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解怨》

訪問第二百二十六位尊者-葉蘭亭(七百年前)

解怨

二O一九年四月三十日

蘭亭發願再來到人間,時間相隔已是千年之久,千年來在六道中輪轉不休,就連自己也不曉得,何時才有停止的時候?

「你看看這對眼睛,唉呀!跟他娘好像啊!」「不只這對眼睛,你看這個鼻子,和他娘根本就是同個模子做出來的!」「他的嘴跟眉毛也跟她娘一模一樣!」一群人正對著剛出生的蘭亭熱烈討論著,因為蘭亭是葉家第一個出生的孩子,所有葉家的人都非常興奮,他們可是足足等了十個月,才等到蘭亭出生的這天!一家人原本以為蘭亭會長得像爹,想不到蘭亭完全出乎大家所料,根本就和娘長得一模一樣,若是還存有娘兒時的畫像,想必一定是同一個樣子!

祖母早已迫不及待的將蘭亭的八字拿去算命,想算算蘭亭這孩子一生的命運究竟如何?又或者有什麼忌諱或須特別注意之處。算命的相士將蘭亭的八字拿在手中沈思了許久,祖母站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等了許久,相士終於開口:「老夫人,您的金孫子可真是福大命大!」祖母立刻問:「什麼意思?」相士又說:「他這條命是撿來的。」祖母緊張的問:「怎麼會說是撿來的?」相士回答:「是啊!其實他要出生前有個大劫難,原本是注定要胎死腹中的,怎麼突然逃過此劫,也令我覺得非常意外,難道這過程中有發生什麼事嗎?」祖母立刻將頭低下來沈思:「發生什麼事……讓我想想……我這媳婦在十個月前曾經來給你算過,那時候你說她這一生注定不會懷孕,我看她那天被你算完後就一副非常失落的樣子。到了中午準備燒菜給大家吃,還一次打破了好幾個碗,發出非常大的聲音,全家人都被她嚇一大跳,我這老頭子就問我剛剛是不是她說了什麼?我就跟老頭子說:『我剛剛一路上已經跟媳婦說了,身為葉家的媳婦,不是嫁進來享受的,第一個就是要會生小孩,不管能生多少,都要盡量生。第二個就是要孝敬公婆,行孝本就是天經地義之事,但是身為葉家的媳婦要比別人家的媳婦更孝順,這是葉家祖宗所規定的家規,每一代的媳婦都是如此照做。第三,要會做事,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會做,從白天做到晚上,都要不停的做,而且不能有一句怨言。第四,就是要體貼夫婿,我們這個寶貝兒子辛苦的在外面工作,身為妻子的人就是要體貼丈夫的辛勞,只要丈夫說一句話,她都得照做,這是做人妻子的本分。還有……』我才說到這,我這老頭子就打斷我的話,他問我:『你是不是有甚麼話沒老實說?』沒想到我這老頭子還真厲害,對我真是瞭解,竟然知道我有話沒老實說,既然他都問了,我就老實跟他說:『我還對媳婦說了,既然注定不能生,我就要叫我這兒子再娶一個,咱們葉家總不能沒有後代吧!我告訴她,為了咱們葉家著想就得忍一忍,誰叫她的肚子不爭氣!否則今天也不用這樣做!』我這老頭子聽了我這話,竟然回我說:『妳真是個沒有良心的婆婆,人家兩人昨天才剛結完婚,妳今天就像就像個惡婆婆一樣,對人家講了這麼多!甚至還說要再娶個小妾,這種話有哪個剛結婚的女孩受的了?』我告訴老頭子:『我也是實話實說,既然都不能生,就要趕快想辦法處理,總不能拖到我都年紀一大把了,還抱不到金孫吧!』」相士你說我這樣說對不對?不過那天過後的隔一天,就在我準備要出門去買幾件新衣服時,突然看見家門口趴著一隻狗,不知道是哪裡的流浪狗?還全身發臭,狗毛裡長滿了虱子,我立刻拿起掃把作勢要趕牠走,沒想到牠竟然不走,一直賴在咱們家門口。我一怒之下,直接將掃把狠狠的打在牠身上,牠慘叫了一聲好大聲,才緩緩的站起身來,牠這一站起來,我才知道牠是一隻懷孕的母狗,肚子非常大,看來是已經快生了。我也不知道我出手怎麼這麼重?牠被我這一打,就走不動了,才走幾步路就倒地不起。這時我這媳婦突然從屋子裡走出來,看見這隻快沒命的狗,立刻拉起袖子,幫這隻母狗接生。我親眼看見這隻母狗,拼命的用牠最後一口氣,將這群小狗給生下來,數一數總共生了十隻,十隻都很健康。但是這隻母狗生下這十隻小狗後就斷氣了。我媳婦將牠抱到山邊去埋葬,然後將這幾隻小狗分送給十戶喜歡養狗的人家,媳婦說有人照顧她才能安心,想不到我這媳婦還真是有愛心,如果是我就會直接把些狗丟到草叢裡,能活的就活,不能活的就算了。說也奇怪,大約過了一個月後,我這不爭氣的媳婦,竟然說她懷孕了!我怕是她搞錯了,連續請了兩三個大夫來為她把脈,沒想到這兩三個大夫都說她真的懷孕了!我高興得不得了,笑得合不攏嘴,相信一定是我們葉家祖宗有庇佑!哈哈哈!」相士聽完祖母這麼說,就對祖母說:「看來是妳媳婦幫了這隻母狗,她才能懷孕,而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是因為她救了這十條小狗的命,才保住他的性命。」祖母驚訝的看著相士說:「想不到幫一隻狗接生,就有這麼多好處喔?」

