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正修真行】

訪問第一百七十五位尊者-劉卡農(二百五十年前)

正修真行

二O一九年八月三日

我經常一個人來到溪邊玩,溪流裡有好多生物,魚蝦有大有小,在這炎熱的天氣下,雙腳浸泡在溪水中,瞬間一陣涼意從腳底湧上全身,好舒服。這些溪流裡的生物並不怕我,即使我的雙腳踏入溪水中,牠們依然自在的在我腳邊游來游去。我喜歡哼唱著輕快的曲調,搭配溪水流動的聲音,彷彿在為我伴奏一樣,我們配合得相當完美。溪邊的石頭、花、草都成了我們的聽眾,還有天上的雲朵也來來去去的出席聆聽。表演到一半,耳裡傳來娘的呼喊聲,抬頭一看,原來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下午,我經常一個人遊戲,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回到家中,飯桌上竟然一道菜都沒有,桌面收拾得乾乾淨淨,我驚訝的問娘:「娘,我們今晚不吃飯嗎?」只見娘將櫃子裡的東西全都收成一包一包,我疑惑的問娘:「發生什麼事了?」娘回答我:「我們要搬家了。」我充滿著納悶:「搬家?」娘說:「是啊!最近村莊裡來來去去的人越來越多,好多戶人家都傳出被偷東西的情況,還有街上也經常出現各種亂象,娘在想,為了保護你,這地方不能再住下去了。」原來這幾天娘忙進忙出的,就是在準備搬家的事。我繼續問娘:「那爹呢?爹還沒回來和我們團聚,如果我們搬家了,那爹怎麼辦?還有,我們又要搬到哪去呢?我們怎麼突然有錢可以搬家呢?」娘拍拍我的肩膀,她知道我突然知道要搬家的事,心裡免不了會緊張,她拉出兩張椅子,要我先坐下,然後再慢慢告訴我。娘說:「爹從外地寄回來一筆錢,這筆錢的數目不小,是爹辛苦工作賺來的。原本是要作為讓你讀書的費用,但我告訴你爹最近這裡的生活狀況,他便緊張的要我們趕快搬家,就連房子也都幫我們找好了,就在你爹工作地方附近。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一家團聚,不用再和你爹分隔兩地了。」我明白的點點頭說:「原來是如此,想不到爹娘默默在安排此事。」我站起身來看著四周的環境,心中難免有些不捨,畢竟這裡是我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雖然不過才六年的時間,但這六年裡,我過得挺快樂,到處都可見到我成長過程中留下的痕跡,到處都充滿著回憶。娘又繼續整理家裡的東西,打算在稍後搭上末班船班,抵達爹住的那座城市裡。

我們順利的搭上船班,這艘船除了船夫之外,就只有我跟娘。搭上船後,娘就累得閉上眼休息。船夫努力在行駛這艘船,我靜靜的看著船身划過河面,在河面上劃出一道道波紋。這波紋並沒有在河面上留下任何痕跡,只要船身過了,河面很快就又恢復原本的平靜。這些年來的生活,現在就如同這波紋一樣,蕩漾了六年,全回歸於靜。我不曉得將來還會不會回到這地方來,就當作人生中在此短暫一遊吧!航行了許久,船隻終於慢慢停靠到岸邊,遠遠的就看見爹的身影站在岸上,他正在向我們揮手。我高興的舉起手來跟爹打招呼,好久不見的爹,似乎增胖了許多。一到岸上,我立刻奔向爹,將他緊緊的抱住,爹也將我緊緊的擁入他的懷中。娘看到爹,露出感動的笑容,我們一家三口在此團聚,準備開始全新的生活。

有爹在身旁的日子就是不一樣,我不再是一個人到處玩耍,只要爹有空,他就會帶著我四處遊走,認識這個新環境。這裡是個熱鬧的城市,不管需要什麼,樣樣都有。原本在鄉下的清淨生活,現在突然變得吵雜起來,城市裡的喧囂,讓人有種快無法喘息的感覺,我好懷念過去在溪邊玩耍的日子,盼望著還能夠再回去一次,但爹娘似乎都非常習慣這裡的生活,沒有想要離開的打算。

七歲這年,我開始上私塾讀書,生活瞬間少了好多自由時間。我不是個喜歡讀書的孩子,先生教我們背四書五經,我就背得頭昏眼花。娘見我讀書狀況不佳,原本還想再花錢請先生到家裡來為我上課,我立刻求娘別這麼做,我清楚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料子,若是強逼著我再繼續讀書,我恐怕會窒息而亡。

