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妄盡》

訪問第一百三十一位尊者-雲高(五百一十年前)

妄盡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雲高看著屋外的雪下個不停,地上的雪積得越來越高,心裡越來越緊張,便問娘:「娘,要不要出門去找爹?爹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娘一點也不感到緊張,依然悠閒的坐在椅子上編織毛帽,她回答雲高:「不用緊張,你爹這個人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你回想,之前好幾次我們都以為他會活不了命,沒想到還是讓他逃過一劫,像這種人死不了的!」雲高看娘的態度,就知道娘一點也不想理會爹的生死,多問也無益,只好繼續在窗前望著,希望能趕快看見爹的身影。

雲高突然覺得背上一陣溫暖而驚醒過來:「爹回來了?」娘回答:「還沒,你剛剛坐在窗邊等著,等到睡著了,娘怕你著涼,拿條被子幫你蓋上。」雲高著急的問娘:「現在幾時了?怎麼爹還沒回來?」娘說:「從剛剛到現在已經過兩個時辰了,我也不曉得你爹為什麼還不回來,肯定又是去哪裡溜達了!」雲高心裡越想越不安,拿起掛在牆壁上的蓑衣和蓑笠,快速穿套在身上就準備往門外衝,娘立刻喊住雲高:「外面雪下這麼大,你要去哪裡?」雲高告訴娘:「爹不回來,我也待不住了,我要出去找爹!」娘正想起身攔住雲高,雲高就已經跑出門外了。

外頭的天色已經變得昏暗,就快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雲高心裡著急的喊著爹,希望爹能趕快出現。一下子的時間,雲高的雙手和雙腳就已經凍傷了,但還是看不見爹在哪裡。路上有位行人快速走過,看見雲高一個人站在雪中央,他用力的喊著:「孩子啊!別再玩了!快點回家啊!暴風雪要來了,快回家啊!」雲高聽見「暴風雪」三個字又更緊張了,不停的四處張望,就盼能趕快找到爹。

娘看見雲高回到家中,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你可讓我緊張死了!外面雪下得這麼大!很危險的你知道嗎?」雲高拖著狼狽的身軀,緩緩的抬起頭來問娘:「娘,你怎麼可以都不擔心爹呢?」娘立刻將頭撇向一邊,用不屑的語氣回答雲高:「像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就算死在路邊,我也不會去替他收屍!」雲高聽見娘這麼說心裡更是難過,一句話都沒說就走進房間裡。

雲高回想起五歲時候的事,那時的爹和娘,他們既恩愛又甜蜜,就像全天下最幸福的夫妻一樣。當時好多鄰居都羨慕他們,還記得娘的朋友曾經對她說:「我的丈夫如果有你的丈夫一半的體貼,那我死也無憾了!」爹的朋友也曾經對著爹說過:「夫人可真是賢慧,雖然我今生不想結婚,但如果真要我娶妻子,我也希望能找到一個像夫人一樣賢慧的女人。」雲高也曾經在路上聽過有人在稱讚爹娘,說他們是天下最絕配的夫妻,今生必定白頭偕老,恩愛一生!雲高想了想,長嘆一聲:「唉—,我今年不過也才六歲,怎麼才過一年,爹娘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現在彼此就像仇人一樣,甚麼話也不說,娘甚至連爹的生死都不管,怎麼會差別這麼大?」雲高並不曉得爹和娘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停的納悶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樣的轉變讓雲高完全無法適應。

