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揮別過去】

 

訪問第四百四十五位尊者-蕭勇(八百九十年前)

揮別過去

二O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輪迴之事,非是夢事,真實的存在我的印象之中,就連被皮條鞭打在身上的痛楚,似乎都還能深刻感覺到……。

豬頭、豬身、豬尾巴,畫面清楚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知道,那就是我的過去。我的身形,相較於其他在我身旁正在互相推擠,急著要吃餿水的這些伙伴,確實比他們小了一倍。我的食量不大,吃的食物不多,自然就長不出肉來,在主人的眼中,我就是一隻不聽話的豬。我經常聽見主人對我說:「養了你這隻不會長肉的豬,會不會有人買都還是個問題,每天都還得浪費我的餿水!等到把你這隻豬養到胖了,我看你的肉也老了,也沒有人要了!」主人說完再度拿起長鞭,往我的屁股猛力一打,我痛得往前奔跑,撞向前面這群正在搶著吃餿水的伙伴,他們讓出了一點位置,讓我也能吃到一點餿水。只要我一停止進食,後面的皮鞭又立刻猛力的打下去,就這樣,我被逼得吃了一餐又一餐,體重被迫不斷增加,直到我可以被抬上抬面的那一刻,就是我壽命已盡之時。

身為一隻豬,肉身的欲望難以止住,當我欲望一上來時,不管眼前是哪一隻母豬,我立刻往牠身上一趴,絲毫沒有顧慮牠是否願意讓我這麼做,我完全無法止住我的欲望,我的肉體也沒有止欲的觀念,更沒有止欲的能力,完全任由身體欲望的擺弄,欲望一上來就立刻往前衝,直到欲望被滿足為止,才會停止我衝動的行為。如今我見到我身中的靈性,是那麼無助的處在空間之中,經過一世又一世皆是如此,直到今時,才又重得人身,投胎至人道。

「你看這孩子的鼻子,根本就是個豬鼻子!」當我聽到有人在我背後說這些話時,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我的鼻子真的就像個豬鼻子,就連我的腳,若仔細看,也有點像豬腳,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我過去好幾世,確實就是一隻豬。我沒有對別人提起我的過去,但我也不否認,自己真的就是這樣輪迴到今日,才又來到人道,投胎到一戶富貴人家裡。

我確實是富貴人家的孩子,而且一出生,食量就比一般的孩子大,爹對著娘說:「還好這孩子出生在我們家,你看他一天要吃這麼多,若不是咱麼家有錢,哪有辦法養的起他呢!」娘笑著說:「這孩子將來一定長得又高又魁武,就像他的祖父一樣,一站出來就特別有威儀,任誰都會恭敬他三分。」爹開玩笑的說:「怎麼不說像他爹,直接說到祖父那裡去了,我也是長得挺壯的,只是矮了一點而已。」爹娘的感情好,平常就是喜歡這樣鬥嘴,我投胎為他們的孩子,備受疼愛與照顧,隨時都能滿足我的欲望與需求,只要我一哭,就有吃的,玩的,樣樣都有,因為爹娘就只生我一個孩子,對我相當寵愛。

雖然我的眼睛長得好看,臉形也挺上相,但我這麼一個豬鼻子,就立刻把我從「俊男」,淘汰到「醜男」那端去,沒有人會欣賞我這對深邃的雙眼,也沒有會稱讚我的臉形好看,大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豬鼻子。

一年一年的長大,我也一年比一年更會吃,不管什麼食物放到我的面前,我都能將它吃得一乾二淨,而且意猶未盡。這大概是我當豬時被養來的習氣吧!什麼都能吃,什麼都愛吃,身材也隨著我吃進去的食物,而快速的增胖。爹娘絲毫不在乎我變得有多胖,他們只要看見我吃得滿足又開心的模樣,心裡就覺得高興,祖父母看見我白白胖胖的可愛模樣,也笑得歡喜。我在沒有被節制的情況下,不停的吃,吃飽睏了,就躺在床上盡情的睡,對爹娘而言,我這樣的行為,稱作乖巧的孩子,因為不喜歡到處亂跑,每天都乖乖的待在家中。

