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無懼身苦》

龍鍾 T

訪問第八十二位尊者-龍鍾(二百二十年前)

無懼身苦

二O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片落葉隨風吹到我的腳邊,我低頭看了看這片落葉,又抬起頭來看向前方,原本熱鬧的街道,在我出現後,瞬間空無一人,沒有人願意接近我,只有腳下的這片落葉不嫌棄我,依然願意停留在我的腳邊。

我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孩子,因為娘將我生下後,我的身上就染了一種怪病,這怪病使我全身的皮膚紅腫、發癢、潰爛,還會時常飄出令人難以忍受的臭味。這病症時好時壞,嚴重時,我臉部的皮膚會爛得無法辨識出我原本的面貌,皮膚的劇痛,痛得我無法安穩的躺在床上。這樣的痛苦,我苦得無法言喻。

全村的村民,從來沒有人得過這種怪病,有位長老說:「過去也有人曾經得過這種病,這是一種會傳染的疾病。」當長老說出「傳染」二字,所有村民嚇得一個都不敢出現在我面前,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我給傳染了。不只村民怕我,就連我最親的手足也都不敢接近我。娘雖然還是我的娘,但她的眼神似乎也在告訴我,她心中有些畏懼。大家都怕染上我這種不治之症,全都離我遠遠的。我心裡明白,他們多麼希望我趕快離開這裡,不要將病源留在此地。

有好幾次,我差點就失去生命,因為疾病侵襲得嚴重,使我的氣管也受到嚴重的傷害。在最嚴重的那幾次,我真的很想就這麼一走了之。這一身的疾病,已經將我摧殘得不成人形。原本我還會在乎別人如何看我,但當我痛得連說話都成困難時,我無法再去理會別人的眼光,因為我改變不了自己得病的事實,我也無法因為別人不看我,一身的病痛就會因此而減輕。心中的孤獨,從我出生以來就一直伴隨著我,從來都不曾消失過。什麼是家庭的溫暖?在我的人生中,似乎無法得知,因為我的家人都離我遠遠的,沒有人敢接近我。我很想找一個隱密的地方躲藏起來,讓所有人永遠都看不見我,這樣他們就不會因為我的病而感到害怕,我也不用四處躲躲藏藏,怕被人給遇見。

這一天,娘將我罵得厲害,不停的指責我,因為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衣裳,她一看見她的衣服被我碰過,便立刻拿到井邊不停的搓洗,就怕她穿上這件被我碰過的衣服時,會染上我的怪病。娘的反應讓我好難過,她是將我生下的娘,我是她的骨肉,但卻將我當作是個可怕的陌生人一樣。出生這六年來,我從來沒有從娘身上得到一點親情和溫暖,我真的不曉得自己來到這世間的意義究竟為何?

我喜歡陽光,但我的皮膚不允許我站在烈陽之下曝曬。我坐在樹蔭下,望著大樹外的天空,天空有一大半都被樹葉給遮蓋住。藍藍的天空,沒有一點白雲,是純淨的藍天,我看著這一片藍,將腦子全然放空,什麼也不想再想,什麼也不想煩惱,這個身體讓我覺得好疲累,我只想這樣全身放鬆倚靠在大樹旁。微風輕輕的吹撫在我的臉上,這一剎那間,我忘了自己身體的病痛,只覺得全身好舒服,好舒服。坐著坐著,不自覺的就睡著了。

