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玄下奘大師 《難調難伏》

the-night-sky-4051288.jpg

 

 

 

二O一九年六月十三日

「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即使業障現前,身受其苦,煎熬難當,仍願受苦,能離未離。即使佛伸手救,但眼未得見,心仍執著,見如不見。即使好言相勸,抑或當頭棒喝,仍是昏蒙難醒。

為何如此?因為有種種的我,身有諸多擾亂,冤親債主討報,法緣未能成熟,即使佛菩薩現眼前,卻多質疑,無法相信接納;善言善語未能入耳,不予回應理會等等,諸多情形的發生,可顯眾生難調難伏之個性習氣。

難調難伏的是什麼?世智聰辯,只相信人只有這一世,不願意相信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因果,不信今世所受之苦,為過去所作,不肯低頭懺悔認錯;有的是只相信雙眼所見,雙耳所聞及科學研究報告數據,不肯相信有諸佛菩薩,西方極樂世界及阿彌陀佛的存在;認為不論成功或失敗,凡事操之在我,不相信有業力、冤親債主及附體眾生;認為沒有六道輪迴,無鬼神論;而一體觀對這些人們而言太不可思議,對於那樣廣闊無邊的心量及慈悲智慧,不只是從來沒有過的感受,甚至是難以接受,甚至毀謗。

這些人們之所以會有以上種種的心念態度,不怪他們,是因為他們緣份不足,沒有機會得到善知識的教導,所以難以改正錯誤的見解及看法。或者曾經有過一些不愉快,被蒙蔽的經驗,而不再相信佛法。其實在未見性,業力未轉之前,所遇所為皆為因果,此世當遭遇、當為、當受之事,皆是自作自受。或許過去做今世受,或者今生做,今生受;此為因果定律,眾等當明此理才是,不可毀謗,再造惡業。唯有堅定至誠之願力行之,方可轉業。

不論眾生如何難調難伏,在佛菩薩的眼中,都是一尊佛。只是眾生迷悟的深淺,同是當佛一般對待。不論對方如何待我,我皆一樣恭敬對方。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中,禮敬諸佛之對象不只是人類,六道之中任何一道的生靈皆具有佛性,皆當禮敬,不分性別、職業地位、年齡,只因為緣分未具足,相處之道不同而不同,尊重恭敬、平等之心是相同的。能夠如是行者,即是與佛同心者。

佛不度無緣之人,非我佛不慈悲,而是即使好言好語,對方仍是怒目相視,惡言相向,難以接受,如此一來對方之口業、意業甚至身業皆已造作,佛心不忍,故未度之,並非不度。因為知緣未成熟,而包容體諒對方之作為,仍然是恭敬真誠以對,心不為所動,莫結下惡緣,隨緣便是。等待緣分成熟,甚至還可做對方不請之友。

若緣熟可度者,為了調伏眾生之妄想、分別、執著及難調難伏之深重習氣,更需要慈悲智慧以對,若對方為可救、當救者,莫因為對方的身語意造作不如人意或不何宜,而瞋怒,以怒心怒目相對,或打退堂鼓,敬而遠之,除非為見性者見機而為,否則如此相對皆有因果。仍應隨緣,善巧方便待之,或許對方為可造之材,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令對方醒悟。

即使修行人,個性習氣現前,已經有我的情形之下,亦是難調難伏。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調伏其心是修行的一大課題,無我是修行的必經之路。佛菩薩及祖師大德將自己的修行經驗承傳或寫於筆下,令後生晚輩學習改過,甚至避免犯錯造業。但是眾等難調難伏,許多時候,心念的調整需要受苦之後慚愧懺悔才能改過,甚至經過慚愧懺悔,仍是一再犯過。智慧的修行人,聽其言就能依言而行,避免犯過,克服我執我見,難調難伏的階段,可以免去諸多煩惱現前及身心受苦。

明行覺性是修行不可或缺的條件。欲達見性,必須經由除垢去染的階段,此為自然的過程,並非外加之事。若本是清淨無染,任何的考驗皆是自然的一部分,即使任何狀況現前,並非考驗,為世事一樁,自性中慈悲智慧自然顯現,從容以對,不驚不怖,或者將傷害降到最低,或者迎刃而解,化災障於無心之中,眾等皆蒙受其益。此為見性者之可貴,雖難逢難遇,但眾皆欲尋而得之,受之。

自性眾皆有之,就待有緣有智者,願而學習、開發。香光大佛寺是見性的明處,緣如曇花,眾等當把握機緣而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是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