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訪閻羅王《第八殿都市王》

0JzEBNR8Vd.jpeg

訪問閻羅王 第八殿

市王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蘇師姐:好,我們禮請第八殿的都市王,請上坐。都市王,你好,阿彌陀佛。我們好像從不見面。

都市王:是啊!今天總算見面了。

蘇師姐:因為我都叫最近的,今天能跟你見面是我們的榮幸。

都市王:蘇居士很少叫我們第八殿。你也知道我們可忙了!人死後百日就到我這一殿來。

蘇師姐:喔!人死百日就到你這殿報到就對了。

都市王:是啊!如果是他在陽間造的罪業輕者,不會到我這一殿;若是世間造的罪業重者,自然到我這一殿。

蘇師姐:你在升堂的時候,他如果罪重就可以馬上處死嗎?

都市王:不敢說處死,只是他們所做的,各的因果各自要受報,而到我此處來。我這每一個地獄,都是非常的所謂酷刑啊!

蘇師姐:我看獄卒燒火啦!

都市王:是啊!火熱的。自己從自己的身當中,自己燃燒,所謂的身上燃燒而自焚而又受報,這可是極大的罪業!

蘇師姐:是啊!今天能夠訪問、認識你八殿的都市王,把八殿刑法地獄打開給世人,看見真有地獄啦!打開啊!可以把這本書流傳給世間人,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飲一啄、一點一滴都不能偏差。真的,學佛是非常重要!佛法是教育。

都市王:是。蘇居士所講的都是非常有道理。若這些在我們地獄受報的人,可以早聽聞蘇居士講經,那就不用造這樣的罪過。

蘇師姐:是啊!這就是沒有人教。所以我佛慈悲,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憐憫世人,出現世間教化眾生,能訪問十殿閻羅王,現前說法,百千萬劫難遭遇啊!好,第八殿的都市王,您是哪裡人啊?

都市王:我乃廣西南寧。

蘇師姐:那您在還沒有作第八殿都市王時,是屬於什麼行業?

都市王:我是教書。

蘇師姐:教書好!私塾,哇!不得了!教書積德,那你一定是桃李滿天下。

都市王:桃李滿天下。應該可以這麼說,我所教學生,所教的都不是只是讀讀三字經,並不是只有所謂的三字經,或是所謂的儒家所寫之書,都不是只有這些,我還教的是日常生活對人對事是禮儀。

蘇師姐:哇!跟佛法所教的真實智慧,真實利益,真實之際,圓滿無缺啊!

都市王:是。而且最主要的注重他們的品格。

蘇師姐:你能努力給孩子這麼美好,真修功德啊!

都市王:以故事、以說書,所謂的邊說邊唱,來教導我的這些學生。邊說邊唱,有時還讓他們演演戲,這他們就有興趣。

蘇師姐:哇!你給學生演出,即恢復本性之清淨吔!

都市王:有時只是我這邊講得天花亂墜,他們精神不好之時就換他們來講講,或是他們來演出一齣戲啊!這樣來教導他們。

蘇師姐:哇!你這樣方法教導,小孩子就愛讀書。你主要是讓他們了解書裡作人的道理啦!哇!請問都市王您,你教書教多久啊?

都市王:不多不少,我教了四十九年。

蘇師姐:四十九年喔!幾歲開始教啊?

都市王:我從我年輕之時,應該是說我從十七歲就開始了。

蘇師姐:哇!教了四十幾年,那你生幾個孩子?

都市王:是有娶妻啦!但未生。

蘇師姐:喔!你娶妻未生也還不錯,你看你教的學生都是你的孩子,多好!

都市王:是,就是因為我沒有生一兒半女,都未有,故對於學生都視如己出。

蘇師姐:哇!那你現在你的孩子是桃李滿天下,有幸福感吧!

都市王:是啊!其實到老了,他們還是會回來看看我,如同我的孩子。

蘇師姐:對啦!那請問都市王你在幾歲走的?你是教書教到老了走的嗎?

都市王:到老了,他們就叫我老夫子了。

蘇師姐:老夫子偉大啊!一生的貢獻。

都市王:我大概在應該是五十幾歲,他們就稱我為老夫子了。所以我教書事實上我教到六十六歲,就沒有教了。

蘇師姐:哇!一生能教書,能善巧帶表演教導,符合世間大善的標準。

都市王:我十七歲開始教,是從街坊鄰居,有三個大嬸的小孩我來教,當時我就算是我教了,在我自己的家裡來教他們。這樣我從開始教到六十多歲,那我於六十八歲……

蘇師姐:六十八歲壽終,是壽終嗎?預兆是什麼?

都市王:我在睡前習慣都會看看書,看看書,欣賞,欣賞,然後就才會去寬衣而就寢。那我的夫人都會端了一杯,所謂的養身,他說這叫養身湯。

蘇師姐:是,是,你們養身湯是用什麼做的啊?

都市王:很簡單,就有桂圓,還有所謂的,這叫酒釀啦!

蘇師姐:桂圓酒釀很香,我吃過。

都市王:酒釀加一點桂圓,加一點黑棗。有時酒釀加黑棗,有時候酒釀加一點桂圓,就這樣。

蘇師姐:這樣就是養身湯喔!那是養什麼身?

都市王:祛寒,可以把身體祛祛寒。

蘇師姐:你教我們煮養生湯,這以後就知道了,桂圓、黑棗、洒釀這個能養身。

都市王:那如果比較虛弱,可以酒釀再加一點點蛋,這樣就好了,什麼都不用加。

蘇師姐:蛋,也可以加蛋就是啦!

都市王:是啊!這蛋加上去,好吃!

蘇師姐:哇!你教得真好!你是說你六十八歲在喝酒釀之時,是不是?

都市王:我是說我睡覺之前,我一定是會看看書,我的夫人就會端上養身湯讓我喝,那天他也一樣,先端上養身湯,他就去所謂的就寢了。那我就依然看我的,我所喜歡的文章。那一天也不知為何?看著,看著就趴著睡著了。

蘇師姐:睡著了,睡著情形是夢見什麼嗎?

都市王:我夢見了我的學生。

蘇師姐:你的學生是往生,還是沒有往生?

都市王:這學生是已經往生了。

蘇師姐:那你的學生是幾歲走的啊?

都市王:我還記得,當時他是我所教的學生當中,我最疼愛的。

蘇師姐:喔!聰明活潑,你特別喜愛是嗎?

都市王:又聰明又貼心,只要我教過他,他總是過目不忘。而且他懂得來孝敬我,這孝敬不是所謂什麼錢財,或是所謂任何大禮的孝敬,不是。譬如我口渴,他便知,會端水來給我;我想要擦拭,擦拭,他就會拿所謂的擦拭巾來給我。我想要拿什麼東西,他似乎都知道。我所謂我要拿一些書本,他也就馬上遞過來。這也是幾次下來,我就對這學生特別喜歡。

蘇師姐:你這位學生是能舉一反三,有點跟我們人豪很像

都市王:是啊!很像!

蘇師姐:這人豪乖,也是能一舉反三啦!聰明喔!

都市王:他的貼心,是沒有人如此的啊!我教那麼久,沒有人像他一樣的貼心。

蘇師姐:他很早就死了,那是幾歲啊?

都市王:他乃於二十四歲就走了。

蘇師姐:哎呀!怎麼那麼早!是意外還是生病?

都市王:他是所謂的……跌入水池。唉!

蘇師姐:水池啦!水池他跌下去死掉就對了。

都市王:是啊!他必須幫忙農作。

蘇師姐:喔!他不小心跌下去喔!他不會游泳就對了。

都市王:不會游泳。唉!

蘇師姐:哎呀!怎麼那麼不小心啊!

都市王:所以他的雙親也都非常難過,而且他的母親第一個跑來跟我說,說他不慎跌入而死亡,我也難過、傷心了很多天。

蘇師姐:那都市王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啊?他叫什麼名字?寫一下。

都市王:現在是寫閻王的名字,還是寫教書的名字?

