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閻羅王 第七殿泰山王

訪問閻羅王 第七殿泰山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蘇師姐:我們禮請七殿的泰山王,泰山王很莊嚴。

泰山王:阿彌陀佛。

蘇師姐:阿彌陀佛,泰山王,你好,今天我們見面了,之前沒有見過面,我很少請你,不是請第一殿,就是請第五殿,今天能夠請到你。請問泰山王,你是哪裡人?

泰山王:吾乃浙江。

蘇師姐:喔!浙江,是跟師父淨空老法師一個家鄉,浙江。那請問泰山王你這個是什麼情形去作到第七殿的閻羅王?

泰山王:吾是一個打鐵匠。

蘇師姐:喔!打鐵匠。

泰山王:我這個打鐵匠跟一般的打鐵匠可有所不同!我做的事情,外人所看為粗重;但事實上我心細,心很細。

蘇師姐:你有學佛嗎?

泰山王:被你給看穿了,哈哈哈!

蘇師姐:有學佛,有修就有定功。

泰山王:是有學佛,有點定功。

蘇師姐:沒學佛不可能這麼靜、這麼定,學佛知理啊!當然你再打鐵就跟人家不同。

泰山王:當然若是一般打鐵,來買的,這所做的是農具之外,其他若是其他的刀,或是有一些殺業的屠宰的刀亦是有賣;但是後來我這屠宰之刀愈賣愈少。我總是奉勸人家,只要是殺業,都是勸人勿做此事。

蘇師姐:不得了啊!積德,勸人戒殺,是無畏布施,你是非常慈悲。

泰山王:只要是翻攪,只要是普通的所用刀具,這農作具,我都會愈做愈好。

蘇師姐:哇!您廣泛培植功德之本,泰山王,您勤修眾善啊!

泰山王:所以我們整個,我所居住的,就也漸漸我的名稱人家就傳出去了。「這打鐵匠,打鐵匠,雖然是打鐵匠,又怕人家買他的刀,買他的斧頭,這打鐵匠是個怪物,是怪物。」

蘇師姐:(微笑)你是慈悲,真正修菩薩道。

泰山王:是啊!我都說是刀不好啊!我若沒有作這打鐵匠來勸告這些真正真的是屠宰,真正是殺害生命的,他們哪會停止啊!所以後來我所做的事情,包括農作我都還告訴他,「這可要小心啊!種植栽種農作物都一定要小心,這翻攪土地,亦是要慈悲。」沒有打鐵匠是我這種心的。

蘇師姐:你這個是好心,時時提醒大家,盡心盡力教誡,方法非常善巧啊!

泰山王:這我愈做愈大,生意愈來愈好。

蘇師姐:沒有賣那個屠宰刀,生意還是很好,曉得修善得福的好處。

泰山王:其他村莊的也都來,農村要用的,都來找我買。

蘇師姐:哇!心善、積德,自然生意好啊!

泰山王:是啊!讓大家曉得修善得福的好處。

蘇師姐:那請問你的本名,以前打鐵叫什麼名字?那你是在幾歲,怎樣往生的?是幾歲死的?

泰山王:(寫下:吳剛猛)

蘇師姐:(微笑)吳剛猛。

泰山王:那我寫一下我幾歲死的,六十三歲。

蘇師姐:以前人能活到六十三歲可以講長壽啦!那請問你往生有多久了?

泰山王:嗯,我看一看,大概兩百四十八年左右。

蘇師姐:哇!兩百四十八年,那你是六十三歲往生,那你身體很好。那你走的時候情形是怎麼樣?

泰山王:這我還要說說,我打鐵出名,還有一件事出名。

蘇師姐:那好!請講來給我們四眾弟子來分享。

泰山王:那就是我樂於布施,樂於分享。

蘇師姐:阿彌陀佛。

泰山王:因為我所奉勸的這些,所謂的不管是他們自己是田地耕種的,都會拿來分享予我。

蘇師姐:哇!你人緣很好,那你也有種嗎?

泰山王:是啊,是啊!有人種了好吃的蔬菜,也給我;有種稻米,也給我。我都是分享,分享給別人,我自己都再轉讓再分享給他人。

蘇師姐:做得很好!就是說不是自己享受,也分給人家,你肚量大啊!那你幾個小孩?

泰山王:我還特別喜歡小孩。

蘇師姐:那生幾個小孩?

泰山王:我沒有娶妻。

蘇師姐:喔!沒娶妻,了不起啊!

泰山王:沒娶妻,可是我有母親。本來是照顧我母親的丫嬛,以前我小時候他是照顧我母親,後來跟著我母親嫁給了我的父親,後來就一直照顧著,我們叫做女管家,家不大,業也不大,都不大,所以不叫女管家,我們叫他張嫂。

蘇師姐:後來張嫂照顧你就對了?

泰山王:張嫂就一直照顧我們。

蘇師姐:他也沒嫁就對了?

泰山王:是啊!他一直沒嫁,他其實一直勸告我要娶,可是我不娶,他勸告我。其實我是勸告,我母親死了,我可說,「您可……」因為他年紀也大了。後來我把他當作母親看待,所以我一直也沒有娶妻。

蘇師姐:那不錯,你們相依為命。那請問泰山王,您說您六十三歲往生,是怎麼情形往生的?

泰山王:我是一樣照常。這打鐵一定要送風。這要打這個風,把這個火燒熱,那要夾住這個鐵塊,把它拿出來,敲打。

蘇師姐:把鐵燒得紅紅的,再敲,把它夾起來。看它什麼樣子,就打什麼樣子嗎?

泰山王:是啊!紅紅的時候來敲打,敲的時候才不用耗力;冷掉了就又要再繼續進到火裡面燒,讓它燒紅再來敲;定型之後,就趕快放到水裡,嘶— —

蘇師姐:(微笑)澌— —澌— —

泰山王:這蘇居士都知道。澌— —好了之後,再釘上木頭,這把它掛著,一個一個擺著,就這樣。就那一天也是張嫂拿著午飯,中午這個午飯吃完,那我小睡了一下,睡一下(鼾聲如雷)

蘇師姐:喔!你聲音(鼾聲)是滿大的。

泰山王:(鼾聲如雷)就睡著了,睡著醒來就看了,我店家外面可排了一長排的人啊!

蘇師姐:長排的人是誰啊?

泰山王:不曉得是誰?奇怪了!為何排了一長排的人啊?

蘇師姐:那是什麼人啊?你看到是什麼人?

泰山王:奇奇怪怪的,很怪就是,也有就是一跛一跛的,手腳是一跛一跛的,好像很苦的樣子。

蘇師姐:喔!是一個跛腳的人嗎?

泰山王:有些也好像很貧窮,有的好像病懨懨的,又像乞丐又不像乞丐,倒像流浪漢,又像是逃難避難的,很多不同。那一看,奇怪!怎麼會有這群人排在我後面,排在我家外面,那有沒有搞錯?我是打鐵的,又沒辦法給他什麼,那我就繼續打鐵,就這個樣子。這連續大概有五天。

蘇師姐:五天都是這個樣子。

泰山王:就是每次我只要吃完午飯。

蘇師姐:睡午覺的時候嗎?

