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念眾》

訪問第二百二十八位尊者-習根(一千三百一十年前)

念眾

二O一九年十一月七日

「快跑啊!大水要把村子給淹沒了!快跑啊!」村民緊張的對彼此大聲喊叫著。村子裡災厲不斷,村民們每天都生活在不安與恐懼之中。每一次的災害過後,家家戶戶就得花一筆錢來整修屋子,許多務農為生的家庭,還得面對田地裡大量農作物的損失,這樣的日子,村民們都哭喊著:「老天捉弄人!我們這些窮苦人都快活不下去了!」

我不是一個在爹娘期盼中生出的孩子,因為家裡的孩子已經夠多了,十二位哥哥姊姊,再加上我就有十三位,這對一個窮困的家庭來說,確實是一大負荷。或許是因為營養不良的關係,當我還是個胎兒的時候,就長得特別小,娘總覺得自己好像沒有懷孕一樣,但連續找了幾個大夫診斷,他們都告訴娘:「夫人確實有喜。」雖然大夫們這麼說,但娘還是覺得很奇怪,娘曾經對爹說:「這該不會是假懷孕吧?只是有懷孕的跡象,但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懷孕?」爹看了娘一眼,說:「是真是假都無所謂,就算這孩子真的生出來了,也只能自生自滅,老子我已經養不起他了!」娘聽了爹這麼說,突然一陣鼻酸,自己一個人走到廚房裡流淚。娘摸著肚子說:「是娘對不起你,沒有能力養你,如果你生下來注定要死,那娘不如不要讓你出生在這世間,你會好受一些。」娘說完後,便從鍋子裡端出一碗剛燉好的藥,才剛準備喝下肚,此時,玩得全身是泥巴的哥哥突然跑進廚房,大聲喊著:「娘,肚子餓了!有沒有東西可以吃?」娘看見哥哥跑進來,趕緊將那碗藥再放回鍋子裡,正好被哥哥看見,哥哥快速的端起那碗藥,娘來不及阻止,就全被哥哥給喝下肚了。娘心中百感交集,她想著:「就剩那麼一點錢,買了這帖墮胎藥,一口都還沒喝就被……唉,或許是命中注定吧!」

到了娘懷孕第六個月,肚子還是只有微微凸起,穿上衣服後,若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娘懷孕了。爹對娘說:「你就別再想了,或許肚子裡根本沒有孩子!」娘聽到爹說:「沒有孩子」這四個字,頓時有些失落,但看著眼前還有十二個孩子要養,她也不敢再多想什麼,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一天夜裡,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娘問爹:「外頭是不是有人敲門?」爹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轉個身,再把被子蓋得更緊一些,然後隨便回答娘:「妳在作夢吧!趕快睡吧!」就在娘闔上眼睛時,又再一次聽見敲門聲,這次娘肯定外頭真的有人在敲門。娘從床上緩緩的爬下,點亮桌上的蠟燭,穿上一件厚衣裳後,便提著燭燈慢慢走到門前,問:「是誰在外頭敲門啊?」外頭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娘又再問一次:「有人在外面嗎?」這次有人出聲了,屋外的人對著娘說:「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娘心中想著:「這聲音聽起來應該是個老頭子吧!」娘立刻把門打開,果真屋外站著一個拄著拐杖的老人,他看見娘便說:「我已經餓了三天三夜了,天氣越來越冷,我就快沒命了,能不能捨給我一點溫熱的食物,讓我暖暖肚?」娘看著這老人家可憐的樣子,立刻帶他到廚房裡。打開米缸,裡頭只剩下一碗米,是隔日早上要煮給全家人吃的米,但眼前的老人已經餓得走不動,娘不再多想,便將米煮成一碗清粥給老人。老人滿懷感恩的將粥端在手中,一口一口慢慢的喝下,最後還將碗舔了再舔,一點都不浪費,娘看見老人恢復體力的樣子,心裡也放心許多。老人要離開前告訴娘:「妳好心會有好報的!這東西送你吧!」老人將東西放在娘的手掌中,娘也不知道老人拿了什麼給她,就見他拄著拐杖快步離去。

