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相遇》

訪問第二百三十二位尊者-楊千(三百零一年前)

相遇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支架整齊的插在泥土上,父親準備為絲瓜搭個棚架,好讓絲瓜往上攀爬生長。楊千就站在一旁看著父親,對著父親說:「有棚架為絲瓜頂著,絲瓜就能依靠棚架往上生長,就如同楊千有爹可以依靠,才能讓楊千安心的成長。」父親告訴楊千:「棚架不能給絲瓜永久的依靠,父親也不能給楊千靠一輩子,因為棚架會有被強風吹倒的時候,父親也會有離開人間的一天。所以楊千啊!你得自己成長才行,現在你年紀還小,父親還能幫忙你許多事,但是如果父親老了,你還是得獨當一面才行。」楊千回答父親:「等爹老了,楊千的肩膀也長硬了,就換楊千給爹依靠!」父親笑著摸摸楊千的頭說:「好好,爹以後就靠你了!」

這個家就只有父親和楊千兩個人,母親在楊千三歲時生了一場大病走了,那時父親為母親每天哭腫了雙眼,楊千不斷靠在父親身旁擁抱著父親,但不管父親哭得再大聲,母親再也回不來了。這個家少了母親,頓時就像支架少了一隻腳一樣傾斜一邊,父親忍著對母親的思念和心中的傷痛,努力的撐著,他的辛苦就是為了要保護楊千能夠平平安安的成長。

父親雖然只養楊千一個孩子,但對父親來說,負擔已經非常大了,因為父親的身體不好,行動又不方便,他能做的工作相當有限,多半是一些臨時的工作,賺些微薄的工資,有時這些錢還不足以讓他用來看病的醫療費用。他為了省錢,有幾次都刻意不去買藥吃,身體差點出狀況,楊千發現後,開始緊盯著父親,就怕父親又為了省錢不去買藥。

自從母親過世後,村子裡就出現了一名好心人士,經常送錢到家中來,他每次都是趁著父親和楊千沒注意時,偷偷將錢放在家中門口,並留下一張紙條,說是村子裡的救濟金,是要給父親和楊千花用的,然後人就跑走了。父親不曉得這究竟是哪位好心人士給的?問了好多人,都沒有人知道。一天,楊千一個人在屋子裡玩球,玩一玩,球突然滾出屋外到庭院裡,楊千快速的跑去追球,這一剎那間,竟然被楊千看見那位佈施救濟金的好心人士,他已經將錢放在門口,正準備跑走,楊千趕緊大叫:「好心人別跑!等等我!」這位好心人聽見楊千的叫聲,頓時停下腳步。楊千快速的跑上前與好心人碰面,當楊千看清楚好心人的臉時,完全愣住了,楊千驚訝的問:「你……你是誰?怎麼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此人真的和楊千長得一模一樣,他對楊千說:「是我娘叫我把錢送過來的。」楊千問:「你娘是誰?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還有你為什麼會長得跟我一模一樣?」此時父親從外頭工作回來,看見楊千正在跟一位男孩說話,男孩背對著父親,所以父親沒看見他的臉。楊千看見父親回來了便大叫:「爹!快過來!快過來!」父親走向楊千和男孩,楊千激動的對父親說:「爹你快看!他跟我長得一模一樣,他就是送救濟給我們的那位好心人!」父親將眼睛睜得好大,緊盯著眼前的男孩,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口,然後高興的說:「你是楊成?」男孩一臉疑惑的搖搖頭,楊千也疑惑的說:「楊成?」父親拉著男孩的手快步走進屋子裡,父親邊走邊說:「快進來,爹有好多話想對你說!」父親、楊成和楊千三人坐在客廳的長條椅上,楊千立刻開口問父親:「楊成究竟是誰?為什麼父親會說他是楊成呢?」父親看楊千與楊成兩人一臉疑惑的樣子,便將當年發生的事娓娓道來。父親說:「當年你娘肚子裡懷的孩子不只有楊千一個,而是雙胞胎,就是楊千和楊成。足足懷胎十個月,你娘好高興的將你們兩個給生了下來,都是白白胖胖可愛的男嬰,爹看得也好高興。雖然家中環境不好,但為了你們兩個孩子,爹就算再辛苦都不覺得累。一天,你娘突然暈倒了,爹好著急,急著要出門去找大夫,但這天楊千不知為何哭個不停,爹只好帶著楊千急急忙忙的衝出門,就留下楊成在家中陪著你娘。當爹快速的將大夫請回家中時,楊成竟然不見了!大夫忙著幫娘醫病,爹則是在家中到處尋找楊成,但卻怎麼找都找不到。大夫將娘給醫好,開了幾帖藥讓你娘服用。爹幫娘餵好藥後,便急忙帶著楊千出門尋找楊成,走了好長一段路,路上都沒有人看見楊成。當爹失落的回到家後,看見你娘已經醒了,但是不敢將楊成不見的事告訴你娘,就怕她情緒太激動又會暈過去,所以用各種謊言來欺騙她,一直到真的瞞不下去了,才將事情老老實實的告訴她。她拖著虛弱的身體出門找楊成,走一走就停在路旁喘氣,又繼續往前走,找了好久還是找不到。你娘哭得傷心欲絕,因為楊成也是她的心肝寶貝。就這樣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還是都沒有楊成的消息,又一年一年過去,爹和娘心中都還掛念著楊成,但楊成還是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沒想到今天楊成竟然就是那位好心人士,楊成,你快告訴爹,這些年來你究竟到哪裡去了?」男孩回答父親:「我有娘,沒有爹,我是娘一手帶大的。我們就住在隔壁那座村莊,家裡非常有錢,都是外祖父賺來的錢,他很疼我,常常給我很多錢,我根本就花不完。有一天,娘突然告訴我,隔壁村有個男孩跟我長得很像,但生活卻過得很辛苦,她希望我能將錢送給男孩,幫助男孩好好的成長。因此,我每個月都會把錢送到這裡來,也聽娘的話,絕對不能在你們面前露臉,所以我將錢放下後,便沖沖離去,才不會被你們給看見。沒想到今天竟然這麼大意,在你們面前露臉,我真不知道要怎麼回去面對娘。」父親問:「你娘是誰?為什麼要偷偷把你抱走?」男孩回答父親:「我娘是個好人,她經常拿出錢來幫助別人,所以全村的人都認識娘。」父親又問:「那為什麼要偷偷把你抱走?」男孩搖搖頭,他也不曉得。父親要求楊成帶著父親去找他的娘,走了好長一段路,才到了隔壁村莊。

