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信佛》

訪問第一百三十六位尊者-戴光(七百二十年前)

信佛

二O一九年五月十三日

我被娘取這個名字叫戴光,我真的是帶光來的,當我出生的那一刻,整個房間大放金光,全家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從來沒有人見過這樣的情景。不只房間光芒四射,我的身體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香氣飄散到家中每一個角落,不管走到哪裡,都能聞到這股淡雅清香。

在我出生時,家中除了爹娘之外,還有祖父母及五位兄長,這是我們一家的成員。爹負責全家的開銷,所以他的雙肩非常沈重,深怕一個不小心失去工作,家人就得喝西北風過日。因此爹每天都戰戰兢兢在工作,一刻都不敢怠慢。娘是個賢妻良母,在家相夫教子,她沒有什麼特別的專長,能做的就是一般家庭主婦會做的事,但是只要是娘會做的事,她都能將事情做得非常好。就像煮飯,她能煮得符合每個人的胃口,讓每一個人都吃得讚不絕口,愛不釋手。附近鄰居都誇讚娘真是會養家,雖然家裡沒什麼錢,但家裡每個人竟然都能被娘養得白白胖胖的,看起來就像是富貴家庭一樣。我們六個孩子是家中的六塊寶,所以娘也會叫我光寶,一出生就非常活潑開朗,不管是家人還是所有與我相處的人,都會被我的笑聲感染,他們都能感受到我心中的快樂而忍不住跟著我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喜歡笑,沒有什麼事能讓我難過,就算是被娘用棍子打,我也會很快的恢復笑容,在我的生命裡,沒有什麼事比笑更重要。

在我四歲這年,身上長了一個好大的膿瘡,膿瘡的大小就跟一顆雞蛋一樣大。這顆膿瘡就長在我的腳底,我幾乎無法行走,因為我只剩下一隻腳可以支撐著。膿瘡除了不停的流膿之外,還會隱隱作痛,不管娘為我敷了多少藥草,還是請大夫來為我醫治,這個膿瘡同樣沒有好轉的現象,甚至越腫越大。有鄰居告訴娘:「這膿瘡若再不治好,到時候可能整條腿都不能走。」娘聽了鄰居的話,心裡越來越擔心,她擔心我小小年紀就跛腳,不只行動不方便,出去可能還會被人家笑,甚至長大後也不會有女人喜歡我。娘越想越多,想得自己都慌張起來。幸好有一位好心人告訴娘:「別擔心,看你兒子的臉相,就知道他是個大福報之人,這個腳一定會好起來的,說不定再過不久,就會有貴人來相救。」娘聽了這個好心人的話之後,才安了她那顆不安已久的心。

就在我發病後的第七日,貴人真的出現了。這天,娘背著我出門,要再帶我去給大夫醫腳,當時路面還沒有做得完善,好幾個地方都必須走在田埂上,才能接連到下一條路。我的身材被娘養得肥胖,娘氣喘噓噓的背著我,就快走不動,加上這幾日來的操煩,娘已經好幾日沒有睡好,體力不佳。我知道她是用意志力在撐著身子往前走,我心中滿懷愧疚。突然間,娘的右腳沒踩好,腳底板往右一折,我和娘一同跌進水田裡,全身滿是泥土。一位農夫看見我們母子二人跌落,立刻走過來相救。農夫牽起我的手,他以為我能自己站起來,沒想到我痛得大叫一聲,農夫這才發現我的腳底長了一個像雞蛋大的膿瘡。農夫立刻告訴娘:「快快快!快帶孩子去山頂上那間寺院,寺院裡的佛能救妳的孩子。」娘聽了農夫說的話,將我背起就準備往山上的方向去。農夫叫住娘:「等等,等等,山上的天氣很冷,你們穿這樣上去不行的,再說全身是泥土,應該換一身乾淨的服裝,對佛才是恭敬。」娘聽了立刻看看自己的身體,立刻感恩農夫:「對對,您說的對,我馬上帶我孩子回去準備。」娘感恩完農夫後,立刻要起身返回家中,農夫又叫住娘:「等等,等等,我忘記跟妳說一件最重要的事,這孩子過去一定是造了什麼惡因,現在才會得這個果報,他一定要心生懺悔,沿路上也都要念佛才行。」娘聽了農夫說的話,立刻告訴我:「記得一定要懺悔,從現在開始念佛。」我點點頭,感恩農夫。沿路上娘對我說:「光寶你看,之前那個人說你會遇上貴人,現在真的被他說中了,貴人真的出現了!娘好開心!看來說好話真的很重要,若不是那個人說那些話鼓勵我,現在我已經擔心到連飯都吃不下了。」看見娘為我的付出,我立刻向娘道謝,我告訴娘:「我今生一定會好好孝敬爹跟娘,沒有爹娘就沒有今天的我。」說完後,我又繼續念佛,一路上都不敢斷掉這句佛號。