老人走了之後,娘打開手掌,是一個小小的紅袋子,打開袋子一看,裡頭竟然是一尊小佛像,佛像的大小就和手掌差不多大。娘看著手中這尊佛,越看越心喜,頓時娘疑惑了一下:「這究竟是哪一尊佛呢?」娘再摸一摸那個小紅袋,布料上似乎繡了幾個字,於是便將袋子靠近燭光旁仔細一看,上頭寫著「南無阿彌陀佛」。娘懂的字並不多,這幾個字她正好看的懂,高興的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隔日,娘將昨晚與老人相見的事告訴爹,正準備拿出那尊小佛像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娘不停地翻找,找遍所有她走過的地方,口裡念念有詞:「我明明放在這裡的!怎麼不見了?」娘找了再找,還是找不到,爹在一旁不耐煩的說:「妳把夢當真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之前還說有個穿白衣的小男孩來找妳,結果連隻小貓都沒看見,不用再找了,肯定又是一場夢而已。」娘還是不死心的走到廚房去看,打開米缸,那碗米還完好如初,連動都沒動過,這下娘真的納悶了:「那昨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可以回答娘這個問題。雖然如此,但那個既像夢境又像真實事件的一晚,讓娘深刻記得那尊佛像的慈顏,還有那繡在紅袋子上的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

神奇的是,自從那晚過後,娘的肚子就像吹氣一樣瞬間膨脹,從微微凸起,膨脹到六個月的肚子大小。娘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肚子,爹也被這奇異之事給嚇到,全家人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足足十個月後,我出世了。爹對我的出生一點感動的感覺都沒有,在娘生產的這天,爹也沒有陪在娘身旁,只留下娘一個人在家中生產。產婆將我抱給娘看,娘高興的迎接我的到來,她將我小小的身軀抱在手中,雙眼不停的看著我的容顏,看了許久後,頓時驚訝的叫出:「是那尊佛!我現在想起來了!那位曾經出現的老人,他長得就像那尊佛,現在習根長得也像那尊佛,所以那天的老人就是習根!」娘又驚又喜,覺得世間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怪不得她的肚子一直沒有變大,原來就是在等待那個老人的出現!也就是在等待我習根來投胎。

爹回到家後,並沒有立刻到房間裡看我和娘,是娘叫大姊去請爹過來,爹才慢慢的從客廳走到房間。娘將我抱給爹看,爹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就是妳今天生的孩子?」爹的反應讓娘好失望,娘對爹說:「怎麼說得好像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他也是你的孩子啊!」爹將我抱在他的懷中,看了我幾眼後又將我抱還給娘,爹說:「這孩子跟我長得一點都不像,我可沒有這麼大的耳朵,也沒有這麼飽滿的臉,妳看看我們家孩子哪個長得像他這樣,這會是我的孩子嗎?」娘聽見爹這麼說,立刻流下眼淚,對著爹說:「難不成你懷疑習根是我跟別的男人偷生的?」爹冷漠的回答一句:「我什麼都沒說」,轉身便走出房間,留下娘在房間裡哭泣。

神奇的是,自從我出生後,村子裡就不曾再出現任何災害,村民們都說是習家生了個福星,為村子消災解厄,家家戶戶滿懷著感恩之心,紛紛來到家中送禮,他們感謝娘將我給生下來,才能幫大家化解災劫,恢復平靜的生活。此時一旁的爹態度就和先前截然不同,他將我緊緊的抱在懷中,在所有村民面前稱說我是他一生的榮耀。娘看見爹的行為,雖然心中很不是滋味,但至少爹現在不會強迫娘將我賣給別人當養子,她也就安心了,其他就不再與爹計較。

娘心裏明白,我是個與佛有緣的孩子,所以她心中一直打算要讓我學佛,然而,卻一再的被爹阻止,爹告訴娘:「學佛不能當飯吃,你看看那些僧人,拋棄自己的爹娘,自己一個人到寺院裡修行,雖說修得面相莊嚴,受人尊敬,但他的爹娘卻還在家中辛苦的工作,我可不准他這麼做,將來我還要靠他賺錢來孝順我這個爹呢!」娘無法與爹爭論,因為在這個家裡,爹是一家之主,他說的話誰都得聽,所以當爹阻止我學佛後,娘也沒有辦法為我繼續爭取學佛的機會,但是娘心裏明白,我與佛之間的因緣並不是爹強硬的阻止就能斷去。

全村子的人都知道娘心地非常善良,在娘年輕之時,有好多男子想要追求娘,他們都希望能娶娘為妻,因為娘不但人美、心美,更是個賢慧的女人,是所有男人都希望能娶進門的好妻子。但大家不懂的是,為什麼娘最後選擇了爹?好多男子都替娘感到不捨,都說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這些男子每每在街上看見爹又在欺負娘的時候,他們都爭著想要替娘出一口氣,但卻都被娘給阻止,娘只說了:「謝謝大家的關心」之後,就急忙帶著我離開人群。對於娘這樣的行為,大家看了都相當不捨,因為娘自從嫁給爹後,才不到幾年的時間,就足足老了二十歲。大家都知道娘生活過得不好,但娘卻還是守護著這個家,即使爹再怎麼對娘不好,娘還是用她的生命在照顧爹和我們這些孩子。

