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心路】

 

訪問第四百五十四位尊者-管承襄(一千一百年前)

心路

二O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苦命的娘,一年一年的生孩子,接連生下我們這十一個小孩,就在娘生下排行第十一的弟弟後,爹就突然意外過世了。剛出生的弟弟還抱在娘的懷中,娘就接到爹過世的消息,瞬間慌了。她立刻跑出家門,連鞋子都忘了穿,直奔到爹發生意外的現場,看見爹就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手上還提著一袋食物,是準備要帶回家給我們這些孩子吃的。娘趴在爹的身上,哭得肝腸寸斷,不斷哭喊著:「你留下我一個人怎麼辦?這個家不能沒有你啊!」我跪在爹的身旁,這一刻,我的心好痛,全揪在一起,淚水不受控制的不停落下,我也不曉得現在該如何是好?怎麼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家裡瞬間失去了爹,就像屋子斷了樑柱一樣,不知道該如何撐下去?

我排行老大,爹過世這年我十五歲,我到處向人借錢,不管是姑姑、伯父還是叔叔,我全都一個個上門向他們乞求,求他們先借給我一點錢,好讓我為爹安葬。看著爹一動也不動的身體,有好多話說不出口,更讓我煎熬難受的,是心中對爹的不捨。

爹過世的幾日內,過去我們一起相處的種種回憶不斷湧上心頭,彷彿歷歷在目,就像剛發生過一樣,但如今爹卻已經不在我們的身邊了。我想知道爹到哪裡去了?但是我得不到答案,因為沒有人曉得。一位經常和爹一起賣菜的叔叔說:「你爹一定去天上了,他人那麼好,又做了那麼多好事,不去天上去哪呢?」我也不知道爹究竟去哪,只覺得他的味道,他的身影,他的笑聲,還有他和我們說話的音聲,好像都還環繞在屋子裡一樣,從來都沒有消失過,腦子裡充滿著對他的懷念。

爹安葬後,整個家開始重新尋找新的平衡點,許多原本爹在做的事,現在都交由我來做,特別是耕田、種菜這件事吧!爹在世時,曾經教過我如何耕作,現在接下這個重責大任,還算肩負的起。全家就靠著這塊田吃飯,不論如何,我都一定要種出一點成果來,才能養的起一家十二口。然而,不知道是老天爺在考驗我,還是我的運氣真的特別差,當我接手耕作的事後,天氣就開始多變化,到後來甚至整個地方都乾旱缺水。弟妹們每天都在喊著:「肚子餓。」身為哥哥的我,捨不得看見弟妹們挨餓,但我真的生不出糧食來給他們吃,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這天,娘面色凝重的把我偷偷叫進她的房間裡,看著娘的表情,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進到房間,娘就小聲的告訴我:「娘考慮把幾個女兒賣掉。」我睜大眼睛:「娘!妳說什麼?」娘搖搖頭,無奈的說:「沒有辦法了,再這樣下去,全家都得餓死。不如把幾個孩子賣了,他們可能還能在別人家過好一點的生活。跟在我這個沒有用的娘身邊,就只有受苦而已,哪裡有快樂的時候?我總不能讓他們的童年就這樣過去了,這麼做也是為他們好。」我無法接受娘的這個決定,我告訴娘:「養不起弟妹是我的錯,因為我沒有把田種好,家裡才沒有收入,沒有東西吃,如果因為這樣把妹妹們賣掉,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娘哭著說:「那怎麼辦?你爹沒有留下任何錢給我,一時之間要我養這麼多孩子,我要用什麼養你們?」

爹突然的離去,確實對全家都是一大打擊,尤其是娘,她曾經對爹說過:「我一輩子都要靠你,你永遠不能離開我。」爹給了娘幸福的允諾,答應她永遠不分離,但現在爹娘卻是陰陽兩隔,曾經的諾言成了娘腦海中痛苦的回憶。娘面對現實生活的考關,過去和爹甜蜜恩愛的點點滴滴,現在都只剩苦與悲而已。

