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覺明》

訪問第三百二十位尊者-高成賓(四百二十一年前)

覺明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

母親在成賓出生後就離開人間,父親很快又娶了姨娘相伴。當時成賓還是個剛出生的娃兒,父親便將成賓交給姨娘照顧。姨娘認為成賓就是別人生的孩子,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她一直盼望能有個自己親生的孩子。父親經常稱讚姨娘將成賓教得好,因為成賓不會像其他孩子一樣愛哭,每天乖乖按時進食,也會有規律的睡眠,是個相當好帶的孩子。姨娘喜歡父親對她的稱讚,她經常在父親面前炫耀自己將成賓教得好,父親聽了非常歡喜,慶幸娶了姨娘這個賢慧的妻子。

一天,祖母聽見成賓在房間裡嚎啕大哭,便感到非常奇怪,因為成賓平常很少這樣的哭聲,祖母快步走向姨娘的房間,聽見姨娘正在大聲吼叫。祖母見房門沒有關緊,便微微推開房門,露出一道縫隙。祖母驚見姨娘竟然將成賓的雙手用繩子綁住,吊掛在牆壁上,對成賓又是拍打,又是吼叫,甚至拔下她頭上的髮簪,對成賓的皮膚又插又刺。祖母心疼得就快流出眼淚來,立刻大力的推開房門,大聲喝止姨娘的行為,姨娘被祖母突然出現給嚇到,立刻將雙手往後擺,怕祖母看見她手上拿著髮簪。祖母衝向成賓,為成賓解開手上的繩子,祖母看見成賓的手因為綑綁得太久,出現非常深的傷痕,甚至整隻手都呈現紅紫色,祖母相當氣憤。祖母早就看見姨娘手上的髮簪,便大聲告訴姨娘:「不用再藏了,我都看見了!我的寶貝孫子成賓,年紀還這麼小,怎麼禁的妳這樣虐待他!平常我都以為你將成賓照顧得好,才放心的將成賓交給你,沒想到你竟然都是用這種方法在對待成賓,怪不得他那麼怕你,妳真是個狠毒的女人!我絕對要叫高元把妳給休了!以後別想再當我們高家的媳婦!」姨娘聽見祖母的話,立刻跪地求饒,求祖母再給她一次機會,她下次絕對不敢再這樣對待成賓。祖母將姨娘的手甩開,一點也不想再跟姨娘說話,頭也不回的,直接抱著成賓走出房門。

成賓在祖母溫暖的懷抱下,從原本嚎啕大哭,到後來慢慢平靜下來。祖母抱著成賓,口中不停碎念著姨娘,說姨娘是個壞心的女人、蛇心狠毒的女人!父親工作結束回到家中,右腳才剛跨過門檻,就立刻被祖母叫住。祖母將成賓身上的傷口翻給父親看,將今天姨娘對成賓所做的事,全都說給父親聽,並且要求父親立刻將姨娘給休了!父親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進門,耳朵裡就充滿祖母數落姨娘的聲音,父親告訴祖母:「等等,等等,先讓我把事情弄清楚再說吧!」父親說完,立刻進到房間裡找姨娘,要將事情問個究竟。

姨娘看見父親回來,立刻裝出哭哭啼啼的模樣,父親問姨娘:「發生什麼事了?」姨娘用嬌柔的聲音說:「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父親立刻坐在姨娘身旁,安撫姨娘的情緒,並表現出非常關心的模樣。姨娘又繼續說:「成賓今天做錯事,我好心教他,卻被娘給誤會了,說我在虐待成賓!這個家就只有你最相信我,平常我將成賓教得那麼好,你也都有看見了,怎麼今天成賓才哭得大聲一點,娘就這樣誤會我!我真的不想活了!」父親問姨娘:「那你今天是怎麼教成賓的?」姨娘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成賓今天調皮拔走了我頭上的髮簪,我為了讓他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作勢要用繩子將他的手綁住,正好這一幕被娘給看見了,事情就變成現在這樣。」父親拍了拍姨娘的肩膀,點了點頭,告訴姨娘:「今天的事就到此結束吧!我看你也累了就好好休息。」