距離上一次上街,已經是半年前的事,這天爹因為腳扭傷而無法到米莊買米,只好拜託我出門幫忙,我才剛走出家門,就聽見後方有人開始對我議論紛紛,走到街上更聽見有人在竊笑的聲音。我停下腳步,站在一攤賣肉丸的攤位前,聽見一旁的人說著:「你看那孩子,幾個月不見,怎麼胖得如此模樣!難道他的爹娘都沒注意嗎?要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不會讓他變得這副醜樣,胖得連走路都氣喘噓噓,怎麼好呢?」另一位婦女說:「唉呀!你就別管閒事,人家家裡有錢,孩子要怎麼吃,怎麼胖也是人家的事,你少說話比較好。」這些婦人一句又一句的說著,全聽入我的耳朵裡,原本已經打算要拿出錢來買肉丸,又將錢放回袖袋裡,扛起一包米直接走回家中。

沿路上,我的腦子似乎不停的在想著:「我現在這副模樣,和過去生當豬的樣子又有何差別?只是吃的食物不再是餿水,睡的地方也不再是豬圈而已,其他照吃、照睡的習氣,還是跟以往一模一樣。想想我今年不過才七歲而已,這個肥胖的身材,就像二十多歲的人,不但肥胖又顯得老態。」這天,我為了讓自己多走點路,刻意繞了遠路回家,但平常鮮少出門的我,才多繞個幾圈,就在城裡迷路了。

我在城裡不停的繞圈子,走了一圈又一圈,還是回到最初的原點,就像走進了迷宮一樣,怎麼走都走不出來。平常的我,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的運動過,才走沒多久,汗水就像大滴大滴的雨滴,不斷從額頭落下,還從頭頂流到頸部,再滑落到我的背部,全身汗流浹背,就連肩上扛的這包米,也沾到了我的汗水。我就快無法駕馭我自己的身體,想要往前走,腿上卻好像被綁上十多公斤重的鐵鍊一樣寸步難行,想要轉動我的腰身,還得耗費好大的力氣,才能往右、往左彎一點。此刻,我抱怨著自己身上的肉:「這些肉是什麼時候長出來的?怎麼一個沒注意,就全身滿是贅肉?」繞了幾圈後,我的體力已經不堪負荷,只好坐在街道邊歇息,幸好有棵大樹為我遮陽,否則我真的快要暈倒在地。我累得將全身的重量都靠在大樹的樹幹上,雙手攤在地面,兩腳伸直放鬆:「好舒服啊!」此時又有微風微微吹來,彷彿就在叫我:「睡吧!好舒服的姿勢,睡一下吧!」我也不知道這是誰在對我說話?但我卻非常聽他的話,眼睛才稍微閉闔,就立刻呼呼大睡,發出巨大的鼾聲。

「唉呀!快看!快看!這是誰家的孩子!怎麼全身光溜溜的躺在這裡?還睡得鼾聲如雷!我都替他感到丟臉了!」我從睡夢中聽見有人大聲的嚷嚷著,瞬間又是一陣大笑。當我意會過來時,立刻從夢境中驚醒,眼睛才一睜開,瞬間看見好多人圍繞在我身旁,他們就像在看什麼笑話一樣。有個小男孩走到我的面前,摀著嘴巴笑著說:「哥哥,你怎麼沒穿衣服?」我立刻看著自己光溜溜的身體,才驚覺:「怎麼衣服全被扒光了?」我緊張的立刻站起身來逃離現場。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躲在沒有人看見的街角,納悶的說著,此時背後突然出現老伯的聲音:「剛剛發生的事,我全都看見了。」我驚嚇得轉過身,看見是個乞丐老伯,一身蓬頭垢面,嘴裡還咬著一根乾草,自在悠閒的坐在路邊對著我說話。我緊張得問乞丐老伯:「剛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老伯說:「說了你可別嚇到!我剛剛就像看見殺豬的畫面一樣!你就是那隻被宰的豬,身上的衣服全是你自己脫下來的,還不斷掙扎,發出驚恐的尖叫聲!」我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種事。我問老伯:「那我的衣服呢?」老伯說:「我問了你好幾次,這衣服還要不要?你都不回答我,我想應該是不要了。看這衣服上面還鑲著寶珠,應該是很有價值的,我就把它拿去賣了!今天我這老身總算是飽餐一頓!好久沒有吃得這麼過癮了!」老伯邊說邊搓著自己的肚子,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我則是一臉錯愕的模樣,一陣風吹來,立刻打了個噴嚏。我問老伯:「你知道我家在哪裡嗎?」老伯笑著說:「我又不是土地公,怎麼知道你家在哪呢?」我將家裡附近的地標說給老伯聽,幸好老伯流浪久了,對此地相當熟悉,帶我走了一條沒有人知道的捷徑,很快就回到家中。