我沒有更好的辦法,娘也沒有給我選擇的餘地,幾日內,就把五個妹妹賣出去了,家裡瞬間從十二個人,剩下七個人,少了五張嘴吃飯,就少了一些負擔。我心中滿懷愧疚,告訴自己:「將來有一天,一定要再把妹妹們帶回來!」至於娘,我明白她才是最難過的,被賣掉的是她的骨肉,若不是真的生活過不下去,娘不會這麼做的。爹過世後,娘瞬間變得蒼老好多,臉上的笑容就好像隨著爹一起被埋葬一樣,只剩下心傷與愁苦。

日子過得好快,五年過去了,爹離開我們五年了,我也成長五歲,現在已經是個二十歲的成年。這五年,我不斷拼命的耕作,把自己曬得好黑,體格也變得強壯許多。弟妹們也都長高了,家裡的生活總算恢復平穩。至於娘,雖然她心中還藏著對爹的思念,但至少她的臉上,開始會展露出微微的笑容。

整個村子裡的人,都稱讚我是個懂事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懂什麼,只曉得這些本來就是身為長子的我該做的事,孝養娘更是我應盡的本分。我經常坐在爹的墳墓前跟爹聊天,生前我們父子倆就經常是如此,一起坐在庭院裡,爹聽著我說心裡話,給我一些正向的回應。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對著爹說話,爹不再回應我,我心裡有些難過,但我只能告訴自己:「再勇敢一些!」

我心中不忘要帶回那五個被賣走的妹妹,五年的時間,終於存夠了錢,可以將他們贖回。我逐一走到這五個弟妹被賣去的府上。第一間,王府,是三妹被賣去的地方,我說出三妹的名字,裡頭的僕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一臉疑惑的表情,沒有人知道這名字是誰?直到一位較年長的婢女走出來,才知道三妹已經被王老爺娶進門當小妾了!我好驚訝,心中百感交集,當三妹從裡頭走出來時,我看見她已經挺著一個大肚子。見三妹的樣子,雖然打扮得一身高貴,但我知道她的心並不快樂。三妹還認得我這個大哥,我將我今天來的目的告訴她,三妹低著頭,強忍著淚水對我說:「我回不去了。」這句話讓我的心好疼,因為我晚來一步了。離開王府前,我依依不捨的看著三妹,三妹向我揮手,並對著我微笑要我安心,我點點頭,再次揮手後,轉身離去。

接著,我去到賈府尋找二妹,當二妹牽著兩個孩子走出來時,可真把我嚇壞了!怎麼這麼快就生了兩個孩子?也就是說,二妹才剛賣到賈府,就馬上懷孕了!二妹的體態已經變得成熟,兩個孩子迅速將她催老,我作哥哥的見二妹的樣子,心如刀割。兩個孩子叫了我一聲:「大舅。」我摸摸他們可愛的小臉,告訴他們:「要乖乖聽娘的話。」離開前,不忘告訴二妹:「有空回家看看娘。」二妹點點頭,我倆道別。

換到大妹,當我去邱府找她時,邱府的人說,她早就被帶走了。不論我如何問,他們就是不說出大妹在哪裡,我也不知該從何處去找大妹?站在邱府大門外許久,還是沒有大妹的消息,我求老天爺保佑,希望大妹一切都好。離開前又看了邱府一眼,大門還是沒有人打開,我難過的離去,臉上滑落幾滴不捨得淚水。

至於四妹,她長得最貌美,當時好多人都搶著要買她,如今去到官家,卻也不見四妹。官家人說,她被帶進宮了,當我聽見這個消息時,更是對四妹感到心疼!宮裡的生活豈是那麼好過的!我問官家的人:「為什麼要把我四妹帶進宮?」他們不理會我,將我當成瘋子一樣,不管我說什麼,他們還是不予任何回應。我握緊拳頭猛力的往牆壁一搥,心中悔不當初。