蘇師姐:當然是寫你教書那一世的名字。都市王,你教書名字叫什麼名字?你還沒有寫,你教書名字還沒寫。

都市王(寫下:高文昌)

蘇師姐:他以前教書是高文昌,那好!那小孩名字叫什麼?

都市王:(寫下:蔡維國)

蘇師姐:那我想請問你,他是死掉,現在在鬼道嗎?

都市王:他現在還在那裡,他現在水池,應該還在那裡。

蘇師姐:你已經作閻王了,他還在鬼道嗎?這麼多年來。

都市王:他還在這個水池裡面啦!

蘇師姐:水池裡面那麼久啊!

都市王:他還蹲在堤下去的這個地方,他還蹲在這個堤下去的這個地方。

蘇師姐:我知道,看到了。現在問題是,我問我們八殿閻王都市王,我聽人家說,摔下去的人,他都要抓人來交替(台語發音,抓交替,台灣民間傳說,有些意外死亡頻傳的地方,冤魂會在該處抓人,抓到人後,冤魂才能去投胎。)就好像要抓人家來代替他才能再出世投胎嗎?

都市王:他就是在等緣啦!

蘇師姐:哎喲!他就是在等人交替喔!阿彌陀佛。現在在等,我覺得你叫他不要,為什麼呢?假如說你知道,我可以抓人家來。像有一次我是聽人家講,有一個水鬼,他在抓交替,結果他知道他家有老母又有小孩,他就不抓了,後來他就升級了吔!

都市王:確實如此啊!可是他也等不到人,不知為何?他總是沒有等到人。

蘇師姐:喔!照你這樣算起來,有多少年了?你在作第八殿閻王,在教書四十九年,四十九年以後你又去作第八殿的都市王,那你們距離有多久啦?

都市王:要先說我怎麼到第八殿去作都市王。

蘇師姐:對啦!好,請說。

都市王:我剛剛講到這個(學生),等一下要請蘇居士幫忙。

蘇師姐:沒問題,他的名字蔡維國。

家嫻師姐:可是他很冷吔!

都市王:我的學生蔡維國說他很冷啊!

蘇師姐:要不要先把他抓起來?好,來,我們叫那個蔡維國。冷得不得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請上蓮花座。身上恢復暖流!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恢復原狀,回復過去。來,有沒有看到老師在那裡?

蔡維國:(哭泣)好冷喔!好冷喔!

都市王:維國啊!維國啊!

蘇師姐:老師最愛你了,蔡維國啊!

蔡維國:(哭泣)好冷喔!

都市王:維國,不要哭了,總算上來了。

蘇師姐:現在暖身,南無阿彌陀佛,佛力加持,熱暖身,身上流汗,佛力加持。現在問題是你老師在叫你。你要了解,要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會不會念?

蔡維國:南無阿彌陀佛。

蘇師姐:我佛慈悲,先幫你脫苦了,先上蓮花座。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請上蓮花座。韋馱菩薩,罩住他。好,來,先把他抓起來。好了,他不冷了,已經在上面了,蓮花座。

好,我們現在來講說你這個教書,私塾,講實在四十九年,你是六十八歲壽終,現在問題是這學生跟你是有六十八年嗎?

都市王:不是,我二十歲的時候所教的學生。

蘇師姐:二十歲教,那他是……

人豪師兄:十七歲開始教,所以四十六年。

蘇師姐:不是,現在他學生跟他幾年?死掉的這個學生,我們是在找這學生,這學生沒跟他幾年就走了。

都市王:是啊!沒有幾年。

蘇師姐:你說你二十歲開始教他,那時他幾歲?

都市王:我十七歲開始教書,二十歲教到這個學生蔡維國。

蘇師姐:蔡維國他跟你幾年?

都市王:當時他蔡維國是十歲跟我學,我在作夢的時候,當時我……

蘇師姐:十歲跟你學,等於他跟你學十四年,他跟你學十四年,那這樣就對了。好,那我們現在言歸正傳。

都市王:我剛剛有說到,我第一個是看到蔡維國。

蘇師姐:是作夢的時候。

都市王:這是蔡維國。再來,我又看到我另一個學生。

蘇師姐:還有一個學生,那個學生也死了?

都市王:這學生是來帶著我。

蘇師姐:這學生來帶你走嗎?

都市王:他說:「老師,您跟我來。」

蘇師姐:我問你,這個學生是幾歲走的,叫什麼名字?

都市王:(寫下:李澤元)

蘇師姐:李澤元,一元兩元的元,他是幾歲走的,這學生?

都市王:這學生他於四十八歲走的。

蘇師姐:他是很老喔!他跟你幾年?

都市王:他大概是在二十幾歲,二十歲才來跟我學的。

蘇師姐:他四十八,那等於他跟你學二十八年。

都市王:後面陸陸續續有時忙,沒有天天來。

蘇師姐:也就是老學生就對了啦!

都市王:一直都保持著。

蘇師姐:老學生,就是這個學生叫你出來,你就出來了,是吧!

都市王:他死的時後,像作夢當中,他說他是獄卒。

蘇師姐:李澤元是獄卒,他在第八殿就對了。

都市王:就說他是獄卒。

蘇師姐:就是判官沒來叫你,是他來叫你。

都市王:是他來叫我:「老師,請您跟我走。」

蘇師姐:喔!判官怎麼沒來請你,判官怎麼沒來?

都市王:我不懂。既然是我的學生,我就跟著走了。走,走,走到了門口。

蘇師姐:走到門口。

都市王:跨過去,推開開門一看,我才知道這叫做第八殿。

蘇師姐:喔!你走到你家門口就第八殿啦!

都市王:不是我家門口,是我的學生帶著我。

蘇師姐:走,走,走了幾步啊?

都市王:李澤元帶著我。

蘇師姐:對,對,走了幾步啊?

都市王:沒記幾步,只知道很快。

蘇師姐:對,空間很嚇人!

都市王:很快!很快!很快!大概是這樣的圈道,大概是這樣(轉彎三步)

蘇師姐:一、二、三就對了,走三步。

都市王:不只三步。

蘇師姐:三、四、五。

都市王:到了。

蘇師姐:五步就到了第八殿就對了。

都市王:是啊!這時判官就出來了。

蘇師姐:判官就到了,判官就在裡面。

都市王:是啊!判官就在等著我,等著我,像這個樣子,像是在迎接我,那就先跟我這樣(頂禮)。

蘇師姐:這個判官很斯文,看起來很斯文。判官來,情形是怎麼樣?請都市王再給我們介紹一下。

都市王:這判官就說:「實在時間非常地緊急啊!而且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你準備。」

蘇師姐:是喔!沒有時間準備?

都市王:跟我這樣說。那我說:「我也不懂什麼叫沒有準備?」他就說:「因為現在需要,因為這個十殿閻王同時都求生西方去了。」

蘇師姐:是,十殿閻王都到西方極樂世界。

都市王:乃愈到後面,這第八殿當然我們就很多都是愈棘手,我們第八殿放空城就愈棘手啦!所以想說你也通書達理,應該很有智慧的人。

蘇師姐:他講你是很有智慧的人喔!

都市王:那就上報天庭,而玉旨下,希望你來擔此大任。

蘇師姐:玉旨下令,要你上任都市王嗎?

都市王:就這樣了。我在想,我是一個文人。

蘇師姐:是教書的。

都市王:怎麼可能掌管這第八殿?

蘇師姐:你客氣啦!

都市王:而且當時他亦是帶著我到處去看一看,他的意思是我這一殿,還有這一殿,這一殿,蘇居士,每一殿都是血流的。

蘇師姐:哎呀!刑法非常淒慘,我看到了。

都市王:而且很恐怖,每一個刑法都很慘。

蘇師姐:什麼磅秤地獄、鐵丸地獄啊!

