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堅定前行》

訪問第二百八十位尊者-陸常東(四百七十年前)

堅定前行

二O一九年七月一日

冥冥之中,自有緣份在牽連著。當我還是一條等著投胎的靈魂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我給吸走,我絲毫沒有任何抵抗的力量,很快就進到娘的子宮裡,成為一個即將成形的嬰胎。

全家人都期待我的出世,因為娘連續生了九胎,就是為了要拼出一個男丁,最後一胎是我來投胎,全家人都高興不已。當我還在娘胎裡時,娘經常吃補藥進補,為的就是要讓我有足夠的養分長大。這補藥確實功效很強,我的身體就像吹氣一樣迅速的膨脹,不到十個月的時間,就從娘的腹中繃出來。在我出世這天,全家滿是歡樂的氣氛,祖父母、爹娘和姐姐們,全都在期待我的出生。就在我被產婆接生出來的那一剎那,產婆發出了一聲尖叫,娘緊張的問:「發生什麼事?」產婆一時還不敢說出口,娘又再問一次:「發生什麼事?」產婆支支吾吾的說:「妳……妳的孩子怎麼少了一條腿?」娘聽到我少一條腿,立刻將我從產婆手中抱了過來,確認我真的少了一條腿!此刻,娘的心情瞬間跌落到谷底,她難過的說:「結婚十多年的時間,拼命要生個兒子,好不容易讓我給生到了,怎麼生了個跛–子!」娘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還在外面等待的爹和祖父母,但他們已經忍不住想要趕快抱到孩子,尤其祖父已經在外頭拍門喊著娘,要娘趕緊開門給大家看看孩子。當祖父將我抱在他懷中的那一刻,娘心裡非常緊張,她擔心祖父看見我少了一條腿,不知道會有何反應?祖父開心的逗著我,突然摸到我的一條腿,又摸摸另一條腿,卻怎麼也摸不到,他驚訝的翻開布巾,發現我是個少了一條腿的孩子!祖父露出驚恐的表情看了娘一眼,又看了看我的腿,一旁的爹和祖母發現祖父面色不對勁,也將布巾翻開來看。這一瞬間,房間從原本歡樂吵雜的氣氛,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娘的淚水不斷滴落在我的臉上,一旁的爹不停的安慰娘,希望娘不要再難過。娘告訴爹:「我好不容易為陸家生了個孫子,算是對陸家祖先有交代,結果這孩子竟然少了一條腿,你說我有什麼臉去見陸家的祖宗?」娘邊抱著我,邊對著爹訴苦,臉上的淚水不停的滑落。爹坐在娘身旁安慰娘:「這孩子與我們有緣,過去不曉得和我們是什麼關係,今生才會出世來當我們的孩子。少了一條腿,最辛苦的是孩子,我們應該為孩子想,讓他能夠快樂的長大才是,至於傳宗接代的事就不要再想了。」爹這麼說,娘才漸漸停止哭泣。

我的出生讓祖父母失盡了面子,好多人都在背後嘲笑祖父母,說陸家子孫出怪胎。面對這樣的恥笑,祖父母選擇以閃避的方式來回應,他們搬離了陸家,將房子留給爹娘和我居住,聽爹說,祖父母搬到一座山上去,那裡很安靜,沒有多少人住在那裡,在那裡才能過著清淨的生活。祖父母並不期望我會為陸家傳宗接代,這件事對祖父母而言,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祖父母不認我是他們的孫子,不管爹如何說,他們還是不願承認自己有個肢體障礙的孫子。

我不只失去了祖父母,就連我的娘也對我非常冷漠。在家中,只剩下爹陪伴在我的身旁。少一條腿,我無法像一般孩子那樣學走路,爹在山上幫我找了一根適合我身高的樹枝,他教我拄著這根樹枝走路。我的學習能力不好,經常跌得全身到處是瘀青,但我不怕疼,即使跌倒了,我也會勇敢的站起來;即使一次學不會,我也願意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直到我學會用柺杖走路為止。

爹雖然讀的書並不多,但他盡可能的教育我,希望我能當個對社會有用、有幫助的人。爹最先教我的,就是以正念來看待我的身體,他不認為我的身體是一種殘疾,也不認為我和其他孩子有什麼不同。他帶給我的觀念,永遠是正向的,快樂的。因此即使我從出生就拿著柺杖,我也不會因此生自卑、墮落之心,我依然努力的過生活,活出生命的光彩。

雖然我只有一條腿,但我的人生並沒有因此失去了什麼。縱使祖父母和娘不喜歡我,不認我是陸家的子孫,但我依然積極的過日子,因為只有我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爹教導我的,不只是以正信、正念來看待人生,他也教我行善。從我出生後,爹就以善行、善心和善念來教育我,他教我從念頭開始行善。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免不了遇到的就是別人對我的恥笑,有些孩子甚至在我面前說出許多難聽的言語,但這些都不會影響我心中的善念,我依然保有一顆純淨的善心,用一顆包容之心,包容自己沒有部分,也包容外人對我所做種種的行為。

我的生命不是軟弱的,而是帶有韌性與強度,我的柺杖隨著我身高的增長越換越長,它成了我成長過程中最佳的友伴,伴隨著我一路成長。少了一條腿,卻多了一顆慈悲心,我不去看這世間所有的惡相,將所有不善的都看成善,將世間所有的不足,都以圓滿來視之。

鄰居有許多和我同樣年紀的孩子,在我十一歲這年,他們好奇的問我:「你這輩子究竟能做些什麼?」我少了一條腿,走路沒有比別人快,做起事來慢別人許多,沒有人想要用我這樣肢體不全的人。爹在一旁聽著我們的對話,他告訴我:「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你雖然腳不方便走路,但你的毛筆字寫得好,能幫人寫字,你也能做手工藝品來販賣,還有很多事情是你能用雙手來完成的!」爹這麼說,我便明白了,我告訴爹:「我想……一定有份適合我的工作還在等著我。」

