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寧法師 《一位父親》

二○一九年八月十七日

身用於世上有何用?是過著普通人的生活、魚類的生活還是地獄般的生活,生活之中此起彼落,有高、有低、有爭、有緩,誰又該是誰,為誰努力、為誰忙,人體的走形、老態,都是幻象的一個過程,永寧以真實像看透人心。

永寧見到一位日本人,身像看起來還算年輕,比起壯年挺拔的樣子,現在顯得背有一點駝了,老態有些現前,事業曾經輝煌過,為了自己的事業無奈的與家人分開,久而久之漸漸習慣一個人打拼的日子,就在致力於專業之上時,眼前所攤著的是諸多的食材,如何以此食材變化來感動客人的味蕾,必須動腦嘗試且分析,腦中食材層層堆積、只要想過、用過的食材靈性一股腦地堆積在裡面,雙眼則是喜愛看美的事物,身體偶爾會不自主的抖動,那是所殺魚類死前最後的掙扎如今在自己身上顯前。今生他為他的專業感到驕傲,也用自己一生的努力來養活一家人,換來的全是滿滿的眾靈將他侵襲、甚至把他給架住,眾靈帶他進入了空間、煮菜的空間、思念家人的空間、故鄉的空間等等,各種虛幻找上了他,他不懂得躲開,也不知道應該要躲開。他最開心的是就是看到兩個女兒的笑容,那樣的笑容對他來說就像是天使一樣,他認為只要家人平安、安心就是讓他有一直往前的動力,自己也有遇到挫折的時候,也有被客人刁難的時候,甚至被同業陷害等等,這些委屈他選擇忍下,從來不曾跟家人傾吐,因為他怕家人會為他傷心、難過,已經無法團聚了,他不想在彼此間增加難處或是煩惱。但對於家人,尤其兩個女兒的事,他特別關心,也會以最寬容的方式來替女兒出主意,幫助女兒走出困難,在女兒心目中,爸爸很支持他們,支持他們所做的任何一個決定,親人間親密的感情,爸爸也盡量於電話中可以讓彼此滿足。

而這位好爸爸在進入空間後靈性被扣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冤親債主,包圍他的眾靈有很多,有今生為廚師所造下的殺業、也有過去的女眾包圍、更有過去曾為軍人時手下所殺之亡靈,還有好幾世的眾生在等待,這麼多的業力包圍,皆是在每個念頭不經意時所找上的。多數的人都是如此,多數人也都在走這樣的路,身體漸漸被眾靈佔據、佔滿、衰竭,最後死亡歸回虛空。但這位爸爸不同,他是昭和幸仁,他有兩個女兒,昭和美子、昭和洋子,他一生沾沾自喜的成就之外,就是以他兩個女兒為傲,如今兩個女兒來到了佛寺,對於他來說是一知半解,但他相信他太太的決定,他太太一直都是最顧家的好妻子,因為有了這個妻子,讓他在外面打拼時從不曾煩惱,因為老父母交給他,他很放心。所有家中粗重的事,他知道太太會幫忙老父母扛起,甚至帶著兩個女兒回去幫忙。這些年的歷經風霜,爭取成就,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付出的代價是家庭的團聚、一個人獨自的哀愁和靈體的四散。這是一個難以面對和承受的事實。如今能幫助爸爸的只有兩個女兒,等兩個女兒有成就時幫助爸爸,甚至將爸爸帶進佛寺一同來幫助日本人。這不是不可能,全要看他女兒的發願,對於眾生的願有多大,爸爸就越是受益其中,而兩個女兒最該感謝的,則是他們的母親,母親也是救起一家人的關鍵,若沒有母親要跟隨蘇佛的決定,一家人如今都還在各自浮沉當中,即使母親還有許多該改未改的習氣,對這個家來說,母親都還是最偉大的角色。

日本,泱泱大國,如今已是沉淪其中,為五欲六塵,諸種萬態染污的厲害。於佛寺學習的兩位年輕日本人,見到種種的苦痛和亂象,不管是自身或是他人的,都應該要清醒過來,修行不能緩,因為眼前有太多的眾生在等待,諸多時候都不要給自己太多理由,只有往前再往前,跟隨蘇佛救世腳步的大力,承擔起救世的肩膀,你們各個是人才,千萬不要小看自己,如今就只差淨化和改個性而已,說難很難,說不難也可以不難,就看自己如今醒了幾分,又想要努力往前幾分。光明大道是現前。

南無阿彌陀佛。

永寧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