「叩叩叩!」是娘敲門的聲音,雲高躲進被子裡裝作睡著沒有聽見。娘輕輕的將門打開,小聲的走到床邊看著床上的雲高,自言自語的說著:「睡著了,一定是剛剛出門太累了。」娘站在原地許久,才聽見她拉椅子坐下的聲音,娘就坐在雲高的床邊。娘小聲的說著:「高兒,爹和娘之間的事不方便跟你說太多,畢竟這是我們大人自己的事,不想拖累你這個孩子。娘怕說了你會難過,但是又捨不得看著你盼望爹回來的模樣。現在你睡著了,娘才敢將事情說給你聽,其實,你爹在外面已經有女人了,這也是我前陣子才發現的事。當時,我正準備走到街上去買點日用品,遠遠的就看見你爹的身影,但是卻不是只有你爹一個人,他的手上勾著一位女子,兩人有說有笑,甜甜蜜蜜的模樣,絲毫沒有注意到我就站在他們前方。當下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好躲在一旁的角落,不停的啜泣,不敢哭出聲音,我心裡的聲音是充滿疑惑的:『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我好希望我剛剛是看錯人,我試著又將頭往外一探,你爹正好就從我身旁走過,他身上竟然還擦著濃濃的香水味,那是他從來不會做的事。我跟他在一起這麼久了,他連一滴香水都不曾碰過,現在竟然擦了這麼濃的香味。他和那女人說話好溫柔,就像以前和我在床邊說話一樣。當時,我的心如刀割,一刀一刀狠狠的插進我的胸口,又狠狠的把刀猛力拔起。好痛,那種感覺真的好痛,但是我不曉得我該怎麼做?我站在原地許久,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身影越走越遠,一直到消失在我的面前,我才拖著沈重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回家中。還記得那時候我一回到家,你就高興的問我:『爹呢?爹說今天要買禮物給我。』我當下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曉得要怎麼回應你,就直接衝進房間裡抱著棉被嚎啕大哭。那天你爹很晚才會到家,我已經躺在床上,但是我睡不著。他以為我已經睡著了,小心翼翼的躺進被窩裡,怕吵醒我。我開口問他:『你去哪裡了?』他被我的聲音給嚇一跳,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而後又隨便用個理由敷衍我,我真想直接戳破他的謊言,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不會承認,所以我選擇沈默。那天過後,我便經常跟在他身後,沒想到他每天出門都是去找那個女人,怪不得每天都那麼晚才到家。這樣一天一天的跟著,我也心灰意冷了,最後一次,我直接走到他們兩人面前,你爹嚇得直接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諒,我一句話也不想講,只叫他好好做個選擇。在我心裡雖然有各種複雜的情緒,但我選擇不要這樣的感覺,因為我知道高兒還等著我照顧,我不要為了這個負心漢而難過。就在昨天早上,他要出門前明確的告訴我:他決定跟那女人在一起,頓時我的心又是一陣劇痛,但是我忍下來了。既然你爹都做出這樣的決定,我也不想再繼續留個木頭人在身邊,所以你爹走了,他離開這個家,再也不會回來了。今天你要出去找他,我真的很想把事情告訴你,但是我不知道如何開口,就在我準備說出口時,你就衝出門了。我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哭了好久,不知道為什麼命運會如此捉弄人?一個家庭在一夕之間就破碎了,我告訴自己,我要比以前更堅強,就算這個家庭破碎了,我也要用更大的力量來補滿這個缺,不要讓高兒因此而受苦。高兒啊!娘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這件事,現在全告訴你了,可是你也睡著了,娘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雲高在棉被裡已經哭得全身顫抖,沒想到娘竟然將這麼大的事情藏在自己心中這麼久,難怪她這些日子來蒼老了好多,和以前神采奕奕的模樣完全不同。雲高慢慢的將棉被掀開來,滿臉淚水的哭喊著:「娘!」娘被我的音聲給驚嚇到,她立刻跑到我的身旁,緊張的問我:「高兒你都聽見了?」我點了點頭,娘心疼的將我緊緊抱在懷裡。此刻雖然是娘在安慰我,但我躺在她的懷中,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心是多麼的不安。

從那天過後,雲常心中對爹還是有一絲牽掛,但雲高故作堅強,不再吵著要找爹,經常一個人靜靜的幫娘做事,和之前活潑的樣子完全不同。不過這樣的狀態也沒有持續太久,雲高很快又重新振作起來。

雲高坐在岸邊,看著眼前一個高大的背影,正望向遠方。他身穿長衫,站姿挺直,雖然沒有轉過身來,也沒有說話,但雲高已經感覺到,他和一般人不同。一股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是一般凡夫所沒有的。雲高依然坐在岸邊,靜靜的看著此人的背影,持續好長一段時間。奇妙的是,原本滿天的烏雲,就像快要下起大雨一樣,卻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迅速退去,太陽又快速的從雲端中出現,在這片大地上灑下光芒。

