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不死之法】

 

訪問第三百九十八位尊者-宋錢(四百九十年前)

不死之法

二O一九年八月一日

樓台上那位美麗卻憂愁的女子,就是我的娘。娘經常望著遠方,一個人在那沈思。在我最需要爹的時候,曾經問過娘:「爹在哪裡?」只見她掉了兩行淚水,說不出話來,我就沒有再多問。

娘細柔的音聲,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悲情的曲調,戲臺下的觀眾就喜歡看娘表演愁苦的面容,她的每一個神韻和動作,都再再表現出女子相思之苦,感動許多同樣遭遇的婦女。沒有人知道這位年輕貌美的女人就是我的娘,好多男子都在猜想她是哪家的閨女?有人說娘是一戶貧窮人家的女兒,也有人說娘是個孤兒,孤單一人四處流浪,後來才學了唱戲,唱出自己的人生。

雖然我是娘親生的孩子,但對娘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陌生感。有時我自己一個人在外頭玩到忘了時間回家,回到家只見娘將晚飯準備好放在桌上,就一個人回到房間內休息,對於我是否有平安到家,她似乎也不是那麼在乎和理會。曾經幾次,我都懷疑自己會不會是娘撿回來的孩子?還是我真正的娘將我託付給她照顧?這些都是我自己多餘的猜想,她確實就是辛苦懷胎十個月,將我生出來的娘,這是千真萬確的,因為我的面容和她長得非常相像,這是假不了的事實。

從小,我的身邊就沒有玩伴,我一個人扮演好多個角色在遊戲,直到我四歲那年,身邊開始出現一位老翁,這位老翁經常陪伴著我,不論我去到哪裡,他都在一旁教導我,照顧我,甚至也會和我一同嬉戲。還記得我第一次遇見老翁是在一個湖畔邊,那時我在湖邊撿石頭,將石頭排列出各種不同的形狀。玩著玩著,突然被一聲巨大的打噴嚏聲給嚇著,抬頭一看,原來在我身後的這顆大石頭旁,坐著一位老翁在那裡打瞌睡。老翁打完噴嚏後,緩緩的站起身來,伸展他的筋骨,發出「唉唷!唉唷!」的音聲,看來老翁的骨頭已經太久沒有活動,這一動可痛得他唉唷唉唷的叫著。此時老翁突然叫出我的名字:「宋錢!」我嚇了一跳,問老翁:「你怎麼知道我叫宋錢?」老翁回答:「我每天就躺在那顆石頭後方,看著你一下扮演爹,一下扮演娘,叫著自己宋錢,宋錢,當然知道你叫宋錢囉!」我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原來自己做的每件事都被這老翁給看見了。此時突然想起一件事,立刻抬起頭來看著老翁,老翁笑著說:「別擔心,我也不知道你娘是誰,怎麼可能會告訴她你很想你的爹呢?」聽見老翁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因為我知道娘很思念爹,我也想見爹,但是不知道爹究竟在哪裡?我抬起頭來要再跟老翁講話時,老翁竟然已經走了好長一段路,他轉過身來對我揮揮手,示意要我趕快跟上。我立刻放下手上的石頭,快步追上老翁。