天色已暗,家人都緊張的站在門口看我怎麼還沒回家,當我一走進家門,祖父母跟爹娘都驚訝的大叫:「怎麼沒有穿衣服?」娘著急的喊著:「快點!快去穿件衣服,別著涼了!」我抖動著一身的贅肉,迅速的跑回房間裡,將全身洗淨後,換上一件乾淨的衣服才走出房門與家人共進晚餐。我將今天發生的事說給家人聽,家人都覺得難以置信:「怎麼會有這樣的事發生?」我聳聳肩,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

這天夜裡,我輾轉難眠,不斷在思索著今天發生的事:「為什麼我會在夢境中又回到過去?今天那位乞丐老伯說得肯定沒錯,因為我過去確實就是一隻豬。難道是我回到過去的時空裡,正在被屠夫宰殺嗎?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不停思惟著這件事,使我徹夜未眠,但終究沒有想出個結果。

數日後,我又再一次踏出家門,這次,是我自願要將娘做好的糕餅,送到附近的王姨家。很快的,我便順利將糕餅送到王姨的手中,王姨看著我說:「蕭勇啊!聽姨的勸,有空就多出來走走,你看你這一身的贅肉,若再這麼繼續下去,很快就走不動了!小小年紀就如此,那該如何是好?」又是這樣的話,所有人見到我,都會這麼對我說,但我就是非常懶得走動,今天已經算是天大的奇蹟,還願意主動將糕餅送來王姨家。聽完王姨說的話,我心情鬱悶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沿路上低著頭,不斷踢著路上的小石子,一個不小心,撞上了前方正在行走的人,我趕緊向對方道歉。我抬頭望向被我撞倒的人,是個高大的背影,他轉過身來對我說:「阿彌陀佛。」我也對著他說:「阿彌陀佛。」原來是一位僧人。看見這位僧人,我突然想起娘對我說的話:「僧人每日於佛前精進修持,發願幫助苦海眾生,他們各各智慧如海,能為人說法為眾生解惑、解苦。」我好像突然找到救星一樣,趕緊請教僧人,有關最近發生的事。僧人聽完我說的話後,便告訴我:「有執,即有空間。莫執過去,莫執未來,僅於當下眼前之事,了了分明,盡心活命。可知為何今生汝之習氣與過去相同?亦是執著。緊抓著過去不放,就連習氣也一同帶到此生。如今已經投胎至人道,應當有所改變,莫要於此生結束後,又再入畜生中輪迴,實令人嘆息。小菩薩竟然能見過去,就應當有覺,為何過去會成為畜生?無非是種種習性所致。淪為畜生之苦,汝亦是清楚明白,又為何還是一再的令自己沈淪,而無法做出具體的改變?當知把握此生,勇猛精進,以堅勇之心,求得正覺,出離六道,往生西國才是。」我非常專注的聽著僧人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才知道,原來就是這個執著讓我變得如此模樣。我見僧人智慧勇猛,能洞視一切,便向僧人求法,請求僧人為我說法。僧人開始為我介紹佛法,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今日殊勝法緣,我倍感珍惜,感恩佛法解開宇宙奧秘,否則我怎知原來人生是如此奧妙!

