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不濁自清》

訪問第一百四十四位尊者-石安(四百二十五年前)

不濁自清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到底什麼是感情?」石安心中產生疑惑。祖母看見石安一個人坐在庭院裡發呆,拿了另一張藤椅,坐在石安身旁。祖母看著樹上的鳥巢說:「你看鳥巢裡那些嗷嗷待哺的幼鳥,是不是和我們人類很像?娃兒在還沒有能力獨立之前,也是需要母親為他們餵食,就像這些幼鳥一樣。當這些鳥兒長大後就各分東西,又各自建立自己的家庭,只剩老夫老妻還在一起。但老夫老妻終究會有一隻先死,剩下的那一隻很快也會離開這個世間。」石安問祖母:「為什麼另一隻鳥也會很快就死了?」祖母說:「因為孤獨。鳥和我們一樣都有感情,我們已經習慣在這段假的感情關係中生存,在每一段感情上,刻上屬於自己的名字。就像石安會說,這是我的娘,我的爹,我的祖母,我的家,甚至是我的愛人。只要是屬於自己所有,都會難分難捨。」石安又問:「人跟人之間一定要有感情嗎?」祖母回答石安:「這個身體在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和母體產生感情。出生之後,很自然會對主要照顧者產生依賴和情感,就像你跟你娘之間的關係,是那麼自然的親近。」石安還是好奇的問:「有感情有什麼不好嗎?為什麼今天我在路上,看見一位師父在開導一位婦女。這位婦女看起來面容憔悴,心事重重,一副很苦的模樣。師父開導她:『看破世間情』婦女回答師父:『太難!太難了!我真的放不下。』我心中疑惑著,為什麼看破世間情會這麼難?到底這世間情又是什麼東西?」祖母告訴石安:「你也不需要花時間多想了,等你長大一點,很自然就會明白,到時候你就能知道感情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王嬸是大家公認的地方大善人,她的心地非常善良,也樂於行善佈施,但不管她做了多少好事,她的心依然不快樂。很多人都覺得很奇怪,到底為什麼王嬸時常是一張憂愁苦臉?雖然大家心中都感到疑惑,卻沒有人敢鼓起勇氣問王嬸。這天,石安路經王嬸家中,聽見裡頭的對話。王嬸說:「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這十年來你的眼裡從來都沒有我,我雖然作你的妻子,卻比一個住在幾百公里外的女人還不如!你知道我的心有多麼煎熬和痛苦嗎?」王嬸說完後,石安就看見王嬸從屋子裡哭哭啼啼的跑出門。石安默默的跟在王嬸後方,王嬸不停的往前跑,一直跑到一棵大樹下才停下來。王嬸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一條繩子,甩到樹上,準備上吊自盡。石安立刻上前阻止王嬸,勸導王嬸別做傻事。王嬸不停的和石安拉拉扯扯,最後王嬸猛力的將石安推開,石安的頭部直接撞上了一旁的大石頭,痛得倒地不起。王嬸一時受到驚嚇才停止她剛才想自殺的舉動。王嬸問石安:「孩子,你沒事吧?」石安看著王嬸說:「王嬸,你是個大好人、大善人,千萬不要為了感情讓自己活得這麼辛苦,妳的臉是那麼的和藹可親,我們都希望能看見妳快樂的笑容。」王嬸累得坐倒在地上,雙眼注視著遠方,嘴裡喃喃自語的說著:「是啊,我應該要活得快樂一點才對,這麼多人想要看見我的笑容,我卻為了一個負心漢成天愁眉苦臉。」王嬸就像突然醒過來一樣,轉身看著石安,告訴石安:「孩子,我傻了十多年,現在才清醒過來,你說的一點都沒錯,這麼多人都希望看到我快樂的樣子,我卻在迷宮裡繞不出來,現在我終於找到出口,我決定放下對那負心漢的感情,活出屬於我自己的人生!」石安替王嬸感到開心。

石安回到家中,祖母問石安:「你頭上怎麼腫了一個包?」石安笑著告訴祖母:「這是愛情的代價,這個包讓我明白什麼是感情。」祖母不曉得石安究竟在說什麼?趕緊拿出草藥敷在石安頭上的腫包上。

石安一年一年的成長,對於感情這黏人的東西,似乎越來越能明白了。這些年來石安看盡許多為愛而亡的男女,這個亡並不代表他們真的死了,而是他們為了感情,讓自己變得形如枯槁,有體無魂的模樣。一位被封稱為絕代美人的女子,在石安成長的這些年來,親眼看見她的美貌一年一年的消去,雖然還是能看出她原本美麗的韻味,但如果要說絕代美人,已經天差地遠了。正在樹下打瞌睡的那位伯伯,他原本也不是長得如此模樣,還記得在幾年前,大約是石安十歲左右的時候,這位老伯伯曾經出現在石安面前。當時他的身旁跟著好多女人,這些女人都被他那深邃的五官,和他挺拔壯碩的身材給深深吸引。原本他還以自己的容貌為傲,沒想到才過幾年的時間,他的英姿已不復見,就像從天上的一條龍,變成地上的一條蟲一樣,即使走在路上,也不會有女人再多看他一眼。