泰山王:我中午都要小睡,這其實是要有費力啊!

蘇師姐:您打鐵還是要出力氣,還是要有體力是嗎?

泰山王:是啊!總是有這麼一幕,而且這門外所排的人似乎都……變成每天看,都好像滿熟悉的,看了五天,我覺得就是摸不著頭,這到底是什麼事啊?這為何是如此啊?有一天,在第五天晚上,回去我就跟張嫂說:「張嫂,我有一事想要請教請教您,我每天小睡,吃完午飯之後,小睡片刻,總是會作一個夢,而且他們似乎好像在等待,等待著我,又好像在求救於我,我不知如何是好。」張嫂就說了:「哎呀!少爺,我跟你說,那沒關係,你少爺你也都沒有娶妻,那何不把你所累積的,所謂儲蓄下來的這些財富,所謂的或是拿一些錢財,在我們店門口行布施,所謂的賑災啦!」

蘇師姐:張嫂要你供養給他們吃飯就對了。

泰山王:是啊,是啊!

蘇師姐:你這張嫂慈悲,真好!

泰山王:張嫂就這樣教我。

蘇師姐:這很好!他希望你能布施,積德啦!

泰山王:我就覺得,咦!這很像我夢境裡他們所等待或是所祈求的、所要的。我就確實聽了張嫂的話,就拿了一筆錢給張嫂去處理、供養。張嫂那就每天哪,每天都處理得很好,我們就開始拿這些錢,能給多少算多少,我們就開始來跟人家結結緣。那我們在店外,當然那幾天我就沒有在打鐵,就只有我跟張嫂二人,我鄰居也找了一、兩個人來幫忙,就我們四個人就來布施。

蘇師姐:能夠多布施做善事,能發心供養,積德啊!

泰山王:我們就這樣做,總共一個禮拜,大概一個禮拜,好像每天還是很多人來!也不知道這些人從哪裡來的,有時就覺得好像是生面孔,反正就……

蘇師姐:他們都從外地來的人就對了。

泰山王:也不多想,反正就是有來就供養。

蘇師姐:對啦!多做多賺啦!

泰山王:就這樣做做做,大概七天過後,八天、九天,第十天吧!這十日之後,這幾乎十日過後,第十一日幾乎沒有什麼人來啦!這說也怪!那張嫂就說了:「少爺,我看,那這樣我們就到此為止吧!」就也沒有很多,大概都幾位而已,那我們就小小的,放在我店裡,那就從十天過後,我就有在桌子放食物。

蘇師姐:還是有人要來拿就對了。

泰山王:可自取,反正放在桌上任人拿。

蘇師姐:哇!您度量很大啊!

泰山王:這袋子打開就可以自己取,這米的袋子打開。那就在第十一日的隔天,是十二日的時候,平常也是一樣,我一樣吃個飯,小睡。在睡夢之中,就也不知為什麼,睡夢之中好像就這樣,這不知為何,就很自自然然地看見,夢中有人進來了。

蘇師姐:是穿紅衣服嗎?

泰山王:是啊!蘇居士,你怎麼會知道啊?

蘇師姐:那是閻王殿判官啦!

泰山王:是啊!後面還一個臉表情嚴肅的。我現在回頭來看才知道是獄卒,獄卒跟著判官來了,他就叫我了:「吳剛猛,醒醒啊!醒醒啊!」「您有什麼事嗎?」我一看旁邊的獄卒面無表情,臉不大好看,我也就一樣恭敬、尊敬,因為我有學佛嘛!他就跟我說:「請跟我來。」要我跟著他們去。我當然問:「那要去哪兒?您可告訴我要去哪兒?」他說:「這有玉旨到,要你到我們閻羅殿來當閻羅王啊!」「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蘇師姐:哈哈哈!你有嚇到嗎?

泰山王:「判官,您穿得紅紅的,應該是判官吧!紅色的衣服,您是判官吧!那閻王可是我當啊?」他說:「沒錯,玉旨上面清楚寫著。」我一看,確實啊!我這剛猛兩個字,很少人這樣取的。

蘇師姐:後來呢?

泰山王:那我就:「好吧!可是我也不會。」沒有想那麼多,就跟隨他到第七殿便是。「既然如此,再怎麼問都一樣,那我就跟著去了。」不一樣的是我就真的跟著他們走了(發出得!得!得!的腳步聲)

蘇師姐:(發出得得得的腳步聲)都是走路聲,走那麼多的腳步喔!

泰山王:每走一步都在怕。

蘇師姐:你有沒有算幾步,你走了幾步啊?

泰山王:我已經忘了幾步,我只知道踢達(腳步聲)怎麼會是我當閻王啊!

蘇師姐:你的名字不是叫剛猛嗎?在怕什麼?

泰山王:這這這這這……就到了。其實我邊走,其實腳還有一點軟;但是竟然名字取為剛猛。就像蘇居士您所說的,其實我取剛猛,我自己也不知,母親曾經跟我說,我膽子還滿小的。後來我就跟判官說:「判官,也不怕您見笑,你看我雖然看起來打鐵匠似乎也很有力,可是我事實上我很膽小。」判官就說:「你不用膽小,我們的獄卒可會幫助你的!獄卒一站上去排列,兩旁的獄卒,你哪會膽小啊!不用膽小,你只要會判案即可。」那就只好如此囉!那竟然判官如此說,我就上任了。

蘇師姐:升堂,威武— —

泰山王:蘇師姐,你喊得真好!那我就更衣,還挺不習慣的,原來穿的是很舒服,我自己的衣服都是很舒服,而且伸展是很容易的。那穿這個衣服。

蘇師姐:你這套衣服很漂亮,綾羅綢緞很輕、很軟喔!

泰山王:是啊,是啊!而且也是如此。那判官就說,「好,那你上任吧!」我說:「那我可應該把這鬍子刮一刮吧!比較好看吧!」判官說:「不用了,這最適合了,這鬍子長得這樣,這樣看起來比較有威嚴啊!」

蘇師姐:這句講倒是真話。

泰山王:那我就真的是聽了判官的話,就如此做,好啦!就真的所謂的第七殿泰山王就上任了。

蘇師姐:玉旨講說你是泰山王,你就坐上去,下面獄卒就喊威武— —威武— —

泰山王:是啊!獄卒排兩排,我腳一上階梯,上座,他又喊威武— —

蘇師姐:你一上座,排場很大喔!就開始判案了。

泰山王:是啊!開始要判案,還有我上座,他拿我的年譜給我看。他還寫很多,我做了什麼好事,做了什麼好事,做了什麼好事,他可寫得清楚啊!若是沒有看到他寫我做了什麼好事,我還不敢吔!那一寫,好像我平常在做的事,都變成是好事;原本只是小事,怎麼記錄下來我在世間我所做的,都變成是善事。

蘇師姐:我們在世間善惡都有記事,一點都不會偏差啦!