自從那次與僧人相遇後,我開始積極改變自己。最先學習改變的,就是放下「執著」二字。當我正視自己的習氣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不論行住坐臥,都是在執著之中。然而,在我正想改變時,才知道執著難放。為何我不到十歲的年紀,就有這麼多的執著?是過去的習氣,亦是今生自己養成的惡習。我不想再有這些執著的個性,但又不知如何改變自己,於是立刻起身,用了半天的時間,跑到遙遠寺院裡尋求僧人相助。

我將自己的惡習明白告訴僧人,並問僧人:「我當如何改變?」僧人看著我堅定之心,便問我:「改變的意義為何?」這我倒是從沒想過,想了許久:「改變的意義……」僧人又說:「若不知改變的意義,當然無法有決心改變。」我開始想著改變的意義,想了許久,僧人便告訴我:「輪迴多時,是業因所造,如今你選擇改變,無非就是要斬斷輪迴之因,跳脫輪迴之苦?」我就像突然醒悟一樣:「是啊!我是要擺脫輪迴,才要做改變的!怎麼突然就忘了!」我趕緊又問僧人:「那該如何改變呢?」僧人告訴我:「既然有身才有執,那何不放下此身,就不再有執?有自己,才有執著,執著全來自於這個『我』,若能將『我』放下,凡事都沒有自己,那就是真正的不再執著,自然就沒有這些習氣惡習會再現前。」感恩僧人對我的提點,我會更加努力修調自己。

往後的日子裡,我依然精進勤奮的學習,按照僧人教導我的,不斷努力放下自己。雖然要放下自己並非一蹴可及之事,但我學習一點一滴的放下,將一百分的執著,慢慢減去五分,而後十分、二十分,每當我放下一點時,眼前所見的世界就變得更加廣闊,生活中所能接納之人事物,也變得越來越多。

三年後,我已不再是那個滿身贅肉的男孩,我的身材恢復到正常的模樣,我的鼻子雖然還是像個豬鼻子,但我的法相卻和以往截然不同。是佛法改變了我,我想深入佛法之中,讓自己有更多體悟,用自己所領悟的一切,來幫助所有還在等待輪迴的人,包括我的家人。

十六歲這年,我在全家人的贊同下,進到寺院裡修行。我從一個好吃懶作的大少爺,變成一位勤奮修行的修行者,我的身材雖然變瘦,但我的心量卻因為放下執著而變得更寬闊。當自己越看清楚這世間時,就能對人生有更深一層的體悟。人生真的奧妙,人的一生,可以是一張簡單純淨的白紙,也可以被寫成一篇又一篇冗長的文章,這顆心對「人生」二字的領悟,隨著心淨化的程度不同,就有深與淺的差異。此生,我揮別再次輪迴的宿命,在佛道中精進修持,度化群生,創造往生西方的光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空間之中,滿是還未恢復人身的畜生靈,有牛靈、羊靈、魚靈、雞靈……,每一種畜生都有靈存在空間中,他們還不懂得脫去畜生的外衣,還緊穿著這身假衣,停留在空間裡。蘇佛佛光一到,將手一揮,所有的動物全都脫去衣服,跟隨著前方的金光,離開空間,在那一刻,他們才是清醒的時候。

世人因愚、因痴而墮畜生,畜生一入就是多世之久,若無人為其念佛打破空間,不知何時才有出離之因緣。蘇佛慈悲,每一日的超度,從不忘要超度牠們,帶著這些同樣曾經是人的動物靈,重新回到人形的模樣,往三善道而去。

宇宙空間中,亦有動物靈存在,牠們的體型與靈性都遠高於地球上的動物,牠們的外型也不同於地球上動物的模樣,而是更加演進。其實這些動物靈,過去也都曾經是修道者,帶著一身修行的功夫和一點未根除的習氣,成為宇宙中高層靈性動物。當蘇佛金光來到,牠們也都紛紛趕往求超度,每一個脫去外衣,都是相貌莊嚴的修行者,實令人感嘆,修行若有一點不真或未改,即使已經擁有功夫,亦是無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世人應當作為借鏡時時警醒自己才是。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