就會有耐心的把事情給做好,而且做得比我們都還要好。」「你們聞聞!誰在炒菜炒得這麼香?難不成也是普夏?」姑丈驚訝的問母親。母親點點頭:「是啊!他個子嬌小,所以都得踩著椅凳子炒菜。起初我還有點擔心,沒想到他炒得可真好,比我還能幹!」親戚這一趟來到家中,都對普夏的表現表示讚歎,他們從沒見過一個六歲的小孩,竟然這麼會做事!母親從來都不覺得普夏會做這些事有什麼稀奇,經過親戚這麼一讚美,母親才知道,原來普夏是個非常優秀的孩子。

附近鄰居的孩子,數一數大概有十多位,他們都和普夏的年紀相仿,都是六到七歲的孩子。住在附近的張阿姨說:「我們家兒子今年六歲,我已經將他送到私塾去讀書。在我們的觀念裡,孩子就是要從小栽培,將來長大才能考個高官,做個有名望的人。」陳嬸嬸也說:「是啊!與其讓孩子在家中遊手好閒,不如讓孩子去私塾讀書,多懂一些字也好。有老師的教導,我也比較放心。」王阿姨也說:「對,孩子四處亂跑容易學壞,不如將他帶到私塾去,讓他去那裡學學不一樣的東西。」這些左右鄰居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只有母親一句話都沒說。

母親回到家中,看看家中的菜園,心中想著:「家裡的菜是很多,但是要拿錢出來錢來就有困難。難道要拿這些菜去賣錢來給普夏讀書嗎?」母親自己一個人坐在庭院裡想著。突然間「娘!快來看!」普夏叫著正在發呆的母親。母親隨著普夏的聲音走過去看。眼前竟然有豬、有雞,還有鴨,普夏正拿著食物餵他們。母親緊張的問:「這是誰家養的?怎麼把人家帶回來了?」普夏回答母親:「這幾隻豬是王伯伯的,這幾隻雞是李婆婆的,至於這幾隻鴨,我也不知道誰的,看牠們走在路邊,我就將牠們全部帶回來了!」母親緊張得要普夏將牠們全部帶回去還給人家,普夏告訴母親:「這些畜生告訴我,牠們不想回去。」母親瞪大眼睛:「胡說!牠們怎麼會跟你講話,你再不還給人家,人家馬上就來抓你了!」普夏看著這些畜生,又告訴母親:「牠們之所以願意跟我回來,是因為牠們知道,明後天牠們就活不了這世間,王伯伯已經磨好刀要殺這幾頭豬來祭祀,李婆婆也準備好要殺這幾隻雞去市場賣,至於這幾隻鴨,趁著主人門沒關好,就逃出來了,牠們可不是笨鴨,繼續待在家裡只是等著被宰、被拔毛而已。」母親說:「畜生本來就是給吃的,被殺、被宰也是正常的事,你何必可憐牠們,還將牠們全帶回來?」「不不不!是我們自己要吃牠們,牠們可沒說要給我們吃,都是我們人類自作主張。這是豬跟我說的。」母親說不動普夏,左看、右看,看見一根粗木棍,拿起來就要打在普夏身上,母親警告普夏:「你再不把牠們帶回去還給人家,我就用這根木棍教訓你!」沒想到母親這木棍一拿起來,嚇到的不是普夏,而是這些畜生,牠們全被母親這支粗木棍,還有母親大聲的吼叫聲,嚇得四處逃竄。普夏還沒來得及回應母親,就急著追著這些畜生跑,母親怕少還一隻給人家,也幫忙追趕牠們。普夏與母親越跑,牠們就逃得越快,一下往東,一下往西,直到普夏想起自己能和這些畜生溝通,牠們才停下逃竄的緊張動作,將速度減緩下來。普夏告訴牠們:「我不是要傷害你們的,我是來救你們的,如果你們不介意,就在我們家住下來,我不會像你的主人殺害你們,你們可以安心的住下。」

王伯伯、李婆婆很快就跑來找牠們養的畜生,母親告訴牠們:「是這些畜生自己跟著普夏,不是普夏去偷你們家的畜生。」王伯伯與李婆婆不相信,母親叫普夏表演給他們看,果真普夏往右一步,這些畜生就跟著往右一步,往左一步,牠們也跟著往左一步。母親說:「你看吧!是你們家養的畜生要跟著我們,不是我們刻意去偷來的。」講到最後,王伯伯與李婆婆無可奈何,母親也沒耐性再說下去,普夏又不斷哀求母親。王伯伯與李婆婆就將這些畜生,以最低的價格賣給母親,讓普夏將牠們全帶回家。普夏好開心,這些畜生也非常歡喜,因為牠們順利的逃過這一次的死劫。