泰山王:是喔!很微細啊!我們一有念頭,都不能騙得了他。

蘇師姐:你在世間一點一滴,宇宙的準則,都是自創造的,很多學佛的人應該懂。好,泰山王,你也知道,我們現在訪問,您來香光佛地這裡就知道說一殿到六殿都有訪問過去世。那今天訪問您,您說您在這兩百四十八年往後退是幾世下過地獄啊?

泰山王:十一世的時候。

蘇師姐:十一世是怎麼下地獄啊?那請問你在這兩百四十八年,你說你已經往生,就是死了兩百四十八年,你打鐵是在六十三歲往生死的,您在那兩百四十八年是……怎麼來配合,好像時間不大對啊?

泰山王:有一事蘇居士你不知,其實我等於說這兩百四十八年,當時死是六十三歲是吧!兩百四十八年,如果你問我,我只能說在我它是一片空白。

蘇師姐:這個兩百四十八年的意思是什麼?因為你是往生兩百四十八年,可是你現在作吳剛猛六十三歲往生死的。

泰山王:我吳剛猛是六十三歲往生。

蘇師姐:那你六十三歲往生是去上任第七殿泰山王的,所以這個兩百四十八年,我就看不懂。

泰山王:唉!只知就這樣我在空間旋轉,旋轉。

蘇師姐:喔!你在空間旋轉、旋轉有兩百四十八年嗎?

泰山王:是啊!是在空間旋轉啦!

蘇師姐:還沒有去投胎出世以前嗎?

泰山王:是啊!就在這裡旋轉,旋轉,到了忽然有那麼一天,有一個婦道人家祈求,燃香祈求,就變成我這一個吳剛猛。

蘇師姐:你的意思是說你本來是在空間兩百四十八年,後來你是在旋轉,旋轉,結果有個婦人在燃香祈求,就是求孩子是不是?

泰山王:是,婦人燃香是在求子。

蘇師姐:你就進了這個婦人的肚子裡,也就是現在你的母親,你就很自然進入這位婦人的肚子是嗎?

泰山王:這就是我進入母親肚子。

蘇師姐:你的意思是講兩百四十八年你在空間一片空白囉!

泰山王:是啊!一片空白。

蘇師姐:為什麼在空間一片空白?你要找出來。兩百四十八年後面,兩百四十九年,你到底是作什麼?是什麼人物,叫什麼名字?

泰山王:蘇居士,我可是那叫被控制!現在看來應該是被控制。

蘇師姐:你兩百四十八年被控制,被什麼控制?

泰山王:就是一道光而控制著我。

蘇師姐:那你在還沒被控制是做什麼行業?那這樣就找出來了。

泰山王:我只知道當時的兩百四十八之前,我說在這空間,我的最後一念是跳崖,跳下來之後就一道光,就是這樣。

蘇師姐:就這樣你兩百四十八年在空間裡面,你跳崖的身分是什麼?

泰山王:後面有人追殺我。

蘇師姐:追殺你,那時候叫什麼名字?你寫出來一下,兩百四十年叫什麼名字?

泰山王:(寫下:張曉希)張曉希,希望的希。

蘇師姐:你這個張曉希以前是在幹什麼的?人家怎麼會追殺你?

泰山王:好像是偷兒。

蘇師姐:你是偷兒喔!

泰山王:我是因為沒有食物吃了。

蘇師姐:去給人家搶,人家追殺你就對了。

泰山王:我是因為沒有東西吃,那我經過,看到東西,我就抓了幾個就跑,結果被追,追到……其實我膽子很小,追到沒路可逃,追到了一個懸崖,就跳下去了。

蘇師姐:哎喲!

泰山王:因為我怕被抓到會被打死。

蘇師姐:你跳下去就進入空間就對了。

泰山王:因為追,原本是這個掌櫃的追我,可是不知為何後面突然跟了一堆都在追我,所以我就跳下去了,因沒路了。

蘇師姐:哈哈哈!

泰山王:所以我正在想難怪我膽小,當時就已經膽小。

蘇師姐:現在言歸正傳,就是你張曉希是個偷兒,搶了東西就跑,人家追你,所以進入空間二百四十八年。

泰山王:是啊,是啊!是這樣啦!

蘇師姐:兩百四十八年結果你在空間轉的時候,有個婦人就在燃香。

泰山王:是,燃香,它還有煙。他是這麼誠懇地,誠懇地求,還磕頭,當時他念的是觀世音菩薩。

蘇師姐:那婦人就是你媽媽就對了。你媽也是求一個孩子,剛好你墮入他肚子,所以你叫做吳剛猛。所以你出來也是孝順,是父母有教啦!

泰山王:是啊,是啊!

蘇師姐:你父母從小教你都做好事,你父母知因果,造什麼因得什麼果,這樣就成功了;不然原來你是人家抓你,所以你跳了以後就進入空間就對了。

泰山王:那我說的是那道光控制了我。

蘇師姐:那個光是誰啊?

泰山王:所謂的空間嘛!吾也不知。

蘇師姐:你現在是閻羅王,第七殿的泰山王。

泰山王:只知道是一個控制,是一個空間,是一個控制。

蘇師姐:你現在是閻羅王,現在問題是怎麼進入空間,怎麼你突然跑進去空間?這個問題要找出來。

泰山王:只知我當時跳下了這山崖,就一道光。

蘇師姐:就是一道光把你攝住嗎?

泰山王:是啊!就一道光。

蘇師姐:不是,你在最後的念頭,你跳了山崖,最後一個念頭是逃命而已嘛!

泰山王:是啊!只要逃命啦!

蘇師姐:都沒有念頭。

泰山王:可是一跳下去是空白,因為跳下去的時候,當時這一跳下去就突然空白了。

蘇師姐:就有一道光就把你攝住。

泰山王:最後一片空白,就這樣進入這道光。

蘇師姐:攝住以後就變成在空間有兩百四十八年就對了。

泰山王:是,在空間兩百四十八年。

蘇師姐:兩百四十八年,後來看人家燃香在拜,要小孩,你就進去,那變成……

泰山王:婦人就變成我的母親。

蘇師姐:名字就叫吳剛猛就對了。

泰山王:是也,我叫吳剛猛。

蘇師姐:這樣就講得清楚,可以啦!那現在就是說你現在是在吳剛猛的十一世往後推吧!

泰山王:那吳剛猛在這兩百四十八年還是張曉希這裡推啊?

蘇師姐:你用吳剛猛,吳剛猛比較好。

泰山王:從吳剛猛算兩百四十八年這個……

蘇師姐:拿掉兩百四十八年。

泰山王:這樣算,浮現的是十一世。

蘇師姐:十一世,就是你現在是吳剛猛的十一世就對了,往後退,那這十一世到底怎麼下地獄啊?那秀麗知道了喔!

秀麗師姐:我不知道吔!

泰山王:蘇居士可把講得清楚啊!

蘇師姐:是啊!這不清楚的話,人家會問啊!你這兩百年跟這六十三歲不合啊!

泰山王:我也沒想那麼多,就直接給說了,原來是如此,我也……

蘇師姐:你不是泰山王嗎?