都市王:還有所謂什麼釘床地獄。

蘇師姐:請問一下,我偷問一下,這個不要寫進去。現在很多社會很多名望的人造業,吞鐵丸地獄,是真的在你那殿受刑嗎?

都市王:蘇居士,他當然是要受刑,當時受刑因為他有說了一些話影響很多人,搞了社會大亂,當然就要灌,吞鐵丸地獄。

蘇師姐:很多人都到那個吞鐵丸地獄就對了。

都市王:可是我辦案可不私下喔!我辦案的同時沒有私下談論。錯就是有罪,我在當都市王之時,沒有私下談的。

蘇師姐:什麼都要公正,才能作都市王。

都市王:現在我可以跟你私下談,辦案我可沒私下談,是公正的!

蘇師姐:現在我是偷偷地問你,有社會有名望的人,也在地獄受刑,名字我們不要說。

都市王:是啊!這個要講清楚啊!

蘇師姐:我們要印證一下,他真的在受報,他要有懺悔之心才能出離是嗎?

都市王:是啊!只要懺悔,受報就不會很長的時間。

蘇師姐:是啊!這也是有名望造了罪業還是要受報。

都市王:是啊!也因為如此,蘇居士,閻王,閻羅王是什麼人啊?一點一滴要照規矩。而且亦是聽蘇居士講經講得好啊!又看到蘇居士真能超度啊!

蘇師姐:我們這裡是香光佛地,是佛力威德加持啊!

都市王:真能夠以阿彌陀佛的威德,能超這麼多的眾生啊!

蘇師姐:學佛要真幹,就能有這威力,而都是我佛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加持啦!

都市王:把人給超度了,人超度了,算什麼!亡魂也超度,不可思議。連我們這罪這麼重的都能超度啊!

蘇師姐:我佛慈悲超度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

都市王:是,所以閻羅王當然就求超度,拜託蘇居士,現在我們十殿閻王也是跟著蘇居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師姐:沒問題。現在要協助香光佛地幫助苦難眾生,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

都市王:現在蘇居士所言的,有道理,先來幫忙香光佛地,需要幫忙的,請蘇居士說。

蘇師姐:不然你們不積功累德要怎麼上實報莊嚴土?

都市王:是啊!所以這實報莊嚴土對我們而言,可是很重要的!

蘇師姐:是,這個一定要積功累德,沒有積功累德,哪有實報莊嚴土,你說對不對?

都市王:是啊!言之有理。

蘇師姐:所以我們大家辛苦一點。做到宇宙的準則,百分之百能上西方極樂世界。

都市王:言之有理啊!真理要做到。

蘇師姐:有道理,來,休息,喝個水,好。

都市王:蘇居士,話講到判官也跟我講清楚。判官有講,你竟然在人道都能夠幫助這麼多的學生哪!

蘇師姐:是個好老師啊!

都市王:其實我除了教學生,我對他們真的也就如剛剛所說的,我就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他說那表示你有仁慈之心,亦是看到我在處理這在私塾之學生當中,處理事情亦是公平,所以他就覺得我坐這個位子最適合不過了。再者,因為獄卒的關係也難推托,就只好我當八殿都市王。我就這樣坐上都市王啊!

蘇師姐:那我們今天講真實的,行善積德,玉皇大帝都知啊!宇宙之間,今天我們做好事為社會,他就會有個光,這個光就是,你的光到什麼程度,就像你能作第八殿閻王都市王,就是你有這光大小,有這個程度,你才能去作都市王。所以玉旨就是玉皇大帝的旨意,就是叫你來作。你有積德,這不是說誰都能作的,這也是真的。人家說我們在這世間做好事要多做,你看像你一直做下去,一直做下去,又沒有孩子,為孩子付出這麼多。講實在你們夫妻比你生的兒子、女兒,更多的孩子在孝順。

都市王:是啊,是啊!是真如此啊!

蘇師姐:那你的老婆現在在哪裡?

都市王:老婆亦是一個三從四德的婦道人家,他確實是我的好妻兒,我的好妻子。

蘇師姐:他現在到哪裡去了?

都市王:在人道。

蘇師姐:那人道就沒辦法。

都市王:人道,當有錢人家的夫人。因為當時我在對於我的學生,老婆總是以母親的角色來幫忙照顧我的學生,也煮好吃的,老婆做了一手好點心,糕餅做得好,都會拿來給學生吃。

蘇師姐:有愛心的人不是升天,就是出生富貴之家,一點一滴,宇宙準則都不會偏啦!

都市王:這老婆我真的是從來不嫌過他,真是賢妻!

蘇師姐:好,那我們現在要講說你能夠在廣西南寧教書,你上輩子是什麼,怎麼能夠在私塾教書,有這麼的愛心?就是你上輩子在這高文昌的前世。

都市王:我其實乃都是在私塾。

蘇師姐:前世也是在私塾?

都市王:我沒有進到裡面去讀,我是在旁聽,我沒有辦法進去,我只能在旁聽。

蘇師姐:家裡很窮,沒有錢進私塾嗎?

都市王:我家沒錢只能在旁邊。

蘇師姐:你在高文昌的前世,你們家是做什麼行業的?你本身。

都市王:我們是種菜的。

蘇師姐:喔!種菜很好啊!

都市王:我們是在市集賣菜。

蘇師姐:那你喜歡讀書,就是沒有錢進私塾就在門外旁邊聽課就對了。

都市王:我都會躲在這個所謂門縫偷聽。

蘇師姐:在門縫偷聽喔!你很有精進心,今天你能成就,不是偶然的。

都市王:你也知道,可是裡面有公子哥,公子哥就是有錢的富家子弟,他們比較霸道啦!

蘇師姐:我知道,富家弟子會看不起窮人。夫子對你好吧?

都市王:夫子其實人很好,可是公子哥會排斥人,「窮小子」,他都叫我窮小子。「窮小子,離遠一點,滾遠一點!」

蘇師姐:那你現在怎麼做好事,怎麼起來可以教書?

都市王:我因為從小就是,我是所謂我說的,我們是種菜的。那因為在私塾,這私塾的夫子也對我很好,我其實都在地上弄個石頭寫一寫,夫子寫,我就在地上弄個這個寫一寫,寫寫看,然後有時候在地上弄個竹子寫一寫,弄個樹枝寫寫字。

蘇師姐:沒有紙張喔!在地上寫就可以是嗎?

都市王:認識字,那每一次夫子,所謂的放學就是下學,我就是對他笑。他就告訴我:「你今天學得好不好?」我不敢說話,就點點頭。

蘇師姐:哇!夫子好慈悲!

都市王:那後來夫子看我每天都很用功,夫子就跟我說,問了我的名字,拿給了我一些,看我很用功,也給了我一些所謂的紙張,可以寫的。這樣日子過了幾年,我慢慢長大。我其實把夫子就如同當我的父親一樣,夫子對我也很疼愛,後來也到夫子的家中,而夫子其實就收我為義子。

蘇師姐:他(秀麗師姐)怎麼一直在咳嗽?都市王,秀麗師姐怎麼一直在咳嗽啊!他在咳嗽是怎麼來的?講一下。

都市王:哈哈哈!其實他跟我也有一些關係。

蘇師姐:也有關係啊?

都市王:他以前是富家公子,常常叫我:「窮小子,滾啦!」

蘇師姐:哎喲!也是公子哥,還趕你,還罵你是窮小子喔!

都市王:(點頭)

秀麗師姐:對不起。以前不懂事,懺悔!

蘇師姐:傲慢,看不起人,哎喲喂呀!這個罪過,罪過,罪過,他怎麼喉嚨咳咳咳,是什麼意思?就喊你:「滾蛋,窮小子,走!」是這樣,阿彌陀佛,後來你作了夫子的義子就對了。

都市王:我作了他的義子,夫子亦是拿了錢財讓我去進京考試。

蘇師姐:夫子有眼光啦!