蘭亭和娘的感情非常好,從不會走路到學會走路,都是緊跟在娘身邊,娘做什麼,蘭亭就跟在旁邊看著。蘭亭看娘每天從早做到晚,都沒有休息的時候,只有在夜裡才能平躺在床上,但是才睡沒多久,天還沒亮,又得開始起床忙東忙西,她要提早幫爹準備好要穿的衣服,還要在祖父、祖母還沒起床前,就先將他們要走過的路全擦過一遍,包括他們坐的桌椅,用的杯子也都得先清潔過,還得去山上摘最新鮮的花朵插在花瓶裡,讓祖母一起床就能看見這新鮮美麗的花。娘還得洗衣服、晾衣服,把庭院裡的花花草草整理過一遍,最後才是進到廚房裡煮飯,因為祖母說過,一定要讓全家人吃到熱騰騰的飯菜才行,所以娘不能提早先煮好,一定要將時間抓得剛剛好。有幾次祖母不知為何比平常都還早起床,娘就被祖母大罵一頓,說娘不懂的臨機應變,看到祖母起床就應該趕快把飯煮好,而不是還讓她坐在廚房裡等待。娘的辛勞,蘭亭看得萬分不捨,在四歲時,就開始偷偷幫娘分擔工作,但是只要祖母一出現,蘭亭就得立刻停下手邊的工作,因為祖母不願意讓蘭亭碰這些家務事,他只希望蘭亭好好當個大少爺就好,其他的事全交給娘一個人負責。有一次蘭亭真的看不下去祖母對娘的無理對待,準備開口反駁祖母,就被娘給摀住嘴巴,不讓蘭亭將話說出口。那一次娘被祖母罵完後,娘就把蘭亭帶到房間裡痛打一頓,娘告訴蘭亭:「祖母永遠是祖母,不管祖母做了什麼,作晚輩的都不能忤逆,還是要尊敬長輩,要行孝道,孝順祖父母。」蘭亭明白的點點頭,但還是被娘罰跪在房間裡好長一段時間,一直到祖母在呼喊蘭亭時,娘才准蘭亭站起來。

祖母告訴娘,她準備好一筆錢要讓蘭亭去讀書,她希望蘭亭將來能考個好官,為葉家光宗耀祖。其實蘭亭一點都不喜歡讀書,只想陪在娘的身邊,幫娘做事。但是蘭亭知道娘一定不會答應,因為從以前到現在,不管祖母做什麼決定,娘都一定會聽話照辦。現在祖母要讓蘭亭讀書,想必娘很快就會為蘭亭準備好,讓蘭亭盡快就學。

果真不到三天的時間,蘭亭所有讀書的裝備都準備好了,娘也已經站在門口要接送蘭亭去讀書。蘭亭表現出不想去學校的樣子,又被娘給教訓一番,娘告訴蘭亭:「祖母出了這筆錢要讓你去讀書,你就應當要心存感恩,可知道全村子有多少孩子想讀書都沒錢能讀,你卻是這麼有福報,有祖母幫忙你,應當懷著感恩之心,在學校好好用功才是。」蘭亭一向聽從娘的教導,娘說一,蘭亭不敢做二。娘要蘭亭懂得感恩,蘭亭就一定要學會感恩。在出門前,還滿懷感恩之意謝謝祖母,才讓娘牽著手走到學校去讀書。

其實蘭亭很少有機會跟娘一起走在街道上,因為娘每天忙著家務就忙不完,根本沒有時間帶蘭亭出門,現在娘每天都陪著蘭亭上下學,倒是多了時間讓娘和蘭亭獨處,娘和蘭亭都非常珍惜這寶貴的時間。娘就用街上的一景一物作為對蘭亭教導的題材,她其實並沒有強求蘭亭一定要讀很多書,但是她要求蘭亭一定做個善良,而且會替別人著想的人。每一天,蘭亭都跟著娘在學習,娘對蘭亭的教導,蘭亭一字、一句都牢記在心。

