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堅持願心》

訪問第二百三十位尊者-木峯(三百二十年前)

堅持願心

二O一九年五月十四日

當我被丟棄在山邊時,一下子就被狼狗給刁走。狼狗沒有要傷害我的意思,他咬著我衣服的領子,不停的往深山裡走去,還沒走到狼狗要帶我去的地方,我就突然從狼狗的嘴中掉落。狼狗身上血流不止,倒地不起,原來牠已經被獵人的長箭給射死了。大約有三、四個獵人突然從樹林裡跑出來,其中一位年紀較大的獵人大聲叫著:「大家快過來看!你們看!剛剛那隻狼狗竟然刁了一個嬰孩!」所有人聽見後立刻跑了過來。一位同伴也驚訝的說:「真的是一個小男娃耶!他肯定是被家人給丟了。」另一位說:「那怎麼辦?我們要將他帶走嗎?」又一位說:「當然要帶走,難道要放他在這邊給野獸咬死嗎?」幾位獵人討論一番後,決定將我給帶走。我被其中一位獵人放在他背在身上的籃子裡,我在他的籃子裡搖搖晃晃的,一路晃回到他的家中。

還沒走到獵人家中,遠遠的就聽見孩子的歡笑聲,我在籃子裡聽見獵人自言自語的說著:「孩子真是天真可愛!」說完後他更快步的往前走,就像迫不及待的想要趕快回到家中一樣。獵人才剛走到院子裡,一群孩子就全跑出來圍在他身邊,大聲的喊著:「爹回來了!爹回來了!」獵人的妻子也從屋子裡走出來,她問獵人:「今天有什麼收穫嗎?」獵人走進屋子裡,全家人也跟著一起走進去,獵人將背上的籃子拿下來放在桌子上,從籃子裡將我給抱出來。獵人的妻子驚訝的說:「這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把人家帶回來了?」獵人告訴他的妻子:「這是今天打獵時,被一隻狼狗刁在嘴上的孩子,看來他應該是被丟棄了。」獵人的妻子將我從獵人手上抱過去,她看著我的雙眼、鼻子、嘴巴,還有我的眉毛和耳朵,發出讚歎的聲音說:「這孩子長得真標緻,五官都長得好看,卻是個沒有人要的孩子,不曉得是哪戶人家丟掉的?真是可憐。」獵人說:「是啊!我看孩子可憐,就把他給帶回來,如果我們再多養這個孩子,妳覺得如何?」獵人的妻子想了想,點點頭說:「也只好如此,總不可能再把他給丟了吧!」從這天起,我住進這個獵人的家中,成為獵人第九個孩子。

獵人成了我的爹,獵人的妻子成了我的娘,他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兄長,我們成了一家人,同住在這間小木屋裡。娘開心的說:「家裡已經好幾年沒有這麼小的孩子了,看起來真是可愛。」爹說:「就把這孩子取名叫木峯吧!」娘高興的說:「這名字好,每個孩子都有個木字,這樣又更像一家人了!」所有的兄長看我長得可愛,也都爭相抱我,他們都很疼愛我這個剛出生不久的弟弟。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也一天一天的長大,米水喝了好一陣子,我開始能吃東西,娘餵我吃肉,沒想到肉還沒放進我的嘴裡,我已經開始作嘔,一口也吃不下。娘連續試了好幾天都是如此,最後確定我是個不會吃肉的孩子。這個家的所有人都喜歡吃肉,每餐都吃爹打獵回來的肉,特別是新鮮的山豬肉大家最喜歡,但我一口也不敢吃,只敢吃著菜園裡種的蔬菜。當我能說話時,大哥問我說:「木峯,這肉這麼好吃,你怎麼一口都不敢吃?」我搖搖頭告訴哥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聞到這肉味就自然想吐。」當我看見這些畜生被宰殺時,我也會覺得難過,所以我都不敢看,只要爹要殺豬或殺其他的畜生時,我都會跑出去,不敢看那殘忍的畫面。哥哥們聽我這麼說,都覺得奇怪,二哥說:「你從小就跟著我們一起長大,照理說應該很習慣這個家才是,像我們從小看爹殺豬,已經不知道看過幾百頭豬被爹給殺死,第一次見到還有些驚嚇,現在已經習慣了,變得一點感覺也沒有。你應該和我們一樣才是,怎麼好像還是一副很害怕的樣子?」我也不懂,這種感覺不像是害怕,而是心裡覺得難過,覺得痛苦。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曉得。

