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水月》

訪問第三百五十四位尊者-仁達(二百年前)

水月

二O一九年五月十日

水中明月隨著水面的波紋微微晃動,我也隨之搖晃起自己的身體,晃著晃著,「啪!」一聲,整個人掉入水中,這一掉下去,酒意全醒了。

我被用大網子從水中撈起來,娘氣憤的說:「你才十二歲,跟人家喝什麼酒?」我回答娘:「詩人飲酒後更能作出一首好詩,我也想要寫一首動人的詩句,送給我的女人。」娘這下又更生氣了,她大力的拍桌問我:「女人?你小小年紀為什麼有女人?」我只好告訴娘:「我問爹他幾歲開始有女人?爹神氣的告訴我,他不到十歲身邊就跟了一堆女孩。現在我已經十二歲了,身邊才只有一個女人,比起爹已經相差幾百公里遠,應該不為過吧?」娘用手垂打自己的胸口說著:「氣死了!氣死了!你們父子倆真的要把我給氣死了!」

祖母燒了一鍋燒酒雞,高興的喊著:「仁達!快快!祖母這鍋燒酒雞煮得很成功,你聞聞這香氣,哇!香得不得了,快快,拿碗筷過來,祖母給你乘一碗,保證你今晚一夜好眠!」娘瞪大眼睛看著我,我將手比向祖母,讓娘知道:「是祖母叫我吃的,不是我自己愛吃。」「什麼味道這麼香?」爹聞到燒酒雞的味道,也興奮的湊過來,我也順道幫爹拿了碗筷,爹迫不及待的一口接一口,吃得津津有味。娘在一旁看得怒髮衝冠,氣得大力蹬腳,直接往屋外走去。

娘從小最要好的其中一位姊妹花,就嫁到家裡附近那個富貴人家家裡,只要娘心情不好,就會去找這位姊妹花吐露心事,因為她住得離家裡最近,而且是我的乾媽。娘拿著手巾邊哭邊對著乾媽說:「我到底欠他們多少?為什麼每天都要和我作對?我想要把孩子教好,可偏偏孩子聽他們的不聽我的!我只是這個家的媳婦,只要婆婆說一,我沒有資格說二,只好看著自己的孩子跟著他們學壞,再這樣下去,我的孩子真的要被毀掉一生了!」乾媽一向冷靜又有定功,她慢慢轉著手上的佛珠,然後告訴娘:「仁達也是我的孩子,我有責任把他教好,就把他交給我來教吧!至於妳婆婆那邊,我說的話她多少會聽幾句,也交給我來處理就好。」娘聽見乾媽這麼說,就像找到救星一樣,雙眼泛著感動的淚光對著乾媽說:「還好我還有你這個姊妹花能幫忙我,否則我真的想去跳河死一死算了!」乾媽聽娘這麼說,忍不住笑了出來:「世間哪有什麼嚴重的事能夠讓一個人以死相陪?最嚴重的事是死後只見一片漆黑不見光明。世間事啊!看淡一點,自己的心也能好過一些。聽我的話,好好學佛、念佛,妳的人生會變得不一樣。」

娘一回到家就告訴我:「乾媽叫你明天過去一趟。」我聽見乾媽二字,立刻長嘆一聲,因為每次去到乾媽家都沒有什麼好事。乾媽懂得如何管教我,她說的話使我不得不從命,不像在家中誰都得聽我的,我無奈的點頭回答娘:「明天就去。」

我低著頭,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乾媽家,她家是村子裡最大間的豪宅,上頭高掛著「王府」二字。我拍了拍門環,告訴乾媽我到了。王府裡的僕人立刻為我開門,他們稱我為「少爺」,因為我是乾媽唯一的乾兒子,她今生沒有結婚,也沒有任何孩子。

還沒進到客廳裡,空氣中就飄來陣陣茶香,是乾媽在客廳裡泡茶。我低著頭走進客廳,喊了一聲:「乾媽」,乾媽沒有說話,比個手勢要我坐下。我深呼吸一口氣,乖乖坐在乾媽對面,乾媽繼續拿起茶杯品茶。空氣中只有乾媽那組茶具碰撞發出的聲音,剩下的是一片的寧靜。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後,乾媽才開口問:「心,定下來了沒?」我楞了一下,原來乾媽早就看出來我的心不定!剛剛這半個時辰我靜靜的看著乾媽品茶,跟著她緩慢柔和的步調,心也隨之靜了下來,我回答乾媽:「定了許多。」乾媽告訴我:「我已經請僕人為你準備好幾套新衣服,從明天開始就住在這裡一陣子,我也跟你的祖母和爹娘說好了。」我激動的驚叫一聲:「住在這裡?」乾媽點點頭,看著乾媽的篤定的神情,我無奈的搖搖頭,知道自己只能聽話,不得違抗。

