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笑看人生》

訪問第一百三十三位尊者印宗(四百五十年前)

笑看人生

二O一九年五月十五日

不知睡了多久,背部突然產生一股暖意,娘對我說:「書讀累了就回床上休息,別趴在桌上睡,會把身體給弄壞了,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桌上的蠟燭還在燃燒著,燭光隨著微風飄動。我又看了一次手上的書卷,眼睛已經疲累得看不清楚每一字、每一句,所有的文字全都縮成一個個小黑點,我趕緊將蠟燭吹熄,不要浪費這珍貴的燭光。當我正準備站起身來時,才發現腳已經麻了,原來已經睡這麼久了。我將書卷收起來,盤腿坐在床上,身體倚靠著牆。這樣坐著的睡姿已經維持好長一段時間了,為的就是不要讓自己睡得太久,每天維持這樣的坐姿,大約睡到三更時就會自己醒過來。但最近身體好像已經習慣這樣的姿勢,即使到三更也還醒不過來。為了不要讓自己睡得太久,我在床底下放了幾顆小珠子,這些珠子讓我無法坐得舒適,若是稍坐休息還可以忍受,坐一整夜臀部就會感到疼痛,就用這樣的方法來痛醒自己,才得以繼續維持在三更清醒,埋頭在書卷文字之中。若是書讀到一半瞌睡了,我便學習古人將頭髮綁在房梁上,只要一打盹,就會拉扯我的頭皮叫我清醒。若是半夜四下無人,我甚至會將衣服脫得只剩單薄一件,在寒風之中奔跑,這個方法最為有效,能讓我撐上好幾個時辰不瞌睡。

我是家中的獨子,爹娘沒錢養孩子,婚後就只生下我一個。爹娘都是文盲,他們從來都沒有機會認識字,因為他們都出生在貧困的家庭,不到五歲的年紀就得幫忙家裡工作,賺微薄的工資來貼補家用,要談讀書,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雖然爹沒錢,但娘就是喜歡爹的老實;雖然爹的雙眼看不見,但娘為了愛情,還是願意當爹的眼睛,一輩子照顧著他。

從我出生以來,就看見娘無時無刻都在工作,家內、家外的事都得做,她一個女人一肩扛起男主人與女主人的責任,外面的工作做完,回到家後還得做家裡的家務事。娘的辛苦我全看在眼裡,為了幫助娘減輕負擔,我從四歲就開始幫忙打理家務,只要是我能做的事,我都會盡全力做,讓娘不用再為了家裡面的事勞心。

當娘告訴我,她已經存一筆錢要給我去讀書時,我驚訝萬分。我問娘:「娘,家裡的狀況不是很好,怎麼還有錢讓我讀書?」娘回答我:「娘不認識字,又嫁給了你爹,一輩子都在工作,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樣,從小就沒機會讀書,長大後還要做苦工。所以娘省吃儉用,存了好幾年的時間,才存到這筆錢,算一算應該足夠讓你去讀幾年的書,至少認識一點字也好,不要像爹跟娘一樣,一個字都不認識,想做點好的工作都沒辦法。」一開始我婉拒了娘,因為我不希望娘為我這麼辛苦,但是娘堅持一定要讓我讀書,我為了不讓娘起煩心,只好選擇聽娘的話。

我也不曉得自己到底喜不喜歡讀書,就把讀書當成是我的責任,因為只有讀書才能翻轉家中世代貧窮的命。娘不希望我這一代又繼續窮下去,所以堅持一定要讓我讀書。我很認真的讀,當同年紀的孩子都還在睡覺時,我已經起床在讀書;當大家都還在外頭玩樂時,我已經坐在桌前讀書。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辜負爹娘對我的用心,所以我一定要讀好書,然後考個好官位來光宗耀祖。我並不是天生聰明的孩子,同樣的書卷,一般的孩子讀過一遍就能記在腦袋裡,我得讀過三遍甚至四遍,才能跟他們一樣,甚至還不一定能像他們那樣背得滾瓜爛熟。這些從小和我讀同一間私塾的同儕走過家中,都會刻意放大音量在窗口說:「呆子又在讀書了,你們說到底是呆子看書,還是書在看呆子?越看越不懂!哈哈哈!」他們說的這些話,爹跟娘都有聽見,為了不讓爹娘難過,我裝作沒有聽見,繼續埋頭苦讀。

