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重生之路》

訪問第二百五十四位尊者-唐明(七百年前)

重生之路

二O一九年五月八日

一場驟雨轉眼即逝,帶來了豐沛的雨水滋養大地。我站在草地中央,感受青草被雨水洗淨後,陽光灑下的香氣,還有雨過天晴的清明,眼前的景色瞬間變得乾淨明亮。我享受這樣的自在與舒適,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家中。

走在距離家中大約幾尺外的地方,就聽見家裡的吵鬧聲,和剛才在大地上的清淨自然,簡直天壤之別。我停下腳步,正猶豫是否繼續往前走,耳裡立刻傳來娘的吼叫聲:「唐明!給我回來!不要以為你站在那裡我就沒看到!快回來!」娘一向中氣十足,說起話來的音聲非常宏亮,更別說當娘吼叫之時,她的音量即使站在遙遠的彼岸都能清楚聽見。我立刻快步走回家中,爹和娘正在為了一杯水而爭吵。娘將我拉過去:「唐明你說!是我對還是你爹對?」我還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又被爹拉過去:「唐明,爹一向最疼你,你想也知道爹絕對是對的!」我被娘拉過來,爹拉過去,兩人完全沒讓我搞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就被爹娘夾在中間,成了楚河漢界,爹娘各據一方,互不退讓。

足足花了兩個時辰才將爹娘的情緒撫平,兩人的爭吵稍微平息,我累得半坐半躺在椅子上,雙眼不自覺的閉闔上。半睡半醒之際,我聽見自己的打呼聲,聲音非常巨大,是我的靈魂在對外求救。我瞬間被我的打呼聲給嚇醒,又回到現實的世界,身體還維持在半躺的姿勢,剛剛的打呼聲讓我知道,我的內心是多麼的無助。

我的出生是個意外,娘從來就沒打算要生個孩子,在她的認知中,孩子是拖油瓶,生了孩子只會給自己找麻煩。娘說的其實也沒錯,天下的父母為了自己的孩子,即使三更半夜也願意起床為他蓋被子,每天省吃儉用也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什麼都願意為孩子付出,那是自然流露出的母愛,是人的天性。當娘將我生出來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早已對我動了感情,是她身中的那份母愛,使她無時無刻都想待在我的身邊照顧我,隨時隨地都想關心我。娘沒有想過自己這輩子竟然會生孩子,在娘還沒和爹結婚之前,她就已經跟爹事先說好「結婚後不生孩子」,沒想到婚後不久,娘的肚子就迸出我唐明來。當娘和爹在爭吵時,經常聽見娘對爹說:「幸好我這輩子還生個唐明,不然我今生真的全都完了!不但嫁個沒有用的丈夫,身上還沒有半毛錢,苦命啊!苦命!現在最能讓我依靠的就只剩下唐明了,如果要靠你這個丈夫,我看我得去路邊乞討,喝雨水過生活了!」

我知道娘對我的期待很高,所以她希望我什麼都聽她的,照著她的安排過生活。只要我聽她的話,她的心就會覺得安心,如果我反駁她,有我自己的想法,甚至是聽從爹的意見時,她那顆心就會七上八下,慌亂不安。為了讓娘安心,我只好什麼都聽她的,不管是我每天的穿的、用的、吃的,或者我去的每一個地方,全都必須在娘的掌控之中,她才能覺得有安全感。

在我還年幼時,我完全能接受娘對我的安排,但是當我越長越大,到了青少年階段時,不知為何,心中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力量,使我想要反抗娘對我做的一切。我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可是這股力量卻非常強大,大得我都無法抵擋。有時不自覺的就說一句讓娘傷心的話,她會因為我的一句話而心痛好幾日,除非我跪在她的面前告訴她:「娘,我永遠會聽妳的話。」否則她的心不會有平靜的時候,每天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爹曾經私下對我說過:「我真的很後悔娶了你娘當妻子,不曉得當初是不是被她下了符咒?不然怎麼會娶個這麼會吵架的女人來自找麻煩,真是拿磚頭砸自己的腳!如果我有魄力,又有錢有勢,我絕對會休了你娘,再娶個美嬌娘來氣死她!」我當下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爹對我說的話,一邊是我的娘,一邊是我的爹,我靠哪一邊都不對,變成夾在中間難以做人。這樣煎熬的生活,有幾次我真的想要一走了之,可是我心中的聲音告訴我:「我不能這樣做。」因此,當我真的忍受不了時,我就會衝出家外,跑到遙遠的河岸邊大聲吼叫,直到我心情平復時,才會再回到家中,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有能耐繼續住在這個家?我也不知道當我情緒上來時,會不會在爹娘面前,說出讓他們痛心的話?我怕傷害到他們,所以我選擇隱藏自己內心真實的狀態,直到把自己處理好,包裝好之後,再重新面對他們。

