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11台灣場法會講經 訪問桌上麥克風

microphone-2479265.jpg

訪問麥克風

二O一九年六月十一日

法慈法師:今日是講經的第三天,阿嬤希望我訪問麥克風,將麥克風的空間訪問出來,讓更多人知曉空間無所不在,處處擁有靈性的存在,人身應該即時把握,不可虛度光陰,請問那一位願意出來接受訪問?南無阿彌陀佛。

麥克風:(逼逼逼)是誰?是誰在打擾我們的工作?沒看見我們正在忙碌著嗎?一邊等著去,等我們忙完了才有時間接受你的訪問!

法慈法師:你們在忙碌什麼呢?什麼時侯才有時間?

麥克風:沒看見我們正在盡我們的職責嗎?讓眼前這位正在演講或是講話的人能夠將聲音傳遞給正在聽講的所有人,等到休息的時間,才能接受你的訪問,在旁邊等待吧!

法慈法師:好的!明白了,等中午休息的時間在請你接受我的訪問,阿彌陀佛。

(等待下課後再繼續訪問)

法慈法師:現在是休息時間,趁著不多的時間,快速的為我們介紹一下你的經歷與過程,阿彌陀佛。

麥克風:我的本名叫做「李沖海」職業是一名主播,在電視台內擔任新聞的播放,對於所講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被要求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養成了對於工作當中的謹慎與嚴謹。就如同剛剛在接收的工作一樣,只要是我的責任就會負責到底。至於為什麼變成麥克風?應該要從十六歲的時候說起。對於人生未來方向還不明確時,唯一的愛好就是在新聞播放之時,看著主播一字一句的講述內容,那種自信與氣氛讓我深深沈迷。只要有空閒的時間,都會將新聞錄下來,並且一句一句的模仿。在自己家中的沙發上,放上一支用紙做的麥克風,然後打開節目,它講一句,我講一句。父母對於我這樣的情況,在多次勸阻無效之後,便隨順我,只要不影響我的課業的情況之下,讓我繼續做著這樣的行為。在選大學的科系分組之時,毅然決然的報考了廣播媒體相關的專業,想要尋更進一步的知識與能力。奈何夢想總是最好,大考的分數與學校的分數落差極大,無奈之下隨便填選了其他的科系,混混噩噩度過了大學生涯,主播的夢依舊深深的埋藏在心中的深處。
當兵之後一次的因緣下,被提拔成為軍中新聞的預備主播,有機會站上主播的位置,報導軍中一切的大小事務及軍中政策的改變。在經過三到六個禮拜的訓練及準備之後,終於踏上了我生涯當中的第一個主播台。緊張、口急,這些當然不可避免,一次、兩次、三次情況越來越好,越來越改善,也漸漸從陌生到熟悉,到熟練的地步,能夠輕鬆自如的掌控語氣及情緒上的變化,也讓心中的主播夢更加強烈,透過空閒的時間不斷加強自己的專業知識與技能。退役之後,積極的在各大電視台應徵,憑藉著當兵累積的經驗,讓我迅速在工作上爬升,成為一名新任主播。剛開始當然是在非熱門時間中擔任,漸漸的我好像離不開主播這個崗位,每當工作結束之後總會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好像人生當中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失去了或是消失。開始在各大電視台或是其餘的節目當中增加工作的時間,減少空閒的時間。一天工作時間長達十到十五個小時,以減少空虛與內心不安的時間,甚至連作夢都在主持節目。長時間的工作與消耗心力,讓身體健康亮起紅燈,我卻無動於衷,死亡的恐懼還比不上強烈的失落感。為了讓自己能夠保持有良好的形象能持續的工作,開始服用各種藥物提振精神與體力,強迫自己的身體繼續工作,終於在持續三個月後,身體崩潰了!暈倒在主播台上,被救護車送去醫院急救,醫生檢查後告訴我,身體所有的機能與器官都已經衰竭,不能夠再工作,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個月。這個消息對於我來說並不是最震驚的,而是強烈的失落感環繞在四周,我拿起一張紙,將它捲成圓柱狀,假裝自己仍舊在主播節目一樣,自導、自演、自編,想要脫離這樣的情緒。住院半個月受不了情緒與精神上的壓迫,我選擇放棄治療提前結束自己不多的生命,在等待的時間中,我回憶起自己短暫的一生,最深刻的記憶就是手持著麥克風站在台上為大眾解說的畫面,那是我一生當中最為風光的時刻。一生彷彿就是為了主播而生,失去了主播就失去了全部,將一張紙捲成圓柱狀緊緊握在手中,以一個主播的身份結束自己最後的時光。
再度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麥克風,也許是自己對於主播的執著,仍舊想要在台上發光發熱,成為最耀眼那一位吧!

法慈法師:感謝沖海分享你的經歷與故事,每一個人心中的不安與空虛都是因為沒有將自己的本性真實的找回,這也是佛法的可貴與珍惜之處,現在阿嬤積極的弘揚佛法,可以在法性土聽經,知道真理才明白人身的可貴與重要,為你寫一張牌位進入法性土聽經,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慈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