都市王:進京考試,夫子教我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這夫子是個好夫子啊!他對我,知道我這個人憨厚,我很憨厚所以他對我像兒子一樣照顧,因為我其實是早年就喪父了,只有母親。

蘇師姐:獨子就對了,你也是獨(子。

都市王:只有母親。父親生下我之後,父親就遭遇到不幸。

蘇師姐:喔!你從小父就遭遇到不幸。

都市王:那母親扶養我,所以我們是種菜的,母親只會種菜,所以我後來都常常拿菜去給夫子。只要有種的菜我就會給夫子家用。後來我進京考試,我當了,叫做文官。

蘇師姐:哇!你真是揚眉吐氣啊!真的是出人頭地。

都市王:文官那時我知道讀書不容易,我當時也是在,後來當了所謂的翰學士。

蘇師姐:不得了,你都在精進喔!

都市王:我建議了我的帝王,希望多設一些所謂的私塾讀書的場所,每一個鄉鎮如果能夠設有一些公設的,所謂公設的讀書場所,讓更多人來學習,所謂的習字,認識字及習字。

蘇師姐:哇!你能身體力行,要給天下都能認識字,無邊的功德喔!

都市王:而能夠學習,讀書這是能夠幫忙開他們的智慧,也能夠知道四書,禮義廉恥,這些都能夠知道的話。

蘇師姐:培植文化,處世應有的規範,是做人的道理。哇!你都作到喔!

都市王:是,做人做事的道理,所以這也被採納,進言之後被吾王採納,而先從我自己的家鄉開始。那家鄉的人民,家鄉的兄弟父老都非常感謝,因為也這樣亦是皇帝以及各個地方都來做,就是因為這樣,我也不知這樣能夠是做得這麼好。

蘇師姐:教書,教育子弟敦倫盡分、閑邪存誠,了不起啊!

都市王:只知道這麼好的建議,而且這建議當中,我在給吾王建議之時,事實我是把我的故事一五一十地講給我的最敬重的吾王了解。為何我會有此,因為我所顯露出來的,不管是我的舉止或者真誠,吾王都能夠體會,而且我是一個不與其他,其他所謂官場,我是中立,並不偏左不偏右,我是中立,但我從未批評任何一位。

蘇師姐:教之道,真誠啊!你做到中道兩邊不存啊!

都市王:我只對事,不對人。

蘇師姐:喔!待人接物,真誠對待,自己快樂之道。

都市王:我在遇到事的時候,講的都是事的理。這理如果做便是,而不去批判任何一個人所做,或是即使做不好,我也不會把它講出來。都只是講這個事情如何做,會是圓滿的;如何做,他的後續影響是好是壞。只會分析這個事情。所以這吾王對我也是信任有加,所以當我提出這些的時候,吾王非常願意去做。我就是這樣來做。

蘇師姐:你積功以後,你今天才能夠作到私塾,作到閻羅王,這也是幾世積德的啦!人家講說幾世修來的。

都市王:我感謝夫子,我的義父。

蘇師姐:你義父,後來有報答他吧!

都市王:我當然報答我的義父,最後我的義父跟我同住。

蘇師姐:喔!他沒有妻小?

都市王:他有妻小,可是因為他的兒子也都各自成家,那因為兒子的媳婦,兒媳也並沒有多麼孝順。

蘇師姐:不曉得孝養父母,是沒福之人啦!

都市王:那就由我來孝順。

蘇師姐:哇!你真好!你賺到。

都市王:我剛好也自小就無父,對於夫子的恩情我永牢在心,所以永記在心,我就對他,每日都是我對他,他也樂於跟我分享,夫子也寫了一手好書。

蘇師姐:好字,毛筆字。你跟他,你能學很多。

都市王:夫子寫了好書。

蘇師姐:你是識貨啦!老人愈老是愈值錢,他的經驗愈豐富,什麼事請教他,他會給你最好的經驗喔!這也是你的福報,你也能夠報恩。好,那我們已經知道,所以你就出世了這個高文昌,你看好像文昌帝君的一樣。

都市王:這名字似乎跟他相同。

蘇師姐:就是「高」不同而已,這文昌帝君啦!好,那後來就是說,你教書以後就是說作了都市閻王,你在這個六十八歲壽終,那我們是往後退,就是你在教書往後退幾世的時候有下過地獄?

都市王:第九世下過地獄。

蘇師姐:第九世什麼情形下地獄?

都市王:第九世,我當時人家都稱我為華陀。

蘇師姐:華陀就是中醫師?

都市王:都是這樣說的,在世的華陀,表示我的醫術很好。

蘇師姐:就是什麼疑難雜症你都可以醫嗎?

都市王:醫術,把脈經驗,醫病的技術非常好。

蘇師姐:你的把脈一流的是嗎?

都市王:所以我的匾額就寫再世華陀。

蘇師姐:人家給你稱號華陀再世。

都市王:華陀再世,對,蘇居士可有讀書啊!華陀再世,把它看過來是華陀再世。

蘇師姐:會醫病,人家感恩你,就會送你一個匾額。

都市王:是啊!送很多匾額說我是華陀再世來的。

蘇師姐:你作華陀醫術是作多少年啊?在九世的時候。

都市王:現在回去看我小時候就在草藥堆裡長大。

蘇師姐:你的父親是中醫師嗎?

都市王:我父親是藥材商,藥材商必須要把這藥材綑綁,然後要用紙張再包好。

蘇師姐:對,我看過中藥店草藥都綁了一綑、一綑的藥草。

都市王:綑綁好,再寫上這誰的,這再打包好,再綑綁,這藥須要先聞聞看。

蘇師姐:還要聞味道喔!

都市王:還有到底這草藥乾濕度怎麼樣,有些藥是要曬乾,有些藥是不一定要曬那麼乾。所以他有分了,所以他就會把它弄好,那他都會分好,那就會……

蘇師姐:那你很聰明,從小就有這個興趣在草藥堆中。

都市王:因為那樣的環境,那樣的環境造就我對於這個味道也都習慣。原來這是甘草,吃起來,咬一咬,還可以吸,咬,咬到最後沒有汁還再吸一吸,再把它吐出來。這甘草還不錯,嘴巴還乾乾的,有甘甜甘甜的感覺。原來這是什麼,所以是不同,嘗看看,這怎麼這麼苦啊!每一樣我都會試。父親也隨我去,並沒有特別地教我。可是有那麼一天哪……

蘇師姐:幾歲的時候?

都市王:我當時,我那時候是十二歲左右,十二歲。

蘇師姐:你們就能看病嗎?

都市王:沒有。父親說:「兒子,我兒啊!跟著父親去一趟吧!我要把這些藥材送到某某地方的中藥鋪。」我們是中盤。

蘇師姐:你們的中藥還有批發喔!

都市王:應該是說,我們也不算中盤,應該是我們是草藥商,所以是提供給這些。我們是草藥材料曝曬整理好,大概是粗胚、粗胚,俗話叫粗胚(台語),處理好後就拿去。父親就叫我跟他去城裡的一家中藥房。

蘇師姐:哇!你爸爸在教你怎麼認識,你是他的接班人啊!

都市王:中藥房聽說很有名,叫回春堂(寫下:回春堂)。那就叫我去。我也很少進城,進城裡,其實我也不常去,一進去城裡,我覺得還滿新鮮的,原來城裡跟我們鄉下有點不同。我還看到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小姑娘,綁了兩個辮子,還不錯。

蘇師姐:你跟他打招呼?

都市王:偷瞄兩眼,沒跟我父親講,然後我就再往前跟著父親,幫忙推,因為太重了。

蘇師姐:你們鄉下沒小姑娘嗎?

