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無私奉行》

訪問第二百三十五位尊者-曹東興(五百年前)

無私奉行

二O一九年五月十二日

娘坐在床上喊著東興:「東興,把桌上的鐲子拿來給娘。」我望向桌面上,確實有一個金鐲子,於是爬上椅子,把鐲子放在娘的手中。娘不停摸著手上的鐲子,心中若有所思。我問娘:「這鐲子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娘回答我:「這鐲子不是我的。」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娘:「這鐲子放在娘房間的桌上,不是娘的,會是誰的?」娘偷偷告訴我:「昨天你爹又帶了一個女人回來,我親眼看見你爹送那女人一個鐲子,就是我手上這個。」我疑惑的問娘:「為什麼鐲子會在娘的手上?」娘露出奇怪的微笑,告訴我:「我叫丫鬟去偷來的。」我驚訝的大叫一聲:「偷來的!娘,為什麼要偷人家的東西?這是不對的!」娘冷淡的說:「誰叫她搶了我的丈夫,我不可能讓她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這一刻,娘的臉變得好邪惡,看起來就好像想要把那個新來的阿姨給吃掉一樣,我也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那位新來的阿姨一直跟在爹的身邊,從我出生以來,就看過好多不同的阿姨在陪著爹,現在這一位已經數不清是哪一位了?我看阿姨對爹很好,爹需要按摩,就幫爹按摩,爹想要喝茶,就端茶給爹喝,爹的雙眼離不開這位阿姨,一邊看著她一邊微笑著。至於娘,我感覺到她一直在生氣,眼睛還一直偷瞄爹和那位阿姨的互動。只要爹一不在家,整個家就變得一團亂,這幾位陪在爹身邊的阿姨,加上娘,一群女人爭吵不休,爭得面紅耳赤。只要爹一回到家,她們瞬間又恢復原本和氣的模樣,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看得直搖頭:「為什麼大人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疲累呢?」

我是娘生的孩子,也是爹的孩子,但我是娘的第一個孩子,卻已經不知道是爹的第幾個孩子?我的出生對爹來說,他一點高興感覺都沒有,因為他從不缺兒子,既然都生出來了,爹就拿錢給娘來養我,至於我的教養或是生活情形,他一概不負責,也從不過問。因此我與爹之間的關係,就像兩個陌生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我很少有機會看到爹,爹也從不問我在哪裡,是一對陌生的父子。而我的娘,她也沒有多餘的心思能照顧我,我看她每天為了和那些阿姨爭寵,就忙得不可開交,更別說還要照顧我這個孩童。只要我有什麼需求,娘就塞錢給我,不管多少錢都會給,因為爹每個月都給娘非常多的錢。

一天,娘又給了我一筆錢,要我自己去外面玩。只要我身上帶著錢,身邊就會跟著好多孩子,因為我一向非常慷慨,從不會捨不得花這些錢,只要誰想吃什麼或想買什麼,我都會大方的拿錢出來買給他們。我買了好多糖果給這些孩子,一人都分一支,就在我們正舔著糖果時,遠遠的我就看爹的馬車迎面而來,我告訴大家:「你們看,那是我爹的馬車!」所有的孩子都發出讚歎聲,因為爹的馬車是全鎮裡最豪華的,他的馬匹也是奔馳最快的好馬。就在爹的馬車快到我們面前時,我立刻衝出來擋在馬車面前,馬匹急速停下。爹從馬車裡大罵:「誰家的孩子!找死啊!」我走過去對著爹喊著:「爹!是我!」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誰是你爹啊!真是沒有教養的孩子!你可知道這樣突然衝出來是會被撞死的!若不是我這兩匹馬訓練有素,你現在已經躺在路邊不省人事了!」我看著爹的表情,他真的一點都不認得我,就像在訓斥一個陌生人家的孩子一樣。爹說完,放下車窗的簾子,比個手勢,馬車又繼續往前行駛。我站在原地許久,一旁的孩子全都好奇的問我:「你不是說他是你爹嗎?怎麼你叫他爹,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還大聲的訓斥你?」我搖搖頭,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們的問題,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爹竟然連我的臉都認不得。

回到家,我立刻將今天發生的事告訴娘,並問娘:「為什麼爹認不得我?」娘回答我:「他當然認不得你,他的孩子又不只你一個,那邊一個,這邊一個,搞得他自己都亂了,怎麼可能還記得你是誰!」我還是難以置信,繼續爭吵著:「可是我是爹的兒子耶!他怎麼可以不認得我?」娘告訴我:「兒子!你爹連他的娘都不要了,還差你這個兒子嗎?我為了要讓你爹多看我幾眼,每天都很努力的跟那些女人爭搶,只要你爹將頭轉向我這邊,我就會刻意擺出迷人的動作,就是想要你爹多看看我,如果沒有這樣做,我就會像埋沒在沙中的一粒沙,不可能會有被發現的時候!所以,如果你想要你爹看見你,就得靠自己努力,只要你做得夠好,他自然就會注意到你,知道你是他的寶貝兒子!」我沒有想到天下竟然還有這種事?爹明明就在眼前,卻還要費盡一番努力才能讓爹認得自己!