然而,祖母對蘭亭的教導就完全不同,有時也讓蘭亭搞不清楚,究竟要聽誰的才對?就像有一天,祖母帶著蘭亭出門遊玩,祖母看見路上有人掉了個鐲子,就立刻撿起來要戴在蘭亭的手上,蘭亭立刻阻止祖母,並告訴祖母:「祖母,這貴重的東西一定是有人不小心掉的,我們應該要還給人家才是,如果蘭亭就直接把鐲子帶走,那蘭亭不就成了賊嗎?」祖母告訴蘭亭:「這東西掉了就是沒有人的,我們是好心幫人家撿起來,這哪算是賊!別胡說了!」蘭亭還是不敢將鐲子帶走,因為娘已經教過蘭亭不可以這麼做。此時有位著急的婦女沖沖跑到蘭亭面前,蘭亭問婦女:「是不是在找這鐲子?」婦女立刻展露出笑容:「是是是!還好你幫我撿起來,可知道這是我爹臨走前送給我的最後一樣東西,我一刻都不敢離開身上,今天卻不小心給它給弄丟了,急得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謝謝你,謝謝!」蘭亭總算鬆了一口氣,還好這位阿姨即時出現,否則蘭亭真的無法阻止祖母的行為。還有一次,蘭亭看到前面一位老婆婆行動不便,非常緩慢的在過馬路,但是馬車已經快要奔過來了,蘭亭毫不猶豫的立刻跑上前攙扶老婆婆,要幫助她快快走過馬路,否則就要被馬車給撞上了。幸好最後順利的走過去,馬車剛好和蘭亭擦身而過,差那麼一點點蘭亭就被馬車給撞上了。當時祖母在一旁不停的大喊著:「別去!別去!」但蘭亭還是不能放下這老婆婆不管,堅持要幫助這位老婆婆。最後救了老婆婆之後,還被祖母大罵一頓,祖母說:「別人家的生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你娘就是這樣亂教你,害你差點沒命,下次如果再發生同樣的事,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自己保命比較要緊!」祖母的反應讓蘭亭非常錯愕,陪著祖母回到家後,又一個人跑出家外。

蘭亭獨自一人走在河堤旁,一邊走路,一邊沈思:「為什麼祖母對蘭亭的教導會是如此?娘又叫我不能不聽祖母的話,難道蘭亭真的要照著祖母所教的去做?」蘭亭鬱悶的坐在一旁的石頭上,坐著坐著,頭上開始被一滴、二滴、三滴水滴到,抬起頭來看,天空已經開始下雨了。蘭亭趕緊起身往前走,雨快速落下,越下越大,蘭亭跑到屋簷下躲雨,就在蘭亭正在躲雨時,看見眼前一位頭戴蓑笠的和尚,他一點都不畏懼這場風雨,依然直直的往前走。和尚的行為吸引蘭亭的注意,蘭亭立刻走在和尚的後方,和尚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走在大雨中,他的大腳走一步,蘭亭的小腳就要走上兩三步才跟的上。走了一段路,才走到和尚修行的寺院。和尚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問蘭亭:「雨下這麼大,小菩薩怎麼不停的跟著貧僧走回寺院,而不回家躲雨呢?」蘭亭對和尚說:「師父不怕這場大雨,我也不怕,我要跟你一樣無懼風雨,勇往直前。」和尚告訴蘭亭:「先進來吧!你這樣會著涼的。」蘭亭跟著和尚進到寺院裡,和尚立刻請小沙彌向居士拿件衣服給蘭亭換上。蘭亭更衣好後,恭敬的向和尚道謝。蘭亭問和尚:「請問師父,我該聽從祖母的教導,還是娘的教導?我知道他們的話我都得聽,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就在蘭亭還在問和尚問題時,和尚早已看出蘭亭與娘和祖母之間的緣分。和尚清楚看見,當時蘭亭是一位高官,審理的其中一個案件,就是祖母和娘的這件案子。擊鼓申冤的人是娘,她被祖母給誣告,祖母利用權勢,將他所犯的罪全賴在娘的身上。娘只是一位老實的窮人,沒有錢買通官員,而在蘭亭審案之前,祖母已經找官員審理過一次這個案件,官員判娘的罪,娘不服從,鼓起勇氣向蘭亭申冤。蘭亭重新搜查證據審理此案,最後判決出來,娘是無罪的,有罪的是祖母這個貪財、貪權又貪名的黑心商人。祖母犯下的是殺頭重罪,在刑台上他心中非常怨恨蘭亭,也痛恨逃過一劫的娘,誓言絕對會來向這兩人討報。和尚看一看時代,距離現在已經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這一世又再次相遇,三人關係果然奇妙。祖母之所以會用壞的觀念來教導蘭亭,就是要讓蘭亭既是矛盾又是煎熬,要讓蘭亭從小就學錯誤的觀念,長大後做個惡心惡念之人,才能毀壞蘭亭的一生。那是祖母身中的要討報的靈性,用祖母這個身體和身份陪在蘭亭的身邊。而娘與蘭亭之間是好緣、善緣,娘的靈性是要報答蘭亭那一世的恩情,所以這一世的娘,積極的教導蘭亭,就希望蘭亭能當個社會上有用的人,而且是個能幫助別人,利益大眾的人。