一天,爹把我叫去,爹告訴我:「木峯,來,爹教你怎麼殺豬。」爹拿了一把鋒刃的刀子,要我把刀子拿在手中,我看著眼前這頭剛被帶回來的山豬,還有一口氣在,但是身體傷勢嚴重,已經無法動彈。我看見山豬的眼神裡充滿恐慌與無助,我告訴爹我不想學殺豬,但是爹告訴我:「如果想要當個男子漢,就一定要學會殺豬。」我被爹逼得一定要學會拿這把刀子,不管我怎麼說,爹還是堅持他的看法。我將刀子拿在右手,右手不停的發抖,而且抖得越厲害,最後我連豬皮都還沒碰到,就嚇得將刀子往地上一丟,快速的跑出家外,而且跑得很快,就怕被爹給追上。

我一直跑,一直跑,跑出整座森林之外,這是我第一次離開這座森林,第一次看見外面的世界。我也不知道要往哪裡走,每一個景物在我看來都是那麼陌生。雖然不曉得要去哪裡,但我還是繼續往前走,走到腳酸了,肚子餓了,才坐在街道旁的石階上,看著眼前來來往往的人潮。看著看著,腳邊突然滾來一顆球,我朝著球滾過來的方向看去,竟然是八哥!八哥和我相差三歲,我今年七歲,他今年十歲,八哥喜歡一個人到處去玩,時間到了才會回到家中,沒想到我竟然與八哥在這條街上相遇。

八哥問我:「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跑到這裡?你知道路回去嗎?」我還沒開口回答八哥的問題,肚子就先幫我說話了,我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飢餓聲,八哥問我:「誰叫你不吃肉,吃肉就不會那麼快餓肚子了!」我搖搖頭說:「不吃,吃肉很殘忍,就算要我餓死我也不吃。」八哥從口袋裡掏出一點錢,這是他要出門前娘給他的,因為娘知道八哥喜歡亂跑,擔心他會需要用錢,所以都會拿一點錢給他帶在身上,但八哥通常不會用到,他玩完後就會回家吃肉,根本不用花到錢。八哥拿著錢帶著我去找吃的,走了好多家,才看到一家沒賣肉的店,老闆問我:「孩子,要幾粒饅頭?」我問哥哥:「我們一起吃一顆好嗎?」八哥點點頭,於是我便叫了一顆包子,和八哥又回到石階上,一人各吃一半的包子。我一邊吃著包子,一邊若有所思的模樣。八哥問我:「你在想什麼?」我告訴八哥:「爹今天要我學殺豬,我連刀子都拿不穩,不停的發抖,刀子都還沒碰到豬皮,就嚇得將刀子一扔,逃到這裡來了。我不想學殺豬,可是爹說如果要當個男子漢,就一定要會殺豬,八哥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我真不想回家面對爹。」八哥笑著告訴我:「那你就跟爹說你要去當和尚就好啦!和尚吃齋念佛,不用拿刀也不用殺豬,不是正合你意?」八哥只是隨口說說,我倒是聽得很認真,我忍不住又問八哥:「和尚是在做什麼的?為什麼他可以不用吃肉?」八哥笑著告訴我:「你不會真的想要去當和尚吧?」我回答八哥:「如果當和尚不用吃肉,那我當然要當和尚!」八哥笑得更大聲:「你別說笑了!當和尚不能娶妻生子,當和尚還要每天念佛,當和尚一點自由都沒有。如果你當了和尚,你就不能像現在這樣隨便坐在路邊跟我一起吃饅頭,也不能跟我一起回家,因為你要住在寺院裡。如果爹要帶我們去哪裡玩,你也都不能去,因為你是和尚,你是修行人,你要表現出最好的樣子給大家看。」我好奇的問:「為什麼當和尚就要有這麼多規定?」八哥回答我:「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當和尚。我喜歡吃肉,我的人生中不能沒有肉,你可知道肉的香氣有多麼誘人!還有咬在嘴裡的嚼勁有多麼好!想到我都流口水了。」八哥邊講還真的邊擦口水,我完全無法體會到底肉有多麼好吃,想到那是將活生生的動物給殺死,再將牠身上的肉一塊一塊割下來,我就不敢再想下去了。