老翁老雖老,走起路來一點都不輸給年輕小伙子,我走在他後方,有時還得小跑步才能跟上,不曉得他究竟要帶我去哪裡?心中有些雀躍也有些緊張。連續走了好長一段路,老翁突然停下腳步,我差點就撞上老翁。老翁伸手比向前方,我往老翁手比的方向一看:「哇!好大的海洋!」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大海,平常以為湖畔已經是最大了,沒想到還有比湖畔更大的大海!我看得目瞪口呆,不停的讚歎:「好美,好美啊!」老翁告訴我:「若我們生長在井底,看見的天空,永遠就只有一個井的大小。若我們生長在海上,天空是無邊無際的寬廣。這世間如此的廣大,不是只有我們自己一個人存活在這裡而已,如果我們想的都是自己,沒有別人,那要如何跟大家共存在這世界上?所以宋錢啊!不管爹娘如何,你都不是孤單的。不管自己的遭遇如何,你也不是最可憐的。這世間沒有可憐之人,只有不願放過自己,饒恕別人的人。」聽著老翁對我說的話,我似乎有些悟處,原來在我心底深處,我埋怨自己的爹娘,也可憐自己的遭遇,這些年來我過得一點都不快樂。我的心總是孤獨的,渴望有爹娘的陪伴,但是我無法說出我內心的期盼,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我與老翁坐在半山腰,一同俯瞰眼前這片大海,坐著坐著,老翁對我說了一則故事:「有一朵鮮花,它長得好大好美,它的色澤鮮豔得無人能比,它所生長的地方,也不是普通的花朵所能輕易生長的地方,那裡的高度特別高,只有一點點的土壤,每日吸收日月精華,靠著珍貴的朝露,滋養出它最美麗的樣子。所有人看見這朵花,都忍不住發出讚歎的聲音,但是它並不是那麼容易親近,它在自己身上長滿了尖刺,只要有人想摘取牠或觸碰它,就會被它的尖刺給刺傷。它也在自己的花瓣和花蕊中,放了具有毒性的粉末在裡頭,只要有人碰觸到它的粉末,皮膚就會因此而潰爛。它用這樣的方式來保護自己,也用這樣的方式,展現出自己最高姿態的模樣。其他的花朵在它眼中都無法和它相比,因為在它的心中,自己永遠是長得最美,最耀眼的一朵花。另外有一朵花,它長的樣子並不起眼,花瓣的色澤也不鮮豔,但是它展露出最燦爛光彩的模樣,不管誰看見它,它都對他們露出笑容。它慷慨的和每一隻蜜蜂、蝴蝶和各種昆蟲分享它的花蜜,讓每一隻昆蟲吸取到它的花蜜都感到歡喜,因為它讓自己的花蜜嚐起來特別甜,味道特別好。它也喜悅和風分享它的花瓣,只要風一吹來,它就讓風隨意帶走它的身上的花瓣,也帶走它身上的花粉。它所擁有的一切都和大家分享,即使最後自己一樣也不留,它還是喜悅的笑著。那朵高貴的花笑它無知,笑它將自己最美麗的花瓣和最珍貴的花蜜都送給別人,讓自己變得醜陋無比。但這朵不起眼的花,一點都不在意別人如何笑它。沒想到,一段時間後,遍地都開滿這朵不被人看上眼的花,因為它慷慨的和大家分享它的花粉,花粉飄散各處,它因此而遍地生長。當整片大地都開滿和它一樣的花時,所有人都讚歎:『好美啊!』每個人都被這片花海給深深吸引,忘了要欣賞生長在高處那朵鮮豔的花,而那朵豔麗的花在展露出最美的樣子後,隨著風吹、日曬、雨淋,開始逐漸凋零,它變得醜陋無比,到最後只下一根枯枝。它的毒花粉沒有人敢沾染,雖然它長得美,但也只是短暫出現在世間,就枯萎凋零。」老翁說完這則故事後,我省思了好久。老翁問我:「這雖然只是一則小故事,但是否讓你有所體悟?」我點點頭,心中確實悟處甚多,一直以來我都將自己保護得很好,將所有的秘密全裝在自己的心中,也將自己身邊所擁有的一切,都藏在自己知道的地方不與人分享,那是我學來的隱私,也是我保護自己的方式。我的心只屬於我一人所有,心裡頭全裝滿著自己。因為我覺得自己不夠好,我沒有像別人一樣有疼愛我的爹娘,所以我選擇隱藏,選擇將自己封閉起來。我沒有故事中這朵不起眼花朵的心量,這朵花雖然長得不起眼,但它沒有像我一樣的自卑,它依然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與大家分享自己身上所有的一切,不管別人如何看待它,它都不會看不起自己,因為它也懂得感恩自己所擁有的全部。老翁點點頭說:「是啊!我們都應該學習這朵花的無我,也要學習它的心量,還有它懂得感恩所有。在別人看來,它施捨一身所有的東西,好像失去了很多,但其實它什麼也沒有失去,反而遍地開滿和它一樣的花,就像滿地都是它的子孫一樣,哪有吃虧的呢?若我們懂得捨自己一分所有,為別人多設想一分,自己一點付出,就能對別人產生很大的幫助。」我點點頭,明白老翁對我的教導,我告訴自己,從今以後開始努力做出改變,真實從內在修調自己,讓自己也變得像這朵花一樣陽光燦爛。