「到了,我娘就在裡面。」男孩對著父親說。父親看著眼前的建築物,疑惑的問:「這不是一間寺院嗎?」楊成點點頭:「我娘經常一個人在裡面誦經念佛,她是個學佛的人,除了要花時間照顧我之外,其餘的時間她都在寺院裡用功。」楊成帶著父親進到寺院裡,果真有一位女子就跪在佛前讀誦經文。父親不敢冒昧打擾,只好在外頭等她誦完經後才叫她。「我娘站起來了!」男孩立刻跑向這女子,向女子說明今天發生的事。女子聽完楊成所說的話,將頭轉向站在大殿外的父親。父親看女子的容貌,又是一陣震驚。

女子走出大殿面對父親,父親驚訝的問:「是妳!妳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要把楊成帶走?」女子向父親道歉,她告訴父親:「當年,我氣你因為我無法生孕,就拋棄我,愛上姊姊,沒想到姊姊那麼快就懷了你的孩子,還是雙胞胎。我知道姊姊不能沒有你,所以我沒有去找你,但我選擇帶走你一個孩子,至少讓我覺得你還在我的身邊。而後,我聽見姊姊過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哀傷,甚至也後悔當初為了愛情所做出的傻事,我擔心你們生活過得不好,才叫陳西拿錢過去給你。」父親問:「陳西?」女子回答:「是啊!我就把他取名叫陳西。如今我開始學佛,不停的在佛前懺悔,懺悔過往我所做的一切錯事,我也帶著陳西一起學佛,希望這孩子將來能為佛法做出一點貢獻,還好,他是個聽話乖巧的孩子,對學佛也非常有興趣,念起佛來相當法喜,臉相也長得越來越好。」父親點點頭,心中百感交集。楊千沒有想到父親竟然還有這段過去,原來帶走弟弟的,是父親過去的愛人,也就是楊千的阿姨!

楊千與弟弟相認,兄弟果然是兄弟,不到幾天的時間就像相處十年一樣的親近。雖然弟弟的臉和楊千長得相像,但在不同的環境教養下,心就長得不太相同。弟弟被阿姨教導得非常慈悲,設身處地都為人著想。楊千雖然是哥哥,卻沒有弟弟的悲心與心量,一直以來都是在家中與父親相依為命,一心就只有父親一人。如今看見弟弟表現得如此優秀,確實自嘆不如,但也由心的讚歎弟弟,跟在弟弟身邊,和弟弟一同學習佛法。

楊千從來都沒有學過佛,沒想到學佛是這麼快樂的事。弟弟也為父親介紹佛法,帶著父親一同到寺院裡聽經,希望他的身體能因為信佛、學佛而好轉一些。楊千跟在弟弟身邊,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作為人服務,原來這顆心的轉變,能讓這個身體發揮如此大的力量。原來當心量變大之時,所有遇見的人都變得如此親近。原來楊千不是只有父親一個親人需要幫忙,還有這麼多蒼生都等著楊千發大心願來救度。父親看見楊千與弟弟同心在佛道上努力,他對楊千的掛念終於可以放下。楊千與弟弟同時間進到寺院裡,也在同一天剃髮出家。師父為楊千與弟弟取法名為如實和如願,兩人一同在寺院裡各自精進,一同為眾生付出,奉獻心力。

混亂的星際間星球互相碰撞,是刻意的衝擊,也有意外的對撞,宇宙空間亦是善惡混雜,能量的流替有勢力強弱之分,強者能帶走巨大的能量,弱者只能自立自強。何時有平等、公平的時候?就在蘇佛法身出現的此刻,這句柔和的六字洪名,為每一顆星球帶來無限的光輝與能量,即使弱勢的星球族群,也開始有能量自然生成,因為星球內的眾靈蒙蘇佛的法音教化,開始明白這句佛號的重要與意義。黑洞從未在宇宙中消失,是眾靈的心變異,使得黑洞不再是輕易能進入的空間。蘇佛的法身自在穿梭來回,難以數盡的宇宙眾生被蘇佛帶往西方,黑暗空間終於出現光明。眾生聞經受益,積極向蘇佛求度。多劫以來的輪迴業轉,終是見到黎明日出的時刻,感恩蘇佛慈悲救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