最後一家陳府,是五妹被賣去的地方。五妹的年紀還小,才十二歲而已,她和四妹一樣,長得亭亭玉立,相貌甜美。五妹看見我時,高興的從屋子裡跑出來,喊著:「大哥!大哥!」看見五妹的笑容,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我告訴五妹:「大哥今天帶了足夠的錢要把你贖回。」五妹聽見我這麼說,並沒有表現出開心的模樣,而是有些躊躇。五妹告訴我:「大哥,我不想回去。」我疑惑的問:「怎麼了?妳不想家人,不想娘嗎?怎麼不和我一起回去?」五妹說:「我已經喜歡上少爺了,少爺對我也有意思,我不想就這樣離開他。」我看著痴傻的五妹,告訴她:「別傻了!那都是騙人的!娘為愛付出的代價,難道妳忘了嗎?」五妹說:「我沒有忘記,但我不覺得自己會跟娘一樣痛苦。我相信,我和少爺會是幸福的一對。」看著五妹被愛情沖昏頭的模樣,我知道就算我說得再多,她也不會願意和我回去。臨走前,我獻上深深的祝福給五妹,願她一生幸福美滿。

結果存了這麼久的這筆錢,卻沒有帶回任何一個妹妹,我心感嘆,但也無可奈何,身為大哥的我已經仁至義盡了,既然沒有辦法再回到家團圓,只能用一顆祝福的心,祝福她們一切都好。

對於人生的體悟,在短短幾年內,讓我體悟很多。這世間沒有「永遠」這兩個字,沒有一樣東西可以永遠被掌握在手中,就像抓在手中的水一樣,抓得越緊,它流走的速度只是越快而已。

每天從田裡要走回家中,我還是習慣繞了一趟遠路,才回到家。每當我經過那間寺院時,望向裡頭,雖然沒看見什麼,但我的心就瞬間變得好平靜,這樣的行為已經有好多年了。爹過世後的某一天,我無意間發現這座寺院,當時一位僧人站在我面前清掃地面,他看見我正注視著他,便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我模仿僧人合十的動作,也念了:「阿彌陀佛。」而後僧人又繼續清掃落葉。我看著這位僧人莊嚴的法相,心中除了恭敬之外,也暗自嚮往著自己能像這位僧人一樣,在寺院裡清淨修行。這只是我的妄想,現實生活不容許我這麼做,一家人都還等著我照顧,我豈可如此自私的放下他們,獨自一人到寺中修行?看了最後一眼後,我即刻轉身離去,趕緊回到家中幫娘燒飯、煮菜。自從這次過後,我便經常繞路來到這裡,只要讓我看見寺院的建築,我就能感受到寺院裡的莊嚴與寂靜,心自然隨之安定下來。或許是自己心理作用,也或許真的是佛在加持於我吧!我每次皆會站在山門,向裡頭頂禮,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後,才會離開。

每年到了爹的忌日這天,全家人除了那五位妹妹之外,都會一起到爹的墳前上香。原本墳前的小空地還能容納的下我們七個人,如今大家又一起站在這塊小空地上,已經擁擠到得先有幾個人站到一旁去,因為我們都長大了,爹每年看著我們長大一些,相信他應該很高興才是。娘拿起香對著爹的墳墓說:「老頭子啊!七年了,最煎熬的日子我總算是走過來了。你看,孩子一年一年大,你也安心了吧?我再活也不過幾年而已,很快就會去跟你作伴了。在我離開之前,我會好好照顧這些孩子,或許還能讓我抱到孫子也說不定。最近老三有個喜歡的女子,已經帶回來一起吃過飯了,應該很快就會有好消息。你早早就在落得一身清涼,也保佑保佑我們的孩子,一路平順,平安健康。」每年的忌日,都是娘最思念爹的時候,她總是會在爹的墳前對他說好多話,我們都會耐心的等待,因為知道娘心中還是經常想起爹,只有讓她對爹說說話,她的心才能稍稍放下一些。