一天半夜裡,我瞌睡得厲害,讀了幾個字就睡著,讀了好久還是沒有任何進度。我為了讓自己清醒,將上衣全部脫光,赤裸著身體讓寒風刺骨中熬夜苦讀,還放了一個裝了冰水的盆子在身旁,只要一睡著,就將頭栽進盆子裡,再將冰水拍打在胸膛和背部,頓時全身打了個寒顫,讓自己完全清醒過來。沒想到,這天娘竟然在半夜起來看我,她一開門就看見我赤裸著上半身在讀書,而且窗子全部打開,外頭還在下著冰雪。我冷得發抖,還是強忍著繼續讀,娘趕緊拿起棉被包住我的身體,緊張的對我說:「娘只希望你盡力讀就好,可不要你連命都賠上了!這麼冷的下雪天,怎麼可以一件衣服都不穿!」此時娘又看見我身旁的冰水,還有我放在身旁,隨時拿來刺自己雙腿的錐子,娘心疼的說:「別讀了!別讀了!這到底是在讀書,還是在受刑?娘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兒子,捨不得看見你把自己搞得如此模樣!」看見娘緊張的樣子,我趕緊安慰娘:「娘別擔心,古來有許多赫赫有名的政治家,也都是這樣刻苦努力來的,我的努力還不及他們一分,既然他們都能做到,我相信我也能像他們一樣。」娘臉上的表情還是告訴我,她非常擔心,我只好站起身來大力扭動全身給她看,讓她知道我的身體很好,不用為我操煩。最後安撫了許久,娘才回到房間裡睡覺,我又繼續坐在桌前用功,一刻都捨不得浪費掉。

寒窗苦讀十多年的時間,終於等到放榜的這一日。我帶著緊張的心情走到張貼榜文的那面牆前面,遠遠的就聽見有人上榜的歡呼聲,也看著許多垂頭喪氣的人一個個從我左右兩邊走過,他們都是落榜的考生,我帶著緊張的心情一步一步往前走,每一步路走得又是緊張,又是興奮。十多年了,想起這十多年的時間,我沒有一刻離開書桌前,現在終於是驗收的時候。剛剛出門前,爹對著我說:「爹看你努力了這麼多年,今天爹一定要設宴為你慶祝一番!」娘也高興的說:「娘相信你絕對榜上有名!等了這麼久,我們家終於要翻身了。」看著爹娘開心的模樣,我自己也跟著高興起來。走到榜單前,前面已經擠了好多人在看榜單,好不容易才擠到前面,我將榜上每一個名字都仔細看過,從最前面看到最後面,再從最後面往前看過一遍,我的心從興奮到緊張,又從緊張到失落,心中難過的問:「怎麼沒有我的名字?」。

我低落的神情,提不起勁的樣子,所有經過我身邊的人,一看就知道我落榜了。我沈重的步伐,重得就快走不動,我不想馬上回到家中,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爹娘?他們都還在等著我的好消息,說不定爹已經開始擺宴等著我回去。此時耳邊又傳來熟悉的笑聲,是那群經常在我窗邊嘲笑我的孩子,他們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天生聰明資質好,平常沒什麼讀書,成天在外遊玩,沒想到竟然還能上榜!其中一位考得最好的同儕大聲取笑我:「十年寒窗無人問,落榜心情誰人知?哈哈哈!哈哈哈!」另一位有上榜的同儕也對我說:「仰天長歎,惆悵獨悲,恨不得一壺酒來,借酒澆愁。今日我心歡喜!你要幾壺酒都可以跟我說!就當我將喜悅分杯給你!哈哈哈!」他們的每一句聽來,都非常刺耳,我沒有回應他們又繼續往前走。每一路都還清楚聽見他們的嘲笑聲:「生氣了!生氣了!咦?呆子也會生氣?呆子不是只會當呆子嗎?哈哈哈!」這群人笑得越來越大聲,我走得越來越快,希望趕快逃離此地,一點都不想再聽見他們的聲音。