每當我熟睡之時,我的靈魂就會自動從身中出離,離開我的肉體,看著外面的世界,或者去到另外一個空間之中。這個午覺,我的靈魂又再次出離,奇怪的是,這次我來到一個黑暗之中。前方只有一條小徑可以往前走,我沿著這條小徑,在黑暗之中不停的往前,當我走了一段路後,耳根裡開始出現各種慘叫聲,聲音聽得越來越清楚,我抬頭一看,才知道原來自己來到了地獄之門。原來那些慘叫聲都是正在被拷打的罪犯所叫出來的音聲,每一聲都叫得好悽厲,好悲苦。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靈魂會來到地獄?當我再往前踏一步時,我嚇壞了!因為眼前那個正在受刑的不是別人,就是我自己!原來我的一魂一直都在地獄中受刑!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皮膚被一層一層的剝下,全身滿是鮮血,體無完膚。不管獄官如何對我的身體做出處置,我似乎都死不了。好幾次痛得暈了過去,獄官朝著我的臉吹了一口氣或拿起水往我臉上一潑,我又立刻醒了過來,身體再次恢復原狀,就這樣不斷重複行刑,苦不堪言。我想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受到這樣的刑罰?若不是過去所造的罪業,今生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受罪。獄官將我所犯的罪一一列出,我聽得全身顫抖。沒有想到過去的我竟然是個無惡不作之人,為了得到我所需要的一切,每一條命在我手中都像個玩具一樣,輕易的被我玩弄,一點都不值得珍惜。這一世我所遭遇的一切,比起過去被我殘害的那些人,我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心中的不平,在此刻平復下來,我不再抱怨為什麼自己會得到這樣的怪病,因為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來的。所有人對我的冷漠是應該的,過去我也是讓人這樣難堪。我的皮膚爛得無法入眠也是應該的,因為過去我用了那麼多毒藥毒害別人。

我不停的為我所造的罪業懺悔,不停的向我所害的人磕頭道歉。我不求自己能得到他們的原諒,只希望他們不要再受苦就好。我的心是真誠的,無有半點的虛假,因為這些日子來,我受的一切讓我明白做人有多麼的苦。

一陣風吹來,一片落葉從樹上掉落,我被這片落葉給打醒。靈魂又快速的回到身體裡。此刻,我的身體不再覺得痛苦,因為我的心境已經變得不同。現在我所受的每一分苦不再是苦,而是悲愍這些過去被我所害的眾生。

當我看見整村的村民,包括我的爹娘和兄弟姊妹們,全都是過去被我所害之人時,我跪倒在地,無有一字半語可以說出口。原來命運是如此的安排,我又有什麼資格能央求他們可憐我的遭遇?現在,不管他們如何對我冷漠,如何在背後嘲笑我,我全都欣然接受,因為這本就是我該受的果報。

因因果果真實不虛,當我親眼看見因果的存在時,我不再不相信。我知道我的個性不好,經常容易起瞋恨之心,也容易有自卑與孤僻的性格。並不只是別人不敢與我相處,我自己的個性也難以和其他人融合在一起。我決心要做改變,不容許這樣的自己繼續造業下去。

原本自私的心態,現在開始轉變,我不再只想著自己一身,而是學習多為別人著想。當我將注意力放在大眾身上時,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所受的苦根本不算什麼。每一個人都有他自身的業力存在,所受的苦雖然不盡相同,但心裡的摧殘,都是如同刀割一樣的劇痛。

我發願開始為大眾服務,但是沒有人願意讓我做些什麼,因為光是我身上的疾病,就將大家給全嚇跑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好趁著大家沒注意到我時,多做一些利益大眾之事,我希望我也能為整個村子貢獻一分心力。當我做得忘我時,我也忘了自己身上的病痛,有時一整天都不會痛,因為那一整天我都忙於為人服務,沒有時間想著自己身上的痛楚。當我越不去注意自己身上的傷口,它似乎就好得快一些。但是當我又有自私的念頭生起時,傷口又開始潰爛,恢復到原本的樣子。這些身上的傷口,似乎在為我把關,看我的改變是否真心與持久。

從某一天開始,我的雙腿出現了一個新的傷口,它潰爛的速度好快好快。我不曉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明明這些日子來都在做好事,怎麼傷口還是變得越來越嚴重?這些傷口爛得就快見到骨頭,我沒有辦法再正常的行走。起初借住輔助的柺杖,後來連柺杖也無法幫助我走動。我失落的坐在窗子前,看著外面的藍天。此刻不管天空再怎麼美麗,我也無法親自到外頭觀賞。陽光從窗口灑進屋內,我感受到一點陽光的溫暖,算是在冷冰冰的房間內,還有這一點陽光讓我感到欣慰。

這天,屋外有人叩門,娘早已交代我絕對不准出來。我躲在房間裡,聽著娘與屋外的人對話。原來上門的是一名和尚,他是特地來家裡托缽的,是他的師父特別交代他,一定要走到我們這一家來。娘將家裡的食物捨給和尚,和尚問娘:「家裡是不是還有個病重的孩兒?」娘驚訝的看著和尚:「和尚怎麼會知道我還有個生病的兒子?」和尚回答:「是師父特地叫我來看看他的。」娘望向裡頭一眼,正好與我對上眼,我一直都躲在後方聽著娘跟和尚的對話。娘對我使了個眼色,她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我已經能明白她使這個眼色是什麼意思,就是在告訴我:「誰叫你在那裡偷聽的!」果真娘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第一句話就是這麼說。而後又將我帶出去見和尚。