不久後,家裡辦了喜事,二弟娶進一個賢慧的妻子,娘笑得合不攏嘴,這件婚事她可是期待已久,這天終於圓滿完婚。自從弟媳被娶進家裡後,家中好多事都開始由她一手包辦,確實相當能幹賢慧,但經常看她做得忙不過來。不到一年的時間,肚子裡就有了孩子的消息。娘更是樂得不可開交,每天都在等著要抱金孫子。孩子生下後,弟弟更積極的工作,弟媳變得更加忙碌,每天除了原本的家事之外,現在又要照顧這剛出生的孩子,忙得暈頭轉向。

看著二弟的新婚小家庭,再想起那五位賣出去的妹妹,我心中有許多感觸。似乎在談上感情,步入婚姻後,人生就失去了一大半。因為孩子很快就長大,一年一年成長,自己也一年一年變老。這些年走過來,為了養活弟妹,我非常努力的在耕作。人這麼辛苦的要在這世間存活,努力的尋求三餐溫飽來維持生命,難道就只是為了長大後結婚生子,然後就走向衰老、死亡?生下的孩子也同樣努力的在社會上求生存,然後一樣結婚、生子,再創造下一代。我心裡覺得有些可惜,可惜人生就這樣度過。但奇妙的是,每個人都會很自然的遇上自己的姻緣,只要一碰到感覺對的人,很快就會將兩人牽上愛情的紅絲線。在還沒組成家庭之前,兩人都沈浸在甜蜜的愛情裡,一旦結了婚,許多該面對的現實問題,就容易讓原本恩愛的小倆口,開始出現爭執與煩惱。難道,這麼努力的活在世間,就只為了這些?

這天,我與娘一起坐在後院裡,欣賞著春天裡剛盛開的花朵。娘還是習慣拿出爹的茶具,邊泡著茶,邊聊天。娘聞了一口茶的香氣,表情相當滿意,娘說:「這是你爹生前最喜歡的茶。」我看著娘懷念的表情,便對娘說:「爹過世七年了,娘心裡還是這麼想念著爹。」娘回答我:「夫妻就是這樣,一個先走了,留下來的那個就得受這樣的苦。我也不想去想,但很自然的就會想起過往的點點滴滴。」我又問娘:「你會後悔結婚嗎?」娘說:「人生總是難以預料,若不生下這麼多孩子,和爹相處的那段日子真的過得很快樂。沒有生活的壓力,也沒有照顧孩子的煩惱。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你爹也走了,留下我一個人,現在也算熬過來了。」我鼓起勇氣問娘:「我想修行,娘覺得如何?」正在品茶的娘,突然放下茶杯看了我一眼,我深呼吸一口氣,等著娘給我回應。娘說:「這些年來,你為家裡付出最多,沒有你,娘也不能安穩的坐在這裡。人生的苦,我知道你已經看盡了,也嚐了一番苦頭。若是真的想走上修行這條路,娘會贊成的。」我好高興聽到娘這麼說,立刻跪地叩頭三拜,感恩娘,感恩娘對我的生育及養育之恩。

到了爹墳墓前,上了一炷香後,我便踏上修行之路。這一刻,我才感覺到自己還活在這世界上,過去的那些日子,我時時刻刻都在為一家付出,如今的我,真實的為自己身中的靈魂而努力,我不想浪費這寶貴的生命,在有生之年,只想好好修行,才不辜負娘辛苦的將我生下,養育我、照顧我。