走了好長一段路,終於走到沒有人的地方。我放慢腳步,用腳踢起地面上的塵沙,風一吹來,塵沙向上飛揚。我又撿起地上的小石頭,一邊踢著塵沙,一邊將石頭往前丟,心中既是懊惱又是哀愁。我無法平復我的心情,也不知該如何做才好。我擔心爹娘對我失望,也氣自己頭腦笨拙,讀了這麼多書還是讀不好,甚至還在娘面前用古人來比喻自己,真是不知自己幾兩重!」我低著頭一邊丟著石頭,一邊往前走。突然間,聽見有人大叫一聲:「唉唷!」我抬頭一看,唉呀!我把石頭丟到人家身上了!剛剛那一下丟得特別大力,因為我想起這幾年來花了娘這麼多錢,竟然還沒有上榜!我氣自己愚笨、沒有能力,將這顆石頭丟得特別大力,沒看見眼前竟然有個人躺在地上,石頭就這麼往他肚皮上一丟!他痛得一直搓自己的肚皮,嘴裡還不停唸著:「哪個沒良心的?竟然用石頭丟我!唉唷!痛死了!痛死了!」我趕緊向前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看見你躺在這裡,才不小心將石頭丟在你身上,對不起,對不起。」此人聽見我的聲音後,便頭望向我,對著我問:「難道天要崩塌下來了嗎?」我搖搖頭回答他:「沒有。」他又問我:「難道地要裂開了嗎?」我也搖搖頭回答他:「沒有。」他瞬間激動的跳起來說:「那你這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模樣是什麼意思?」我低著頭不發一語,兩隻手的手指還不停的搓動著。此人不耐煩的說:「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扭扭捏捏的男子漢,有甚麼話就說吧!有什麼好躊躇的?」此人逼得我不得不說,我心中想著:「反正這個人也不認識我,跟他說也無妨。」於是我便告訴他:「我落榜了……」原本我以為他會安慰我,沒想到他竟然放聲大笑。我看他笑到彎腰捧著肚子,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我一臉納悶的看著他,不知道究竟有什麼好笑?我氣得大聲問此人:「難道我落榜真的是一件可笑之事?」此人看見我氣得滿臉通紅的模樣,原本就快止住的笑意,又開始大笑起來。他指著我的臉說:「你看看你,你看看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閉上嘴沒有再說話,就等他笑完為止。此人看見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他覺得笑得無趣,就停止他的笑聲,然後找了旁邊一顆大石頭,坐在石頭上跟我說話。他問我:「你知道我在笑什麼嗎?」我大聲的告訴他:「你不就是在笑我沒用,笑我落榜的事嗎?」此人搖搖頭長嘆一聲:「唉,年輕人啊!你可知道你有多麼的無知嗎?我是在笑你的無知!」我疑惑的問:「你說我無知?」此人點點頭說:「是啊!就是無知!剛才我看見你的表情還緊張了一下,以為天要塌下來了,沒想到只是落榜這種芝麻小事!」我聽得更憤怒了:「什麼芝麻小事!你可知道我花了娘多少錢?我用功了多久?結果竟然榜上無名!叫我拿什麼臉回去見爹娘?他們都還在家中等著我的好消息呢!」此人大聲的告訴我:「還有什麼比落榜是更好的消息?」我驚訝的問:「你說什麼?落榜是最好的好消息?」此人點點頭:「當然是啊!」我聽得笑了出來:「我看你是搞糊塗了吧!寒窗苦讀十年,不就是為了要一舉鴻名,怎麼落榜還是好消息?真是說笑!」此人又說:「所以說,天下的書生都是呆子啊!」我回應他:「呆子這兩個字我聽得耳熟,那群目中無人又囂張跋扈的同儕每天都笑我是呆子,怎麼連你也說我是呆子?」此人告訴我:「我說天下的書生都是呆子,又不只說你一人,包括那群笑你的人也都是呆子!誰要為了這世間虛假的名望,每天爭得你死我活!」我看著眼前此人身穿破衣,告訴他:「你沒有當過官,怎麼能懂當官是什麼滋味?」此人告我:「你怎麼斷定我沒當過官?」我回答此人:「看你一身的穿著,還有你講話的語氣,就知道你和做官的人距離太遠了。」此人聽了我這麼說,又大笑三聲:「哈哈哈!看來我轉變得很成功!」我不懂此人在說什麼,此人又告訴我:「你可知道在五十年前,我曾經當過此地的縣太爺?」我驚訝的看著此人:「你別說笑吧?縣太爺怎麼會是這副模樣?」此人又說:「我也曾經是年輕人,曾經懷著遠大的理想與抱負,我用盡我一大半的生命,拼出最精彩、最顛峰的人生。我自豪的站在最高峰,回顧我過去那五十年來的人生,沒想到,就在我最得意的那一天晚上,我夢見一個夢。夢境裡我被帶去陰曹地府,地府裡的鬼差告訴我,我的陽壽已盡,今天就是我的最後一天。頓時我真的傻住了,我拼了大半輩子的人生,都還沒開始享受,就告訴我陽壽已盡!那我這五十年來那麼辛苦又是為了什麼?我當上了縣太爺還沒到一天的時間,就要宣告退位?我這縣太爺的名望在地府裡有任何作用嗎?鬼差告訴我:『不管你是縣太爺,還是當今高高在上的皇上,都只是陽間的一場虛幻夢,來到這裡才是真正回到現實。』不管我當時如何哀求,我都無法挽回我那過去的五十年。就在我最懊悔、最難過、最痛苦時,鬼差又過來告訴我,我還有機會延長壽命。當時我就像聽到什麼天大的好消息一樣,我立刻問鬼差有什麼辦法?鬼差告我:『你過去做了一件大功德,當你還是一位平民凡夫之時,看見堤防興建有瑕疵,報上官員請求官員再重新建造,但當時的貪官就是要貪這筆錢,怎麼可能聽你這位小老百姓的話,再拿錢出來重建。不論你向官員請求多少次,官員都不理會你。於是你四處向人籌錢,整整籌了三年的時間,才籌到這筆足以重建堤防的錢,但就憑你一個小老百姓,也不能說重建就重建,你又積極的尋求各種管道的協助,終於在五年後成功的重建這座堤防。就在重建完後的第二年,災難就發生了,所有的百姓都感恩你這位恩人,若非你重建堤防,現在已經死傷無數,難以計數的生靈都將死在這場水患之中,以此功德,就足以延長你的陽壽。』我回想四十年前,確實有發生這件事,沒想到自認為微不足道的一件事,竟然讓我今日得以延長壽命!鬼差告訴我:『閻王延長你十年的壽命,你現在五十歲,得以再活到六十歲,往後的生活要怎麼過,就看你自己的選擇。』我對閻王感激不已,正想跪地叩謝閻王時,就已經從夢境中清醒過來。那夜醒來後,我看著睡在身旁的妻子,看著我的孩子,看著我一房間的書卷,還有我的友人為我道賀當上縣太爺的匾額,我笑了,笑這些竟然沒有一樣帶的走!我卻珍惜得像寶貝一樣!那夜過後,我決心放下一切,並將那場夢境說給我的妻子聽。妻子覺得不可思議,她成全我的決定,放手讓我去過自己想過的人生。我四處尋找,用了足足五年的時間在找,找什麼樣的人生才是最有價值的人生?沒想到我活了五十年,就是最後這剩下的十年,才活出我最精彩的人生。我開始學佛,從佛法中找到生命的亮光,我將佛所教我的一切,實踐在生活中。我用我最後的五年,精進學佛,也四處為人介紹佛法,將我的一生的經歷分享給世間汲汲營營的人們。如今我看到你,我又笑了,笑這世間又讓我遇見一個像我一樣愚笨的人,聽我說了我的故事,難道你還想走我走過的路?」我聽了此人所說的話,確實有些驚訝,因為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有死去的一天,死亡對我這年輕人來說,似乎還太過遙遠,但如今我聽老翁這麼說,才知道死亡離我一點也不遠,或許就在明天而已。

