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高法師 《色身的關係》

二O一九年八月三日

宇宙之間每天都有不同的變化。長高眾等隨著變化而行,人心的不同,世事的不同,如同流向大海的命運,很多時候大家要選擇知足,否則太多慾望的產生,只會過度不斷的追求,追求名聲、地位、享受、任何世間的虛妄都會緊抓著自己不放,因為看不清也摸不著邊,所以沒有安全感。尤其人道之身感觸特別多,一句話、一個表情馬上身體就會有所「受」。講好有「受」,講壞也有「受」。這個「受」幾乎日日發生且分秒都有可能出現,這也就是修行當中色身的考驗。此些也是聽師父講經後才明白修行更深之處。否則打坐的清淨壓住這些,個性仍舊於底層內未有修調,想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還是難能有成就。師父講經可以說是宇宙的準則。懂得聽且落實於行之人,修行必將有所成就。

與師父超度之時,長高見到一頭小鹿,鹿身顏色美麗,斑點分明,像是一隻剛出生的小鹿,小鹿在低頭吃完草後馬上奔回母親的身邊,母親柔和的眼神,舔了小鹿的頭。突然碰一聲,母親倒下,小鹿驚慌失措的亂跳、在母親身邊打轉,此時獵人打算再開第二槍射向小鹿,被旁邊的人阻止地說:「這小鹿要讓他長大後才值錢。」這麼一說後,槍桿子就放了下來,此時母鹿血流如注,奄奄一息,小鹿好緊張的一直舔著母親,最後母鹿被兩個彪形大漢給帶走。小鹿從此必須一個人生活,什麼生存技能都還沒學的情況下被迫成長。小鹿心中蒙上一層灰,存在了不平與驚嚇,當自己於森林再次被射到倒地時,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可以跟母親團聚了,就這樣,雖然鹿的身體被抬走了,他的靈仍舊留在森林當中。而母鹿的靈,也一直跟隨著小鹿。就在獵槍要射向小鹿時,母鹿無力保護,只能眼睜睜看到已經長大的小鹿倒下,母子兩人終於在死後團聚。這樣的團聚,兩人終究沒有出口。直到師父的金光來到了森林,沒有任何物種的區別,一概救度,就在很快速的情況下,小鹿、母鹿都轉為人身,母鹿前一世為多情的男子、小鹿為一位高瘦的男子,他們於前一世完全是無交集的關係,這一世所結之緣乃為過去,而將他們捕殺的獵人是各自的冤親債主。過去的過去或許有關係、或許沒關係,都只是這個色身在表演。有色身就逃不了生離死別,所以根本無需沉迷於六道間,更別被虛妄的假象給騙了。執著越多,出離越難。做個明明白白的人,真正的學佛修行者不談條件,只管精進,只管如何了結六道,不必要的抓緊都該放下。心量更大,不是自己,還有身體中的虛空,虛空中的虛空,眾靈無量無邊,都在等待,見性成佛之際無心亦無念。可以成為虛空眾靈又或是救度虛空眾靈。選擇是自己,善念、善進。

南無阿彌陀佛。

長高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