都市王:父親在拉,推、推,到了回春堂,我們就把藥材給卸下來。然後就有一位仁兄,所謂有一位大叔,幫忙叫我們往哪裡放。那我一看,我算是聰明,我一看,怎麼搞的,這家店生意這麼好啊!有一位,另外一個門,他就說:「張三國,下一位要準備,嗯……胡二愣要準備。」奇怪!喊名字。

蘇師姐:喊名字?

都市王:我想說這買藥還要喊名字啊?「爹,爹,爹啊!這,這比我們好賺喔!怎麼買這藥還要喊名字啊?而且還排那麼長的長籠,大概有十來位,大概有十四、五位都在等。」那我爹爹說:「小孩子莫管事。」我說:「爹,不行啊!你好不容易帶我來城裡,我不學學些東西,那這麼一趟路來不就白費啦!我去瞧瞧好不好?」爹爹說:「好,快去快回啦!我這還需要人來幫我,這藥材這大叔在幫我,總不能讓人家一直幫忙我們,我們自己要出點力。」我說:「好吧!」結果,我就說:「我盡量快。」我就去探頭看,這個有一個布,進這個門有一個布,趁他沒注意,我掀開,就把身子軟過去,那我就站在旁邊看,原來,有一位大夫在把脈。

蘇師姐:在把脈。是中醫師,你們草藥就賣給他的藥引。

都市王:嗯,那個中醫師叫他把嘴巴張開,舌頭伸長一點。

蘇師姐:要看你大便有沒有通。中醫師第一個就是看你舌頭。

都市王:喔!(做出舌頭伸出來的動作)然後就寫著,寫著,寫著。

蘇師姐:用毛筆寫,他應該要用什麼來治他的病,用什麼草藥治他的病。

都市王:然後就交給另外一個,就說:「下去拿藥。」就跟這個說:「下一位。」那個生意很好啊!我就好奇了。我沒有忘爹爹所交代的,我就要回到爹爹旁邊:「爹,我看我們做的那個粗活……」因為又大叔給我爹的錢,又看剛剛看醫、被把脈的那個,從他身上掏了錢在櫃台,拿了藥材,似乎他所挑出的這個藥材,他所付出的錢,是我們所有這麼多藥材的總數。這看一看,這才幾帖藥,藥材這包一包,幾包,總共看一看也只是三包藥,那我們這麼多才……這怎麼行啊!

蘇師姐:哎呀!你爹生你這個兒子聰明。

都市王:我就跟爹說:「爹爹,你認不認識裡面那個?那個專門在這樣(把脈)。」爹爹說:「那個叫大夫。」

蘇師姐:你要跟他學中醫,有智慧!

都市王:我說:「爹爹,他說我們這幾年都嘛是送藥材來給他,爹爹跟他熟。爹爹,那我可不可以跟他學啊?」後來爹爹想說,哎呀!這,就說:「兔崽子,真聰明啊!」

蘇師姐:哈哈哈哈!

都市王:「好吧!那晚上爹爹就等他休息,爹爹請他去吃吃飯。」晚上爹就帶他吃飯。我爹可是很小氣的,可是為了我,可叫了酒、小菜,又有小菜又有酒,又有肉!而且還有包子,我最在乎那肉包子!

蘇師姐:那大夫有空跟你們吃飯嗎?

都市王:爹講到酒樓去,就到酒樓去啊!

蘇師姐:哇!請得這位大夫,你有希望了。

都市王:大夫有空的時候才去,我們就在那邊等,等到他看完才去。

蘇師姐:你很有心要學喔!

都市王:當然是等他看完才去,他看完以後,大夫也是須要吃吃飯吧!我爹爹就說:「我來了好幾趟,都看你在忙。」我才發現我爹爹講話跟平常不同。我爹爹就突然臉部笑起來,「哎呀!哈哈哈哈!大夫,我好多次來,都是你們大叔跟我接洽,我都沒空來看你。今天剛好我忙到現在,你也剛好現在有空,我請你吃個飯吧!剛好我家兒子也到了,我帶他今天一起送這些藥材過來。」然後就把我帶去。

帶去之後我們三個人就在場吃,那我就乖乖地坐在我爹爹旁邊,我就一直偷瞄這一個大夫,那看著他,他看我,我就又不好意思,就很乖的樣子給這位大夫看。我爹就說:「哎呀!我們家其實滿辛苦的,那我兒子,我也一直在想,既然是做藥材的,應該要對藥理,有些醫藥要去了解,不知你這裡可缺夥計啊?」我父親就這樣說。我就拉我父親(小聲說話):「不是啦!我不是要當夥計,爹,我不是當夥計。」爹說:「不要吵,不要吵,大人講話小孩少說話。」

那大夫就喝了幾口酒,吃了菜,我爹爹又開始一直敬他酒,吃了吃,大夫又好像沒吃飽,我爹爹就說:「那要不要啊?缺夥計嗎?」大夫說:「我夥計不缺吔!這櫃台夥計都夠。」糟了,我心裡想我沒希望、沒指望了。結果我爹爹再敬他一杯,我心裡想說:完了!

蘇師姐:哈哈哈哈!

都市王:我爹爹一直喝,喝都喝醉了,到底要不要講啊?這時候可來啦!我爹爹原來裝醉,根本就沒醉。「哎呀!大夫,我主要請你吃飯也是要告訴你,幫幫我兒子吧!」就講白話了。那大夫就說:「我缺一人。」大夫缺一人,這時我爹爹耳朵可豎起來!「缺什麼,掃廁所的啊?」

蘇師姐:哈哈哈哈!

都市王:「不是,不是。」大夫就說:「不是啦!我看你兒子也偷瞄我好幾次,我看他一副聰明相。缺我身旁的助手。」

蘇師姐:哇!你很有福報喔!人家一眼就看上你。

都市王:他說他缺身旁的助手,所謂身旁的,就是他旁邊的助手,有時候捧捧茶水給他,有時候他寫的這個藥單,我就可以直接,就不用勞煩,就直接我來處理就好。就這樣。我爸聰明吧!我爹聰明吧!那這頓飯就沒有白吃啦!

蘇師姐:是啊!夢想成真啊!

都市王:我爸又講了:「那什麼時候開始啊?」我當然又拉我的爹:「當然是今天,當然是今天啦!會不會太久啊!」那這大夫也爽快,你們既然一趟那麼遠,那就讓他今天開始留下來吧!」我爹爹又謙虛地說:「可是我都沒有幫他帶任何的衣物,也沒有帶任何的盤纏給他。」這大夫就還滿好的說:「沒關係,這我來處理就好,你下回要再來時,再一起把他的衣物拿過來就可以了。」就這樣,我就成為他的……

蘇師姐:中醫的好助手。

都市王:說是助手,其實這大夫很有良心,其實他很想教學生。

蘇師姐:有教你,他有教你。

都市王:有,他還教我怎麼看人家的眼睛,眼球、白眼球,怎麼看;他又教我怎麼看人家的舌頭、舌根;他又教我怎麼看人家的手。把脈都是他教的。

蘇師姐:是,這很重要的重點,他都有教你喔!

都市王:還有什麼藥,他就叫我背,背啊!背起來。然後他每一段時間都會問我,這怎麼樣?當然我為了錢,為了錢財,我當然知道我要認真,半夜人家睡覺,我都不敢睡,我還是把他今天教我的,趕快背起來啊!

蘇師姐:哎喲!你的認真能成最好的中醫師。

都市王:每天都很認真。而且我很勤快,當他要看診之前,我都把他桌面整理得乾乾淨淨。

蘇師姐:你的智慧,誠敬、勤快最基本,你都做到,哇,好!

都市王:我會把他所需要的茶水,溫燙都是適當的,準備好;還把他的巾,小小的擦手巾也把它準備好;這墊在手上的這個,這也都把它準備好。

蘇師姐:我說學東西就要像你的精神,一定成功。

都市王:什麼都把它準備好。每天都是讓他很滿意。

蘇師姐:所以你能舉一反三,學中醫最基本條件。

都市王:就這樣了。其實我一直這樣每天都對他很好。

蘇師姐:那你幾年的時間學會中醫啊?