此人為我介紹佛法,當我明白佛法的殊勝時,我跟著此人一起笑了。笑我這十幾年來真的是個呆子,是個活在世間不懂得求出離的呆子,是個還想在六道輪迴的呆子。我決心像此人一樣學佛,此人帶著我往寺裡走一趟,當我看見這些和我同樣年紀,卻已經在道上修行十多年的人,才知道什麼叫作智慧。真正有智慧的人,就是像這些僧人一樣,出家學佛救度蒼生。

我快速的回到家中,爹娘看我滿面春風的模樣,高興的問我:「上榜了?」我疑惑的問爹娘:「什麼上榜了?」娘緊張的問:「你剛剛不是去看榜單嗎?」娘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那件一點都不重要的事,我早已將那件事拋諸腦外,現在一心只想求學佛法,像這些僧人一樣弘法世間,度化眾生。我將我與貴人相遇的事告訴爹娘,爹娘都覺得難以置信。他們看見我沒有因為落榜而難過,又積極要求學佛法,他們也為我感到高興。這些年來我的辛苦,他們看在眼裡,最後都成了一場空。他們也從中明白,這樣的付出是不值得的。如今我選擇走上學佛這條路,爹娘舉雙手贊成,他們歡喜的看著我進到寺院裡修行,三年後我出家為僧,他們樂見這一切,為我及為天下蒼生感到高興。

我笑看一生,原來人可以做個有用的人,也可以做個沒有用的人。真正有用的人,就是沒有自己的人,我選擇放下自己,一心救度眾生,直至臨命終時,騰空一躍永生西國。

蘇佛身心一切空,如今還活在世間,可說只是遊戲人間,留此身在世間代佛救世,將此身發揮最大的作用,證得法身救度遍法界虛空界無量無邊的眾靈。

宇宙中的眾靈,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得度的一天,蘇佛的法身將手輕輕一揮,難以數盡願求度的眾靈全都被蘇佛給帶走。金光遍布整個宇宙空間,照亮的範圍越來越廣闊,越來越深處,許多修行功夫甚高的修行者,都從沒想過會有人道來到宇宙中超度,他們原本傲慢的姿態,在這一刻全都五體投地,對蘇佛甘拜下風。

蘇佛三十年來如實真修,修得今生一身的功夫,這份修行的願心與毅力,世間無人能比。並非說是要有比較之心,而是以此與世人共勉,此份為眾生之心值得大眾學習,願大眾一同努力,同證法身救度萬靈,無量無邊的眾靈都能得度,將是殊勝至極,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