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弘法》

訪問第一百二十九位尊者-龍泉(一千六百五十年前)

弘法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

龍泉牽著失明的父親,走到一間滿是雜草的屋子外,父親對龍泉說:「龍泉,幫爹看看這間屋子門口寫著什麼?」龍泉從沒受過教育,懂得字相當有限,將門上寫的字看了許久,然後告訴父親:「門外寫的應該是……淨。」父親回答:「很好,打開門吧!」龍泉將門栓撬開,門屋上的灰塵立刻被震落下來,龍泉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龍泉告訴父親:「爹,這裡面好暗。」父親回答:「把簾子拉開吧!」龍泉將所有的簾子全部拉開,陽光灑進屋內,瞬間一片明亮。龍泉看見屋內的擺設,驚喜的叫著:「哇!這裡怎麼有這麼多書?」龍泉左手拿起一本書,右手也拿起一本書,驚訝的問父親:「爹,這裡是哪裡?怎麼有這麼多書?」父親回答龍泉:「這些都是祖父留下來的書,當時祖父非常喜好讀這些書,全都是一些經書,各經各論都有。當時有好多人都來向祖父請書,請教關於佛法之事,甚至有好多人因此而開始閉關淨修。漸漸的參與的人越來越多,部落裡的酋長出面阻擋,因為他擔心部落裡的人們會為了閉關淨修而足不出戶,那誰來從事生產的工作?部落不就要面臨糧食短缺的情況?當時酋長為了喝止大眾的行為,以殺雞儆猴的方式,將祖父抓到刑台上,當眾對他鞭打,以此示眾,讓所有部落的人們知道,迷信的下場就是如此。」自從這次的事件之後,部落裡不再有人敢向祖父求法,大家安分的工作,竭盡全力的生產,就怕又有人被酋長抓去行刑。祖父雖然被刑打過一次,還是繼續沈浸在閱讀經文之中,他找到這個隱密的地方,將所有的經書全部搬運到此地來,一個人在裡面讀經、打坐。後來出現幾個不畏懼酋長之人,繼續來向祖父求法,他們就一同住在這裡修行。」龍泉疑惑的問父親:「那祖父後來呢?」父親遺憾的說:「被暗殺死了,連同那幾位共修者。」龍泉聽得相當震驚:「沒想到這些經書竟然是用祖父的生命保存下來的。」龍泉想了想,又問父親:「爹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父親搖搖頭:「爹曾經和祖父來過一次,但當時祖父為了專心修行,便與祖母分居,而祖母為了保護爹,不讓爹受波及,一個人帶著爹搬遷到遙遠的地方居住。昨日夢裡爹突然夢到此處,方才過來此地看看,沒想到這間屋子真的還存在。」父親伸手要找椅子,龍泉立刻拉了一把椅子過來給父親坐。龍泉看著父親,突然想起:「難道爹的雙眼也是因為……?」父親點點頭:「是啊!爹曾經也著迷在經書當中,被人發現後密報酋長,酋長便派人將我的雙眼給刺傷,由於傷勢太過嚴重,最後雙眼失明,一生無法重見光明。」龍泉聽得非常震驚,並問父親:「這位酋長為什麼這麼殘暴?他現在還活著嗎?」父親回答:「還在,不過在他暗殺了祖父,還刺傷了爹的眼睛之後,部落裡就出現了一批前來傳法的僧人。這群僧人長年在山上修行,各各威儀具足,攝受人心。好多部落居民都紛紛前來聽法,講完一座經後,就有好多人開始深信佛法。酋長見此狀,又強行設定許多規矩來阻擋這群僧人繼續進到部落裡。僧人一向隨緣度眾,既然部落不歡迎,他們就沒有繼續出現在部落裡。直到有一日,有位修行功夫甚高的佛教徒來到部落裡,他四處張望觀察這個部落,然後回到寺院拿出一筆鉅額的功德金,請求師父為此部落超度。當時傳說有個魔窟因此而產生大震動,魔王憤怒的問:『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動到我頭上來?』一旁的小魔立刻回答:『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帶來一群人僧人超度此部落。這群僧人修行功力甚高,似乎看出了什麼端倪。』魔王氣得站起身來,勃然大怒的說:『快把魔行叫回來!』魔行是魔王的長子,他立刻被這些小魔給召喚回來,沒想到當魔行一回到魔窟,酋長就立刻恢復過往親切的模樣。最後這個魔窟被這群僧人以佛力降伏,在僧人與他們對話後才知道,他們過去都曾經是佛門下的高僧,在師父要傳衣缽時,遭有心人惡意陷害,使得這群高僧被誤會為偽修者,而且四處勾引女子。這樣的風聲很快傳遍各處,他們再也無法繼續在佛門中修行,最後各各持刀自盡,死後全成了魔道之王者,四處破壞佛法,不令佛法宣揚。現在他們在佛的感化下,懺悔過往所造下的罪業,哭求佛祖原諒。包括在酋長身上作怪的那位魔行,也歸順佛道,還給酋長一個純淨之身。」龍泉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世間還有此事!酋長的身體竟然被魔給利用!才會做出這麼多殘酷的事情。」父親對著龍泉說:「現在這些經書終於又可以在部落中弘傳,這件事就交給龍泉來做,爹希望你能承傳佛法的法脈,讓更多人都能聞到佛法,這樣祖父的死才死得有價值。」