這一世的石安,雖然年紀輕輕就將世間的情愛給看得明白。但是不是真的完全看得透徹,還是得歷經一番考驗。愛情的姻緣在石安十五歲時悄悄的到來,石安從沒想過這輩子還會有女人喜歡上自己,因為石安長得並不好看,如果有十個男人站在一起給九個女人挑選,那石安絕對是最後落單的那一位。雖然長得不好看,倒也因此落得一身的清淨。只是沒想到爛蘋果還是有人想挑!而且挑這顆爛蘋果的人還是一位氣質非凡的女孩。

母親苦口婆心的告訴石安:「石安啊!這位女孩長得如此貌美,她直接跳過無數個喜歡她的男子,而挑上了你,不曉得是你幾世修來的福報?可千萬要把握啊!否則你這輩子不可能會有什麼女人愛上你的!」父親也告訴石安:「這女子聽說是相老爺的千金,是他唯一的寶貝女兒,你可要好好對待人家,否則你老爹就算有十身都無法賠人家。」祖母告訴石安:「感情這東西就是這麼微妙,沒有遇上的時候覺得不需要,一旦遇上了就像第一次嚐到甜糖的滋味一樣,讓人回味無窮!你就好好享受吧!」祖父一向是很少說話的人,今天卻突然開口對石安說話,讓石安感到相當驚訝!祖父說:「我雖然已經年紀一大把了,但我還忘不了和你祖母年輕時相戀的那段日子,每次想到那段時間的甜蜜感,就算是嚴厲的寒冬,也會像春暖花開一樣,讓人如癡如醉!」石安從來都不曉得,連祖父祖母之間,也會為了愛情這東西而醉入迷網,他們將愛情形容得就像人生最珍貴的東西一樣,似乎沒有嚐過就不懂得什麼叫作人生。

相老爺的千金名叫芙蓉,芙蓉不嫌棄石安家的環境,還是經常到來。石安在芙蓉身旁就像個呆笨的男子一樣,什麼體貼的動作都不會做。石安不急,卻急死了躲在後方偷偷觀察的祖父,祖父就快看不下去這個像木頭一樣的石安,急得冒出一句:「快動作啊!」祖父這一出聲,頓時嚇壞了嬌羞的芙蓉,至於石安則是早就知道祖父躲在後面,所以對這突如其來的音聲,一點也不感到奇怪。

石安與芙蓉相約三次後,石安就再也不想再談感情這件事。石安告訴家人:「並不是石安天生沒有感情,而是石安早已看破感情這個騙人的東西,就如同明明知道前面的草皮是個陷阱,只要踏過就會掉入無底洞裡,怎麼還會笨得往前走呢?」家人無奈的搖搖頭,他們對石安說:「人們可以為了愛情奮不顧身,就算是掉進火坑裡也心甘情願。你就是沒有嚐過愛情的滋味,才會不敢跨步向前。」石安知道,家人都希望石安能娶芙蓉作為石家的媳婦,但石安一點都不想跳進坑洞裡,才痛苦得哀嚎求救,真正明智之舉,必定是在還沒掉進洞裡,就先轉道而行!

會騙人的東西最迷惑人心,不會騙人的東西反而讓人覺得不真實,這就是人們的矛盾與可悲之處。石安在看破世間虛假的情愛後,毅然決然的踏上修行之路。石安問師父:「為何師父的衣服能好幾個月不洗呢?」師父回答石安:「因為我的心已經淨得一塵不染,世間已無一物能沾染我身。就連這件衣服,即使弄髒了,也不會礙到我的清淨之心,我依然能自在的將它穿在身上,專注在修行之上。」石安明白,修行就修這顆清淨之心。師父已經表法給石安看,石安就明白這條路該如何走下去。

「我心能包容萬物,卻沒有一物能干擾我的清淨。我心能接納所有人對我的讚美與批評,卻沒有一句讚美與批評能騷動我心。我學習擴大自己的心量,像天一樣的無邊廣闊,像大海一樣的深廣,唯有讓自己的心能含納無盡的世界時,才不會為這世間的一微塵、一粒子而動心」石安精進不懈的修持自心,學習廣大的心量、慈悲與包容,立下深重願力度化眾生。

心上的淨地有深有淺,初嚐淨的滋味,感到全身舒暢,到了越深的淨界,如同無有此身在這世間一樣,是完全空無的自在之境。蘇佛雖有色身在此世間,卻只是蘇佛用來度化眾生的工具而已,他的心早已不著塵染,不為世間一切所動。

當心淨之時,眼前沒有一物能障礙清明,看的是清清楚楚的無邊世界。唯有自身淨明之時,才能以此清淨無染之身來度化濁世中的一切眾生。石安跟在蘇佛腿中,日日都在學習蘇佛如何度眾,末法時期的眾生難以調伏,就須如同蘇佛一樣的清明之心,才能有無邊的智慧來順應每一位眾生,在收與放之間,不離佛道上的修行,自然調平每位眾生之心。這確實是末法當前需要的度眾功夫,令石安讚歎不已。感恩蘇佛慈悲應世,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