這天,我的身體受了點風寒,雖然渾身不舒服,但其實心裡有些雀躍,終於讓我得到放假的機會。我努力的熬過身體最痛苦的那段時間,等到燒退了,我立刻跑出門外,享受一個人的悠閒步調。娘只准許我出門一下子,所以我把握時間四處遊走。怎麼走都是熱鬧的街景,我走在大街上晃來晃去,頭還有些昏脹,但只要不用讀書,不管身體再怎麼痛苦,我都可以忍受。當我走到一攤賣橘子的小攤販前,放眼望去就只有幾顆橘子在攤子前,也沒見到老闆在叫賣,我低下頭一看,桌底下蹲著一個小男孩,男孩的年紀和我差不多,大約七、八歲左右。這男孩手裡拿一本書,正讀得盡興。我問男孩在讀什麼,男孩一開始還沒聽見我在叫他,叫了第二聲他才回應我:「我在讀詩經。」我露出難以置信的面容,那不是先生叫我背誦的詩經嗎?怎麼這男孩可以讀得如此盡興?而且像是非常陶醉的模樣。我問男孩:「你的詩經跟我讀得詩經有什麼不同嗎?」男孩回答我:「是一樣的,沒有不同。」我又問男孩:「為什麼你讀得那麼快樂?」男孩回答:「這卷詩經是一位遠方親戚昨日送我的,我們家生活貧困,我每天都得在橘子園裡幫忙,根本不可能讓我有機會讀書。現在好不容易得到這本詩經,我把握時間看過一遍又一遍。只要沒有客人來買橘子,我就蹲在攤子下閱讀。」這男孩好認真,若是娘看到這男孩認真的模樣,一定會叫我和他學習。我問男孩:「讀書的意義是什麼?」男孩回答我:「只有讀書才能有成就。」男孩的想法果然和大人是一樣的,身邊的大人,不管是親戚還是爹的朋友,他們都知道我不喜歡讀書,所以只要見到我,就會告訴我讀書的好處,其中最大的好處就是一生功成名就,受人尊敬。但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寧願過著平凡樸實的生活,也不要讀了一堆古書來讓自己頭昏腦脹。我也寧願住在大自然裡,也不要強逼著自己住在豪華的房舍中。

爹娘好怕我會學壞,因為街上有些不讀書的孩子,成天遊手好閒,有時還會趁人不注意時做些壞事,爹娘擔心我會像他們一樣,所以不斷為我安排課程,不讓我有閒暇的時候,我的生活變得一點都不快樂。