原本我不想回家的,還是被八哥強拉回去,他知道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也知道家人一定會著急的出來找我。回到家,娘已經將飯菜都給煮好了,一整桌滿滿都是肉,唯獨一盤全是青菜,那盤菜就是我的。全家人坐在餐桌上吃飯,爹規定我們吃飯不能說話,所以整個吃飯的過程就只有碗筷互相碰觸,發出鏗鏗鏘鏘的聲音。吃完飯後我立刻回到房間裡,幾位哥哥都已經躺在床上玩鬧,大哥看見我就問我:「木峯,幹嘛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剛剛吃飯時我就想問你了,可是爹說吃飯不能說話我才沒問。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大哥比我大上十多歲,算是個青年了,我問大哥:「大哥,你知道和尚是在做什麼的嗎?」大哥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怎麼突然問起和尚,你對和尚有興趣嗎?」我點點頭,告訴大哥:「今天八哥跟我說,和尚每天吃齋念佛,從不吃肉,如果我也能當和尚,就不用被爹逼得一定要學會殺豬和狩獵,我覺得這樣很好。」大哥想了許久才開口說:「我們這地方從來沒有人當過和尚,也不曾見過和尚出現在這裡。但是我曾經從一位念佛的老伯伯口中聽過佛法,他那時候經常坐在大樹下為大家說法。我曾經聽過幾次,所以知道和尚是在做什麼。聽老伯伯說,會當和尚的人都是非常慈悲的人,他們不像我們每天沈迷在吃喝玩樂之中,他們也不像我們還有各種欲望,更不會談世間的感情,他們都是自己一個人或跟著寺院裡的其他和尚一同修行。他們出家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幫助人,聽老伯伯說,好像叫作……眾生,對!他說和尚出家是要救度眾生,因為眾生很苦,需要佛法來幫助他們,和尚就是將佛法介紹給眾生的人,和尚也會運用佛法來幫助眾生解除煩惱,排除生活中遇到的困難。」我聽得非常專注,連嘴巴張得開開的都不曉得。聽完大哥的介紹,我對和尚更有興趣了,因為在我的心中,一直都存在著一股想幫助人的願望,但是我還不知道自己可以怎麼做?現在聽大哥這麼說,我覺得自己想做的事跟和尚做的事是很像的!從這天起,我開始四處問人,想知道究竟哪裡可以讓我遇到和尚?

好不容易才說服爹娘,讓大哥陪我走了十多天的路程,來到這座寺院。我只告訴爹娘我想到寺院裡參觀,並沒有告訴他們我想當和尚這件事。大哥沿路為我介紹寺院裡的規矩,像是進到寺院裡盡量不要言談,腳步要放輕,看到佛要恭敬禮佛,見到師父也要對師父禮貌的頂禮。沒想到大哥只是聽了老伯伯講了幾場經,就對寺院這麼瞭解,說得就像曾經來過一樣。我忍不住問大哥:「大哥,你是不是來過寺院?」大哥突然被我這一問給嚇到,他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我笑著說:「猜的!因為我知道大哥也是不喜歡吃肉的人,只是被爹娘逼得不得不吃。」當我這麼一說,大哥就立刻露出無奈的表情,他告訴我:「其實我也想出家,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走出家這條路。但是我知道爹娘一定不會准許我,因為我是家中的長子,是他們一生最大的希望。我不想給他們失望,但我也不想放棄我的夢想。只要我想到這件事,心裡就會有些憂愁,我只好用別的事將這種感覺蓋過去,沒想到現在你竟然也跟我有同樣的想法,算是大哥託你的福,讓我也有機會一同來到寺院裡參觀。」我聽見大哥這麼說好高興,越多人當和尚,就有越大的力量能夠幫助眾生,這是一件好事。

我們在寺院裡禮佛,也將我們的心願告訴寺院裡的師父。師父邀請我們到寺院裡聽經,我和大哥好高興,雖然還不知道如何向爹娘開口,但想到能開始接觸到佛法,心裡就莫名的開心起來。從這天過後,我們每個禮拜都到寺院裡聽經,但並沒有告訴爹娘我們究竟去哪裡,直到爹娘覺得奇怪時,才問其他哥哥:「大哥跟木峯每個禮拜都去哪裡?」八哥立刻跳出來說:「他們去寺院裡,因為木峯想要當和尚!」爹跟娘聽見八哥這麼說,表情瞬間一變,尤其是娘,她大聲的問:「當和尚?」八哥得意的點點頭,好像說出了什麼天大的消息一樣。這天晚上,我和大哥一回到家中,就看見爹跟娘坐在客廳裡,娘的手中還拿著一根木棍,看來是等著要打我們的。大哥問爹娘:「發生什麼事了?」娘立刻問:「你們想當和尚是不是?」大哥不敢說話,我勇敢的開口說:「對!我們想要出家幫助眾生,請爹娘成全大哥和木峯。」娘狠狠的將木棍打在我和大哥背上,嘴裡罵著:「不孝子!不孝子!養你們兩個不孝子!」我和大哥任由娘不停的打,最後是爹把棍子搶走,娘才沒有繼續打。