在我六歲那年,我也曾經問過娘:「當初怎麼會和爹結婚呢?」我並不是說爹不好,但確實從小就經常看見爹對娘做出許多傷害的行為,娘都選擇忍下,自己一個人躲在廚房裡偷偷哭泣。娘告訴我:「不管爹對娘做了什麼,他永遠都是習根的爹。不管爹做得如何,身為兒子的習根也永遠不能批評爹。」娘對我的教導我從沒忘記,即使爹將我端給他喝的水掃落在地上,我還是尊敬我的爹;即使爹拿我出氣,將我吊起來毒打,我也還是尊敬爹,孝順爹;即使爹多麼的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因此就不喜歡爹,他永遠是我的爹,我永遠都有孝敬他的責任。

娘從我三歲時就開始教我念佛,娘告訴我:「就是這句佛號帶著你來這裡出世,雖然你爹不讓你進到寺院裡學佛,但這句佛號你永遠不能忘記,永遠都要把它念在心中。」娘沒有學過佛,但她知道學佛的好,好多人都說娘長得像觀世音菩薩,當我看見觀世音菩薩的畫像時,我便知道娘真的是觀世音菩薩來投胎的,不只是娘的臉蛋長得像菩薩,她那時時替人著想,處處不忘行善的心,真的就和觀世音菩薩一樣的慈悲。

在我十歲這年,爹就對我說:「出去找份工作幹活吧!把每個月賺來的錢都交給我!」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賭博,好幾次都將錢給輸光,逼著娘再拿錢出來給他。爹在娘那裏要不到錢,就伸手向已經在工作的哥哥姐姐們討錢,現在更是要求我出門工作,賺錢回家給他花用。我從來都沒有學過什麼技能,加上我的年紀還小,也不曉得有什麼工作適合我做?幸好,隔壁那鎮上有位好心的伯伯,他主動幫我找了一份工作,這位伯伯告訴我,在他人生走到最谷底時,是娘的一句話將他救起,娘告訴他:「什麼都可以重新來過,但生命只有一回。」伯伯聽了娘的這句話,在他的家庭和事業都遇上挫折時,又重新再站起來。伯伯告訴我:「當我聽見生命只有一回時,我好像瞬間清醒過來,人生走了大半輩子,賺了錢又全都投入海中,最後連家人都不要我,這樣的人生就算要我再重新走上一回,我也不要。生命不可能重新來過,我珍惜我的餘生來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我就靠著我這雙手,到處為人服務。當我認識到佛法時,我更是緊抓著不放,因為我已經知道,只有佛才能解救我的一生,也只有佛才能幫助我了脫生死。」就是這四個字「了脫生死」堅定了我學佛的信心,當我從伯伯口中聽見這四個字時,在那個當下我就立志今生一定要學佛來救我的娘。

娘的一生,讓我看清楚世間人的情苦。一個女人帶著對愛情的憧憬,將一生寄託給一個男人,當她活在夢幻的愛情世界裡時,不管這男人是有錢還是沒錢,她都願意用一生來換取心中所盼望的幸福。那段山盟海誓是那麼令人動容,深信著這段愛情,即使海枯石爛也不會改變。娘在婚後才從感情的虛幻中清醒,但已經是身為人妻的她,只能認了這條命,一切從夫,聽從夫命。生下我們十三個孩子,她從來沒有一日好好休息過,面對爹的拳打腳踢,惡言相對,她也只能自己隱忍著,躲在廚房裡暗自哭泣。當過去的友人問娘:「生活過得好不好?」娘都對所有關心她的人說:「我過得很好,丈夫對我也好」娘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她寧願苦在自心,也不要讓身邊的人為她擔心。娘將一生的希望寄託在我們這些孩子身上,但哥哥姐姐們長大後,一個個離家就沒有再回來過,我經常看見娘癡望著家中那道門,卻是怎麼望,也望不到有孩子再次踏進門來。我所知道的,好多村子裡的女人都跟娘有相似的命運,同樣都是在情感中受苦的女人。娘總是告訴我,她的人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的可能,注定要這樣直到終老。娘有念佛,但現實生活的一切,讓她無法將這句佛號常念於心,這顆心就像分了十四等份一樣,分給了爹和我們十三個孩子,時時刻刻都掛念著我們。