都市王:學這個,時間不可能很短就學會,因為必須要有經驗。

蘇師姐:是啊!人命關天,經驗一定要豐富,不能有一點閃失喔!

都市王:這藥不是開玩笑,下錯藥,如果是普通的還好,如果是一些比較特殊的藥引下錯,有時會讓人反而病重。

蘇師姐:對啊!你跟了他幾年經驗,真能下準藥方。

都市王:我這樣跟了他,總共跟了十……我十二歲就跟他了,我跟了十二年。

蘇師姐:十二年,等於你學了看得準,是二十四歲的時候是嗎?

都市王:是,我跟了他十二年之後,我還是繼續跟他,跟他十二年之後,我為什麼講十二年?他開始讓我嘗試著幫人家把脈。

蘇師姐:中醫把脈是最重要的。

都市王:這十二年到十五年這個當中,都是在教我嘗試,教我把脈,讓我嘗試把脈,我把過的脈,再讓他把脈。那蘇師姐可理解啊?

蘇師姐:是。要你把脈,說出病因,他再把脈來對準啦!

都市王:他還沒把脈之前,我先把脈。

蘇師姐:對啦!看你把脈,就知你把的準不準確?

都市王:把完之後,他最後再把脈。三年都在訓練我的把脈,十五年之後再教我怎麼下藥。藥的分量多少,一錢、兩錢藥的分量多少,他就開始教我。

蘇師姐:哇!學中醫也不簡單啦!

都市王:然後教我下藥,其實都有在教,只是真正讓我拿起筆來,比較輕微的病患,或是一些養身的,他會讓我來先嘗試,所以就是這樣。其實在這當中十五年來,我對他也很感恩。

蘇師姐:要感恩喔!知恩報恩才是作人的本性。

都市王:感恩他對我的教導,他可能也看到我的資質不錯。我對他也都是非常細心照顧。這是人心,不是嗎?所以他就對我很好。可是這時我年紀也慢慢大了,十二歲,學習十五年,那我就已經是二十七歲了。

蘇師姐:十五年喔!你跟他十五年。

都市王:因為十二年都是跟他學,那這當中三年,他不是教我把脈嗎?十五年,十二加十五就二十七歲了。

蘇師姐:快三十歲了。

都市王:二十七歲再兩年,不是都一直在強烈地讓我來下那個藥單!

蘇師姐:你也沒娶妻生子就對了。

都市王:我沒有成就我不娶啊!

蘇師姐:哎呀!讚!再來。

都市王:所以,再來,我三十歲,他已經對我認同了。

蘇師姐:是最好的接班人喔!

都市王:所以我整個待在那裡有十七年之久。這當中,十七年當中我對他都非常好,他對我也非常好。後來他也老了,他就把這個店交給我。

蘇師姐:把店交給你喔!

都市王:他並沒有交給他的小孩,他交給了我。我基本我都是所賺的錢還是給他。

蘇師姐:對。知恩報恩你會很有成就。

都市王:我都是給他,看他給我多少,我就拿多少。這樣的時間大概維持兩、三年的時間。

蘇師姐:你這個人很正喔!

都市王:他就沒有再跟我拿了。所以我就三十三歲開始自己,因為他這店還是一直讓我,可是我還是一樣會拿錢給他。就是這樣。那為何下地獄啊?當我開始自己,講好聽叫懸壺濟世,就是開始救世啦!

蘇師姐:是啊!你已經是正牌中醫師了。

都市王:其實我不是只有救世,我是開始賺錢。我小時候就知道這行好賺,所以我就開始賺錢。每一個來的都有病。

蘇師姐:你這個講法,你已經著魔了,你心壞掉了。

都市王:蘇居士,你可懂了?每一個來的都有病。

蘇師姐:哇!你怎麼會有這不正的心啊?會有報應的。

都市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窮,而且我覺得賺錢有很多不同。

蘇師姐:不過你這種心不正、不對,貪啦!每一個人都有病就表示人家沒病你也當作有病。難怪你會下地獄。

都市王:因為我要賺錢啊!

蘇師姐:你不知因果啦!什麼因,什麼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喔!

都市王:我生意也好得很呢!我後來生意愈來愈好,我這師父,就是教我這個……

蘇師姐:他也知道你錯了,對不對?

都市王:他覺得我有一點怪,覺得我有一點怪怪的。

蘇師姐:他沒跟你講嗎?講你這樣是不對的。

都市王:他沒跟我講,可是我發現他在觀察我。

蘇師姐:喔!他知你已經不正了。

都市王:我發現他愈來愈頻繁地來到店裡。我覺得他在懷疑我了,所以我把他給害了。

蘇師姐:喔!你用什麼害他?

都市王:我用什麼害他?我用補藥給他。

蘇師姐:你給他吃了補藥,他是中醫,他會不曉得嗎?

都市王:我對他很好啊!他自然而然……

蘇師姐:他是醫生,他知道這補藥有的不能吃啊!

都市王:補藥,我用的是很平常的補藥,平常的補藥。

蘇師姐:平常的補藥怎麼吃會死?

都市王:平常補藥他吃下去,他就是感覺比較有精神,剛開始他對我沒有防的時候,我就開始用補藥給他,所以他習慣也吃了這個東西會有精神好轉,精神會比較好,精神。

蘇師姐:他自己本來就是醫生,怎麼那麼不小心!

都市王:是啊!他也沒有懷疑我。那就是這樣。後來,他吃了這些,他的身體愈來愈好,那愈來愈好當然就要有所發洩,有所發洩,發洩、發洩。

蘇師姐:就是你讓他會去找女人就對了。

都市王:我也順他的意。

蘇師姐:哎呀!你做這招很毒喔!

都市王:我當時不覺得毒啊!

蘇師姐:你那時候是不是鬼迷心竅,心不正,進入魔界啊?

都市王:我現在回頭看,唉!

蘇師姐:他本來是沒有娶太太,被你搞得變成要女人就對了啦!這真的是很毒。

都市王:他其實他有娶太太,也有小孩啊!

蘇師姐:他有娶太太,有小孩。

都市王:唉!反正後來我把他給害了。我自己所做的壞事,我有……

蘇師姐:報應。一定有報,忘恩負義,要下地獄啦!

都市王:忘恩負義,我是忘恩負義,而且我自己又是用藥,用藥是為了賺錢,用藥害人。有些藥他們吃了都反而病情加重,剛開始我醫術還不錯,還會醫人,因為要維持我這,後來我愈賺愈多,有些東西我都會下一些讓他們吃了會所謂的,會想要再吃的。

蘇師姐:哎喲!你就是跟賴師兄過去世一樣,賣的是有毒藥的,就像嗎啡一樣,海洛因一樣,哎喲!

都市王:以前他們也不叫這海洛因,他們叫罌粟。

蘇師姐:是嗎啡喔!吃了會發作,會傾家蕩產啊!

都市王:那時叫罌粟。

蘇師姐:哇!你這個人當醫生真是太可怕了!

都市王:所以我下場很不好。

蘇師姐:你後來幾歲死掉?一個人孤孤單單,也沒娶太太對不對?

都市王:對,沒娶。

蘇師姐:那你是來報仇的嗎?你往後看是來報這個醫生的仇嗎?是嗎?過去世他是怎麼害你的?

都市王:我應該是報仇。過去我家破人亡是他害的。

蘇師姐:喔!家破人亡是他害的,你是怎麼家破人亡?是他占了你妻子嗎?

都市王:強灌我妻子,強灌我妻子,強灌。

蘇師姐:叫你妻子服他就對了。

都市王:灌藥,強灌。

蘇師姐:就是你這個是九世,九世往後退是幾世的時候,現在九世來報仇,那時候是幾世?