我真的很幸運,那天才剛說完工作的事情之後,家裡就有人來敲門,是工作主動找上我。一位有錢的大亨親自來到家中,他喊出爹的名字,但爹卻不記得此人究竟是誰?他穿著一身華麗高貴的衣裳,開朗豁達的個性十分討人喜歡,他告訴爹:「就讓這孩子來幫我工作吧!」爹驚訝的問此人:「你究竟是誰?怎麼會來家中找我兒子做事呢?」此人立刻跪地感恩爹:「恩人,你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拉我一把,當初若不是你一句鼓勵的話,如今我已走上黃泉路,怎麼還能有今日的成就!那一次,我聽進了你對我說的所有話,重新改變自己,凡事都以善、好來視之,對世間的一切也學習看淡一些。可知,當我的念頭改變之後,我的命運也自然跟隨著運轉,原本已經注定沒有希望的生意,全都又回春了。那一刻,我又從谷底爬到高峰,但我不再像以前那樣驕傲自負,我也不再看不起別人,我就像脫胎換骨一樣,完全變了個人。我將許多賺來的錢財回饋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我學會了分享與布施,學會一顆感恩之心。當時,我心中對你滿懷感恩,我告訴自己,若有機會再遇見你,我一定盡我所能的報答這份恩情,當初若沒有你的那些鼓勵的話,也沒有今天的我,更沒有今日的成就。」爹聽完此人所說的話,回想起大約十年前的那件往事,當時爹確實看見一位站在橋上準備跳河的男子,爹對他說了許多話,話雖說得不多,卻句句說進他的心坎裡。

此人得知爹住在此處,又生了我這麼一個肢體殘缺的孩子,他便連夜趕路來到家中,就為了要見爹一面,並幫助我順利就業。爹聽見我即將有工作可做,替我感到高興。但我聽完了爹和此人的事情後,對於工作這件事,似乎不再是那麼積極的想要爭取,因為在我心中,開始有了另外的想法,那對我而言,是更有意義的一件事。我問了此人:「我能做一份助人的工作嗎?就像當初爹幫助你,我也想幫助別人,那必定比工作更有意義。」此人聽見我這麼說,就像聽見了什麼大好消息一樣,他興奮的告訴爹:「我好高興聽見常東這麼說,可知我今天來,不只是要幫助常東工作,我也是特地要來為你和常東介紹佛法的。」我和爹從未聽聞佛法,當此人說出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時,卻是覺得那麼的熟悉和親近。

我跟著此人四處尋找有僧人說法之處,許多地區馬車行走不便,我必須徒步行走,當我拄著柺杖走在荊棘坑砍的路上時,雖然走走停停,還連續跌了好多次,但我的心卻是那麼的堅定,是從未有過的歡喜。每一次的求法之路,我都是用盡全身的力量在往前行,不管路途多麼艱辛,不管需要花費我多久的時間,只要能聞一次經法,能明白人生的真理,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一生,我不是為我自己而活,縱使我少了一條腿,我依然是為了廣大無邊眾生活在這世間。學佛將近十年的時間,我開始拄著柺杖四處為人介紹佛法,每到一處,我都非常珍惜每一天為人說法的時間,我要用我生命的每一刻,將佛法廣揚世間。我所行之處,皆非道路平坦之區域,我明白許多偏遠沒落的地方,從未有佛法流傳,雖然我的腿行動不便,但為了讓佛法能弘揚這些地區,我依然勇往前行,說法教化群生。

此生,是佛法改變了我的生命,讓我能用自己善於言語的口才為人介紹佛法,也讓我能用善於寫字的手,抄寫經法與人廣結法緣。我的心時時刻刻安住於佛行之中,時時都為弘揚佛法而力行。這一生,雖然少了一條腿,但我從無一刻停下腳步,直至臨命終時,我依然踏步前行,趕往救度眾生的道路上。佛就在我的面前,後方是我未度盡的眾生,我雖是隨著佛歸往西方極樂世界,但我發願必定再來世間度化眾生,度化我未度盡的苦難眾生。

蘇佛度眾無懼身苦,行步艱辛之苦難以言喻,救度眾生之大慈悲心超越一切身受之苦痛,我實感敬佩。於此末法之時,眾生私心深重,無宏遠觀,自利短見,難見真實,能如蘇佛之人,大愛無私,度眾無數,已是無二人可尋,世人應當效法學習,莫令時光流逝,六道輪去。

蘇佛法身於虛空中自在飛躍,法身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隨時皆能超越時空,抵達蘇佛所要超度的場域。宇宙對世人而言一直是個未知的神秘空間,但對蘇佛來說,卻能輕而易舉的跳上,自在的在銀河系上翻滾跳躍。每一粒星球不再需要科技儀器來探索,只要蘇佛長袖一揮,就將星球上無邊的眾靈揮往光處。

世人未知法身的力量,不見蘇佛超度時的盛景,無比殊勝的超度情景,令人感動萬分。難以數盡的眾靈,千年萬年都在黑暗之中,若無有蘇佛帶來的金光,他們依然還不見光明。當金光乍現之時,眾靈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光處,他們得知自己有救了!這種急於求助之心,世人若見應當清醒,當知把握此珍貴人身,於此世間之時,行善積德,學法利生。一生精進不為世俗,當為無盡眾靈而生慈悲之心,利己利人,一心求往西方極樂世界,了六道輪迴之苦,莫在空間遊存。感恩蘇佛慈悲救世,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