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佛行》

訪問第一百三十四位尊者-海天(五百一十二年前)

佛行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

風一吹來,草地上那株蒲公英隨風搖動,蒲公英的種子也順著風四處飄散。母親坐在海天身旁,告訴海天:「你看這蒲公英的種子,他們原本都長在蒲公英上,現在各自隨風飄到各處,有的停在這裡,有的停在那裡,不管飄到哪裡,哪裡都可以再長出一株蒲公英來。我們學佛也是如此,要像蒲公英一樣,隨緣四處傳法,走到哪裡,就將佛法傳到哪裡,哪裡都可以讓佛法深根,讓每一個地方的人們都能聞法受益。」海天點點頭:「海天明白母親所教的,現在海天不管去到哪裡,都會為人介紹佛法。雖然有些人願意聽,有些人不願意聽,海天都隨順因緣,不會因此而起懊惱之心。」母親說:「海天這些日子來確實進步很多,確實不論做任何佛事,都應當無念且無所求,一旦有所求,心就容易起煩心而不易清淨。」

「噓,小聲一點!爹正在寫字。」海天告訴正在玩耍的弟弟。「海天,過來爹這邊。」父親對著海天說。海天走到父親身旁,父親將他剛寫好的字拿給海天看,海天將宣紙上所寫的每一個字,一字一字念出來:「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父親滿意的點點頭,告訴海天:「這首偈就送給你了,爹希望你能一生奉行菩薩道,心善、行善,廣行善事,對人對事都無有惡念。且清淨六根,常保淨念,不有好、壞、善、惡之分別,隨念皆是寂靜。」海天接下父親所寫的這首偈子,向父親頂禮後便將宣紙拿在手上,邊走邊念:「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經過在地上爬著玩耍的弟弟,還不忘教弟弟:「弟弟,你可聽見沒,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你雖然年紀還小,也要開始學習!」弟弟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海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海天笑了笑又繼續往前走,口裡繼續唸著:「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娘!你可聽見遙遠的地方有人正在念佛?」海天手比著遠方問母親。母親告訴海天:「那肯定是老翁正在念佛,我們過去看看吧!」母親與海天說完又繼續往山頂爬去。這座山越往上爬,景致越是優美,每一景,每一物都像幅畫一樣,美不勝收。海天停下腳步來告訴母親:「娘,你看對面那座山峰,高聳入雲,就像昨日董爺爺畫的山水畫一樣。」母親告訴海天:「大自然的美景固然是美,但心也不能為之動搖,你看看,你為了欣賞這座高峻挺拔的山峰,卻斷了心中的佛號,這怎麼划得來呢?念佛確實還不得力。」海天被母親這麼一說,才突然想起來:「娘說得真對!若娘沒提醒,我真的沒注意到自己忘了念佛!看來我的心還是容易受外境所動,應當要再好好修持才是。」母親與海天又繼續往前走,忽見一位女孩坐在山路旁,她正在哭泣。海天走向女孩,對女孩問:「妳怎麼了?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哭呢?」女孩轉頭告訴海天:「我娘給我一袋錢,要我去買些蔬果回家,我一個不小心踢到石頭跌倒在地,手上的錢袋就滾落到山下,現在身上的錢全都沒了,該怎麼辦才好啊?」母親立刻告訴海天:「把你身上的錢全給這位女孩。」海天問母親:「這錢不是要佈施給老翁的嗎?」母親告訴海天:「錢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需要用錢,錢也得活用。緣來了就應當隨緣,助人若是預先計畫,不可變通,那當下需要幫助的人永遠得不到幫助。」海天明白的點點頭,立刻掏出腰包,將所有的錢都給了這位女孩,並對女孩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女孩感動萬分,向母親與海天表達謝意,並跟著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母親與海天又繼續往前走,母親對海天說:「你看,剛剛這一點錢就度了一尊佛,若是剛才你因為猶豫而未將錢拿出來幫助這位女孩,就少度了一尊佛,就算是將這筆錢拿來佈施給老翁,也失去它助人的意義與價值。」母親才剛說完,就聽見老翁的笑聲:「哈哈哈!說得一點都沒錯!別人需要用錢,我可不需要錢,一滴甘露解我渴,一陣風來充我飢,一場大雨潔我身,一片大葉當我衣,我又何必須要錢來擾亂我的清淨心?這錢乃是世間人所需要,我非世間人,就不需要世間物。這錢乃是用來救度世人所用,一袋錢能救一尊佛,值得!值得!」海天將手比向山峰:「娘!你看!老翁站在那裡!」老翁就站在山峰上,山峰還距離母親和海天一大段距離。但老翁的聲音已經清楚傳入母親與海天的耳根內。

母親每年都會上山來拜見老翁,因為老翁是母親學佛的啟蒙導師,當時母親已經與父親成婚,但母親當初與父親結婚卻非出於本意。母親站在一尊佛像前向佛傾訴,正好與老翁相遇。母親告訴老翁:「我娘將我嫁給一位老實的丈夫,他們家對我娘有恩,我娘便答應這場婚事。但不知為何,我心從不在這段婚姻中,對丈夫深感歉意,又不知該如何作為?」老翁告訴母親:「事事因緣而生,緣既已來到,就隨順因緣,夫妻之緣能轉法緣,夫與婦共同學佛,妳腹中這孩兒將來必定是一名比丘,能利益人天,亦是功德一件。」母親明白老翁之語,方才的憂慮與煩惱全然消去,就像見到光明一樣的清明,母親立刻感謝老翁提點。