母親端著一碗熱湯呼喊著龍泉:「龍泉,快來,湯給你熱好了。」龍泉快速坐到椅子上,喝著母親剛熱好的湯。龍泉問母親:「娘,你可曾聽過佛法?」母親回答:「還記得兒時有人曾經來傳法,後來發生了許多事情,就再也沒聽過,一直到現在都少有聽聞。」龍泉將父親所說的事全說給母親聽,並以堅定的口氣告訴母親:「弘揚佛法的責任就落在我身上,爹告訴我,這個家只有我能擔此大任。我願意發揮我的力量,在佛道上貢獻努力。」母親露出擔心的神情,龍泉知道母親在想什麼,便安慰母親:「這個身體如果不為佛法做事,活在世間也只是虛晃度日。或許娶妻生子,或許埋頭做苦工,不管做什麼,都是只在等著搭上六道輪迴的業車,何必如此苦了自己?現在有這機會讓龍泉發揮,龍泉相當願意承擔這個責任。」

龍泉告別了父母,離開部落後進到寺院裡修行。師父問:「眼前這張紙,你可看見了什麼?」龍泉很仔細的看,將每一個黑點全都挑出來,回答師父:「這是一張不純的紙,紙上滿是黑點。」師父點點頭:「說的一點都沒錯,這張紙確實不純淨,但我也看見你心中的濁處。」龍泉疑惑的看著師父,師父告訴龍泉:「同樣一張紙,有人看見紙的全面,有些人只看紙的一角,這是心量的不同。不管紙上有多少雜質,他們都屬於這張紙的成分,都與這張紙分不了關係,量大者能包容一切,他看的就是一張完整的紙,不分別,不挑剔。量小者,他容納不了這些黑點,認為一長紙上不應該有這些雜質出現。另外,若是凡事看好者,他不會去挑出微細中的不足;反之,習慣看不好者,即使眼前已經是一張完好的紙,他依然看見美中的不足,將這些黑點全都挑了出來。」龍泉點點頭,師父說得一點都沒錯。龍泉確實有這樣的習氣,為了眾生就必須再努力修調,才能有更大的心量來救度萬靈。師父又告訴龍泉:「弘揚佛法需要堅定的信心,若是習慣看不好,或者心量狹窄,要將佛法弘揚廣大就變得非常困難,因為你的心不夠大,又如何能將佛法發揚光大呢?若你的心能包容一切,凡事看好、想好,這條路走來將會是相當自在,法喜充滿,一切皆隨順因緣,盡心力行便是。」龍泉感恩師父的教誨,修行路上不再要求自己鑽研每一部經典,也不再規劃設想。修行應當是將世俗中所學的一切全然放下,純以自然、自在、清淨之心於佛道上精進。

部落中終於又有佛音傳入,是龍泉為部落居民帶回來的。龍泉在部落中為居民解說經法,居民起初有些畏懼,因為過去的經驗讓他們不敢再接觸佛法。然而不管居民如何批判,龍泉依然如如不動,以各種巧妙的方式來為人們介紹佛法。此刻,龍泉的心中只有一個字,就是「信」,這是龍泉剛進到寺院裡,師父對龍泉的教導。信,必須先相信自己,才會相信佛。事情不論發展得如何,心中都是一個「信」字,要將事情做到圓滿,也不是指事情做得多麼成功,而是圓滿這個信字。讓信存在於心,心就能時時有佛。當時,龍泉就是依著這個信字,才能堅持到最後。這些反抗佛法宣揚之人,最後都被佛法給感動,就如同祖父還活在世間之時,那些被魔道所利用的人們,最後都被正法給降伏。

此生的龍泉,一生為佛法貢獻自身,才能有機會在臨終時,念上一句彌陀聖號永歸西國。如今到處都能聞得佛法,世人應當珍惜,把握時時刻刻精進自心,才能念佛求得永生之機緣。

蘇佛的法音普及無邊界,宇宙中滿是傳法之音,殊勝至極!過往龍泉還沒修得法身之功夫,也未曾見過宇宙空間,不曉得原來宇宙之中滿是眾靈,更有難以計數的魔道眾生在裡頭。邪不勝正,眾靈在蘇佛日日以善法感化下,即使原本存有的邪念,也會因此而改正,回歸正途。如今空間逐漸恢復純淨,眾靈身中的惡力開始被善力給取代,是人性本善,這個被蒙蓋在深底處的善心,又再次被蘇佛給挖掘出來,容貌恢復以往的善良,空間之中不再有對立之情形,一切導歸向善。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