在我十五歲這年,我發生了一場意外。那一次爹娘吵得非常猛烈,娘跑到廚房裡拿出一把鋒刃的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脅爹。娘的舉動讓我嚇壞了,因為在那個當下,她的情緒非常激昂,完全無法控制自己。她說話強烈激動,手上的刀不停的跟隨身體晃動,已經將自己的脖子割出血來。我害怕她會傷害到自己,不斷用各種方法在哄著娘,求她快點將手上的刀子放下。然而,這次娘不聽我的,爹也不聽我的,不管我說什麼,爹跟娘都一樣繼續激烈的爭吵。我無可奈何之下,對著爹娘大聲吼叫,以我的死來威脅爹娘。他們被我的舉動給嚇到,我直接衝出門外,頭也不回的不停的往前跑,想跑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當下我的心是無比的痛苦,讓我痛不欲生。我一直跑,一直跑,所有從身邊走過的人,我一個都看不見,我也不曉得自己究竟跑到哪裡了?我還是不停的往前跑,一直往前跑,直到我的頭部突然被猛力的撞擊才停止下來。當下我的雙眼還來不及張開,就已經不省人事了。

娘的哭聲我認得,因為我已經聽了十五年了。哭聲清清楚楚的從我耳根裡傳入,我被這聲音給吵醒過來。當我張開眼睛的那一剎那,所有身邊的人竟然發出驚叫聲!我看著自己身上穿的服裝,還有周邊的景物,才知道我已經躺在棺木裡,等著被埋葬。當爹娘看見我睜開眼睛時,他們驚訝萬分,娘瞬間停止哭泣,看著我的身體緩緩的坐起來,她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真的沒有看錯,才回過神來,抱住我說:「唐明,你把娘給嚇死了!娘對不起你!娘不應該這樣讓你受折磨!還好,還好你又回來了,娘好高興,從今以後你不會再聽到爹跟娘吵架,我們不會再讓你為難,我們會好好相處,你別再走了,別再離開我們了!」我聽見娘對我說的話,但是我的腦部還是陣陣的疼痛、暈眩,完全無法回應娘對我說的這些話,一瞬間我又躺下昏迷許久,過了三日後才又清醒過來。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的身體已經被爹娘移到床上,不再是躺在棺木裡。他們緊緊的守候在我身旁,就怕錯過我清醒的那一刻。當我睜開眼睛時,看見爹的臉瘦了,臉頰都凹陷進去了,娘的臉也變小了,皺紋多了好多。他們的雙眼都是無助的眼神,擔心的神情,盼望著我能早日清醒。娘看見我雙眼張開,高興的叫著:「醒了!醒了!唐明醒了!」爹跟娘緊緊拉住我的手,怕我又再次跑掉,這一次我沒有再昏過去了。

我問娘:「現在是何時?」娘告訴我:「從你出事到現在,已經有三週的時間了。」我口裡小聲的唸著:「三週……這三週怎麼好像過了三十年一樣的久?」娘為我準備好豐盛的一餐,但我卻什麼也吃不下,只喝的下清粥暖暖胃。家裡的每一樣物品,屋外的每一個景物,我還是非常熟悉,但就少了一點感覺,這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

娘又再次為我做了一件新衣,她用衣服來表達對我的關愛,以前她都會將做好的衣服,直接幫我套上,看我穿得合不合身,好不好看,當下我都會非常感動,感恩娘為我做的一切。但現在我發現自己變得不一樣了,我身體裡的那份感情,就像被抽離一樣,瞬間從我身中消失。我對娘只剩下感恩,沒有感情,對爹也是一樣,甚至對周遭的一景一物,也都不再有感情的留戀。我試著回想自己失去意識的這三週,但想了許久,頭部只是陣陣的疼痛,什麼也想不起來,只好放下不再去想,就讓一切順其自然。

一天,我走在熱鬧的大街上閒逛,想知道自己究竟還有哪些變化?我一邊走著,一邊看著街上的景色,每一個人和每一個攤子,我都看過一遍。剎那間,眼前出現非常熟悉的身影,是一位相貌清秀的女子。她從我前方一步一步走來,在她還沒靠近我時,我似乎已經預先知道,等一下她從我身邊走過時,她的手絹就會掉落在我的腳邊,而且剛好被我給撿起來。果真事情如我所想,她走過我的身旁時,剛好與一位路人碰撞,她的身體輕輕的靠在我的身上,我扶住了她,她嬌羞的看了我一眼,並向我道歉。我像紳士一樣的回應她,眼神不敢多看她一眼。就在我低下頭時,看見一條手絹掉在我的腳邊,手絹上繡了一個「倩」字,想必是這女子的名字。我將手絹從地上撿起來,輕輕拍去沾在上頭的灰塵,女子的身影還在不遠處,我快步的追上前,將手上的手絹還給她。女子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絹竟然出現在我的手中,嬌羞得趕緊將手絹拿回,並向我道謝。在這一刻,我知道這位女子已經愛上我了,我也知道她就是我未來的妻子,但是我並沒有選擇讓這場戲照著劇本繼續演下去,因為早在我斷氣的短短三週內,我已經將我的命運給改轉了。

