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心行》

訪問第二百九十四位尊者-竹孟(二百七十年前)

心行

二O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竹子林裡的那間小屋子是我的家,從小就生活在竹林之中。爹用竹子做成各種手工藝,他的手很大,很有力,也很巧,家裡所有的家具都是爹用竹子做成的,好多鄰居都稱讚爹的手藝好,能將這些家具做得堅固又好看。整個家就靠賣竹筍和爹的手工藝品為生。我們這十個孩子,都被爹娘用這個「竹」字幫我們取名字,我的名字就叫竹孟,排行第八。

我們這十個孩子當中,就只有我學會了爹的所有技術,從小就喜歡跟在爹身邊一起做手工。當時對我而言,能繼承爹的工作,就是最大的孝順。

還記得在我六歲那年,我第一次帶著自己做的手工藝品上街叫賣,我的手藝比爹差了一點,起初生意並沒有很好,但我並不因此而氣餒,繼續跟在爹身邊學習,熟練自己的功夫。這天在我要收工時,突然走來一位悲苦的女人,她眉頭深鎖,臉相愁苦。當她走到我面前時,突然停下腳步,原來是被我做的竹風鈴給吸引了。風迎面吹來,我的風鈴發出好聽的竹聲,聲音傳入她的耳根裡,使她的心震動了一下,停下腳步看看我做的風鈴。我看她的臉因為心愁苦而沒有一絲笑容,滿臉的憂愁就像漫天烏雲一樣的黑,她拿著風鈴抬起頭問我:「這個風鈴如何賣?」我對著她微微笑,告訴她:「送給妳,不用錢。」這位婦女驚訝的看著我,並問我說:「我今天坐在大樹下一整天,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這麼多,卻沒有一個人買你的東西。這個竹風鈴隨風飄了一天,我聽著這風鈴聲,心算是平靜了許多,所以特地走來,要跟你買這個風鈴。我想,我應該算是你今天唯一的客人,怎麼還不跟我收錢?」我看著這位心地善良,但卻愁苦的婦女,告訴她:「妳的好心讓竹子更添美音,就連我也被妳的善心給感動。這個竹風鈴是我自己親手做的,就送給妳不用收錢了。」婦女看著我,又看了看手上的風鈴,突然大哭起來,我疑惑的看著婦女,趕緊關心他:「發生什麼事?」婦女哭哭啼啼的告訴我:「我這輩子從沒做過一件壞事,就連一隻螞蟻都不敢殺死,甚至還好心四處幫助別人,只要看到誰可憐,我就會想幫助他。今天我看到你這孩子,小小年紀就出來賣東西,卻一樣東西都沒賣出去,我拿錢出來想幫助你,買了這個好聽的風鈴。我這輩子都是這樣在做好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人生還是過得很辛苦,什麼事都不順心。我的夫婿愛上了其他女人,我的兒女不聽話,經常忤逆我,今天我就是被兒子趕出家門,才會坐在大樹下一整天,不知該何去何從?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一生都在做好事,人生為什麼還是這麼悲苦?」這婦女看起來確實是個善良之人,即使自己生活困苦,還是想要盡一分力幫助別人。我告訴婦女:「你看這個竹風鈴,就因為竹子是空心的、無心的,才能敲出美妙好聽的音聲。我們的心也應該像竹子一樣,是無、是空,才能活出美麗的人生。」婦女聽了這番話,立刻明白:「確實是如此,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心中都有一份期望,希望做了這件好事,家裡的狀況就能因此變得更好,若照你的意思所說,我應該更無心才是。」我點點頭告訴婦女:「確實是如此,我爹告訴我,做好事不求回報,如果是有心在做好事,那做起來不但不快樂,可能還會因為得不到自己所期待的回報,而衍生出其他負面的想法。若是你能無心行善,或許家中也會因為妳所積的功德福德而有所改變。」婦女聽進了我說的話,她的心境隨之轉變,臉相立刻變得不同。原本愁苦的臉,開始露出一絲笑容,原來就是不平的心念才讓她的心愁苦。每一位來到我的攤販的客人,我似乎都能用竹子做比喻來開導他們,讓他們從悲苦的命運中,看見生命的新光。

竹林裡的清淨,讓我的心更加淨明,我拿著竹瓢,取了一瓢水,清澈的水洗淨我心,我願自己的心能像這水一樣的透徹清明,一生純淨善行。我所發的願,需要由我自己力行去實踐。我學習那位婦女的精神,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別人,但我隨緣救助,不刻意攀緣。我要學習像竹子一樣的無心,所行皆是無心而為,不刻意亦不強求。

我學了爹一身的功夫,經過數年的磨練,漸漸能做出跟他一樣精緻的手工藝品,甚至能做出他所沒做過的竹製家具。買我商品的客人也變得越來越多,就因為我的老實,所做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真材實料,從不投機取巧,才能得到客人對我的肯定。家中的經濟因為我所賺來的錢,變得越來越富裕,過著小康穩定的生活。然而,我的心並不因此而感到踏實,我所嚮往的人生,並不是一輩子賺錢而已。似乎寧願過著困苦的生活,也不想浪費生命在賺錢上。

我的名聲開始在小鎮裡響亮起來,從街頭走到街尾,無人不曉我的手藝,家家戶戶所用的家具,開始都改換成我親手做的。而我與生俱來的俊貌,也吸引了好多女子對我的愛慕。爹娘都在等著我娶妻生子,每日都問我:「今天看上哪一個?」我總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口,因為我從沒正眼看過任何一位女子。就算是再貌美的女人,也無法吸引我對她們的注意。結婚這件事,絕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只要能完成我心中的夢想,填補我心中的空缺,即使要我孤獨過一生,我也願意。