回到家後,我和娘換上一件乾淨整齊的衣服,帶上禦寒的大衣,再帶上充足的乾糧後,就立刻往山頂的方向出發。然而,我的體型太過肥胖,加上山路難走,這座山又特別崎嶇難行,娘沒有辦法一直背著我,走一小段山路就得將我從背上放下來,我忍著疼痛,拄著一根堅固的樹枝,一步一步慢慢的往上爬,腳底的膿瘡因為受到擠壓,不停的流出膿液,我得拔幾片路邊乾淨的樹葉,將膿液擦拭後,再繼續往前走。經過好幾天的時間,我們才走到半山腰,沿路上忍著肚子的飢餓,不敢吃掉太多的乾糧,因為路途比我們想像的難走,多走了好多天,身上的乾糧完全不夠,只能節儉的吃,若非真的餓到走不動,絕不吃掉身上這些有限的乾糧。當我們走到半山腰時,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雨勢非常大,連續下了好幾日都沒有停過。我們四處躲雨,但沿路就只有大樹沒有任何屋舍,就算我們再怎麼躲,身體還是會被這場雨給淋濕。我的腳完全泡在爛泥巴裡,痛得就快走不動。而娘因為這場風雨而著涼,不停的出現各種受風寒的症狀。我擔心娘的身體受不了,眼前又沒有半個人能幫忙,只好不停的求佛加持。我的誠心感動佛,佛真的在娘身上照下一道金光,娘瞬間感到全身暖和不再發冷。好不容易雨停了,這場雨也算是將我們全身洗淨了,當太陽出來時,身上濕透的衣服也開始慢慢被曬乾了,我們又繼續往前走,離山頂的距離越來越靠近。這一路上,我和娘都不忘要念佛,我念佛懺悔,也念佛求佛加持,這句佛號安我們的心,也幫助我們一路順行。

終於到了,眼前終於出現寺院的建築,我和娘還是繼續念佛,每一步路都是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當我們踏進寺院那一刻,我突然感覺到眼前一片光明,沒想到佛法是如此的殊勝,沿路都讓我感受到佛在護祐著我們,無形中似乎在指引我們這條明路,果真現在眼前光亮無比,是從未見過的殊勝光明。娘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小聲的告訴我:「快快,師父在那裡。」娘立刻帶著我上前請教師父問題。娘告訴師父:「師父慈悲,我兒子的腳底長了一個像雞蛋一樣大小的膿瘡,濃液不停的流出,我尋求了好多方法為他醫治,卻是怎麼醫也醫不好,請求師父慈悲,能否告訴我們該如何做才能醫治好這顆膿瘡?」師父告訴我:「把腳抬起來看看,現在膿瘡是不是好了?」我聽師父的話將腳抬起來一看:「咦?唉呀!娘,我的腳真的好了!娘妳看,妳看,紅腫退了,膿瘡也不見了!」娘睜大眼睛仔細看著,她也驚訝的說:「唉呀!真的不見了!感恩佛祖保佑!感恩佛祖保佑啊!」我們一時太過激動,忘了此地是清淨道場,立刻降低音量,我小聲的問師父:「師父,您怎麼知道我的腳好了?」師父說:「你朝著我走過來,就像正常人一樣的行走,當然知道你的腳沒有問題。」我又疑惑的問:「可是我沿路上還是非常痛,痛得就快走不動了。」師父回答我:「你可知你沿路上所經歷過的一切,不管是飢餓、大雨、寒冷還是腳上的疼痛,都是過去你對人家所做的,現在他們向你索討,你又誠心的念佛懺悔,在佛力加持之下,腳傷才得以痊癒。現在你應該對佛法更生信心,若沒有佛,你的腳必須等到爛透了,你的冤親才會願意放手。」我立刻跪地感恩佛,沒有佛,我的腳不可能好得這麼迅速。娘也跟著跪地感恩佛,若沒有佛,她又要為我操心了。

從這天起,我更積極的學佛,拜佛,誦經,只要是能利益眾生的事,我都做,我也跟著娘到處去做好事。我們非為了做好事,而刻意去做,而是在學習無心而做,是發自內在真誠想幫助眾生。我開始聽聞經法,修調自己的個性和心性,數年來的努力,換來了全身的淨化。我心淨了,頭也淨了,世間許多煩雜之事,在現在看來不過都是些芝麻小事,一點也不值得用來動心。此刻,我的笑容比以前笑得更加燦爛,好多人都問我是如何做到的?我只有一個答案可以回答他們,就是「念佛」,沒有什麼事可以比念佛的清淨心更加快樂。

在我十七歲時,我立志到寺院裡修行,爹娘都非常支持我,我明白,這是我孝敬父母最好的方法。我努力的修持也是為了度化眾生,我所做的一切,從不為了我自己。我過去得到佛的救度,我也希望眾生們都能認識佛,念佛得度。這一生,我不停的往前走,不管過程中遭遇什麼樣的考驗,我還是勇敢的繼續向前,不再回首過去,因為我必須把握每個當下,才能救起每個當下求度的眾生。感恩佛慈悲憐祐我,讓我今生有此福報出家學佛,更在臨終之時往生西國。

世人不知罪業可怖,當業力來討時,通常都得受冤業的追討受報,好多人就因此而開始生病,生命開始走下坡。嚴重者,甚至會一命嗚呼,難保性命。如今蘇佛說法,佛說:「學佛不病不死,心中安樂」這是真的,一點都沒錯。學佛真的能不病也不死,還能常保心中安樂。若有聽聞蘇佛說法者都應該知道,蘇佛已將宇宙空間打開,宇宙真理日日宣說,為什麼會有病?全都是自己的思惟、私心所感招,若沒有這份私念,一生奉行菩薩道,身上的冤親不會對業主如此不滿。

蘇佛如今的功夫,能與眾生化解,但也需要業主懺悔改過才行。若沒有從根底拔除自己的惡習,病就無法完全醫治,這是合理的,也是公平的準則。眾生與人都是一樣,都需要被平等的對待。佛來世間救度世人,是蘇佛的願心才能感得佛來娑婆,世人應當要把握,學佛不是為了保身,學佛是為了求解脫,求自己解脫,也幫助別人解脫。解脫之道就是改變自己,在蘇佛的帶領下,願意改變者都能得救。每位修學者更應珍惜、懺悔、改過才是。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