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9台灣場法會 訪問講桌上蘭花

002.jpg

 

訪問講桌上蘭花

二O一九年六月九日

釋法慈:請問哪一位要出來接受訪問?

蘭花:是誰在叫我?我在哪裡?我是誰?這裡又是哪裡?

釋法慈:這裡是香光大佛寺法會的現場,想要請你們介紹一下自己的經歷與過程,並且告訴大眾為什麼會變成蘭花?

蘭花:我需要一點時間想一想(歪著頭看隔壁還在沈睡的蘭花同伴,思考者。)
我曾經好像叫做「黃萬山」生長於台灣萬里的山區中,記憶中除了父母之外,還有阿公、阿嬤、大姐、二姐,我是最年幼的弟弟,在家中都要幫家中的大小雜事,在那個年代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讀書?連大字都不認識幾個,更不用說有上過學校。每天睜開眼睛就要開始做家事,除了把自己房間的尿壺拿出去澆菜,還需要去糞坑將排泄物挑去堆肥,讓菜葉生長得更好。凌晨五、六點公雞就高啼叫醒沈睡中的大夥,雖然我都會在床上稍微賴一下床,但是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簡單的將自己的打理以後就去菜園工作。年幼的時光全部都在菜園之中度過,翻土、整土、播種、灑藥、除蟲、收割對我來說都是輕而易舉。面對一天一天的長大,食量也再增長,看著家中為了糧食而煩惱,十六歲那年想要改變家庭的環境,聽著隔壁村落傳來的消息:「靠著種花大發一筆橫財」,讓附近許多人都聞名前去求教。我沒有與父母商量下,留下一張紙條,跟隨著人流前往隔壁村落,想要求得發財致富的方法「種花」。憑著年輕靈敏的反應,在隔壁村中謀得花農一職,雖然還什麼都不懂,但是心中已經幻想著種出大批大批漂亮的花朵,掙了大把大把金錢將整個家的生活環境及物質都提升了。抱持者這樣的夢,每日不斷努力的工作與學習著,學習如何照顧花朵,辨識種類與特性,需要種植的土壤及養分,以及培養的氣候、生病該如何處理,有了目標就有不斷前進的動力。當然許多時侯因為不識字的原因,在學習過程當中吃了很多苦頭,也在這些過程當中更加認識每一種花所代表的意義。其中最喜歡的便是蘭花,除了本身的美麗與純潔之外,價值高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在嘗試過大量的花種之後,選擇開始專職種蘭花,培養各式各樣的蘭花與不同的顏色,不同的配種,每一株從我手中種植出的蘭花都好像是孩子一樣,有些長得特別漂亮,有些長得比較樸素,但在我眼中他們都各有各自的特色。常常看見許多的蘭花被人挑選過後,剩下品相較為差異,心中都有些疼,好像自己的孩子被欺負一樣。上前將那些蘭花重新整理移植到我的私人花園內,讓他們可以重新綻放屬於自己的特色,也因為這樣,花園內的蘭花越來越多,濃濃幽香在花園一公尺外都能夠聞見,而我也享受在這樣氣味之中,每天聞見這樣的味道都讓身心舒暢,四十歲那年成為了地區蘭花比賽的金牌獎,也闖出一點點的名氣,生活上漸漸富裕起來,能夠有足夠的資金回去改善生活環境。但是長期的操勞在身上留下痕跡,每當快要下雨時,關節都會發酸發痛,讓人難以忍受,這時都會聞見淡淡的幽香,彷彿來撫慰我的疼痛,能夠緩解的痛楚。夜夢之時也常看見花園中的蘭花彷彿活過來一樣,一點一點的花精靈來陪伴在我身旁,安慰多年辛苦的工作。這樣的夢持續了兩年至三年,體力也在不知不覺中不斷衰退,工作效率也不斷降低,一直以為只是太過操勞。沒有過於注意的我,突然有一天再度進入夢境,這一次與以往不同的是,花精靈將我帶到他們的世界,一個全部都是蘭花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蘭花構成,房子、車子、土地、甚至連生命都是由蘭花所構成,而我也被精靈們帶到一個奇怪的水池上,慢慢的被放入其中,漸漸得身體變成由蘭花所構成,而我也慢慢的失去意識,直到今天才又慢慢的回想這些往事。看看現在的我,彎著腰努力的綻放屬於我的精彩,如同當年種植的蘭花孩子一樣。
在這裡的氣氛與溫度感覺到特別不一樣,尤其是這個位置被一種強烈但溫和的氣場包圍著,讓人特別的安心與放鬆,如果能一直保持下去,該有多好!

釋法慈:那是佛光在照耀著你,今天的因緣非常殊勝,有這個機會脫離蘭花之身,請問有多少數量,幫你們寫個牌位能夠上法性土,在那裡這樣的感覺永遠都不會消失,能夠得到真正安心與滿足,也感謝你今天能夠接受訪問,讓人知道夢境的苦怕。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慈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