奇怪的是,自從我住進乾媽家後,乾媽並沒有嚴厲的對待我,而是拿了好多銀兩給我,她告訴我:「這些錢隨便你怎麼花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吩咐僕人。」起初我有些受寵若驚,但觀察了幾天之後,發現乾媽是真的對我好,才給了我這些錢。我開始卸下心防,盡情的揮霍花用,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吃什麼就隨心所欲的大吃大喝。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我真的就像個富家公子一樣,到處遊山玩水,吃喝玩樂,把所有想去的地方,都去過一遍,生活過得就像在天堂一樣的快活,自在逍遙。

第四個月,當我又要向乾媽拿錢花用時,乾媽突然嚴厲的告訴我:「該是還債的時候了。」我納悶的看著乾媽:「還債?」乾媽點點頭說:「我給你花的錢,可沒說是不用還的,你花了多少,我全都叫僕人記帳,現在算一算,短短三個月你足足花掉可以買一棟房子的錢,現在該是你還債的時候了。」我驚訝的看著乾媽,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我告訴乾媽:「我可以去工作慢慢還給妳。」乾媽搖搖頭說:「我不需要你去工作,你只要好好待在我的身邊,我叫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時間一到,這筆錢自然一筆勾銷。」我別無選擇,只好聽從乾媽的意思,繼續住在王府裡,每天跟在乾媽的身邊。

當我跟在乾媽身邊時,我才知道原來我所認識的乾媽,她嚴厲的模樣是她刻意裝出來的,當她相處的對象不是我的時候,她的臉變得好慈悲,好有親和力。她所去過的每一個地方,大家都非常喜歡她、歡迎她。不管去哪裡,她都是最發心的大施主。

乾媽帶著我去到一個最近才受災殃的災區,她一口氣就買了一百擔的米,這一百擔米全叫我一個人扛,當我扛了五十擔米時,雙手已經開始發抖,雙腳也發軟無力,但現場還有好多災民在等著我的米糧,我不得不繼續搬米,將一袋一袋的米送到每一災戶的手中。當我見到他們感恩的神情,對著我不停的點頭表示謝意時,我的心中其實非常感動,因為這是我這輩子從沒做過的好事。

回到家中,我立刻累倒在床上,雖然感到全神無力,肌肉酸痛,但這顆心卻是莫名的歡喜,比起前三個月揮霍的日子,現在才是從心底感到真正的快樂。我還想繼續躺著休息,門外就傳來敲門聲:「少爺,夫人又要出門了。」乾媽一刻都捨不得休息,才一回到家喘口氣,又立刻要趕往下一個行程。我努力的撐起身子,快速跟上乾媽的腳步,去到她要帶我去的下一個地方。

乾媽才一下轎子,就立刻有一大群孩子圍著乾媽,他們全都叫著乾媽:「娘!」我楞了一下,看了看才知道這群孩子全都是孤兒。這間孤兒院是乾媽布施請人蓋的,這些孩子就像乾媽的孩子一樣,所以他們都叫乾媽一聲「娘」。乾媽將我介紹給這群孩子認識,他們都叫我大哥哥,我從來沒有弟妹,現在多了這麼多弟妹陪在身邊,頓時有股說不出的暖意。乾媽準備了好多東西要給這群孩子,要我將禮物一個個送到每一個孩子的手上。外頭的天氣寒冷,這些禮物都是一些保暖的配備,我就像在寒冬裡為每個孩子送上溫暖一樣。雖然這些禮物不需要花費太多錢,但看著孩子開心且珍惜的模樣,我心中竟然莫名的產生慚愧的感覺,因為我從來不懂得知足,也不懂得感恩身邊的每一個人。眼前這些孩子雖然年紀比我小,有些甚至才四、五歲而已,但每一個孩子都比我更懂得感恩惜福。我看著他們喜悅的表情,也為他們感到開心,這樣的氣氛是我從沒體會過的,原來助人是這麼快樂的一件事。

整整一年的時間,乾媽帶著我走遍各城鎮中每一個陰暗的角落,當我們走到最後一個城鎮時,我告訴乾媽:「一年了,我終於懂乾媽你要教我什麼。原來一個人活在世間,可以對社會發揮多大的力量,全都在這顆心。我看見乾媽的心無時無刻都在為人著想,心時時刻刻都常懷感恩。感恩今生能有健康的身體和充足的財富廣行各種布施,感恩能有福報聽聞佛法,才明白此身是假。這顆感恩之心,使得乾媽沒有貴婦的傲氣,也沒有不平等的眼光,而是和所有人融為一體,用真心和每一個人相處。