一會兒後,此人轉過身來與雲高互相對眼,雲高發出讚歎聲:「好莊嚴的臉相啊!」他對著雲高微笑,雲高看見他慈悲的容貌,不自覺也展露出久違的笑容。他穩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雲高,直到站在雲高面前。他對雲高說:「小菩薩心有千千結,小小年紀,何來有這麼多事煩心呢?」雲高驚訝的看著此人,並問他:「你是何方聖人?怎麼知道我的心有千結?我的心確實打不開。」他回答雲高:「相由心生,相隨心轉,不容騙人,全都清楚的寫在臉上。我是一位修行者。」雲高將眼睛睜得大大的,又問此人:「你的臉相告訴我,你的心上連一粒塵埃都沒有,就如同一面乾淨的鏡子一樣透亮。」此人面帶微笑,回答雲高:「我心早已不在這世間,即使大浪從岸上拍打上來,覆蓋住我的全身,等到浪花退去,我依然佇立在原地不動。即使我走在滿天的塵土之中,只要我將手往身上輕輕一拍,這些附著在我身上的塵沙粒子便迅速落去,一塵不染。即使我走在世間的土地上,我也不會沾染一粒沙在我的鞋底,就如同這世間的任何一樣東西,我都不要帶走。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保持一身的清淨,一心專為佛法,行遍天下救度蒼靈。

這位和尚為我的心點上一盞明燈,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黑暗的世界還可以有光明出現。原來佛隨時都在我們身旁,只是我們不識佛身,寧願在六道輪迴中載浮載沈,也不願隨著光明的大佛,擺脫六道的極苦,去到阿彌陀佛的清淨極樂世界。此刻我才知道,娘心中綑綁的一切,全都是業力在牽引。世間沒有什麼可以怨言,因為一切都是因因果果。是過往造下的惡因,今生才受這樣的果報。

雲高回到家中,邀請娘聽法,她原本想要拒絕雲高,是在雲高的哀求下,才願意隨雲高而去。雲高知道,只要娘願意到寺院裡,她就能得救了。果真不出雲高所料,佛的慈悲讓娘感動萬分,她那顆痛苦煎熬的心,滿是刀疤與傷痕,全在佛慈悲柔和的佛光注照下,一層一層的被撫平。娘從來沒有想過,人生還會有依靠,如今佛就在身邊,娘頓時覺得好安心,好安心。

當明白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的,捨不下的是這個身體所佔有的關係。雲高曾經佔有與爹之間的親情關係,這層關係看似真,其實也是假的。一旦沒有這個身體,所有的關係就隨之消滅。

身不帶物來,又何必執著帶走世間的一草一木?十五年的時間,雲高從一位凡夫,修成一位清淨莊嚴的比丘。這趟人生的旅程,不是佔有,是捨離,捨離世間的關係來成就光明的佛身,以此淨體救拔無盡的眾靈,終於臨終時歸往西國,南無阿彌陀佛。

世人要擺脫世間的塵綁,說來容易,做來卻一點都不容易。蘇佛表法世間,所有世間人所擁有的親情關係、金錢財富,蘇佛全都擁有,在人生的最高峰,選擇放下一切。這樣的魄力及勇力,從無有一人能做到,因為世人習慣貪有,一旦擁有了,就捨不得放下,即使要放下,也會想要在人生走下坡時才放下,但人們往往沒想到,到了年老力衰之時,就算要放下,也不見得放得下。再談要修行,已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如何能抵擋業障現前之時,擺脫眾靈的操弄?

蘇佛苦口婆心於世間說法,以自身之經驗砥礪大眾,盼世人都能了明一切的虛假,唯有妄塵盡才能心地廓通,莫執一身的虛假,空執一世的假象,即使緊抓於手掌心中,最終還是得放下。感恩蘇佛慈悲救世,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