十年來我都在學習娘的憂愁,臉上的愁容從不曾消失過。如今,我跟著老翁開始學習微笑,我也要笑出屬於我自己的人生。現在我每天都到大石頭旁找老翁,說也奇怪,不管我什麼時候去,老翁絕對都會在,彷彿那裡就是他的家一樣。老翁是個有智慧的老者,不管去到哪裡,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他教導我的題材。還記得老翁曾經隨手撿了一根枯草給我,他問我:「你可知道這根枯草原本長得什麼樣子嗎?」我循著這根枯草的樣子,找到一旁和它長得很像的草,但是這些草不是枯的,是翠綠的。老翁說:「沒有錯,這根枯草在枯掉之前就是長得那麼翠綠。」我點了點頭,老翁又接著繼續說:「你看這根枯草,它的身體因為乾枯而斷裂,風一吹來就隨風四處飄去。可知道我們人也是如此嗎?如果我們這個身體枯了,沒有了,我們的靈魂就會像這根枯草一樣到處飄,何時才能再有落腳生根的時候?無人能知。若不把握這個珍貴的人身,綠葉隨時都會枯萎,沒有恆常的綠,也沒有身體永久不衰不變的道理。因為世間就是這樣汰舊換新,除非你找到不死之門。」我睜大眼睛看著老翁:「這世間有不死之門?」老翁點頭說道:「絕對有。」我從來沒有聽過人可以不死,老翁這麼肯定的回答我,想必他一定知道哪裡有不死之門。但就我對老翁的認識,他不會輕易的告訴我答案,他總是會希望我自己去摸索,因為只有當我自己走過一回,經歷過一切事後,才會懂得把握和珍惜。

外面的天空飄著細雨,我想老翁今天應該不會出現在石頭旁。我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走到河畔邊,沒想到老翁戴著一頂斗笠已經坐在那裡。我又驚又喜的快步走到老翁身旁,老翁轉過身來對我微笑點點頭。我問老翁:「今天下雨,怎麼老翁沒在家躲雨,還來河畔邊呢?」老翁回答:「我知道你今天有事要找我。」我倒抽一口氣,驚訝的看著老翁:「老翁怎麼知道?」老翁說:「昨天你已經想問我什麼是不死法門,但是你沒有開口問。想必已經讓你想了一整晚還是沒想到,急著想知道答案的你一定會來找我,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出現。」老翁可真是瞭解我,我好高興能夠遇到這麼懂我的人,若不是老翁,現在的我還是個鬱鬱寡歡,憂愁滿面的男孩。感恩老翁用他的智慧,將我慢慢從愁苦中帶出,今日我的臉上才能出現一絲的笑容。我問老翁:「究竟什麼是不死法門?」老翁露出神秘的表情,然後又做出手勢,要我跟著他走。