都市王:就只上一世。

蘇師姐:十世啊!怎麼有這麼快就來報仇,他沒下地獄嗎?他害你妻子他應該下地獄啊!

都市王:十世。我跟他不只一世的因緣,我只知道我十世看了他跟我妻子灌藥,害我家破人亡,他灌的藥是迷魂藥。

蘇師姐:不是,他十世灌你太太的藥,他應該下地獄。

都市王:迷魂藥,迷魂藥,迷魂藥你可知啊?

蘇師姐:我知道,那吃了就會暈倒。不是,現在問題是你九世,他是十世,他沒下地獄嗎?

都市王:他灌了迷魂藥,對我妻子胡作非為,對我妻子可胡作非為。我知的時候大發雷霆,就如此。大發雷霆之後我亦是找他算帳。

蘇師姐:找他算帳,怎麼樣找?

都市王:當然大打出手。

蘇師姐:你把他打死。

都市王:(點頭)

蘇師姐:打死,你還有恨,你應該有下地獄吧!沒有理由那麼早出世。

都市王:不知,我只知道我到了閻王殿,我也跟閻王說,我心有不甘。我到閻王殿申訴我心有不甘。

蘇師姐:所以你就出世了這個小孩嗎?

都市王:是出世這小孩。

蘇師姐:就沒有先去受報就對了。

都市王:沒有印象。

蘇師姐:這個男的也是來出世了,可是他比你多歲

都市王:我不知為何,我只知道我心有不甘,我知道這樣,這裡面的複雜。

蘇師姐:這複雜,很複雜,這很快!怎麼這十世,九世你就下來了,這十世他應該有報應啊!

都市王:他有報應,沒錯,他所受的報,我現在看還滿……

蘇師姐:地獄喔!

都市王:當然,這不知為何他受報可……

蘇師姐:可停。

都市王:可以暫停,不知為何?

蘇師姐:受報暫停,你現在……

都市王:所謂的是他原本在審案之時,應該是在五殿之時,我倆同獄,我倆同獄。因為我倆大打出手,同時身亡,同時身亡。

蘇師姐:對啊!你們同時身亡。現在我有個納悶就是說十世他應該去受報,怎麼可能九世你們認識?

都市王:我倆同時身亡之時,我於五殿。

蘇師姐:他馬上投胎嗎?

都市王:五殿我去申訴,五殿申訴,跟閻王申訴。

蘇師姐:他到哪裡去了?他投胎嗎?

都市王:申訴之時,不知為何我跟閻王說:「我心有不甘,雖然我已死,他也死,可是我要說的是他先占我妻,灌我妻藥,占我妻,這豈是我受報,他也受報!」此時閻王亦招喚其靈,其亡魂。

蘇師姐:他的亡魂是嗎?亡魂是他嗎?這醫生嗎?

都市王:是醫生,我們兩個同時於此,於此來評評理,五殿閻王來評評理。

蘇師姐:那結果呢?

都市王:我們講的你一句、我一句,似乎都沒有停下來,都沒有停下來。後來閻王他說,就給那位說:「你二人是要如此為了結。」因為這牽扯,牽扯到前面,在這一世的前面好幾世又有關係,我倆更是糾葛。

蘇師姐:糾葛不清就對了,幾世都糾葛一直不清。

都市王:糾葛一直不清,未清,當時未清,我亦說,那閻王就說:「好吧!那你們就投胎再說吧!」

蘇師姐:投胎,那他比你早投胎,不然他歲數比你大。

都市王:他比我早投胎。

蘇師姐:他早多少歲,你那時候認識他是幾歲?

都市王:他早於我,當時他投胎我並未馬上投胎。

蘇師姐:你在鬼道嗎?

都市王:我的魂魄,所謂我的這個靈、這個亡魂,他去投胎,我回府,回我的當時照顧我死後我的妻子以及照顧我的小孩。

蘇師姐:你小孩在鬼道還是在人道?

都市王:我一直在鬼道照顧我的妻子。

蘇師姐:你小孩也在鬼道就對了。

都市王:我一直照顧著他,我小孩是人道。

蘇師姐:喔!我知道了,原來你放不下你的妻子在鬼道,你的孩子在人道,你兩邊跑是嗎?

都市王:我一直照顧著他。鬼道妻子,人道孩子。

蘇師姐:所以他比你早出世就對了。

都市王:是,所以這因緣非常複雜。

蘇師姐:那你認識他那時候是幾歲?

都市王:這醫生,當時我認識醫生的時候,他已經是三十四。

蘇師姐:三十四,你那時候是十二歲。他晚他二十年啦!二十二年出來。

都市王:大概是這個時間吧!所以閻王就說,那你們把這一世的事,既然解不清,那要不要重新地去解,真正地化解或是如何的了結啊?

蘇師姐:所以叫你們再去出世就對了。結果你就又害了他,就是有因果就對了。哇!這個很複雜喔!好,現在你這個老師現在在哪裡?

都市王:你說的是這位大夫。

蘇師姐:現在這位中醫師,叫什麼名字啊?

都市王:(寫下:龐季清)龐季清。

蘇師姐:龐季清,他現在人在哪裡啊?現在人在哪裡?

都市王:他在鬼道,一樣開中醫。

蘇師姐:開中醫,他學著這個醫術也不簡單,他上輩子是怎麼可以學到這醫術這麼好?

都市王:試百草,醫治瘟疫。讓他如願以償,拯救整個瘟疫。乃吾陪同他去找藥,在山中找草藥,在他找草藥時,我在他旁。我試百草當時起的念頭是:即使自己死了,也沒關係。不過既然當時第五殿閻王都如此說,我也應該跟他要化解、化解啊!

蘇師姐:冤家宜解不宜結,不然生生世世糾纏不清喔!

都市王:既然當時第五殿閻王要我們自相去化解,我看我也應該跟他化解,應該也不再怪罪於他,因為我也把他害得很慘。

蘇師姐:是啊!你看看你現在已經作了第八殿都市王啦!

都市王:也是感恩,一念善念,救了我啦!

蘇師姐:一念善念不可思議,等一下把他中醫師叫來吧!

都市王:好啊,好啊!

蘇師姐:都市王,那你下了幾個地獄啊?

都市王:我後來下了所謂的釘板地獄。

蘇師姐:釘板地獄。再來,還有什麼地獄?

都市王:我下了釘板地獄,又下了所謂的挖心。

蘇師姐:挖心地獄。

都市王:因為我心真的不好。

蘇師姐:喔!兩個地獄。那上來有沒有作畜生道?

都市王:我其實當時還是有恨,後來就去蛇道。

蘇師姐:作蛇是好蛇還是毒蛇?

都市王:我作毒蛇,為什麼?我恨心很強,所以作最毒的蛇。

蘇師姐:你的恨心很重,所以作最毒的蛇喔!

都市王:是啊!不能有恨,有恨害自己啦!

蘇師姐:這個這個很可怕,你這個小孩子恨心很重,自然就是偏掉,這個很可怕,這個阿賴耶怎麼這麼可怕!

都市王:是啊!蘇居士,今有此因緣,蘇居士一定要好好地讓大家知道這阿賴耶識的牽扯,善惡混雜,是無法作主啦!

蘇師姐:太可怕的阿賴耶,唉!

都市王:牽扯啊!是無法移除。

蘇師姐: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就好像有一個吸引力,一定要去報仇。你蛇道作了幾世啊?

都市王:我也忘了作了幾年,作了第一世我被人砍頭。

蘇師姐:蛇被砍頭,那就起來作人了嗎?

都市王:第一次當蛇是被砍頭,是被用斧頭砍的。

蘇師姐:哎喲!那第二世呢?

都市王:砍我的頭,是一位砍樹的樵夫。

蘇師姐:哎喲!那個人在哪裡?