心中的夢想究竟是什麼?當時我還摸不著,搞不清楚。總覺得這世間有著比做這些竹製品還要吸引我的事。每天看著來往的人潮,我總在人潮中探索,想找尋哪一個才是我嚮往的樣子。尋尋覓覓大約三年的時間,我依然還在市集上擺設攤子。

在我十五歲這年,爹病了。爹的身體好像在一夕之間變得衰老,一個不經意間,爹已經不像以前身強體壯的模樣。看爹矮了許多,身形也變得瘦小,沒過多久,就病得只能躺在床上。我將工作暫緩,一心一意照顧著爹,對我而言,人生沒有什麼比孝養爹更重要的事,我寧願捨棄一切來照顧我的爹。

爹受到病痛的摧殘,食量變得越來越小,身體越來越消瘦,說的話也越來越少。起初爹還會跟我一起回憶我們小時候發生的一些趣事,到後來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為了不讓爹躺在床上覺得無聊,換我說故事給他聽,我說的都是一些村子裡發生的事,或是我從別人口中聽來的故事,爹經常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看著爹睡去的樣子,我的心有種難以說出的悲感,他的臉瘦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他的四肢就像四根骨頭一般,和我記憶中那個身強體壯,力大無比的爹截然不同。短短幾年的時間,爹的身體就出現如此劇烈的變化,這一刻,我似乎更明白人生的無常。此刻,我更加確信自己的心念,這一生絕對不要虛晃度日,我的人生還有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去實現。

陪伴爹大約二年的時間,這二年讓我深刻體會人生的病苦與死苦。將爹安葬後,我重新調整自己的心境,讓自己踏上全新的人生路程。

我從沒有佛法的村落,走到佛法較為興盛的地區,當我看見一位僧人為人念佛安心,為人說法排解問題,還為人破迷開悟之時,我便堅定自心,今生一定要走上出家學佛這條路。我是一個從來都不認識佛法的愚夫,當我聞得法味那一刻,我立刻跪於佛前發願:「今生一定要成就佛道,弘法利生。」

心中雖然有些感嘆,感嘆沒有早點認識佛法來解救自己的爹,但當時命運如此安排,我也不懂得做出任何努力與改變。如今我只能立下堅定的信願,要用佛法來拯救蒼生,讓人們都能因為學佛而少受一些人生的苦痛與折磨,讓各各皆能得道往生。

在寺院裡修行的日子,我絲毫不敢懈怠,每當他人在休息之時,我依然在大殿中精進用功。並不是我想得到師父對我的肯定,亦非想要超越其他師兄弟,而是我明白人活在世間的苦。世人一旦沒有佛法的教化,就不懂得離苦,即使老了、病了也無從改變,將這一切全都視為是自然的現象。在我還未學佛以前,我的想法都和世間人一樣,以為爹娘病了,我作兒子的,就是應該在身邊好好照顧他們。他們需要什麼,我就為他們準備什麼。他們需要我的陪伴,我就成天坐在床邊和他們聊天。沒有佛法的教化,我真不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真正的孝順,即使我做得再多,爹娘還是同樣受盡病苦的折磨,還是同樣離開我的身邊。如今聞到佛法,我才明白,原來我還能教爹娘學佛,在他們身體還健朗之時能受佛法的薰陶,修心養性,免除病苦的摧殘,還能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的人生雖然平凡無奇,但在我學佛之後,我便決心要過不一樣的人生,將佛對我的教導與世人分享,將佛法宣揚開來,才能讓更多還不識佛法的人,能明白念佛、學佛的可貴。

我於三十歲時剃髮出家,真正以比丘之身於世間弘法。我行腳各處,說法廣布各方,幫助世人從迷妄的人生中,看見學佛的真與實。佛法能安定人心,能帶人離苦,我背負著度眾的使命,一生力行,直至佛來接引,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平淡無奇的人生,也能造就不同凡響的生命。蘇佛從一位世間的婦人,成為一位能於宇宙中救度眾靈的光明大佛。是慈悲心與度眾的願力,使得蘇佛能有超越凡夫一樣的毅力,在佛道中精進不懈的努力。世人都能習得像蘇佛一樣的法身功夫,在無量無邊的世界中,救度難以數盡的眾靈。

當流星滑過天際,一道光在眼前劃過。可知在宇宙中,可能已經有難以計數的星宿眾生失去他們的星球。蘇佛在宇宙中帶來了極強大的能量,解救了這些眾靈。當六字洪名響起之際,金光照亮宇宙,每一顆星球,乃至每一粒微塵粒子都蒙佛光注照而得解脫。許多失能的球體,也因為能量重新聚集而新生。宇宙中混雜的磁場,都因蘇佛的法身超度及日日法音的教化,而被善化與與修調。

佛化諸世,佛化眾心,有佛所在之處,眾生皆可得度,眾心皆能教化,而得解脫之機緣。人人皆能如蘇佛一樣,將佛帶往各處,自身即是佛,所行各處皆是以佛行示現在眾生面前,表法處處,皆是為眾而行。即使腿傷亦是代眾之苦,身無一處不是佛,每一粒細胞,每一根筋骨皆是佛心佛念,將佛廣揚各處,真行弘法利眾。感恩蘇佛慈悲,感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