娘的頭腦很好,她教了我很多方法,她告訴我:「如果你能跟娘一起合作,相信我們兩個的力量可以發揮很大。到時候你能得到你要的,我也能搶到我要的,這不是很好嗎?」當下我並沒有立刻答覆娘,因為她要我做的事,是我一輩子都沒做過的,這需要好好思考才能下決定,我告訴娘:「給我幾天的時間考慮。」

我的身邊有很多朋友,他們都能給我意見,我將我的情形告訴他們。這群朋友聽完我說的話,有人回答我:「有錢花就好,為什麼一定要搶到爹?何必把自己搞得這麼疲累?」也有人說:「就算你不需要爹,也要為你娘想想,至少為你娘爭一口氣。她叫你去下藥,你就乖乖聽話去下藥,只要下那麼一次藥,你就能幫你娘解決所有的事,那不是很好嗎?既快速,又有效果!」也有人說:「做這事傷天害理,泯滅良心,別為了一點感情毀了自己一生!」每一個朋友都紛紛給我意見,這麼多意見,我也不曉得該聽誰的才好?

我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屋子裡的每一家戶,有爹、有娘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我的爹卻離我這麼遙遠。我坐在路旁的一個池塘邊,看著池中的魚兒游過來又游過去,這池子的大小就這麼小,牠們卻還是一副優遊自在的模樣,絲毫不受空間狹窄的限制,同樣過得非常快樂。正當我專注看著池中的魚時,突然有人丟了一個東西到池塘裡,我看了一下,是一小塊麵包。一瞬間,剛剛還在互相追逐嬉戲的魚兒,開始為了搶奪這塊麵包而反目成仇,爭得你死我活,這塊麵包在搶奪的過程中被分成好幾份,最後被大條魚給搶走,其他小魚完全沒有機會分到。就在我還看著這些魚時,一旁突然有人對我說話,我抬頭一看,是一位僧人。僧人告訴我:「這些魚群裡,有多少條魚是一家人?或許一整個池塘裡的魚都是同一個母親生出來的也說不定,但是你看,當一塊麵包丟進池裡,就算是一家人也會互相爭奪,就如同人們的私心一樣,為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什麼樣的手段都做的出來,最後得到了什麼?在爭奪的過程中,你所付出的代價,早已遠遠超過你所得到的。就像剛剛搶到麵包的大魚,牠雖然吃到了麵包,但也不過是那麼一點麵包屑,在搶奪之中所耗費的力氣,就超過這個麵包屑所能提供的養分,甚至為了和其他條大魚爭搶而弄傷了自己,根本得不償失。」僧人這個比喻,倒是讓我清醒了,我將家裡的情形告訴僧人,請求僧人告訴我該如何做才好?僧人又和我分享另一則故事,僧人說:「從前有個大夫人,她非常喜歡她的老爺,也就是她的丈夫,可是偏偏她的老爺不喜歡她,因為這段婚姻是老爺的母親撮合的,老爺根本從來沒有喜歡過這個大夫人,而大夫人也清楚明白,在老爺的心中,從來沒有喜歡過她。甚至她也知道老爺在外面還有其他女人,打算將這些女人全都娶進來當小妾。大夫人雖然長得不好看,心量卻很大,她能接受老爺再娶小妾,甚至當這些小妾在爭吵時,她能居中調和,所有的小妾對她要求什麼,只要她能做到,都願意犧牲自己。這些小妾都在背後取笑她,說她是一個笨女人,被搶了丈夫,還什麼都要給人家。這些話大夫人不是沒有聽到,而是全聽在耳裡,但是大夫人並不和她們計較,不管她們將話說得多難聽,大夫人全都能夠接受。最後,大夫人不再將自己侷限在這個家中,開始將對老爺的小愛,昇華成對大眾的大愛,走出這個她守護一生的家,開始拿著錢四處幫助別人,尋找到她真正想要的快樂。

而這些小妾還在為了分到老爺的愛,每天在家中勾心鬥角,爭到最後,誰都沒有得到老爺,因為老爺又再娶了另一批更年輕的小妾進來,這些搶得你死我活的前一批小妾,相較這新的一批,全都成了老女人,老爺連看都不看一眼。最後在老死前,她們全都發病,因為這一生為了爭搶用盡心計,所造的惡因,全都得受惡報,一個個死得悽慘難看,甚至在死後都下了地獄受苦。小菩薩,你聽了這則故事,是否有所領悟?」我點點頭,告訴僧人:「我明白了,我覺得自己很可笑,竟然為了要得到爹對我的關愛,想設計陷害這些同父異母的手足,就算我最後真的得到爹對我的疼愛,我也不會因此而感到快樂。而我的娘,為了搶到爹所有的愛,每天絞盡腦汁在用心機。真的可笑,我們為什麼要為了情,為了愛,而將自己埋葬在痛苦的日子裡?