都市王:亦是在鬼道。

蘇師姐:哎喲!他怎麼砍你頭,是有仇啊?

都市王:他嚇到,把我打死。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你現在要超度誰啊?要趕快講一下,都市王。

(對著身旁的同修說)給他一張紙寫一下。哪一位要超度?

蘇師姐:九世當醫生沒有寫名字啦!醫生的名字叫什麼?來。

都市王(寫下:楊易霖)

蘇師姐:現在你要超誰啊?你寫一下吧!

都市王:我的學生可有寫啊?

同  修:蔡維國剛剛有請出來了。

都市王:那我那個獄卒,名李澤元。

蘇師姐:等一下叫,李澤元等一下叫。再來呢?

都市王:我那個夫子,可否寫?

蘇師姐:可以,夫子就老師啦!栽培他,高文昌的夫子啦!高文昌的夫子,教書的,寫這裡。

都市王:(寫下:巫仁旭)

蘇師姐:巫仁旭,好,他在哪裡?鬼道?夫子在哪裡?

都市王:鬼道,是在鬼道,他是在空間,他還在教書,他還在教書。

蘇師姐:喔!在空間教書。

都市王:他執著於夫子的教書的成就感,教書的成就感,他在教書。

蘇師姐:還有誰要救?現在你作獄卒的學生,再來,夫子。還有誰要救?

都市王:我爹爹,我當醫生的爹爹。

蘇師姐:爹爹要救,可是你這個老師也要救喔!

都市王:我老師剛剛……

蘇師姐:就是我講這個醫生要救,醫生叫什麼名字啊?

都市王:寫了,已寫了。寫了,已寫了。那我爹爹,我這爹爹,我爹爹。

蘇師姐:爹爹,他的父親。

都市王:我父親大人,我當時就是叫楊易霖,我的父親叫楊子原(寫下:楊子原)

蘇師姐:也在鬼道是吧!

都市王:這是我父親楊子原

蘇師姐:是,在哪一道?

都市王:他亦是鬼道。

蘇師姐:鬼道,好,那現在就這樣子啦!還有沒有人?

都市王:母親,楊易霖這一世。

蘇師姐:楊易霖的母親,那這個(楊子原)是爸爸啦!兩個都在鬼道。

都市王(寫下:楊氏罔妹)

蘇師姐:先叫這個楊氏罔妹好了。

都市王:這我母親,他一直在燒,我母親一直在燒火煮……

蘇師姐:還在空間煮就對了。

都市王:煮青草湯。

蘇師姐:喔!在空間啦!在空間都好叫。

都市王:煮青草。

蘇師姐:先叫他父親。來,我們叫楊易霖的父親,叫做楊子原。楊子原,楊子原,你兒子楊易霖在叫你,楊子原。到了,楊子原,你兒子楊易霖在那邊。我佛慈悲,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來,請上蓮花座。看一下,有沒有看到?你有沒有聽到念阿彌陀佛?

楊子原:有呀!常常聽。

蘇師姐:現在你兒子了不起啊!作了八殿閻王。

楊子原:我跟他沒有碰過面。

都市王:爹,爹。

楊子原:是啊!小子啊!

都市王:爹爹啊!

楊子原:賺了錢,穿得這麼好啊!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現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給你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先上蓮花座先聽經,禮拜天給你送上西方跟你兒子在一起,好不好?好,請上蓮花座。

現在叫他楊氏罔妹,就是那個楊易霖的母親。喔!還在燒東西。好,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靈回來!南無阿彌陀佛,來,南無阿彌陀佛。兒子在那邊。

都市王:娘。

楊氏罔妹:孩子啊!娘想你喔!今天怎麼穿得這麼體面啊?我的兒啊!

蘇師姐:兒要叫你去西方,先看那邊,看一下,你老公在上面,現在要聽經,禮拜天要送上西方,要會念阿彌陀佛,來,阿彌陀佛。

楊氏罔妹:阿彌陀佛。

蘇師姐:才跟你兒子在一起。來,我先把你放在蓮花上,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罩住。

再來,就是他的那個醫生龐季清,這個要先叫,龐季清要先叫,他害中醫師叫龐季清。

都市王:他現在鬼道當中醫。

蘇師姐: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起來!

龐季清:誰找我啊?我忙得很啊!

蘇師姐:現在是這樣,楊易霖現在已經作了八殿閻王了,現在要你來看看西方,因為太辛苦。你現在都做好事,要去西方極樂世界。

龐季清:他沒良心啊!

蘇師姐:他沒良心,對,可是他現在要帶你去西方。所以我給你皈依,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先聽經。

龐季清:他真的沒良心啊(聲音宏大)

蘇師姐:是啦!他沒良心,對啦!沒良心都是要報仇,就像你占人家的太太一樣,這一比起來,你要怎麼講,你灌了他太太迷魂藥,一直輪迴、一直報不行。現在看西方,有沒有看到?有沒有聽到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龐季清:聽過,南無阿彌陀佛。

蘇師姐:那現在先聽經,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我佛慈悲,上蓮花座。

那我們現在開始叫他以前教書的。

都市王:我的學生,李澤元,獄卒。

蘇師姐:好,獄卒,李澤元,獄卒。

李澤元:到啊!

蘇師姐:你帶你老師去當第八殿閻王喔!

李澤元:是啊!

蘇師姐:你也要去西方對不對?這不用講了。

李澤元:我也想排隊(指獄卒排隊護持照顧香光佛地之同修而於三時繫念法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還沒有排進來。

蘇師姐:我佛慈悲,現在給你上蓮花座,禮拜天三時繫念法會送走。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往生淨土,脫胎換骨,上蓮花座聽經。

都市王:叫我的夫子巫仁旭啊!

蘇師姐:巫仁旭在空間,好,來,高文昌在叫。

都市王:繼續在教書。

蘇師姐:還在空間教書。來,巫仁旭,你最喜歡的學生高文昌在叫你,快點,回來啊!高文昌在找你。

都市王:夫子,夫子。

蘇師姐:南無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打開!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巫仁旭:文昌啊!

都市王:夫子,你可好啊?

巫仁旭:好得很,我正在教書,忙得很啊!

蘇師姐:夫子,要念南無阿彌陀佛,知道喔!夫子要念阿彌陀佛才能跟文昌他在一起。好,來,我給你灌輸南無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先上蓮花座聽經。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上蓮花座。

好,現在請八殿閻王給我們開示一下。都市王,開示一下。

都市王:唉!所謂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尤其是不管是就是救世的,所謂這些藥醫醫務人員都要特別注意,尤其在與人的對待,更是不能所謂的忘恩負義。忘恩負義裡面都因為有所謂的自私,也能犯此大罪的都是殺盜淫妄,殺盜淫妄又自私自利,又自已用自己的口才來騙取不應該所獲得的一些財富,這都是造惡因了。

所以盡量應該要改的要改,不能貪,也不能起任何的貪欲,不管貪錢、貪色、貪欲,這都有地獄因,不行啊!那若能好好小小善事開始作為,而養成好習慣,就不用到地獄來一趟了。自然而然,做了此事,善良之心自然就得善報;否則這最主要的還是所謂的阿賴耶識是你無法抵擋,念頭自私、邪見,他能控制你,就給你造業了。

蘇師姐:很可怕的阿賴耶啊!

都市王:所以故奉勸世間人,多行善事。

蘇師姐:感恩啊!感恩我們都市王今天開示,其實阿賴耶非常複雜,現在訪問二十八層天還是地獄,都是阿賴耶在作祟。我們靈哪一個都不能作主,我佛慈悲,阿彌陀佛創造極樂世界,現在我們大家好好地改過,十善業道一定要遵守,才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好,我們感謝都市王,現在已經到第八殿了,那我們感恩,我們念十聲,來。

(蘇師姐帶領在座同修們念十聲阿彌陀佛佛號,送第八殿閻羅王都市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