泰山王:我是泰山王,我不想回顧過去世啊!

蘇師姐:要回顧,不回顧過去世不行。要給世人了解,人有過去世的過去世,才知因果可怕。

泰山王:我回顧過去世,我知道前面的閻羅王,大家都講得還滿露骨的。還好我這個吳剛猛未娶妻啊!哈哈哈!

蘇師姐:哈哈哈!你也是被女人害就對了。

泰山王:哎呀!沒有反應,沒有反應,哈哈哈!他們講我都有在聽啊!

蘇師姐:哈哈哈哈!有反應就完了。

泰山王:哎呀!稍待,說沒反應,這時快那時慢,好像又有反應。

蘇師姐:哈哈哈哈!

泰山王:不得了,這不得了啊!這不行,所以這就我為何不回顧。這一回顧……

蘇師姐:阿賴耶太可怕了!

泰山王:蘇居士,這怎麼可如此談啊!我並不想,我並沒有想,可是你這一講,我說我不想,可就不行啦!

蘇師姐:你這十一世到底怎麼下地獄?講來聽聽看。這也是在救世,阿賴耶害死人,不移民西方極樂世界就是不行。

泰山王:我現在覺得這鬍子可好用!

蘇師姐:女生不敢跟你、碰你。哈哈哈哈!

泰山王:刺刺的,這誰敢碰啊!

蘇師姐:都是刺,哈哈哈!刺太多了,哈哈哈哈!哎喲喂呀!

泰山王:我突然又膽小了。

蘇師姐:哈哈哈!你內心很正直喔!

泰山王:所以面貌跟心是不一致的,面貌,面善心惡無人知,蘇居士,面善心惡無人知。

蘇師姐:你內心正直。現在問題是十一世你是演什麼角色,我們就好像在演戲好了,角色,十一世是什麼角色?

泰山王:我當時可不是這個長相!

蘇師姐:作男生還女生?

泰山王:我是個男眾,一表人才喔!

蘇師姐:喔!十一世是男眾,一表人才。

泰山王:當時我是一位書生,我長得可好啊!衣冠楚楚,衣服每日都是穿得整整齊齊,這都是非常好。我對自己都非常滿意,這出門還會看一下自己儀態如何。

蘇師姐:你很富貴嗎?父母有錢還是你自己賺的錢?

泰山王:應該是中等,不愁吃穿。你說大富貴,也不是大富貴,就是不愁吃穿。當時我是一個文人,所以這可知啊……

蘇師姐:你喜歡吟詩作詞。

泰山王:吟詩作詞是我的最愛。

蘇師姐:你看到詩句都在陶醉,是吧?

泰山王:每一句詩都會扣人心弦啦!

蘇師姐:那你寫的詩句很好囉!

泰山王:也不敢說好或不好,跟他們相比也是培養自己的內涵。我也進京考試。當時我也作了官,後來也考上了官位

蘇師姐:有沒有娶妻啊?

泰山王:有,我長得一表人才,這麼好看,怎麼會沒娶妻啊!

蘇師姐:有小孩了?

泰山王:育有一子二女。

蘇師姐:名字叫什麼?寫一下,一子。

泰山王:當時我的名字嗎?

蘇師姐:是,就十一世的名字。

泰山王:(寫下:林儒書)

蘇師姐:這名字真好!所以書香門第就對了,你父母很會取名。

泰山王:我兒子可要寫啊?

蘇師姐:兒子也要寫,兒子叫什麼名字?

泰山王:(寫下:林生學)二女也可要寫啊?

蘇師姐:可以。

泰山王:(寫下:林幸娘、林滿意)

蘇師姐:一個大女兒,這大女兒。

泰山王:大女兒叫幸娘。

蘇師姐:一個是林滿意,你這名字都取得很好吔!

泰山王:二女兒叫滿意,是他長得好看,所以叫滿意。

蘇師姐:那你是一個家庭非常美滿,一子二女,怎麼會下地獄啊?

泰山王:我的外型長相斯文,而且文質彬彬,看起來就是令人能夠很好的印象,我在朝為官之時,我有聰明的智慧。

蘇師姐:是。有沒有不斷向上提升啊?

泰山王:我懂得看人心。

蘇師姐:你是看風轉向就是啦!

泰山王:所以故我對提拔我的貴人非常地用心地對待他。

蘇師姐:那就是你很會陽奉陰違,對你有利用價值的人吧!

泰山王:當時此貴人乃是一位宰相。我極力地討好他,極力地去討好,去奉迎他、討好他,討他歡心。那自然而然他也把我列入他的心腹,其實在朝為官都有所謂的黨派。

蘇師姐:是,都有處處為營,都在造業啦!

泰山王:就是現今說的黨派,其實是應該說我跟這人比較合,我就常常跟他互動。

蘇師姐:他講的話你就聽得進去啦!

泰山王:是,我跟這人比較不和,我就少跟他互動。

蘇師姐:那你是個非常現實的人喔!

泰山王:當然在朝廷之中,如果皇帝有什麼任何的一些,要來聽這些官人的一些意見,我們所見略同,就會如此做,所以我們就會靠這邊站,靠那邊站,當然我就盡量靠宰相這邊站。宰相在咳嗽了。

蘇師姐:他(秀麗師姐)是你宰相,哎喲喂呀!他是你宰相喔!

(秀麗師姐咳嗽)

泰山王:咳了咳了,咳了很厲害。

蘇師姐:阿彌陀佛喔!這因緣也真複雜啊!十一世他是你的宰相,你的宰相可淒慘!為了情。

泰山王:這後來這宰相對我很信任,乃因為這水患,這江南一帶其實常常容易下雨,水患也因為當時的一些,應該是說也沒有真正懂得去治河水的人,治理這些河水,讓它疏通,讓它不會滿,不要讓它水災滿患。水滿假如有疏通之道就不會有災難,但是當時水患也是需要賑災。

蘇師姐:這個賑災,就是救命的錢,你一有私吞,因果背不完喔!

泰山王:那我就獲取宰相的認同,宰相當時亦是慈悲,也想說也讓這皇帝,皇帝當然也知道整個災情,後來就因為這賑災款,而賑災款的款項,就由我是宰相的心腹,而我就負責處理,那我每處理這賑災款之時,我都是跟宰相溝通講好的。

蘇師姐:多少災民要救度的!救世的錢喔!所收的錢,你吃一毛,你的因果背不完喔!