這天,我在私塾走回家中的路上,經過一間破舊的寺院,寺院裡已經好久沒有人進去禮佛了,聽說是寺裡曾經發生一件大事,事後就沒有人趕再去那間寺院。我好奇的踏進那間寺院裡,裡頭的燭光指點了幾盞,顯得有些昏暗。然而,這間寺院雖然沒有信眾來參拜,卻也落得裡頭的清幽。不論走到哪裡,都可以聞到淡淡的清香味,而它的建築,也依然保存著莊嚴的模樣。我在裡頭到處走著,突然有人叫住了我:「小菩薩。」我轉過身一看,是一位老和尚在叫我。我向老和尚頂禮,並等待老和尚開口說話。老和尚對我說:「小菩薩,說說力不從心是什麼感覺?」這問題真好回答,因為這就是我現在的狀態,此刻我就像好久沒有人聽我講話一樣,我不停的將自己所有的感受都說給老和尚聽,說完後才放下那哽在胸口的一口氣。老和尚問我:「是不是舒服一些?」我猛力的點點頭,不禁讚歎老和尚:「師父,怎麼會問我這個問題?」老和尚笑著說:「你的心告訴我,你現在正是過著力不從心的生活,我就讓你有機會說說自己為什麼力不從心。」老和尚好厲害,他這一問,我幾個月來的心悶全都解開了。老和尚又問我:「可否知道來此世間的意義為何?」我心裡正是不曉得自己來到世間的意義何在,老和尚這一問,可問出我放在心中的問題了。我將自己的處境說給老和尚聽,求老和尚為我開示。老和尚帶著我到寺院後方,我站在水池邊,池裡的魚兒自在悠游的游著。看著這些魚兒,我就想起在鄉下溪水裡玩樂的那段日子,那時候的我真的過得好快樂。老和尚隨意指了池裡最大條的那條魚,然後問我:「你能否說出那條魚的過去?」我立刻搖頭說:「我怎麼能知道這條大魚的過去呢!」老和尚肯定的說:「你可以。」我知道和尚都是不打妄語者,現在老和尚如此肯定的說我可以,我有些疑惑又難以置信的看著老和尚。老和尚說:「你就問問牠吧!牠會跟你說的。」確實,我曾經聽人說過,古時候心境清淨之人,可以輕易的和萬物對話,難道老和尚就是要教我這個功夫?我立刻靜下心來,試著問問這條大魚的過去。老和尚在一旁耐心的等候,過了一會兒,我睜開眼睛看著這條大魚,然後告訴老和尚:「我看見牠的過去了,牠過去可是皇宮裡的公主!」當我這麼說時,這條魚還往上跳了一下。我好難相信,怎麼公主會變成一條魚?老和尚告訴我:「你眼前所見的萬物,他們全都有過去。也就是說,他們以前也都曾經做過人,如今卻成了萬物。有的會動,有的不會動,若是他們沒有聽經念佛,就很難脫離現在的樣子。」老和尚一說完,我看著四周的景物,確實每一樣東西都好像有靈性存在裡頭,而且都有話想說。此時的我,心裡有些難過,怎麼人會變成這麼多不同的東西?當我陷入沈思之中時,老和尚突然又叫我:「小菩薩,別再思惟了。」我回過神來看著老和尚,並問老和尚:「為什麼我有能力看見這條魚的過去?」老和尚告訴我:「你試著看自己的過去,就明白了。」在老和尚的把關下,我又再一次閉眼嘗試,果真,我看見了。原來過去的我就有這樣的能力,能看過去與未來,當時我是一位僧人,用這樣的能力在幫助眾生。如今我又回到娑婆世界,在沒有受到五濁惡世嚴重的污染下,我依然保有這份能力。老和尚告訴我,我今生也同樣能用這樣的能力來幫助眾生。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在我的認知中,我是個不認真,不上進,又不積極的學生。我以為我的一生,都會如此自甘墮落下去,直到死亡的那一刻應該都是如此。現在老和尚告訴我,我有能力救度眾生,這可真是難以令人相信。不過,若是我沒有看見自己的過去,我確實無法相信,但現在老和尚開啟了我這與生俱來的能力,我應當把握,並積極嘗試才是。

自從見過老和尚後,我每日下課就到寺院裡修學。寺院裡因為曾經受到破壞,老和尚的弟子們全都離開寺院,因此寺院裡沒有其他僧人,也沒有任何信眾,唯獨老和尚一個人還守著這間寺院。只要我到寺院裡,老和尚就會教我讀經,教我拜佛,甚至會為我說經講道。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對佛法的認識越來越深,雖然還算是皮毛而已,但比起先前懵懂無知的樣子,現在的我也能自己說出一點道理來。

在佛法的薰陶下,我的法相變得越來越莊嚴,心性也變得成熟許多,不再是個活蹦亂跳,四處尋找玩樂的小伙子。爹娘不曉得我開始學佛的事情,但是他們卻明顯感受到我的改變。這天,他們突然好奇的問我:「你最近都在忙些什麼?看你一下課就不見人影,原本以為你是出去溜達遊玩,但去了你經常會去的地方又找不到你,究竟到哪裡去了?」我告訴爹娘:「我去寺院裡學佛。」爹娘聽見我這回答,全都傻住了。娘驚訝的問:「你怎麼會跑到寺院去?」我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的說給爹娘知道。爹娘聽完後突然一陣大笑,娘大聲的說:「你說你以前是個和尚?」我點點頭:「是啊!我是個和尚。」爹說:「我真的很難想像你以前是個和尚。」我能明白為何爹娘會有如此的反應,因為我真的是個太喜歡玩樂的小孩。若說我過去是個和尚,那現在的我應該是個喜歡讀書或文質彬彬的模樣,但我卻不是,也難怪爹娘會難以相信我曾經是個和尚。我用認真的態度告訴爹娘:「這一生,我決定要出家。」這下爹娘笑得更厲害,兩個人都捧著肚子哈哈大笑。娘說:「你看看我們家農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認真?」爹也笑著說:「看來我們家農兒真的長大了。」沒想到爹娘的反應竟然是笑得如此模樣,他們還沒感受到我是非常認真在提這件事。

