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老和尚《兜率與西方》

虛雲老和尚《兜率與西方》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阿彌陀佛。我是虛雲。

虛雲於西方極樂世界,於一念頃,遍遊一切佛國土,

一切即一,一即一切,於西方即可見諸佛剎土,

也可因為分身可出,一切時即一時,一時即一切時。

分身雖出,本身仍是於佛前聽經,

分身所遇之任何境物,本身清清楚楚;

本身所聽之任何法,分身皆知。

本身、分身是一非二,二即一,一可為二,亦可為多,

可為無盡,因心,因念而能如此,為無心無念之下心念
所為。

見性無為之後,願為何可實現?

因無所限,心念雖無形,但所為卻可實為真!

心可以無限寬廣,心願如何,便可如何!

此是無所為中之所為,

因見性者,無心可變萬相,故可以有無限分身。

本身與分身互融互通,分身之為,即同本身;

本身亦可令分身所為任何。

於西方所緣任何,皆由心起,四土亦是因心而別。

無心之無,可幻出任何幻有,

本來之無,是為真相。

無我於佛前聽經,是為虛雲。

 

蘇佛,阿彌陀佛。

蘇佛一言:「訪問虛雲老和尚,他的定功這麼好,可以在兜率天聽一座經,人間已經過了兩三個月,定功這麼好。他是求生兜率天的,之後卻是從兜率天來到這裡,念一聲佛號就去西方極樂世界。請他和我們說說話。」虛雲於西方同時收得此訊息。虛雲知蘇佛之意,欲令大眾知兜率與淨土之別。此為虛雲之親身示現。

若入三昧之定功,實在是無時間、空間之別!來去之間,此界他方雖是有別,於心卻是無別。此時曰一剎那、一座經,他方卻是兩三個月,只是空間不同而有時間之別。但身體只有一個,有身之體,若是於靈離身之時,得受護體,體安無外可傷,自然體與此空間融合為一,空氣之中極其微量粒子在身體深定,微乎其微的呼吸之中,即可維持體之地水火風。此即為何得定清淨無念之人,於入定之後,不需有食;於醒之時,卻是於清淨無念之定中有身之用,可以極少量或少食便可維持身用所需。

虛雲有此深定,出定及生死可以來去自如,於何時、何地,示現何種外境而去,真的是隨緣自在。於人間修行,修至深定三昧,不受生死業力的綑綁,生死與我一如,可於人間自在生,自在死,生死只是名相之不同。虛雲如此之能力,知眾生苦,憐憫蒼靈,因法緣及願力而求生兜率內院,盼以後補佛之列,助吾完成成佛之願。虛雲並未選擇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虛雲於兜率內院,未能夠至西方極樂世界;但若於西方極樂世界,可一念頃遍遊一切諸佛剎土,亦即分身能同時遍遊一切諸佛剎土,包含可至兜率內院,供養諸佛,積功累德,快速成佛。此為阿彌陀佛所建之西方極樂世界殊勝之處。若於西方極樂世界成就佛道,應世下凡,救世之願,更快成就!

虛雲靈性無體的狀態,於兜率內院,無可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放眼望去,唯人間蘇居士一人,蘇佛於當時,人稱蘇居士,可自在帶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依此之故,虛雲前來當時香光室於澳洲修行之處,蒙蘇佛眼明洞視,於香光室四眾弟子聲聲佛號之中,佛現在眼前,吾與大眾同聲念佛,並因蘇佛之提攜相助,吾一念佛號即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蘇佛!吾等皆知,人之一生如此短暫,蘇佛卻能於三十載中,示現同彌陀之願力與行,淨土成就,得以見性法身救世度眾,所助生西者無量無邊,虛雲只是其中之一。其實蘇佛雖示現凡人之身,實為佛心再來應世,方能有此深功,現見性之能。法身得現,實非易事!法界難得難遇,若是能得遇者,千萬親近學習,把握殊勝法緣,若是此緣於手中心中輕易流過,實失大利益!失去此世往生西方之良機。

以虛雲之功,尚須請蘇佛相助,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況乎無虛雲之功者,該如何?非虛雲之自大語誇,乃因心悲末法淨土成就,實在是世尊真實語!他宗他派者,實當深思該如何?眾多佛門菁英,窮畢生之力,致力於該宗該派之承傳,但若未依淨土二力,自力起用及彌陀佛力相助,於此五濁惡世之境,何可見性?若未見性,靈往何處?即使見性,靈歸何處?唯有念佛得生西方彌陀淨土,直至佛境,入佛之列,可依佛心,行佛之行願。

虛雲雖有見性之樣,卻無見性之實;雖有入兜率之定,卻未念佛往生西方,遙望成佛救眾之期。而蘇佛見性之樣與實兼具,以念佛三昧得定,度眾生西,自在來回西方,實非一般可遇,是佛也!眾等當珍惜!當學行!當護持!以續彌陀慧命,承傳淨土法脈。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