從這天起,母親開始帶著父親一同學佛,兩人之間不是談感情這事,而是共同在佛道上切磋琢磨,一同營造出成功的佛化家庭,故海天一出生就能聞得佛法,亦是海天過去修來的福報。海天在這佛化家庭中,日日聞經法要,修心養性,與同年齡的孩子顯得有些不同,是在佛的教化下,自然生成的非凡氣質,可說是佛法教育之不可思議。

「把我的玩具還給我!還給我!」海天走在街道上,正準備幫母親買些蔬菜,見一位經常作惡的男孩又拿走了別人的玩具。海天走上前,問搶走玩具的這位男孩:「這玩具屬於你的?」男孩搖搖頭:「不是,是他的!但是我想玩!」海天告訴男孩:「你可知道非經他人同意,取走他人之物,又令他人生起煩惱之心,可是有果報須受的?」男孩不懂海天在說什麼,海天又告訴男孩:「從前有一名農夫,他雖然是名農夫,卻為了省錢而捨不得買鋤頭,隨手拿了隔壁人家的鋤頭就開始耕作。農夫不以為意,因為他認為自己都是趁著隔壁人家休息時才取走鋤頭,並不礙到人家耕作。怎麼知道農夫的田地自從開始結瓜結果後,就經常被偷瓜偷菜,而隔壁人家卻是一點災央也沒有。農夫不管設了多少陷阱,都抓不到這名偷賊,最後他的田地一點收穫也沒有,還賠上更多成本錢。直到有一日,農夫在夢中夢見一尊佛菩薩,佛菩薩告訴農夫:『這所有的作物都是因為這支偷來的鋤頭才生成的,偷來的東西本就不屬於自己所有,那當然這些瓜果、蔬菜也不屬於你所有。』因與果是同時存在的,所造善因,必得善果,造惡因,得必嚐惡果,不因人、事、時而異,是不變的準則。雖然你現在只是搶了他的玩具,可別小看這微不足道的惡因,哪日就得受果報,可別輕忽!」這男孩聽了海天所說的話,雖是有些畏懼,卻又刻意表現出無所謂的模樣,說了一句:「還給你就還給你!」便快速跑走。

海天就快走到母親說的那家菜攤買菜,卻在途中遇見一位面色愁苦的婦人,海天問婦人:「發生什麼事了?」婦人告訴海天:「你看我這些菜,今天一把都賣不出去,葉子爛了,開始都變黃了。兒子還等著我用今天賣菜的錢買藥給他醫病,你說我如何不愁苦呢?」海天立刻掏出身上的錢,買了她全部的菜。婦人對海天感激不盡,海天也順道為婦人介紹佛法,告訴婦人:「兒子的病可以用佛法來醫治,只要妳真信佛,佛絕對可以幫助妳。」婦人微笑點點頭,跟著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感恩我佛慈悲。

海天帶著一大藍變黃的菜葉回到家中,母親看見這一籃蔬菜,並沒有多問些什麼,就直接拿去炒成一桌豐盛的菜餚。海天問母親:「娘,妳怎麼一點都不疑惑,這菜為什麼是又黃又爛的,而不是新鮮的?」母親告訴海天:「我看見的不是一籃泛黃的蔬菜,而是一整藍滿滿的慈悲。」海天驚訝的看著母親:「娘你可有神通?」母親笑了出來:「非也,娘沒有神通,娘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你去買菜的時間已經到了黃昏,娘指定你去的那家菜攤,生意一向非常好,若是這時間去,菜量肯定所剩不多。但你卻能買到這麼多的菜,菜又已經泛黃乾枯,想必是買了一家從早到晚都沒生意的菜攤。這是慈悲之舉,這菜攤因為你的慈悲,今天才能免去煩惱。」

母親時時刻刻都在用佛法教化海天,父親也經常帶著海天到各處行善佈施,使得心地時常保持純淨光明。不到十歲的年紀,海天便自發願力,要將此身奉塵剎,利諸有情,廣度群生。父親與母親大讚海天悲心,歡喜送海天入寺院修行。

戒為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海天修行以戒為師,可說持戒清淨如琉璃,這是從小父母親對海天的教育,使得海天自然而然便能謹守戒律,恆常戒行清淨,不犯道戒。數年的修行,法相變化快速,並非是海天天生資質優異,而是海天持戒的功德,使得法相不斷變化,圓滿豐潤。而海天也因持戒而不生憂惱,一切依教奉行,免除個人的思想煩惱,於戒行中常保清淨。

海天精進修持,利己利生,隨處遊化,隨緣度化眾生。海天從小在佛化家庭中成長,此身保持清淨之體,善根增長,智慧萌生,年紀輕輕便悟道成就,開悟見性。海天從不忘我佛、恩師與父母的教誨,一生以度眾為學佛的目的,廣度一切眾生,於此生圓滿功德,往生西國。

蘇佛廣修善行,日日救度無量無邊的眾生,一沙、一土都是蘇佛救度的對象,宇宙更是蘇佛積極超度的空間。每一空間都存在時空之中,從古至今已有無限的空間存在,若要細數也無法數盡,是無數劫又無數劫的空間,眾靈滿滿無邊無際。

人道能發揮的力量有多大,在蘇佛身上完全見證。即使西方諸佛也無法發揮像蘇佛如此大的能力,因為蘇佛所發之大願,願以此身來世間磨練修行,不受世間染塵的影響,時時常保覺性杜絕不該有的垢染,如今才能以清淨之體,以量大、廣大之慈悲心,救起難以數盡之眾靈。殊勝之事,於此末法時期現世人間,海天敬佩蘇佛如海深廣之德行,虛心向蘇佛學習,願諸學佛者都能效法蘇佛,發揮人道殊勝之力,共度無量苦海眾生,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