往後的日子裡,我又更積極的到寺院裡跟著老和尚學佛,隨著去到寺院裡的次數越來越多,我的心也變得越來越淨。數月後,我問爹娘:「能否讓我住到寺院裡修行?」原本我以為爹娘不會同意我這麼做,沒想到,爹娘竟然允許了!爹告訴我:「原本我們都希望你能讀多一點書,將來才能有成就。但自從你開始讀書後,整個人就變了個樣子,變得悶悶不樂,書也讀不好,我們也不曉得除了讀書之外,還能讓你做些什麼。現在因緣牽上了學佛這條路,從你開始學佛後,我們都看見你明顯的轉變。不僅變得成熟懂事,臉相更是越來越莊嚴。爹知道,這會是適合你的一條路,你就好好的繼續走下去吧!若能為這社會盡一分力,那爹就沒有白照顧你了。」我感恩爹娘同意我進到寺院裡學佛,我告訴他們:「為了眾生,孩兒一定會認真修行。」

進到寺院裡,整個寺院都是我打理的範圍,每天從早忙到晚。日子過得越是忙碌,我的心就越淨,因為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再想自己,現在我所想的,就是每天將佛寺整理好,準備哪天開始引接眾生。除了出坡之外,我更把握其餘時間精進修持,特別是在佛前拜佛、誦經,能讓我更加定心。

在老和尚的教導下,我一日比一日更加進步,亦即我一日比一日更加淨化。在寺院裡服務兩年後,我剃髮出家,跟隨在師父身後更加精進修持。受戒為比丘後,寺院裡就出現了一位大護法,護持整個道場弘法。漸漸的,開始又有信眾進到寺院來,師父和我每天講經說法,雖然起初只講給一、二位信眾聽,但我們都珍惜這樣的法緣,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信眾一同參與修學。果真,不到二年的時間,寺院裡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信眾出現,師父也收了許多位弟子,我們的僧團變得越來越大,齊心為弘法而努力。

此生,我於佛道上努力了數十載,於七十歲時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徒兒皆於身旁護送我,見我踏蓮隨佛而去,感恩我佛慈悲。

娑婆業浪,何時才有停止之時?眾生受盡一切苦,若無佛法救度,難以從中出離。蘇佛看盡世間之事,對世間之苦瞭若指掌,對於每一位眾生,更是明白其罪苦之根結處,但眾生卻是難調難伏。業障深重,難信佛法,即使信佛,也未能踏實學佛。真正踏實真修者,依循佛之教誨,真修,真改,真幹,而後必能得悟直至見性。蘇佛說法明瞭透晰,直點人心之黑暗面,用佛法來教化世人之心。若攝受且真修調自心者,必能得受利益。

每日晨間皆是超度之時,蘇佛法身日日超度難以數盡之眾靈。一句佛號,即能超度無數顆地球;一句佛號,又有難以數盡之星宿眾生得度。蘇佛心量如同大海之廣,能廣納無邊無際之眾靈,才能超度無邊無盡之眾生。

蘇佛超度不限範圍,只要法身經過之處,有緣者皆能得度。今日就以一粒水份子來說,這粒水份子在數百年前就與蘇佛有緣,當時他是蘇佛身旁的下屬,輾轉輪迴至今,他成了一粒水份子。每天在陽光照射下,他就會蒸發成水蒸氣,飄到一定的高度後,與其他同樣是水蒸氣的眾靈一同凝聚成雨滴,又再次降落,每日都降落在不同的地方,但最後又都同樣回歸到大海中,成為海上的一粒水份子。今日,這粒水份子就在他又即將成為水蒸氣前,蘇佛法身帶著金光來到,他聽見這句熟悉的六字名號,看見眼前金光遍布,隨即跟著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在這一剎那間它立刻脫身,隨著佛光往生三善道。他對蘇佛感激不已,跪地叩謝佛恩,叩謝蘇佛之恩,若非今日因緣成熟,使他得見蘇佛法身之金光,他或許有要繼續當水份子不知千年萬年。如此超度之故事,日日皆有,無量無邊的眾生,就有無量無邊的故事。大家都蒙蘇佛的救度得離空間,解脫離苦,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