我從所見所遇的一切,看見自己的不足,從小不但不懂得感恩,還時常激怒自己的娘,娘越是不希望我做的事,我就越要做給她看。這一年來,我看見有多少孩子都沒有娘在身邊,他們見到乾媽就像見到自己的親人一樣的高興,而我的娘隨時都在我的身邊,我反而不懂得珍惜。我想,是我該改變的時候了,我要向這些孩子學習,由心底真誠的做出改變,用我的行動來孝敬我的爹、娘和祖母。」乾媽點點頭,認同我說的話,她問我:「你要如何孝敬爹娘?」我回答乾媽:「如果我繼續過著世俗的生活,我知道自己會再繼續沈淪下去,因為我不是一個很有毅力的人。所以我決定要到寺院裡修行,我要用我的能力來幫助眾生。但在救度眾生之前,我知道我必須接受一番磨練,因為我不是一個天生優質的孩子,我學會了世間所有不該學會的事,這些都已經深植在我的腦海中,我必須比別人更努力,才能將這些污染給淨除。」乾媽回答我:「很好,那你就回去告訴你的家人吧!」

沒想到,當我回到家中,我的家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原本喜歡吃肉的祖母和爹,現在都改為茹素,是娘學佛改變了他們。我離開家中整整一年的時間,這一年內娘積極的學佛,參與佛教各大小佛事,將心中的法喜時時分享給祖母和爹知道,使得他們也開始對學佛產生興趣。其實家人都是有善根之人,只是過去在沒有佛法的教導下,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更不懂得要如何教育孩子。如今他們全都受到佛法的教化,許多觀念和價值觀都開始變得不一樣,原本一毛不拔的祖母,現在也學會布施分享,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慈悲喜捨給需要的人。而我爹過去喜好飲酒作樂,在他明白因果道理之後,煙花柳巷一步也不敢再踏入,他告訴娘:「如果要叫我再走進一趟青樓,不如直接把我送到地獄受刑吧!」爹的改變,娘最歡喜。現在娘又看到我的變化,更是不斷的磕頭感恩佛菩薩慈悲護佑。

我告訴家人:「我要出家。」家人互相對望,他們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沒有想到我今生竟然會想走上出家這條路!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我將這一年來所學到的一切跟家人分享,最大的收穫就是這顆慈悲心。世間我所想要的一切,我都能輕易的得到與享受,但是要得到這顆慈悲心,卻不是我擁有家財萬貫就能買來的,也不是我窮得身無分文,就能明白什麼叫慈悲。原來最重要的,在我心的量度,當我的心能包容所有的好與不好,善與不善,甚至已經沒有任何好與不好、善與不善的分別時,我心是慈悲的。當我能與所有人共苦,心能與所有人同在時,我是慈悲的。若我見到於苦中受苦,卻還不願求度者,我更能悲憫他,用更多的善心與悲心來陪伴他,我是慈悲的。當我想尋求解脫,也能發心幫助別人解脫時,我是慈悲的。如今我已將我的心掏出,我不再佔有這顆心,而是將心用來包容所有的人,善調此心來利益大眾,所以我選擇走上出家這條路,用比丘之身來度化眾生。

於寺中修行的日子,佛法時時都在修調我心,當我心是慈悲之時,我心是柔軟的。當我心是真慈悲時,我不再有個性,因為有個性無法讓我成就。我選擇修持一顆慈悲之心,我願接受各種考驗來磨練這個假身。當我身不再有任何感受之時,我開始學會慈悲。只有完全沒有自己時,我才能度化一切眾生。

感恩今生所有殊勝的際遇,將我從污濁中救拔而出,我將心磨得清淨光潔如琉璃,以此潔白之身,與西方彌陀相會。

世間之人,顛倒妄想,迷於瞋恚,貪於財色,執著此身,不知世間極苦。世人以為人生能再來一次,未知一生短暫,若非十善業具足,無法再得來生。世人以為快樂常有,不知無苦何來有樂?越是快樂,即是越感痛苦。世間怎能容納有我?無我方能得生,有我自滅自盡。世人不見自身之污濁,以為自身常保清淨,此是顛倒之想,若不知世間染濁,五濁苦毒,若不修淨,則心無有淨時。蘇佛表法,法身如來,常樂我淨,不於世間流連忘返。於世塵中不受染濁,因為心如蓮花,於五濁惡世中,只是使用此身來度化眾生,不染不濁,常保清淨,歸返西方,自在無礙。世人當醒,當學蘇佛,若不知從迷妄中清醒,此生結束後,三途苦惱,何時才能再得出離之機?莫失放離,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