我雖然從小就念這句六字名號,但我卻不懂這句佛號的殊勝,直到這位伯伯為我介紹佛法,我才知道原來學佛可以了脫生死!從這天開始,我每天工作結束後,就立刻到伯伯家找伯伯,盼求伯伯為我說法。當時伯伯對我說了一句話:「如果你能將對娘的關心,還有那份想救娘的心,同等的對待所有還在世間輪迴的眾生,那你就已經先學到佛的慈悲與心量。」我將伯伯這句話牢記在心,我當學習無私與心量。當我起了這顆悲心之時,世人的苦都清楚的印入我的眼簾,在這當下,我便知道我這一生的使命,絕對是為救世而來。

我將眾生輪迴之苦說給爹娘聽,爹雖然沒有任何反應,但我知道他多少能明白一些,至少身邊人的病與死,他都已經親眼見過,甚至爹的身體也開始受到病苦的折磨。至於娘,當她明白眾生之苦時,便告訴我:「習根啊!這麼多人在受苦,你可要發更大的願心來救起這些人。」我總是能在娘的話語中,感受到她心中的那份慈悲,我對娘點點頭說:「會的,孩兒一定會這麼做。」

我帶著娘到寺院裡拜佛,娘每一次都虔誠的將自己種的水果供在佛前,這些水果娘卻從來沒有吃過一顆,而是將這些水果分給一些貧苦之人。娘知道他們還不信佛,但她心裏還是盼望著:「希望這些生活過得辛苦的人,在吃下這些水果時,能跟佛結上佛緣。」娘的心都是在為人著想,就連她每次跪在佛前求佛時,求的也是希望百姓安樂,眾生平安,從不為自己一人所求。

在我十四歲時,我依著自己所發的願,進到寺院裡修行。告別爹娘前,娘告訴我:「既然下定了決心,就要堅持到最後。堅持修行的初衷,堅持對眾生的慈悲,還有堅持度眾的願心。」娘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深深的刻印在心上,她為了照顧爹,無法隨我到寺院裡修行,但娘為了安我的心,她也在佛前許下諾言,娘說:「剩下的餘生,我會堅持念佛和行善,直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相信娘可以做到,因為她的心就是那麼慈悲。我希望爹也能念佛、學佛,就等待因緣成熟那時,爹也能念上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修行的日子,沒有「苦」字可言,有苦,就是苦在還捨不下此身,若能全然捨下此身,一心只念眾生,絕對無苦,只有慈悲。我捨我此身,只要是為眾生之事,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能幫助到眾生,我願意讓自己躺在大地上任人踩踏。我捨此心,從無有自己,一心只為眾生。我不停的做,彎下腰為一切眾生服務,我也不停的改,放下生世執有的習氣,改到真正無我之時。隨緣之心,使我從不計得與失,有得有失,我便無法真正放下自己,唯有在無心之中,才能真正綻放慈悲的光芒。

此生,我不計自己做了多少,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我就是不停的做,做得忘我,做到忘了自己活到何時?直到佛化現其身在我眼前,其光明相好,莊嚴無比,我跪地叩謝,隨即隨佛往生西國。娘早已在西方等我,她的臉上已經看不見世間的滄桑,只有回到西方的喜樂,感恩我佛慈悲。

蘇佛度眾的願心能震動宇宙,虛空之中因此大願而大放光芒。眾生之苦,在被蘇佛救起的那一刻,瞬間化為空無,原來一切苦,也是苦在眾生的執著。輪迴的苦靈,總在黑暗之中求助無門,當黑暗中出現那一線光機之時,眾生緊抓不放。蘇佛悲心,不捨一位眾生繼續受苦,只要是願被救起的眾生,哪怕是沙漠最底層的一顆微小沙粒,蘇佛都願意伸手將它救拔起,因為蘇佛悲心,明白輪迴之苦,真實是苦不堪言。

佛法傳至今時,許多都已經變了最初的樣貌。什麼才是學佛?世人總將學佛誤解,未真明白學佛的真諦。蘇佛說法,說的是佛所教化的真理,依循真理學佛,依教奉行真正徹底的改變自己。蘇佛所行,真正佛行,佛所行不在表相的包裝,而是真正從心底處為眾生而行。

念善,念佛,念眾,即能往生西方極樂國。念己,念私,念一切得失,依然在六道苦轉,不見出離的剎機。世人當要知曉,學佛學在真心,真正無我為眾之心,大慈大悲之心。蘇佛表法,世人當有所見,若能習得一、二,成就非在遙期。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