泰山王:講好的意思是:假設先講的是工程的部分,現在人叫做工程款,再講賑災款,賑災款項。就分為工程款跟所謂的救災。救災就是他們的食物,糧食款。再者就是醫藥款,真的如果需要醫藥的。就分這三個款項。那他會告訴我如此來做,我就一一做了帳冊。每一位來收取,來跟我領取的人都要簽上名字,要簽上名字,他寫上名字表示他有拿到錢,因為這到後面還是要預防之道,至少是有憑有據,那只是寫上。不知道寫的,不會寫的,我們幫忙寫,他只要蓋這個……

蘇師姐:拿錢就要蓋手印。

泰山王:蓋著我們做好這圓圓的,這一蓋就可以了,就可以了,那就這樣。所以講白了,我從中獲取了不少錢財。

蘇師姐:哇!這個罪就很重。

泰山王:那錢財可是我在這工程款所謂應該要疏通的這個部分!要叫人來,所謂把這些為何會水患,真正的根源要找出來。當時說,也不是我不找,就是沒有能人哪,沒有能人,就是沒有找到真正會治水的人,所以其實亦有請人來幫忙,或是最簡單的就是請當地的地方官,請了幫我們來簡單的一些治水方法,用什麼來擋,裝砂或是所謂的種樹都來不及,都來不及,那就這樣來做。所以當時我不管是工程款或是所謂的糧食的或是醫藥的款項,在帳目來講,我是講得一清二楚,因為是清楚明白,每一個款項都清楚明白;可是事實上這都不清不楚,因為都落入了,沒有全部,大概不少的錢落入了我的……

蘇師姐:私囊,這個你一定要下地獄,這個都要下地獄,這個救苦

泰山王:可是我還滿有智慧,我可不會自己一個人獨吞!

蘇師姐:拿給宰相,宰相也要?

泰山王:當然也會給宰相。宰相的妻兒貪,從宰相的夫人下手,先送禮,每一次就先送大禮,綢緞、髮釵、頭釵,看著這個是翠玉,這個是翡翠,這東西給他,這都送給他。他也知道這價值非凡,但他不疑有我,不疑有我。他知道這好像它連宰相都很少買的。他只知道我對宰相的尊敬,所以他就不疑。那我就說:「哎呀!我謝謝相國大人對我的栽培,所以相國夫人,我這些都是跟您感恩感恩,敬佩敬佩您。」就是如此。那後續再來,只要他的大壽,我就送大的銀兩。

蘇師姐:你那宰相好像很貪喔!

泰山王:夫人比較貪,宰相只有是真正大壽我才送銀兩,他也覺得理當如此啊!

蘇師姐:宰相不知嗎?

泰山王:因為他對我的關照確實滿多,就是如此。那我不知我竟然犯了這樣的罪,我覺得我也是有良心,當時我並沒有全額都給中飽私囊,並沒有如此,而是大概是一半。

蘇師姐:那你這樣講,所以才下地獄,不是為女人下地獄喔!

泰山王:女人是你剛剛講,我有一些私人的事,所以我才有所感;否則講到這官的時候我其實是沒有所感。女人的部分,當然為官,當時的時代你說有個三妻四妾倒少

蘇師姐:你有幾個太太啊?

泰山王:我就是三妻四妾。

蘇師姐:都有就對了,老婆也不反對。

泰山王:是,因為為官嘛!老婆他也奈何不了我啦!

蘇師姐:你就是貪了這個錢,害了那個水患現在都找你的宰相,宰相這麼多水患都找他。哈哈哈哈!

泰山王:不只找宰相,找宰相的夫人也會找。

蘇師姐:那個夫人就是卓淑鈴囉!

泰山王:我可沒說喔!

蘇師姐:這事情嚴重啊!難怪他們兩個人超水患超不完啊!你們以前夫人那麼貪喔!現在夫人他也是滿正直的。

泰山王:哎呀!這凡事都是因緣啊!否則你若不訪問這十殿閻王,我也沒辦法見到我們家宰相跟夫人。

蘇師姐:泰山王,你今天講得真好!泰山王,後來你是幾歲往生的,你在作林儒書的時候?

泰山王:唉!我當時這裡痛(指著心)

蘇師姐:心痛,就眾生說你沒心肝啦!才會心痛。

泰山王:那每每都會作惡夢,當時的年紀其實我算是早逝,早逝啊!

蘇師姐:對,幾歲生病?

泰山王:大概是四十八歲,我生病就走了。

蘇師姐:四十八歲,那很早喔!缺德才那麼早逝啦!

泰山王:我這裡(心)痛。真的如蘇居士說言,沒有心肝啦!

蘇師姐:這麼多的水患災民,你的心當然就痛。

泰山王:晚上作夢都夢見都是這些水患,身體溼答答。

蘇師姐:哎喲!很可憐的水患,溼溼答答來找你喔!

泰山王:救我啊!救我(溺水的聲喊)!沉下去了。

蘇師姐:阿彌陀佛。你造業,業報現前啦!

泰山王:又有,又每天作夢又來。救我!全身濕濕站在河中,流水河中。

蘇師姐:哎喲!阿彌陀佛,我看你會精神錯亂。

泰山王:每每作這些夢,我起來的時候就全身無力。

蘇師姐:有懺悔嗎?錢在哪裡,錢在哪裡,私囊在哪裡?

泰山王:錢在我夫人手裡,錢他管的啊!

蘇師姐:你夫人在哪裡?

泰山王:我說的是我夫人手裡,夫人,我的夫人。

蘇師姐:你夫人叫什麼名字?

泰山王:夫人沒在這裡,夫人在錢堆裡。

蘇師姐:你夫人作錢蟲,你看你害你夫人貪,所以在作錢蟲啦!

泰山王:哎呀!蘇居士,我夫人在錢堆裡,還起來舔著錢吔!

蘇師姐:(對著身旁的同修說)你寫他夫人的名字,他還沒寫他夫人的名。

泰山王:(寫下:林氏金綢)

蘇師姐:演戲,演戲,宰相在這裡,人怎麼可以來啊?演戲,演戲,宰相在這裡啦!這也跌破眼鏡對不對?你的太太叫林氏金綢是吧!

泰山王:俗話叫做金綢(台語)

蘇師姐:對啦!金綢,那他在錢堆裡面嗎?

泰山王:是,我看他在舔錢啊!

蘇師姐:舔錢是錢蟲啦!

泰山王:錢蟲,看他舔錢黏住。

蘇師姐:好,錢蟲,金綢啦!

泰山王:我當時就是一直作夢,那後來就愈來愈虛弱,愈來愈虛弱。

蘇師姐:醫生也醫不好。

泰山王:吃再多的補藥、湯藥都無效。

蘇師姐:那個就是淹死,水患(眾生)給你抓走。

泰山王:每天都一直吐痰,也一直吐、一直吐、一直吐、嘔吐,胃都要嘔吐出來。

蘇師姐:淹水嗆死,你當然會嘔吐,現世報啦!後來你那個四十八歲死掉以後在地獄是受什麼刑啊?照你這樣講,你的宰相也有下地獄囉?

泰山王:狼啖地獄,牠是把我心跟肺都給(發出撕咬聲)……我(發出極度痛苦的慘叫聲)……

蘇師姐:哎喲!拉他的心吔!吃這點錢又帶不走,怎麼划得來!

泰山王:是啊!就這樣,蘇居士,我一想到過去……請把我給請出來。

蘇師姐:好,請一下,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我佛慈悲,出來了。狼啖,幾個地獄,你去幾個地獄啊?

泰山王:我去了狼啖地獄。

蘇師姐:還有什麼地獄?

泰山王:當然也有心,心不好啊!

