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明路》

訪問第三百五十一位尊者-魯賓瓦(四百一十年前)

明路

二O一九年五月六日

我是魯賓瓦,魯羿是我的爹,在整個「密達」殺人組織當中,就屬我爹魯羿最有霸氣。李白有句詩說:「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若要用來形容爹的武藝蓋世,也是剛好而已,因為爹的功夫已是無法用文字來形容,若有任務予他,他絕對能將任務達成,殺得一個都不留!當時爹被封稱為冷血將,就是他的冷血才能殺人不留情,沒有一個人能贏得過他。然而,就在爹作了二十五年的殺手後,在第二十六年這年,他終究敵不過情業的追討,激起了他心中深藏的情念。

這一年,爹被賦予一個非常重大的任務,若是能完成此項任務,將會是爹這二十五年來,殺掉最多人的一次。當時爹坐在書房裡,正拿著毛筆字在寫墨寶,文武雙全的爹,若是不穿上黑衣的裝扮,沒有人看得出來他是個冷面殺手。爹才寫了一個字,準備再寫第二個字時,「咻!」飛鏢從窗子的微小縫隙中射進來,是非常高超的技術。此人將距離算得精準,飛鏢飛過爹的身體,就插在爹身旁的那根屋梁上。爹放下手上的毛筆,將飛鏢從屋梁上拔起來,上頭還塗了紅漆,爹一看就知道這飛鏢是從哪裡射來的,再看飛鏢上所寫的小字,上頭寫著這一次的任務。每一次爹看到任務時,都不會眨眼,當下只會瞬間露出冷血的眼神。但這次爹的眼睛連續眨了兩下,他卻絲毫不自知。

爹取出了一本已經翻爛的黑本子,這是他從小翻到大的一本記事簿,所有被他殺過的人,他全都一一記載在上頭。翻了一頁空白頁,拿起毛筆,在上頭寫上「滅絕周氏」,這是爹這一次的任務,所有姓周的人一個都不能留,全部趕盡殺絕。

動作敏捷的爹,很快就開始展開任務,搭配好全身的裝配,躲在牆與牆之間的縫隙,看著前方門屋上高掛二個字「周府」,這就是爹要下手的第一處。一瞬間,爹又消失了,他用飛簷走壁的功夫,很快就進到周府內。周老爺正舉起酒杯高歌,全家人都一同沈浸在歡樂的氣氛中。「啪!」周老爺手上的白瓷酒杯在一剎那間掉落在地面,擊碎了,喉嚨滿是鮮血,飛鏢直接插進動脈裡,鮮血如柱不斷往外噴。剛才歡樂的氣氛,瞬間變得一片寧靜,所有在場的人在老爺還沒死之前,已經全被爹的飛鏢給射死了。周老爺還想再掙扎,但血流的速度太快,不到一下子的時間,他已經倒地不起。爹算了算在場的人,口裡小聲的說著:「還有」。爹迅速跳到最高的那棵樹上,雙眼掃射整個周府,看見一間房間裡還有人影在走動,口裡說著:「死期到了!」一瞬間爹就已經跳到房間門外,輕輕的將門打開,裡頭躺著一位美麗的女子,爹拿起手上的刀,準備往女子的胸口插入。此時,爹的褲腳突然被拉了拉,爹往下一看,是一位正對著爹微笑的男孩,這男孩就是我魯賓瓦,當時我的名字叫周全。不管爹當時的臉有多麼兇惡,我還是對著他微笑。爹原本握緊在手上的刀子,開始慢慢的鬆開,他從來沒見過如此天真的笑容。躺在床上的是我的娘,她被刀子掉在地上的聲音給吵醒,看著眼前的高大的黑影,娘大叫一聲!很快的速度,我和娘全都被爹給綑綁起來,爹用木車子把我們運送到他居住的地方,然後關進一間房間裡。從這間房間內娘可以看見爹在做什麼,當爹換下一身的黑衣,他俊俏的臉龐,和高大的身形立刻吸引了娘的目光。當爹看見娘一個人站在窗邊流淚時,爹也為她感到心傷,此刻的爹痛苦萬分,因為他為了娘動了感情,永遠無法再做殺手。沒想到周氏還沒滅盡,就先將爹給滅了。