祖母早就知道父親不會休了姨娘,連續好幾日都不跟父親說話,想以此來表達她心中對父親和姨娘的不滿。為了不讓成賓再次受到姨娘的傷害,祖母將成賓待在身邊自己照顧,雖然是辛苦了一些,但她寧願犧牲自己來保護成賓。

祖母平常的休閒娛樂,就是喜歡到街角那間茶館裡跟人家玩牌,其實說白了就是賭博。只要祖母開始賭博,就會將成賓放在一旁。成賓起初還不敢亂跑,漸漸的越來越熟悉這個環境,就開始到處走到處玩。祖母一邊玩牌,一邊用餘光留意成賓在做什麼,看了幾次,覺得成賓很乖,便越來越放心。祖母好幾次都將成賓帶出來,大家都稱讚成賓是個乖巧的孩子,自己一個人玩,不會亂跑也不會亂哭。一天,祖母又照樣帶著成賓到茶館裡,這天祖母的手氣非常好,連續贏了好幾桌,是從來沒有過的好手氣。祖母玩得非常盡興,荷包裝進滿滿的銀兩,滿臉春風。要走之前,還聽見大家嘴裡在抱怨著:「今天虧大了!全都被高老夫人一人給贏走!真的虧大了!」每個人都帶著一張臭臉,只有祖母笑得最開心。大家一哄而散之後,祖母才發現:「成賓呢?」祖母彎下腰看看成賓是不是躲在桌子底下,在茶館裡找來又找去,就是看不見成賓的身影。祖母緊張得跑出茶館,不停的喊著:「成賓!成賓!」怎麼找都看不見成賓。祖母四處問路人:「你有沒有看見一個穿紅衣服的三歲孩子?」所有人都搖搖頭,沒有人看見成賓。祖母從街頭找到街尾,又繞了好幾條小巷,都找不到成賓。天色暗了,祖母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垂頭喪氣的回到家中。

全家人都在等著祖母回來吃飯,父親見祖母低著頭走進門來回來,立刻站起身來關心祖母:「娘,今天怎麼這麼晚?」此時父親突然發現:「咦?成賓呢?娘,成賓怎麼沒有跟著妳回來?」祖母小聲且愧疚的說:「成賓不見了……」父親大聲驚訝的說:「成賓不見了!」此時姨娘突然笑了出來說:「我就說嘛!給娘照顧早晚會出事的!每天將成賓帶到茶館裡,怎麼能將孩子給帶好!你看現在出事了吧!」祖母看見姨娘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便瞪了她一眼,姨娘立刻閉上嘴不敢再說話。父親急著衝出家門,提著燈籠四處尋找成賓,一直找到三更半夜,還是找不到。父親帶著緊張、悲傷又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不曉得成賓究竟到哪裡去了?

隔天一早,祖母與父親便聽見有人在敲大門的聲音,父親急著打開大門。眼前是一位和尚,父親又將眼光往下移:「成賓!是成賓!」父親高興得將成賓抱了起來:「爹找了你好久,你跑到哪裡去了?」祖母也從裡頭跑了出來:「唉呀!成賓,你讓祖母一整夜都睡不著,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姨娘站在屋子裡看著成賓:「這小子算他好運,竟然還能回到這個家!看來我下次得再想個更好的方法。」和尚告訴父親:「昨日貧僧在一片荒草中看見這個孩子,他一個人坐在草叢堆裡,心中毫無畏懼。貧僧看見他手中拿著一串佛珠,不停的在手中把玩著,看來是這串佛珠給他安全感。我將他帶回到寺院裡,問他是誰家的孩子,但他一句話也不說。貧僧的師父從寮房中走了出來,看見這孩子便嚴厲的對他說:『要玩到幾時?手上都拿著佛珠了還不知清醒?』貧僧見師父對孩子這麼一說,孩子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師父,又走到佛前恭敬禮佛,這畫面令在場的人感到非常驚訝。今日早晨也是這孩子走在貧僧前面引導,貧僧才知道孩子就住在這裡。」祖母與父親驚訝的對望,祖母說:「成賓這孩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父親搖搖頭。此時成賓將手指向姨娘,姨娘立刻躲進屋子裡,成賓的手一舉來,父親就看見成賓手上的佛珠。「這佛珠……怎麼這麼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祖母注意看這佛珠說:「確實似曾相識。」父親驚訝的叫了出來:「是洪月的!」洪月就是成賓的姨娘。姨娘緊張得跑進房間裡,就怕事情被揭發開來。父親正準備走進屋子裡找姨娘,就被成賓給拉住衣角,成賓開口說話:「爹,我想要學佛。」父親驚訝萬分:「成賓會說話了?剛剛是成賓在說話嗎?」祖母又驚又喜,立刻叫成賓再說一次。成賓又說了一次:「我想要學佛。」祖母感動得哭了起來,邊哭邊說:「我以為我們這寶貝孫子一輩子都不會說話,原來……原來他早就學會說話了!唉呀!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啊!」父親立刻感恩眼前這位和尚:「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是師父您讓成賓願意開口說話,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感恩您才好。」和尚告訴師父:「這孩子起初也不願意說話,是師父喊醒了他,並且要他從今天起開始回到寺院裡學佛,他聽見師父這麼一說,就像突然醒過來一樣,開口說話了。」祖母看著成賓,口裡說著:「難不成……成賓過去也是個出家人?」