和尚雖然知道蘭亭、娘和祖母之間的過去,但和尚並沒有告訴蘭亭,而是對蘭亭說:「小菩薩的娘和祖母,都是今生要來成就小菩薩的人。稍候我帶著小菩薩回家一趟,能隨緣跟祖母和娘說幾句話,他們就會知道該如何教導你。」

外頭的大雨停了,和尚帶著蘭亭回到家中,祖母和娘都著急走出門來見蘭亭,順道向和尚致謝。和尚藉此機緣和兩人談話,和尚清楚明白祖母想聽甚麼話,他就依著祖母喜歡聽的話,先是善巧方便的誇獎祖母,說祖母將蘭亭教得好,是個有教養的孩子,而後更以幫助蘭亭成長及光耀葉家為由,邀請祖母到寺院裡聽法,能讓祖母學到更好方法來教育蘭亭。祖母聽得滿心歡喜,就答應和尚隔天絕對會到寺院裡聽法。而娘也在和尚的邀約下,將隨著祖母一同前往。

三人坐在寺院裡聽法,和尚說法攝受人心,祖母身中的靈性開始接受佛法的教化,原本深具的惡性,開始被佛的正性給動搖。然而,聽完這座經後,祖母回到家就生了一場大病,是祖母的眾生不讓他到寺院聽法。蘭亭依然每天將師父所說的法,回家說給祖母聽。一日、二日、三日,漸漸的祖母的心開始被轉變,原來是身中的靈性被感化了,過去所結的冤仇,在佛法的教化下,逐漸被化解開來。祖母開始有力氣能起身行走,甚至能撐著身子走到寺院裡聽法。祖母能有這樣的福報聽到佛法,也是他在過去生與佛有緣,曾經佈施財富護持佛道場,如今才能得此聽經的福報,即使在冤眾阻擋下還能到寺院聽法。祖母的改變,受益最大的就是蘭亭,蘭亭開始得到佛法正向與慈悲的教化,明白宇宙真理及何謂正道正行。

三年的時間過去,祖母與娘之間的關係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尤其是祖母對娘的態度變得相當溫和,祖母甚至也不再執著要蘭亭為葉家傳宗接代,因為這些年來祖母自己明顯感受到佛的慈悲,他也明白世間人不能沒有佛的教化,所以他轉變心念,鼓勵蘭亭出家為僧。

蘭亭的出家,使三人的關係全然轉變。不再是恩與怨的關係,而是一同成為佛道上的使命者,各自發揮力量護持佛道。蘭亭以身來為佛法貢獻,祖母和娘則以金錢和勞力來幫助眾生。這一生蘭亭在佛的教化下,成為一位慈悲為懷的比丘,明白世人受業力牽纏,無法自主的苦,因而四處為人說法,希望能幫助人們與冤眾化解,透過佛的教導,力行各種善行,轉惡向善,消除罪業。許多人在依教奉行之下,都因此而得到解脫。蘭亭繼續將佛法弘化世間,利益更多眾生,幫助更多眾生拔脫業苦,才不枉此生再來人間,南無阿彌陀佛。

蘇佛此生來到世間,打開千古以來的宇宙奧秘,明白人體之中無處不是眾魂。原來病的根源是心上的作怪,心的異念牽起身中冤眾的不平,過去的愛恨情仇全都清楚的再上演一次,未平的仇恨又再度被勾起。冤眾不令身安,若又無心懺悔,眾怨更是難消。過去蘭亭修行之時,還沒有修得像蘇佛一樣的法身能力,能輕易的進到每一位眾生的細胞中與冤眾化解,因此即使蘭亭當時說法各處,許多人們的眾生還是不願出離化解。如今已經不同了,蘇佛的功夫能為人道與冥界眾靈化解冤仇,解決多世以來互相牽纏的關係,疾病因此得解,眾靈因此得度,令蘭亭讚歎不已。這樣的功夫世人應當學習,是當傳承並利益更多眾生,如此一來,世間都能因此而轉變。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