進到寺院裡,我聽從師父的指令,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世間的情感放下。確實,我心中還掛念著一家,身體是與家人道別了,但心上卻還有一線互相牽連著。師父告訴我:「這一條線,即使是如蜘蛛絲般那麼樣的細,你也會因為這條線的存在,而無法修行成就。與其如此,不如就走吧!在這裡也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多賺點錢給你家人花用,至少讓自己跟家人活在這世間的這段時間,還能稍微享樂一番,然後再落入六道中繼續輪迴。」我當然不要如此,既然選擇來到此地修行,再大的難題,我也要突破。此生我都在為一家人付出,如今選擇修行,我就應當將他們放下才是。

修行過程中,家人的影像難免還是會從腦海中浮現,我告訴自己:「活在當下。這些過去的種種,都已經是過去,若是還存有這些過去,我無法得到真正的清淨。」我也提醒我自己:「修行不是只有為了我自己,還有廣大無邊的眾生等著我來救度。這麼多的眾生,他們也有家人,但他們就是因為割捨不下這段世間情,才會繼續受苦輪迴。如今我已從世俗中跳脫出來,若我還是執著不放,那我與輪迴中的眾生,又有何不同?我又能拿什麼來救度眾生?」有時,當境現前時,我什麼都不想,就靜下心來,將一句句佛號清楚的念在心上,當我念得心定之時,才讓我看清楚,剛剛那個差點讓我動心的境,原來是冤親化現的。

一次又一次的考驗,我得用堅毅的意志力和願心,克服我身中的業障。我一生的苦,讓我立下堅定的大願,願奉獻此身來弘揚佛法,幫助眾生解脫離苦,並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不怕吃苦,不怕辛勞,更有著超越常人的毅力,那是從小所訓練出來的。我也有著一顆悲愍眾生之心,因為我知道作人的苦,以及活在世間的無助與不安。這些都是我經歷過的一切,只有到了學佛之後,我才不再感受這個身體帶給我的苦感,因為我選擇放下了。放下我的身,放下我所在乎的一切,更放下我原本應該要輪迴的世俗心。我選擇超越世俗,唯有如此,我才能得到真正的了脫,不再為世間之事而苦。

何時才有成就的那一刻?沒有,永遠沒有。修行是永無止盡的往前,沒有所謂的成就,而是不斷的學習與再成長。若我有了成就,我就會停在原地,無法繼續向前,因為我知道這份所謂的成就,會讓我心生歡喜,或許還生了自滿之心。因此,在修行路上,沒有成就,也沒有障礙,只有勇往直前與突破。我堅定的度眾之心,由內散發出的慈悲心及一顆不計較、不分別、不執著的心,陪我走過數十載的度眾之路。這三種心我學習了很久,就是這三種心,使我免去修行路上的不順與難行。我一路平坦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佛就在我的眼前,我念了一聲:「南無阿彌陀佛-」隨佛而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佛,感恩一切。

蘇佛慈悲發心度眾,在這末法時期,滿是誘惑的時代,一個人修行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末法眾生,罪結深重,習氣、個性已是難以調伏,若說要有如蘇佛這般的修行毅力,是需要費非常大的心力才能培養出的,蘇佛的表法,確實令諸佛菩薩讚歎。

眾生之苦世人能否得見?蘇佛皆是清楚的看在眼裡,不捨在心中。世間的亂象,從蘇佛來到世間至今,已經變得越來越嚴重,是人心的變異,帶動整個環境的變化。蘇佛慈悲,以法身超度,帶著「善」力,散播到層層空間之中。以善來轉化變異的世界,不論六道十法界中皆是如此而行。

蘇佛付出的努力,不計代價。即使身代眾生之苦,亦是甘願且歡喜。一顆心只願眾生早日離苦,即使自身受苦,依然信心不變,堅定之心更是突破重重障礙,跨步再度向前。若無蘇佛之大力,無盡的眾生依然還在受苦,沒有光機,沒有超脫輪迴的殊勝因緣。世人應當把握此機,學習度化眾生之心,並習得如蘇佛一樣的功夫,幫助更多眾生脫離苦海,共乘西蓮,回到西方彼岸。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