蘇師姐:挖心地獄,兩個地獄。

泰山王:我很淒慘,下了兩個地獄。

蘇師姐:那後來上來作什麼畜生?

泰山王:我作了……蘇居士,你現在一問我,我所現的相竟然是毛被扒光。

蘇師姐:作雞喔!

泰山王:反正看到就是毛被扒光。

蘇師姐:毛被扒光只有雞啊!

泰山王:而且還掛著。

蘇師姐:對啦!你這個雞毛被扒光就是掛著在賣,留個尾巴在。你雞作多久?

泰山王:我作了兩世雞。

蘇師姐:這太便宜你了吧!害人家淹水淹死那麼多,才作兩世的雞而已喔!

泰山王:兩世以後作麻雀,第三世是作麻雀,變小,變小了,就是作了麻雀。因為我當時也很會所謂的狡辯,如此也很會所謂很會講話,所以我就變成了麻雀,到處講講講,嘰嘰喳喳。

蘇師姐:一直講,麻雀啾啾啾,你麻雀太便宜了吧!應該作馬去還債。

泰山王:我當時作了兩世的雞,一世的麻雀,所以到處,麻雀就到處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就這樣。而且我還是被人家給用了石頭把我這個麻雀給打死了,打在我的頭就打死了。

蘇師姐:泰山王,原來在十一世你在朝為官,本來三妻四妾變成雞給人家拔毛,又作這個麻雀,這怎麼划得來!那你們宰相到底有沒有下地獄啊?你宰相也這麼壞。

泰山王:宰相當然也要受報。

蘇師姐:宰相比你重還比你輕?你輕還他輕?

泰山王:宰相其實他跟我不同,因為我是先去討好他的妻子的,討好夫人,但是後面的大壽亦是錢財送給了宰相。宰相有受報,在地獄也是很淒慘啦!而且他下的地獄也不亞於我。宰相自己知道吧!

秀麗師姐:(搖頭)

蘇師姐:給他講一下,他去幾個地獄啊?他真的不知道,他知道今天就醒了,他現在還沒有醒。

泰山王:可宰相自己知還未醒!他是半夢半醒,現在很苦,是不能滿他的意吧!

蘇師姐:受苦就是還有宰相的個性,所以他不想醒嗎?那宰相去幾個地獄?

泰山王:可否寫啊?

蘇師姐:寫啊!不用怕,寫,可寫,而且他老婆也要寫出來。

泰山王:蘇居士這為難我吧!

蘇師姐:你今天泰山王,你今天是到底要不要被訪問?

泰山王:當然,這可是訪問當中有這條事啊!

蘇師姐:這條件這是真實,不是條件,一定要把它水落石出,才對得起水患眾生啦!

泰山王:哎呀!因緣竟然如此。

蘇師姐:宰相什麼地獄?夫人什麼地獄?

泰山王:宰相有所謂的這銅柱地獄。

蘇師姐:銅柱地獄,這銅柱地獄他去了好幾次了,這不用講,他為男人、為女人付出代價也很多。

泰山王:這看到他在地獄很淒慘啊!

蘇師姐:銅柱地獄作了幾世啊?

泰山王:只現他有抱著,但並未顯現他有幾世

蘇師姐:不是幾世,銅柱是有,還有在什麼地獄?

泰山王:他有被挖腦地獄啦!

蘇師姐:挖腦地獄,設計啦!還有什麼地獄?

泰山王:可是我所見的宰相沒這麼壞吔!

蘇師姐:還有什麼地獄?再講來聽聽看,這人心很深、末測,再來,什麼地獄?

泰山王:蘇居士所講的是宰相這一世,還是這整個的?

蘇師姐:現在宰相,就你這次就好了,你要給他掏出來,他聽了會暈倒了,就抬出去。

泰山王:那就這兩個了。

蘇師姐:好,這個他老婆,老婆什麼地獄?寫下來。

泰山王:蘇居士,其實你要問,我竟然寫了就都敢寫,可是我覺得就這樣就好了。

蘇師姐:是啊!老婆有幾個地獄?貪財。

泰山王:其實,蘇居士,這相國夫人,其實後面我有跟他說,後來我送的禮物愈來愈昂貴,他說:「這林大官人」,他叫我林大官人,「你送這麼昂貴的禮物,想必……」因為他很聰明,夫人很聰明,「想必一定有所事情你得利益而如此作為吧!」我就只好說出真相,但是所吞的,所謂私吞的這些一半不敢說,只有說我在賑災款有拿到一些好處。我有這樣講,所以他跟我一樣也是……

蘇師姐:你跟夫人狼狽為奸。

泰山王:沒心沒肺。因為後來每一次我都會有給他,給相國夫人。

蘇師姐:那他下什麼地獄?

泰山王:他也跟我一樣有被……

蘇師姐:喔!這個這個狼啖地獄,再來呢?

泰山王:他也是有銅柱地獄。

蘇師姐:他也是有銅柱,他有外遇啊?他作了宰相夫人還去找男人嗎?找你?找你嗎?

泰山王:這不能讓宰相知道。

蘇師姐:事情嚴重,原來你跟他有關係。哈哈哈!不能給宰相知道,原來是這樣。哎喲!阿彌陀佛,這事情怎麼是這樣呢?

泰山王:你就可知道我們宰相有時候為什麼會討厭他是有原因的。

蘇師姐:喔!原來夾在你們兩個中間。你比他宰相帥嗎?那時候宰相有多高?

泰山王:我當然比他帥,因為我比他年輕啊!

蘇師姐:他太太也是看到男人英俊就吸喔!

泰山王:是啊!蘇居士我每每要……

蘇師姐:哈哈哈哈!

泰山王:蘇居士,這送禮又私下會面,而且必須是把這ㄚ嬛都給退後,都退下,那你就可知,我又不只一次的送禮,那這機會可多,一次、兩次、三次,那當然就有好感啦!

蘇師姐:那宰相都不曉得?

泰山王:那宰相有國事要忙啊!

蘇師姐:那時候宰相有多高?老實說,有沒有一八零。

泰山王:宰相個兒倒也是不矮,也是很高啊!

蘇師姐:現在我要找出這原因,泰山王,現在宰相這麼矮的原因,才一百四十幾公分而已,講出來到底為什麼會生這麼矮?

泰山王:這也不在我的業務範圍裡面。

蘇師姐:哈哈哈!現在有沒有在業務裡面,你也要給他講清楚。哎呀!泰山王你要做好事,反正人家也不認識他,我們寫一下就好,人家問宰相我們也不要講誰啊!來,他是怎麼樣會愈來愈矮?就是沒有良心,就是不曉得眾生苦,所以愈來愈矮,為了男人什麼都敢做。

泰山王:蘇居士,情哪,為了情。你說得對啦!眾生苦他都看不見,他的夫婿一生氣,山崩地裂啊!

蘇師姐:為了情才一直矮,一直矮,不值得!主要不能見性,可惜啦!

泰山王:是真可惜,是不值得,情害死他,情啊,只要肉體的感覺,肉體的感,每一個放不下的情就在自己身上,那長的地方有時是前哪,有時是胸膛,有時是兩臀,你看所謂的情欲。

蘇師姐:現在世間人臀那麼大,都是為了情欲喔!哈哈哈哈!