這天過後,成賓想學佛的事被遺忘了,成賓又開始閉口不說話,父親和祖母覺得那天就像一場夢一樣,一直都難以相信那天真的是成賓在說話。又一年過去了,成賓已經到四歲的年紀。大過年的,祖母將成賓打扮得全身都是紅衣服、紅褲子,然後帶著成賓四處向人拜年。祖母在路上巧遇以前的老友,聊得十分盡興,甚至聊得不夠,還要邀請這些老友到家中坐坐。沒想到祖母一轉頭,成賓又不見了。祖母緊張得問這些老友:「你們有看到我的寶貝孫子嗎?」所有人都搖搖頭。祖母緊張得四處尋找,這些老友也跟著到處找,都看不見成賓的身影。祖母立刻跑回家中告訴父親:「不好了!不好了!成賓又不見了!」父親從屋子裡衝了出來:「怎麼又不見了?不是跟娘一起去拜年嗎?」祖母不知道如何解釋,告訴父親:「先找到成賓再說!」

父親想起上一次成賓不見時的情景,立刻跑到寺院裡。果真!成賓就站在寺院門口。父親跑過去叫住成賓,成賓轉過頭來看著父親。父親緊張的問:「怎麼沒說一聲,就自己跑到這裡來?」成賓指著寺院告訴父親:「我想要學佛。」

父親帶著成賓進到寺院裡,成賓對寺院裡的每一座建築和景物都感到非常好奇,甚至還伸出手摸了摸這些老舊的牆壁。父親越看越覺得這畫面有些奇妙,忍不住問成賓:「你是誰?」成賓比了寺院裡第一任方丈的畫像,父親驚訝的說:「這個人怎麼長得那麼像成賓?」一旁的師父走了過來,他告訴父親:「他們是同一個人,當然長得像。」父親不敢相信成賓竟然會是這間寺院的第一任住持,算一算時間,已經過了幾百年了。父親納悶的說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父親答應讓成賓學佛後,成賓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開始像一般的孩子一樣正常說話,全家人都覺得難以置信。祖母與父親都替成賓感到高興,唯獨姨娘不斷用斜眼偷偷觀察著成賓,不敢將雙眼直視成賓,似乎在怕些什麼。姨娘怪異的行為被祖母給看了出來,大聲的問:「妳在怕什麼?」姨娘被祖母的聲音給嚇一大跳,趕緊回答:「沒…沒有啊!」成賓告訴祖母:「姨娘是我的恩人。是她拿出那串佛珠給我看,我才有機會遇上那位和尚。」祖母告訴成賓:「你就不用再替她說話了,她這些年來怎麼對待你的,你全都老老實實的說出來沒關係!」姨娘一副緊張的模樣,成賓笑了笑說:「祖母,別誤會姨娘了,若不是姨娘的教導,現在成賓還只是個會哭的孩子。就是有姨娘不斷的提醒成賓,成賓才會這麼快清醒過來。」父親問成賓:「你怎麼知道你的過去?」成賓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彷彿這些影像都還存留在腦海中,我甚至也能看見其他人的過去。」