我的雙腿無法行走,娘將我放在板子上拖到客廳裡。我恭敬的向和尚做出頂禮的動作,雖然因為身體的關係而無法做得標準,但我非常誠心,這點和尚完全能感受到。和尚看了我身上的傷口,告訴我:「已經好很多了,雖然行善想要幫助人,但做事應當再更無心才是。若是做有所求,那所做的善事不但沒有功德,還會有私心夾雜在裡頭。」和尚這麼一說我就懂了,原來這些日子來,我的傷口會越來越嚴重,就是因為我有私心。這極其微細的心念,我完全沒有注意到。起初,我確實是發自真心要服務大眾,我無心的付出,不求回饋。但當我因為這樣的付出,傷口漸漸好轉之後,我的心開始出現微細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有所求」。我開始在做每件善事之時,心中的念頭都是希望我身上的傷口能快點好起來。就是這個私念,使得我的傷口越來越嚴重,因為我的心變得不純正了。和尚這一指點,我可真是恍然大悟,原來這一點念頭的偏差,要付出的是更大的代價。

娘好奇的問和尚:「請問師父與小兒本就相識?」和尚點點頭:「相識,相識。令公子可非一般俗夫,貧僧等著他發願再來,算算已經等了三世之久,這一世可真讓我給等到了。」娘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而我也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和尚究竟在說些什麼?和尚並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他只告訴我:「繼續行善,精進念佛,身上的傷口可以痊癒。」和尚這句話給了我十足的信心,我開始學習更加無心的為人付出,不管這過程中得到什麼樣的回饋與對待,我都告訴自己:「有我,才會有受。」

我身上的傷口一日比一日癒合,我清楚自己身體的好轉,並非是要讓我繼續沈迷於世間,而是應當更清醒輪迴的可怖,發心救度所有還在六道中輪迴的眾生。我積極的參與大小佛事,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皆盡全力去做。在我十五歲這年,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好多人看見我的模樣都相當驚訝,他們從沒想過我會有痊癒的一天。我的相貌變得比以往更加莊嚴,乃因我的心在這段時間的磨練下,更學會如何慈悲待人。

佛法教我的不是自私,而是教我更能以同等之心,看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佛法教我心量,是要我不同流世俗一般斤斤計較,而是更無我的大慈大悲之心。在佛寺裡,我不斷的精進自修,我必須更加提昇自己,淨化這個五濁之中的濁身,才能找回如光潔琉璃般清淨之體,用這透亮之心來度化無邊的眾生。

二十一歲這年,我受戒為比丘,真正成為一位佛弟子,肩負如來家業為眾生服務。我將畢生所積累之功德普及於一切眾生,我願所有眾生都能解脫離苦。說法日日無非就是要幫助眾生早日清醒,我努力不求回報,只求大眾皆能得道了脫。這一生,我結束輪迴的宿命,回到西方與彌陀慈父相會。原來這一生所受的身苦,都是自己甘願所受,若不經這一番苦受,我亦難能從濁世中清醒,感恩我佛慈悲。

蘇佛超度的團隊每日浩浩蕩蕩的遍布在六道十法界中,宇宙之上更是滿滿無邊的眾靈等待被救度。每一日都有許許多多的志願救世者加入,他們都是被蘇佛的悲心所感動,一同發願要跟隨彌陀救度這些還在輪迴受苦的眾靈。我佛慈悲,若無蘇佛大力超度之舉,如今還有多少眾靈還在黑暗之中難見光明。

蘇佛之心,安住於西方淨土,心繫娑婆世界眾生之苦,即使色身受盡種種的磨難與考驗,蘇佛度眾的堅毅之心依然不變。假使大火就在眼前,蘇佛仍舊無所畏懼,往前一躍,又是超越另一層境界。世人當學蘇佛之心,眾生無有度盡之時,唯有發心者皆發願為眾而行,方能幫助眾生解脫離苦,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