我們翻山越嶺,走過好多地方,我累得坐倒在地上,問老翁:「不死法門怎麼這麼難求?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往前走了。」老翁轉過身來說:「走了這麼多路,就在等你心淨之時,怎麼你的心沒有淨下來,還越走越急,那什麼時候才能遇到不死之門呢?」聽了老翁這麼說,我才慢慢把心淨下來。當我心淨之時,才發現原來沿路上我已經錯過這麼多可以讓我醒悟的教材。我開始靜下心來看著周遭的一景一物,也看了好多在生活中忙碌的人們。老翁告訴我:「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應當有所覺醒才是。人生若是來吃喝玩樂,那也就白來了。人生若是為了帶不走的一切不斷在付出努力,倒頭來也是一場空,甚至換來無盡的苦。人活在世間,喝的水是苦的,吃的食物也是苦的,就連流在身上的血液都是滿身的苦血,為什麼還要當人呢?」我說:「我不懂人為什麼會這麼苦?」老翁回答:「當你放不下的時候當然就苦。煩惱放不下,思念放不下,憂愁放不下,情感放不下。世間沒有一樣學會放下,全都揪在心頭,當然是苦。」老翁這麼說我似乎就明白一些。老翁又問我:「你心上是否還掛念著自己的娘?」我點點頭:「當然是,看著娘每天哀愁的樣子,我好希望她也能得到快樂。」老翁告訴我:「你的娘為情所苦,世間有多少人都和你的娘一樣,就像你也放不下娘,難捨難離的親情與愛情,就會讓你不斷在六道中輪迴。那你還想做人嗎?」我搖搖頭回答:「這麼苦的人生,不值得再留戀。」老翁說:「在得到不死之門之前得先有一顆出離之心。若是還繼續迷戀這世間,即使得到這不死之法也無法讓你不死。」老翁所言甚是。我們又繼續往前走,直到前方出現一顆大石頭,石頭上寫著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老翁告訴我,這就是不死法門。我有些驚訝,因為這句六字名號我一點也不陌生,為什麼還要走這麼遙遠的一段路,才告訴我這句六字名號就是不死之法?老翁見我滿臉疑惑的模樣,便告訴我:「若沒有經過這麼大老遠的一段路,你能明白念這句佛號的意義嗎?若不知曉世間的苦,就算你念了一千聲、一萬聲,還是同樣迷戀這世間,不可能了脫生死。」老翁確實說得沒錯。

我將這句佛號帶在身上,將祂念在心頭。整整數年的時間,老翁又帶著我到處參學,我就用這句佛號來領悟人生。在我十七歲時,我決心進到寺院中修行。當我踏進寺院那一刻,我就沒有打算再走回頭路,我要抓緊這珍貴殊勝的佛法,把握有限的年歲,在寺院裡積極求學,精勤修行。

至於老翁,當我進到寺院後,他就不曾再出現過。我心中一直有個信念,相信他是佛化身來幫助我。一天,我端身正坐在佛前,忽見老翁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而後又與佛合而為一,我便知曉了。立刻跪地感恩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娘因為思念爹成疾,一身的病痛使她想不開,最後想走上絕路,在她要飲下毒藥前,我及時趕上。當時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陪伴在娘身旁,每日為娘介紹佛法,久而久之,娘也受佛法度化了,她在佛前整整哭了一個月的時間,終於決心放下世間,棄紅塵而進到寺院裡專心修行,最後出家為尼,一心專弘佛法。

此生,我奉行菩薩道,如佛之心救度眾苦。雖然還未修得如佛一樣的功夫,但我盡我所能的在佛道上弘揚佛法,幫助眾生得道解脫。

當我於西方見到蘇佛時,我心中滿懷感恩。蘇佛早已是西方之人,但因心懷眾苦而不捨放下對眾生之救度,依然留於世間,忍色身之苦,積極救度輪迴之苦靈。每一次蘇佛帶著無量無邊的眾生回到西方,我皆讚歎萬分。又當我得知能助蘇佛一臂之力時,我便義不容辭的回到娑婆世界,進到蘇佛腿中相助之。當我進到蘇佛身中時,內心敬佩萬分。蘇佛的血液裡是滿滿的慈悲,每一粒細胞皆是朵朵金蓮,真正無我之身,一呼一吸都是為了眾生而活。

每日法身從頭頂衝出,化身無量無邊的蘇佛,在各方超度萬靈。世人若能得見,必是讚歎萬分,此若非真正大慈大悲,大心量者,無法得到如佛一樣之功夫。

現今社會變化多端,世人世心染濁深重,要以佛法度化人心,已非容易之舉,但蘇佛不因此而氣餒,在救度眾生道路上,秉持著「救一個算一個」的信念,依然積極救度。救世之毅力於蘇佛身中完全得見,是世人之福報具足才能得遇蘇佛,已習得此珍貴法門者,應當珍惜、勤修堅持才是。感恩蘇佛慈悲救世,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