成賓進到寺院裡修行,就像回到一個熟悉的地方一樣,所做的每一件佛事都覺得法喜充滿,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寺院裡的師父對成賓的教導和對其他人並無差別,該做的功課一樣也不能少,該嚴謹的戒律,一條也不能有偏差。成賓對師父的教導牢記在心,對佛法所教之教理依教奉行。

「你有聽過佛法嗎?」路上的婦女正交談著。另一個人搖搖頭說:「不曾聽過,佛法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曉得,那是有錢人才會知道的,像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是佛法!」又一位婦女說:「就是啊!從小就沒聽我娘說過什麼佛法,現在你這麼問,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你。」這位婦女告訴其他人:「我聽說明天有位高僧會來到我們這座村莊說法,我正好有空可以去聽,如果你們有興趣就一起來吧!」

隔天,這群婦女一到廣場,廣場上已經有村民在等待。當比丘走過來時,婦女驚訝的說:「這位和尚脖子上那道痕怎麼好像看過,唉呀!那不是高老夫人的孫子嗎?」另一位接著說:「妳是說那個……成賓?」婦人說:「是是是!是他沒錯!我還記得他那道痕是被他姨娘給弄傷的。想不到才幾年的時間,成賓已經是一位莊嚴的比丘,這臉修得真好看。」此時祖母從遠方走了過來,她手上已經杵著柺杖,身旁扶著她的是……姨娘生的孩子。二十多年的時間,姨娘已經生了個兒子,對學佛也有興趣,今天特地跟著祖母一起來聽法,想知道這個未曾見過面的哥哥成賓究竟修得如何?弟弟第一眼就被成賓的法相給攝受,他雖然不曾見過成賓,但他相信成賓的法相絕對是修來的,因為高家的人都長得不好看,想必成賓孩時也長得不怎麼樣!如今成賓卻是莊嚴無比,氣質非凡,想必一定是修來的成果,令這位弟弟讚歎不已,立刻對祖母說:「我也要學佛,我也要像哥哥一樣出家!」弟弟專注的聽成賓說法,將佛法全聽入心。成賓這一趟回到故鄉,度了許多村民,也度了俗家的弟弟,從那天過後,弟弟便積極的到寺院裡聽法,甚至在數年後也隨佛出家。

成賓在過去生曾經度化的眾生,在這一世又再次相會,許多都成了成賓的弟子。成賓依法教化弟子,將承傳法脈的責任交給弟子。這一世成賓又比前一世為僧時度化更多眾生,並不是成賓的功夫更高深,而是受苦、知苦的眾生越來越多,他們苦無出路,在成賓說法度眾時,才得見一道曙光,向佛求度。

此刻成賓從西方再次回到人間,見蘇佛雖是身代眾苦,行步有艱,卻是法相清淨,莊嚴無比。人們往往忽略自己身中的靈性,被此色身給矇騙,忘了真正不生不滅的是這條靈,此身不過是今生借靈性穿在身上的一件衣服。等到歸還的時間一到,身體又再次回到地水火風之中,靈性隨著這身衣服所造的業力而輪轉受報。

如今蘇佛苦口婆心的勸導人們,是蘇佛的慈悲之心,以說法教化人心,幫助人們在這件人皮還穿在身上時,就能明白生死幻滅,一切是空。蘇佛以各種妙法來喚醒人們,只盼眾生早日覺悟尋求解脫,唯有從迷中覺來,靈性才有得救的一刻。人道眾生難度,對此身執著難放,執著苦,執著愛,執著一切的欲望與感受,即使苦得靈性哀嚎求助,這身體依然迷戀,依然難明。勸導眾生把握蘇佛示現在娑婆世界之時,時時精進,依循教法磨練此身,依法救拔此心,放下沾染一身的塵事,解開塵苦之心,隨佛往生西國。感恩蘇佛慈悲示現世間,救度無盡眾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