整整一週的時間,娘都不跟我和大哥說話,她的表情告訴我們:「她非常心痛,也非常失望。」我和大哥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娘,但是我們真的懷著堅定的信心,今生一定要出家,因為聽了這幾場經,更讓我們知道眾生的苦,我們不能再浪費生命,虛度光陰,只有出家修行,才能真正幫助到眾生。我和大哥不停的求佛加持,求佛幫助我們,讓我們能順利的出家。

時間流逝的速度總是非常快速,時間一過就是兩年了。這兩年,我和大哥從沒有一天放棄出家的夢想,我們還是積極的爭取出家的機會。這兩年,我們因為學佛而改變很多,令村子裡的人都讚不絕口。因為我們知道,學佛前與學佛後最大的差別,就在這顆慈悲心的增長,我們懂得應該如何幫助別人,懂得為人介紹佛法,幫助受苦的人們得到解脫。我和大哥雖然還沒出家,但我們已經開始學習傳法,四處為人解說簡單的法要。二年的時間,有好多村民因此而受益,他們也來到家中,將心中的喜悅回饋給我、大哥和爹娘。一個、二個、三個,有越來越多人都來告訴爹娘我和大哥所做的善事。爹娘似乎開始能接受我和大哥學佛這件事,到了第三年,我和大哥又再次開口對爹娘提出想出家的心願,這一次他們沒有再打我們了,也沒有反對我們,而是告訴我們:「真的要出家,就要下定決心,這兩年看你們兩個認真在做佛事,我們兩個老的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也看開了,反正家裡也不少你們兩個。要走之前記得告訴我們一聲,好送你們一程。」我和大哥都知道,雖然娘說話有點酸,但是她總算是認同我們了。

隔天一早,我和大哥就準備啟程,爹娘都覺得太快了,才一說完就馬上要走,好像對這個家一點感情都沒有一樣。其實我們不是如此,是因為知道眾生極苦,一刻都不容緩,既然決心要出家,就要立刻實行,才能早日見性來幫助眾生。爹娘和七位哥哥都送我和大哥一程,二哥還一手抱著孩子,一手牽著妻子來送我們,看著他為了家庭付出的代價,我們更堅定一定要出家,只有走這條路才是最正確的明路。

在寺院裡,我是小沙彌,大哥是比丘,我們各自精進修行,從不忘眾生之苦。寺院裡的修行環境,比起我們在家中自修,更能快速得到淨化。每天在佛法的薰陶下,心越來越定,越來越清明,我和大哥心中都感恩不已,感恩能有此殊勝的因緣出家學佛。這份珍惜與感恩之心,使得我們更加勤修堅持,不容片刻懈怠,幾十年的時間,終是開悟見性,在世間廣行救度,最終得生彼國,圓滿大願。

蘇佛身代眾苦,從無一句怨言,雖未出家,心已如一位清淨比丘,戒若琉璃,戒行清淨,謹守宇宙真理,從不犯戒。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皆與蘇佛合而為一,蘇佛將之視若自己,當作同體。眾生之苦,在蘇佛心中猶如刀割,為了早日幫助眾生離苦,修行三十年來從不放逸。不論聽經、拜佛、念佛還是誦經,皆是精進勤修,毅力第一,今日方能證得法身,超度宇宙無盡的眾靈。

從古至今,沒有多少修行人能知道,其實眾靈多在空間之中未能得度。若非今日蘇佛將空間打開,這些千年萬世的眾靈依然還在空間無法出離。眾靈的苦,苦在執著,執著當初的空間無法放下,即使佛來了,眾生還在堅持自己的執著,因此蘇佛在超度之時,遇上這些執著的眾生,就必須以講經說法來開導眾靈,空間之中的眾生,皆能聽得蘇佛說法的音聲,度化一次、二次、三次,終會有一次被蘇佛成功度起。當眾靈放下執著,從空間清醒之時,才明白佛法的殊勝,眾靈感激涕零,對蘇佛感恩萬分,感恩蘇佛慈悲救拔,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