泰山王:蘇居士,因為每一個肉體的感跟情在的話,他就會一直把它像又附著一樣,附著全身一樣,全身附著,牽連附著。

蘇師姐:哇!泰山王你分析得很清楚明晰啊!

泰山王:您說怎麼會有之前的高度呢!而且他又其實,我的宰相,為什麼夫人會對我有好感?宰相其實脾氣不好又傲慢,脾氣不好又傲慢,高傲。

蘇師姐:現在他還是很傲慢,脾氣還是不好。

泰山王:高傲,而相國夫人其實長得還算好看。

蘇師姐:夫人是美女,你才敢冒這個險是嗎?

泰山王:但也壓抑太久,只要我稍微對他好,相國夫人剛開始在我面前是哭哭啼啼,哭哭啼啼說:「你都不知啊!」

蘇師姐:就是愛你,就哭哭啼啼給你看啦!

泰山王:是啊!那我就抱著他。我就說:「夫人,不要傷心啊!」他躺在我的肩膀上,哭得很淒慘,當然是要安慰安慰啊!

蘇師姐:那照你講,宰相也是戴綠帽子都不曉得。哎呀!作人這個不好玩,這靈投胎,投來投去,真的很可怕!

泰山王:我不要再來啦!我也不想來了,這投胎,我也當過這大官,當過打鐵的。

蘇師姐:好啦!現在看他夫人下過什麼地獄?

泰山王:銅柱,還有跟我一樣沒心沒肺。

蘇師姐:狼啖,兩個地獄而已喔!那後來起來作畜生作什麼?

泰山王:他跟我一樣,剛開始出來也是雞。

蘇師姐:也作雞,怎麼作雞?好像太便宜你們了!你感覺呢?

泰山王:不知,我們就是作雞,雞也不好作吔!雞要作那件事,也滿難作的。

蘇師姐:後來雞起來,他又作什麼?你作麻雀,他作什麼?

泰山王:夫人作過蛇道。

蘇師姐:他比較毒,作過蛇,嚇死人了!你看他也流浪到現在。

泰山王:其實到後面他都恨,他也恨宰相也恨我。

蘇師姐:為什麼要恨你?

泰山王:你知為何恨我?恨我的出現讓他把持不住。

蘇師姐:哈哈哈哈!哎喲!泰山王你也真敢講,講得真好,這真的是,哈哈哈哈!好,泰山王,你今天講得非常好。現在問題是,你的家人有沒有要救啊?

泰山王:要啊!要救。

蘇師姐:是救那個張曉希兩百四十八年他也沒有娶太太。林儒書這個四十八歲死掉,就是說你們那個夫人,對不對?這個林氏金綢。

泰山王:是,林氏金綢。

蘇師姐:兒子林生學,女兒叫林幸娘,再一個,林滿意。

泰山王:請蘇居士慈悲。

蘇師姐:是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好,現在來叫一下,夫人在哪裡?

泰山王:當錢蟲,蘇居士,他當錢蟲。

蘇師姐:那兒子作什麼?

泰山王:我兒子在鬼道幫人家寫狀子的。

蘇師姐:那大女兒呢?

泰山王:大女兒很特別,我大女兒一樣在鬼道,在鬼道當老闆娘,是賣……

蘇師姐:賣什麼?

泰山王:飯館老闆娘。

蘇師姐:第二女兒,那滿意呢,林滿意?

泰山王:滿意,哎呀!怎麼是老蚌?

蘇師姐:作蛤蠣(台語)。老蚌什麼?

泰山王:(寫下:老鴇)

蘇師姐:老鴇,去哪邊作老鴇?在鬼道作老鴇。

同  修:拉皮條。

泰山王:不是,應該說是他是開那種……

蘇師姐:酒館有女人陪酒啦!

泰山王:他原本是面貌姣好,那他後來就當了青樓女子,後來就去變成了老鴇。

蘇師姐:他也是在鬼道。

泰山王:是在鬼道。

同  修:鬼道也有老鴇喔?

泰山王:就是所謂的那個青樓裡面,老鴇就是所謂幫忙介紹哪個女生給哪個大戶人家用。

蘇師姐:好,我們現在請,泰山王的十一世名為林儒書,夫人叫林氏金綢,在作錢蟲。來,請林氏金綢。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我佛慈悲給你回復過去,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給你恢復原狀,拉鍊拉開,我佛慈悲。來,那蟲下來了,林氏金綢,你的老公林儒書在那邊,看到了嗎?

泰山王:夫人啊!

林氏金綢:哎呀!老爺啊!

蘇師姐:現在你不要去作錢蟲,老爺叫你看西方極樂世界。

林氏金綢:我喜歡錢啊!

泰山王:不要再算錢了。

蘇師姐:看西方,有沒有看到西方極樂世界?

林氏金綢:哇!好亮喔!

蘇師姐:現在你的老爺已經作七殿的泰山王了。

林氏金綢:那我可以跟我老爺在一起嗎?

蘇師姐:他要跟你在一起可以嗎?還是要送走?

泰山王:這不行啊!錢幻化的,一毛都帶不走啦!金綢,你要先去西方極樂世界等我。

蘇師姐:老爺在講,有沒有聽到?現在要你先去西方極樂世界,先上蓮花座,先聽經好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來,韋馱菩薩,蓋著。來,兒子林生學,在寫狀子。

林生學:林生學到。

泰山王:兒子啊!

林生學:哎呀!你們這邊有什麼要幫忙的?

蘇師姐:現在不是要幫忙,現在要帶你去西方極樂世界,你爸爸在那邊,有沒有看到?

林生學:爹啊!爹啊!

泰山王:兒子啊!不要再寫啦!放下筆來。聽話,念佛求生淨土。

蘇師姐:去西方,阿彌陀佛在那兒,有沒有看到?

林生學:我在鬼道有常常聽到阿彌陀佛。

蘇師姐:現在先聽經好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上蓮花座,我佛慈悲,蓋著。女兒,來,林幸娘。

泰山王:蘇居士,我兒子這喉嚨一大堆眾生,你要給他超度一下。

蘇師姐:好,我佛慈悲,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喉嚨都是眾生,阿彌陀佛。

泰山王:對啊!寫狀子都一直無知,講騙人的話。

蘇師姐:好,來,林幸娘。林幸娘,你的爸爸……

林幸娘:到啊!哪一個客官要來?

蘇師姐:林幸娘作這個嗎?

同  修:是林滿意吧!

泰山王:是啊!他是老闆娘,飯館的老闆娘。

林幸娘:我是老闆娘,對啊!我生意滿好的,我只要看到更有錢的送錢來,我更滿意。每天可以穿得很漂亮。

蘇師姐:哈哈哈哈!

林幸娘:在那邊看哪一個客官有錢又帥,有時候還可以勾他一眼啊!

蘇師姐:老闆娘還可以這樣啊!哈哈哈哈!