我將僧人告訴我的話回去講給娘聽,但娘不認同我說的話,她選擇繼續過原本的生活,因為在她的生命中不能沒有爹,而她也不願意退一步讓給這些後面才進來的小妾。我不知該如何勸說我的娘,只好再次尋求僧人的協助,請僧人為我指點一條明路。

當我走進寺院的那一刻,寺裡的寂靜讓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眼前的小沙彌正跟在師父後面學習,他們的年紀都和我差不多,但不同的是,他們已經放下對世間的貪戀,從小就進到寺院裡出家學佛。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深深吸引我的注意,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和我同年紀的孩子,竟然能有如此非凡的氣質,他們的法相都是學佛修來的莊嚴,他們的談吐是學佛修來的威儀,就連他們的行止也都是學佛修來的端莊。我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直到一位師父出現在我的面前,師父問我:「小菩薩,是否有事需要幫忙?」我看見眼前的師父,他的雙眼炯炯有神,他的臉相飽滿,眉毛好長,講話溫和,卻句句帶有攝受人心的力道。我問師父:「我也能出家嗎?」師父回答我:「當然可以。」我又問師父:「出家有什麼條件嗎?」師父告訴我:「需要一顆為眾生的慈悲之心。」

離開寺院後,我決心要尋找這顆為眾生的慈悲心,我不停的尋找,不停的尋找,不管走到哪裡,都在問自己:「這樣做慈悲嗎?」我也問我身邊的好友們:「我慈悲嗎?」每做一件事,我都在提醒自己:「要有慈悲心。」我努力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又回到寺院尋找師父。師父一眼看見我就對我說:「小菩薩確實非常努力,但切記慈悲不只外相上的作為,更重要的是內在實質的涵養。多聞經法,接受佛法的熏習與教化,你將會明白什麼叫作真正的大慈大悲。」

我聽從師父的指導,在寺院裡足足聽了三年的經,沒有一次缺席,因為我已決心要為出家做努力。三年的時間,我真的改變了,我的心變得和以前不同。我開始明白什麼叫作學佛,原來學佛並非如同我想像的,滿腹的經論,這些經論只是要幫助我們更不偏不倚的走在佛道上,是幫助我們成佛的工具而已。真正的學佛,是在修內在的涵養,修一顆清淨心、平等心和慈悲無我之心。原來慈悲不是在每一件事項上斤斤計較,不是每一分一毫去探查自己用了多少慈悲,而是無心而為,無心付出,全然無我。

四年後,師父為我剃髮,我出家為小沙彌。我用我的改變來感化我的娘親,希望娘親不要再為了情愛,造下難以償還的罪業。看著每一天來到寺中求法的信眾,求佛護祐的信眾,還有求師父開示的信眾,甚至還有很多猛拜佛,猛磕頭,見到佛就淚流滿面的信眾,我便知道,外面的世界,眾生極苦。我努力的修持自身,就是希望能早日為眾生貢獻己力,用自己一點棉薄之力來幫助眾生。

只要還活在世間的一天,我就不忘要為眾生付出。這一生,我努力到生命的最一刻才放手,雖然身體滅了,但我靈性不滅,我回到西方,依然精進聽法,精進修行,等待來生再來世間救度眾生,感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世人私心常有,為保自身,為保一家,常生惡念,常行惡事。未知就是因為有私才有苦,因為這個身體永遠不會感到滿足的時候,若沒有佛法止住念頭,身中需求和欲望將會源源不絕的增生,而人們就為了滿足欲望,必須汲汲營營不停的追求,不但長養了強大的私心,也害了自己一生。

佛法教化世人,利己利他,捨己為人,如同佛一樣的慈悲,捨己一生的財富與地位,發願救度無盡的蒼生。若人們都能像佛一樣沒有自己,何來有苦?此心即是佛心,與無盡的眾靈合為一體,沒有分自分他之時,心是平等的,平靜的,安心的。原來苦的根源都在這顆私心,將私心昇華為大愛之心,為眾生之心,不但幫助了自己,也救了無盡的蒼生,更改變了這個極苦的娑婆世界,以此與眾共勉,南無阿彌陀佛。

蘇佛弘法救世,為度眾生,代眾生苦,忍著劇痛的腿傷,依然前行無懼。我與諸位尊者,趕行來助,這是我到西方以後,第一次再回娑婆。世間變化快速,若非大勇大力者,確實難以完成救度之行,乃因人心多變,心深多謀,惡行為患,若沒有如同蘇佛一般之開悟見性者,無法有此大智慧來度化眾生。每位有願隨蘇佛救世之人,皆當學習蘇佛所發之願,勇猛無懼,力往前行。我與諸位尊者亦是積極向學,此殊勝之緣,我等倍感珍惜,感恩蘇佛慈悲弘法利生,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