爹帶著娘和我,歷經三個多月的路程,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爹的地方,將我的名字改為魯賓瓦,和爹同姓,而娘也成了爹的妻子,從此過著一家三口的生活。爹曾經問過娘:「我殺了你的家人,難道你不恨我?」娘搖搖頭,因為娘是被賣進去當婢女,自從被老爺看上後,才升格為老爺的小妾,但卻受盡大夫人的荼毒,從沒有一天好日子過。雖然娘也不願意看見周家的人被殺死,但娘也無可奈何,如今愛上了爹,她就像找到生命的新光一樣,沈浸在甜蜜的愛情中。

爹從我兒時就開始教我武術,他不希望我像他一樣當個殺手,但希望我至少學會他一點功夫,說是保身也好,說用來救人也是挺派的上用場,因此我認真的跟著爹學習,學了他一身的功夫。然而,風平浪靜的生活大概只維持三年的時間,到了第四年,家裡就發生巨變,是爹的業力開始找上他。爹開始看見幻影,也經常有人在他耳邊說話。娘常看著爹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對著空氣說話,有時說得激動,有時說得痛哭。爹這樣的情形越來越嚴重,好幾次都被娘看見他拿著刀亂揮舞,甚至作勢想殺了娘,最後是在娘溫柔的哄騙下,爹才慢慢將刀給放下。

一天,娘在家裡等了好久,就是等不到爹回來,她不停的在屋子裡來回走動,雙眼不斷望向窗外,希望能快點看到爹的身影,到了夜晚,還是不見爹回來。娘忍不住帶著我出門去找爹,我們到處走,到處喊著爹的名字,還是沒有任何回應,一直到天亮,還是沒見到爹。太陽微微的照亮天空,我們一身疲倦的坐在路旁休息,才驚見爹滿身鮮血的倒在草叢裡。「魯羿!」娘大叫爹的名字,聲音中充滿恐懼與驚慌。娘快速的奔向爹,抱起爹的身體,不停哭喊著爹的名字,但爹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娘坐在草地上哭到爹全身的血都了凝固了,還是不停的哭泣。

自從爹死後,娘不再笑過,沒有一天過好日子。她天天以淚洗面,將淚水哭成血水,因為娘沒有辦法一個人過生活,就連我的存在,也成了娘的負擔。娘誓言生生世世要跟爹在一起,現在爹走了,她的心只有不安與惶恐。在我七歲這年,娘趁著我還在睡覺時偷偷離去,我不曉得娘究竟去了哪裡?我不停的跑,不停的尋找,都沒有娘的身影。當我見到娘時,她已經吊在大樹上,死了。

我短短的生命,先是經歷了周家一家人的死亡,再來爹死了,娘也死了,這個世界就剩我一個人。我離開這個家,一個人獨自流浪,我的淚水哭乾了,身體也疲倦了。我不知道留在世間還有什麼意思存在?就在我選擇和娘走上同樣的路時,我將繩子掛在樹上,往上一躍,身體的重力讓我的脖子就快無法呼吸。一瞬間繩子瞬間被石片給射斷,我跌落到地面上,轉頭望向後方,是一位男子。

男子帶著我回到他家,他一個人居住,男子和我的遭遇相同,在小小年紀就失去了全家人,全家就只有他一個人躲過抄斬的業命。他躲在山上生活,直到現在已經活了四十多年了。男子告訴我:「世間雖然不值得留戀,但也不必浪費還可以喘氣的時候,像我這樣活一天算一天也好。」我跟在男子身旁,他做什麼,我便跟著他做什麼。