泰山王:唉!他原本就是這個個性。他會跟他妹妹比較。

蘇師姐:在鬼道有沒有聽到阿彌陀佛?

林幸娘:常常有聽過,可是生意太好了,來不及聽啊!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好,來,林滿意。

泰山王:我們幸娘手腕可好,手腕可好啊!

林滿意:(現出老態)

蘇師姐:這什麼意思?

同  修:因為很老,老鴇。

泰山王:他本來是年輕,可是現在已經老了。

蘇師姐:怎麼變老鴇,誰要去嫖女人啦?

泰山王:漂亮的老鴇。他現在已經在分配,分配漂亮的女子給哪一位大戶人家,給哪一位大金主。

林滿意:懂不懂啊?老人家一看,知道這個客人怎麼樣,這個女生哪一個有手腕,都逃不出我的眼裡啊!

蘇師姐:哈哈哈!好,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先會念阿彌陀佛,先看西方,我佛慈悲,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現在這個閻羅王,我看這個先聽經才能送西方。

泰山王:是啊,是啊!他也是,你知道我這滿意女兒跟我一樣,其實你看他,其實他有生意頭腦,從中又賺取其他的錢。

蘇師姐:好,泰山王,你作吳剛猛的時候,你那個張嫂在哪裡?

泰山王:是啊,是啊!我那個張嫂。

蘇師姐:張嫂在哪裡?

泰山王:這張嫂一定要救,張嫂是個好人。

蘇師姐:他在哪裡?現在人在哪裡?

泰山王:我正在找他,怎麼是獨角仙啊!

同  修:作獨角仙,一隻角哪。

泰山王:是啊!他只知道保護我,只知道保護我,用著這個角保護我,怎麼樣都幫我擋著。

蘇師姐:獨角仙張嫂,你就用吳剛猛叫就好了。好,我們禮請張嫂。張嫂,吳剛猛在找他,來,張嫂,獨角仙。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我佛慈悲,有沒有看到你們吳剛猛在那邊?

泰山王:張嫂。

張  嫂:剛猛啊(哭泣)

泰山王:張嫂。

張  嫂:你怎麼睡著就丟下我(哭泣)

泰山王:張嫂。

張  嫂:怎麼剩下我一個人,怎麼辦啊!(哭泣)你沒良心啊!

蘇師姐:他去作閻羅王,作七殿的泰山王啦!

張  嫂:(哭泣)我不管,我不管啦!我把你當作兒子一直照顧你,你就這樣走了,剩下我一個人留在這世間有什麼用,我要死了啦!

泰山王:張嫂。

蘇師姐:恢復,南無阿彌陀佛,看上面,叫你念阿彌陀佛,跟他在一起。

張  嫂:可以跟剛猛在一起喔!

蘇師姐:可以,張嫂,請先上蓮花座。

張  嫂:那我就一直念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念、一直念就好了。

蘇師姐: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張  嫂: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那我要跟你在一起,不要再丟下我。

蘇師姐:可以,不會再丟下你。泰山王,叫他念,叫他去西方等你。

泰山王:要念,念南無阿彌陀佛,在西方等我。

張  嫂:我一直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跟你在一起啊!

泰山王:是啊!這要去西方等我。

張  嫂:我們不是要一起去嗎?

泰山王:我還有要事要辦。

蘇師姐:他現在還幫香光佛地,閻羅王在協助香光佛地,所以你現在先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給他罩住,給他聽經。來,現在閻羅王給我們開示一下。

泰山王:蘇居士,那我母親可否救啊?

蘇師姐:母親在哪裡?也在鬼道,可以,母親,趕快!

泰山王:母親當時,他不是在鬼道。

蘇師姐:都可以救,都可以救。

泰山王:他在第一層天。

蘇師姐:喔!第一層天好喔!他媽媽教他很好,第一層天,就欲界天啦!他媽媽都不用叫,要送,寫下去,他媽媽要寫下去(寫於送眾生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上)。

泰山王:(寫下:吳氏銀暖)

蘇師姐:好,來,我們叫這位吳氏銀暖。

吳氏銀暖:到,剛才看了我兒子講很久啦!

蘇師姐:好啦!那現在就是先上蓮花座聽經,禮拜天送走,好不好?

吳氏銀暖:阿彌陀佛。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我佛慈悲。好,來,請泰山王給我們開示一下。

秀麗師姐:蘇師姐,我頭很痛!什麼原因啊?

蘇師姐:你頭很痛,閻羅王,為什麼他頭很痛?

泰山王:這頭痛乃是所謂過去,要寫他頭痛水患的冤親債主。宰相之時他的頭痛冤親債主。

蘇師姐:宰相叫什麼名字?寫一下。

泰山王:所傷害的這頭部,所用計,應該是說用腦。

蘇師姐:對啦!他宰相叫什麼名字?寫個牌位。

泰山王:寫他現在名字即可,寫這過去宰相之時,要寫,當宰相之時用腦、用心所害,這是同樣是官差,同樣是所謂的為官,同樣是為官之人,在朝為官,人數有二十四位。

蘇師姐:用腦,心機重,害人就對了,都在空間就對了。

泰山王:是啊!代表:謝金武。

蘇師姐:謝謝泰山王,好,我們請泰山王開示一下。

泰山王:在第七殿來說,我們比前面幾殿,其實都是愈來愈重的……

蘇師姐:愈重的案子。

泰山王:愈來愈重的一個案件。所謂的這個犯的罪更重。而如同如果你是愚痴的,就會墮入了畜生道,那就是不要愚痴,那即是你是做了沒良心啊,當然只要有貪,所謂的貪財,任何所謂貪財、貪名,只要是跟貪有關係的也都是受報。一有貪心就會造惡業,一有貪心,有了自私的自己,當然任何事情都做得出來。尤其是在朝為官,在公堂做事之人更是要小心,尤其是與黎民百姓有關的福利,皆不可中飽私囊,要以為民著想才是;否則這都是沒心、沒肺,當然也受報,也要是被挖心、挖肺的。因為既然是為要服務人民,就要服務人民,而非反而是壓榨人民,這都是很重的罪。所以在我這一殿,殺、盜、淫,只要是跟殺、盜、淫有關係,我這一殿都是所謂的火熱的燒,他的身都是要燒,把他真正罪業能夠燒盡,喚醒他真正的良知。

蘇師姐:一點一滴都是因果啊!

泰山王:讓他才能知道如何地去,知道再投胎為人之時,或者受報完之後再投胎,能投胎再為人身之時能好好把握。

蘇師姐:阿彌陀佛所講的人身可貴,能成佛、能成菩薩,要珍惜!

泰山王:所有的善,叫從善如流,一定要有善心,而是幫助人群的。

蘇師姐:今天泰山王你講你的年譜講得非常好,這個是對宇宙之間,現在人也不像以前那麼純樸,今天能夠訪問泰山王,給人講做人還是要厚道,還是要純淨純善,重要啦!

泰山王:是。積德重要喔!

蘇師姐:那我們今天非常謝謝泰山王,感恩,阿彌陀佛。

泰山王:感恩蘇居士。

蘇師姐:阿彌陀佛,請上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