普夏將這些畜生放在庭院裡,做個簡單的籬笆將牠們圍起來,每天都去和牠們說話。每一頭豬、每一隻雞和鴨都有牠們的故事,普夏天天聽牠們說故事。總共十九隻畜生就聽了十九個故事,其中一則故事讓普夏深有感觸,那是一隻母豬的故事。這隻母親和其他隻豬長得不太相同,牠走起路來,還有吃餿水的時候,都顯得非常有氣質。並不是牠有受過特別的訓練,而是牠的靈性有著不一樣的過去。曾經為僧的那段日子,他以苦行來磨練自己的心志,別人吃不了苦的,他都能吃,而且修得非常法喜。但是他享受在一個人的境界中,忘了還有無數眾生等著他來救度,他越修功夫越好,以為自己真的放下世間的一切,不曉得這只是一個被他掩蓋住的假象。當這名僧人的信眾愛上他時,他過去以苦為師的那段日子,就像雲煙一樣,飄得連個影子都找不到。這色身苦得太久,當甜蜜的感覺一湧上來,就像止不住的浪濤一樣,波濤洶湧。他深深迷戀在情愛之中,直到他的師父從兜率天內聽完一座經回來,才發現這徒兒已經迷得神魂顛倒,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修行人,忘了自己是個清淨之體。師父一棒打醒他,他就像從幻境中清醒過來一樣,但一切已經為時已晚,他過去所修來的功夫全毀在愛情之中,當他要重新來過之時,他的壽命已經所剩不多。他後悔、自責又懊惱,最後選擇走上輕生這條路,結束他數十年來的修行。死後他入到地獄中受報,數百年後才投生為一隻豬,至今已經有將近千年的時間,還無法從豬身脫離,因為他每天就是一直吃,一直交配,生了一堆小豬,還是繼續交配,繼續生產。這隻母豬告訴普夏人生的真實相,如果活在世間,就一定要走上修行這條路,只有修行找回自己,才能解脫一切苦。但若是像他這樣迷戀在情愛之中,如果要修行還談上感情,那寧願不要修行,好好去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還不會造下極大的罪業。反正結果都是一樣要再入輪迴中。這隻豬說到最後欲言又止,就像有話還沒說完一樣,他鼓起勇氣叫了一聲:「師父!」普夏驚訝了一下,又再聽一次「師父!」確實是在喊著師父。這隻豬告訴普夏:「感恩師父相救,過去生你救過我一次,讓我從情愛中清醒。如今又救了我一次,才讓我脫離豬身之苦。師父,你來到世間也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別忘了你過去修行的大願,今生是要來幫助眾生解脫,莫忘了,師父。」

普夏被這隻豬徒兒給深深感動,雖然普夏年紀還小,但在豬徒兒的訴說過程中,普夏已經看見自己的過去,這是普夏過去修來的功夫,在不受環境污染的清淨生活中,還是保有過去的本能。普夏將豬徒兒的故事說給父母聽,父母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普夏發願想找回自己的過去,但這身體就是靜不下來,無法靜靜的坐在佛前禮佛或誦經,普夏明白這亦是自己過去所造的業。為了完成度眾的夢想,普夏用盡各種方法想要克服,不論一邊跑步一邊念佛,又或一邊做事,一邊讀誦經文,就是不讓這顆腦袋受到世間的雜染。普夏也積極的為人服務,將經典中所教的,全都實踐在日常生活中。普夏用意志力克服這顆浮動的心,讓心靜下來的時間維持得越來越長。

當一位乞丐向普夏詢問佛法時,就是普夏學佛因緣具足的時候。乞丐過去曾經也有輝煌的過去,只因為一時的失志而淪為乞丐,在普夏的介紹下,這是他第一次聽見佛法,與普夏相約一同到寺院修行。普夏為了度化這位乞丐,答應他一同到寺院裡修行,沒想到一進到寺院裡,普夏就欲罷不能。寺院裡的清淨,讓普夏將世間看得更明。普夏立志出家,圓滿過去今生弘法利生的願望。竭盡一生於佛道上精進修行,帶著眾生離苦,圓滿回歸西國。

蘇佛為世人打開宇宙真相,所謂靈性無所不在,萬物皆有靈性,放眼望去不是單一的空間,而是重重無盡的空間,含藏著無量無邊的眾靈。眾生之苦只有在聞得佛法,往生西方之際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

蘇佛現世人間,不是來做一位普通平凡的女性,而是以此身份背景示現在末法眾生的面前。讓眾生明白,只要發心,精進修持,一心為眾,人人皆得往生。蘇佛代眾生苦,感得佛來住世,佛法一日一日在世間宣揚,每一日都有無量眾生因蘇佛的法身而得度。有願者應當積極求法,求學,開大心量,於佛道上真修真行,尋回自性之光,如同蘇佛一樣,以法身救度萬靈。與大眾互勉,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