一天,我跟著男子到山上砍柴,卻意外撿到一尊佛像。當我見到這尊佛時,我便知曉這是命運的安排,因為我無法自主的掉下眼淚。我問男子:「這尊是什麼佛像?」男子搖搖頭,他告訴我他也不曉得。而後,我帶著這尊佛像四處詢問人,卻沒有人知道這尊究竟是哪一尊佛?直到我踏進寺院裡時,才知道原來這尊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寺院裡的師父一語道破我的心境,一眼洞視我心中的悲苦,他為我介紹佛法,讓我知道人生還可以有學佛這項選擇。

我每天清晨就開始往另一座山上爬,為的就是要趕上聽經的時間。學了佛法,才明白因果業力的可怕。爹娘都是受到罪業的追討,才在這麼年輕就斷送生命。而我也逃不過三人共業的宿命,是佛慈悲救起了我,才讓我保住這條命。我的心從無助,到後來安住於佛法中。佛為我安心,安我這顆孤獨無依的心,此刻我的心開始得到救度。我明白世間人的心都在無助之中,卻少有人認識佛法,世人越是無助,就越抓緊身邊的親人和愛人,不知道還有佛給我們依靠,還能選擇抓緊佛求生西方。

我為男子介紹佛法,希望能救起他這條靈魂,讓世間少一條流浪的孤魂。他在我幾次的介紹後,願意學佛了,而且深信不疑,因為他原本隱藏在心中的不安,在聽見佛法的當下,安了。所以他開始願意信佛,相信佛是一盞明燈,是指引他走向光明無暗的一尊大佛。

我在十歲時進到寺中修行,將生命奉獻給所有的眾生,不管這個身需要歷經多少磨練,我都願意捨此身來救度眾生。以前我還會坐在佛前哭泣,但是當我知道眾生的苦之後,我不再哭了。因為我的哭無法幫助到眾生,我的哭也不會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遇到挫折時,我只有反觀自省:「是不是心中又出現了自己?是不是心又被自己佔有?」我不停的摸索,想找到「無我」的自在與踏實。原來還有這個身就還有我,因為我放不下這個身的感觸。當我明白了這點,我開始不再追尋什麼修行的境界,而是學習放下對身體的佔有。當我心淨下來時,我聽見我心中的聲音,原來那是我正在嚎啕大哭的靈魂。我不停的念佛,念佛安撫我這個還沒放下世間的靈魂。當我讓這個靈魂不再哭泣,而且專注的念著一聲一聲的佛號時,我才能說,我開始修行了。

看見爹受報的慘狀,我明白因果的可怖,但世間又有多少人知道因果這件事?若是明白造惡因得惡果,又有多少人還會選擇作惡?命運捉弄人,出生的環境不是人自己可以選擇的,但是當佛法教我們可以翻轉業力時,世人是不是願意為自己多做一點努力?我在師父的教導下,修行十多年的時間,然後開始為人說法。我隨緣四處說法,為世人宣說教理。「人之初,性本善」是真的,不容懷疑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當人們將佛法聽入心的那一刻,心中的善念不斷被激發,原來是世間的塵灰,蒙蓋住人性良善純淨的一面。佛法如同清水,洗淨一層層的垢染,換回靈性最初的單純。於佛法中尋求解脫,尋找自性的明光。

我離開世間已有數百年的時間,如今再回到人間,世間已經變得不同。人心變得快速,行惡者無處不在,身中的靈性苦不堪言,但這個身還是繼續作惡。這個惡並非都是指殺盜淫妄的極大罪惡,而是像生活中無止盡的妄想、煩惱都是一種惡,這樣的惡,荼毒的是自己不是別人,這樣的惡,帶著自己繼續在六道中輪迴。

世間人修行放不下此身,執我執念,執著一身的感受。佛對我們的教導,我們往往做不到一分,因為自己根深蒂固的執著,往往已經超越佛法對我們的影響力。如今佛親自到世間教導,重新修調人心,蘇佛代佛宣說教化世人,願意聽話者就此得救,否則業海不斷湧上,誰能抵擋這強大的業力?唯有真正無我之時,如同蘇佛一樣的清淨,一心為眾,這條靈魂才有得救之機,世人該當把握佛來之時,莫失之時才悔不當初,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