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國師《人體構造》

二O一九年五月二日

賢首國師:

細胞內許多的電器活動,這些活動本是自然,屬於人體當中的自然相。生命的生存本屬天然,於一切萬物中展開,在一定的週期後,最後結束,靈性在散回虛空,進行虛空中因果的配對,配上後便到了某一個角落,得到了某一種身體。人體、獸皮、蟲體、靈性就這樣轉來又轉去,在轉的過程當中,當下的色身對於過去沒有絲毫記憶,有記憶的是靈性中的阿賴耶。阿賴耶在不知不覺中便會牽起與自己的有緣人,討債、還債、報恩、報怨等等。身邊所有的緣如此的交織其間。何時有止平,靈性高者察覺這事態,便開始找尋真理。或是想著自己怎麼會有種種與別人不同的想法,怎麼心中充滿了疑惑,好像自己所想和這個世界有些事無法接軌。此為靈性之中的覺性,於覺之間迷惘。想找尋不同之處,那個不同在於心上找不到安定,有一些無形的力量好像一直在推動色身。其實許多人都有這方面的靈敏,這是對於輪迴當中記得又不記得的一個空間交錯。人體如此的奧秘,可以說裡面充滿了挖不完的寶藏,當然相對的也沉積諸多的髒汙。這些汙垢,是不小心染上了世間的一切,在意世間的所有,幾十年的時間早已經習慣了許多事。忘卻自己所求為何?張開雙手想要擁抱一切,卻發現自己毫無能力,快被大海給淹沒。世塵諸事盡收眼底,靈性的安定可以從佛理當中尋得。心安與心不安都是幻象。諸事可聞,諸事所見,何來真實大意?誰又可以包含其中。空空如也的人生,跳脫塵綁,何來真正的學佛?又何來真正的發願?眼前虛空、虛空眼前,微粒如是,自性如是,我乃如是。我是佛,佛是我,自在的靈性,如宣如妙。自性中的光明便是心光。盼求世人明了真義,不需要在做妄加追求,追求是束縛,更是綑綁,綁的空間難能出離,《華嚴經》的大意便是自性明顯。自性人人都有,但需要開發,更需要淨化。淨中沒有好醜的分別,好醜起於心。說到底這顆心便是重要的顯著。此生該當何用?盡力便可,只要盡力沒有超載,只有放空沒有負擔。人身是找回自性,自性心中求,自性光明現,自性止於淨。

本來這居士身中像一個熱鬧無比的集合區,於不同的器官,有著大大小小的團,可以說準備趁這居士色身最沒有防備時一舉攻上。沒想到近日這些黑團的首腦都變了樣,那報仇的心軟了下來,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溫暖光束,將他們給洗滌。他們心中疑惑時,又再次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的響起,好像有人揮著大旗在等待他們往前,有些眾生相信,有些眾生覺得一切是幻象,發生的太突然了,讓他直直的頭腦也沒辦法多想,此溫暖的良機,確實拉拔了這居士身中的眾靈。尤其是被這外在環境所染進入身中的眾靈又或是諸多習氣交纏的眾靈。這其中最重要的是這居士的真誠之心,只要有半點虛假便又會招感相關眾靈,或是活耀身中的眾靈,所謂牽引而起。這身中交織的無線條線,只要有一條起,便是阻隔,人體並不是簡單之事,但如果發自內心的真誠,這些粗細、細線,害人之線便可以化為無。萬法為心造,萬惡由念起,身中的念頭不可不注意。虛空隨時都把這色身看的緊緊的,一絲牽便一絲來。無念至甚便是最好的解決之道。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