現在我全部回想起來了,在那短短的三週內,我已經過了三十年的生活。所有在我人生中會遇上的事,全都讓我經歷過一遍了。包括這位女子,我也已經在短短的三週內,和她當了三十年的夫妻,我對她的一切都還非常熟悉。然而,我深刻記得,我們之間的夫妻緣就只有短短的三十年,因為我的壽命就是這麼短命。她成了寡婦死守一生,我變成鬼魂守護在她的身邊,但她卻完全感受不到我的存在。我看她每天以淚洗面,臉上不再出現笑容,原本她喜歡吃的東西,在我死後變得一口都不吃;原本喜歡去的地方,也不曾再去過。看她痛苦的樣子,我比她更痛苦,但我只是一條靈魂,只是一個死去的丈夫,我什麼也無法為她做。

在我重回人間之前,我看見一尊高大巍巍的阿彌陀佛。此刻跪在佛前的我,不是這個凡夫之身—唐明,而是變成一位法相圓滿莊嚴的比丘—釋海行,我看見自己在凡間為人說法的模樣,也看見自己為了救度眾生不惜犧牲自己,世間有太多、太多的眾生都在苦中等著被救度。原來是佛讓我看見過去生的我,當時我所發的願就是要走上這條救世之路,但一世一世過去,我都沈迷在世間的七情五欲之中,早已忘了當初所發的願。現在佛讓我看見自己今生可以選擇的兩條路,我跪在佛前立下誓願,願在此生出家學佛,於佛道上勇猛精進,於有生之年說法各處,弘法利生,救度無盡的蒼生。

此刻,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不再對世間的情感有心動的感覺?原來在我的阿賴耶識中,並沒有忘記我所立下的大願,我不可能再去碰世間的情愛,也不再對世間產生留戀。這次重回人身,唯一的目標就是學佛救度眾生。

我明白了,全部都想起來了。眼前的女子拿走手絹並向我道謝後,她鼓起勇氣問我名,我知道愛情將會在此刻開始萌生,但我選擇止住,沒有告訴女子我的名字,只是對她說出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將今生的這段情緣轉為法緣,不讓原本的劇情繼續演下去。

當我告訴爹娘:「我決定要出家。」娘立刻哭得死去活來,她將一生寄託在我身上,沒想到我竟然年紀輕輕就決定出家,一時半刻娘完全無法接受。我帶著娘參與各大小佛事,讓她能明白佛法的殊勝,但娘心中那份堅固的執著,依舊無法認同我要出家這件事。最後,在娘的反對下,我依然勇敢的走向寺院,因為我必須為眾生負責。至於娘,就等著我學佛成就時,再回來度化她。

我於道上精進努力,一刻都不敢歇息,這個歇息並不是指我都不睡覺,而是我的心從不離度眾之心,我的心從不忘我所立下的誓願,我的心從不離慈悲,不離佛心,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讓心生怠慢,永遠上緊發條在度眾路上勇往直前。此生於臨終時一切功德圓滿,我無悔此生來到世間。感恩佛為我安排的一切,讓我能重新找回自己,圓滿無上菩提。

世間情,最令人陶醉,也最無情。人在還沒出生時,就在母親的腹中與母親培養感情,到了出生之後,又是更複雜的情感關係,牽來牽去,牽成一個牢固的情網,將自己緊緊的綑綁。愚笨的世人,用感情來矇騙自己,以為情能勇固,這是不可能的事。

蘇佛今日能得法身,超度無量無邊的眾靈,甚至突破空間,進到銀河系中超度,就是因為蘇佛的色身已非凡夫之身,唯有不帶情的色身,才能超越凡夫,成為佛身。蘇佛表法,說法勸世,世人別再為情所苦。甜蜜只是包裝,痛苦才是真實,只要談上感情,就沒有永久的不變,一眨眼之間,就能讓一個深情之人從高峰跌落到谷底,別再讓愛情摧殘自己。學習如蘇佛一樣的大力,盡己一身的努力,成就佛果,救度無盡的眾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