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願行》

訪問第一百零一位尊者-印來(一千三百二十八年前)

願行

二O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大風猛烈的吹來,將塵沙吹得到處飛揚,若不稍微以手遮擋,雙眼真的就快睜不開來。即使如此,我還是無法停下腳步的繼續往前走,在我還未完成使命之前,雙腳絕不停休。

當我於娘胎裡時,便感受到娘心中的不安,她血液快速的流動,使我不斷被娘的子宮擠壓,等了千年的人身,我無法就此輕易放棄,所以我努力的撐著,撐著,即使娘身如何躁動難安,我還是努力的保持鎮定,只為了平安出世在這世間。然而,我終究無法抵擋外力對我的侵襲,一個猛烈的撞擊,使我再也無法繼續待在娘的腹中,娘的身體也沒有力氣再守護我這個胎兒,歷經數個時辰的煎熬,我在未足十個月的情況下,提早來到這世間。

我從娘的產道中快速滑出,落於一片泥土地上。在我還無法睜開雙眼時,已剩下微弱的氣息,寒風吹來,我的身體顫站抖著,體溫快速下降,一口氣就快吸不上來,頓時我的身體突然被緊緊包覆著,那不是一塊布,而是一個溫暖且毛茸茸容的身體,我的體溫漸漸回升,生命總算是維持住。這個救起我生命的,不是娘,而是一隻母狗,牠溫柔的舔著我的身體,幫我清理身上的血跡。當我餓得嚎啕大哭時,牠讓我喝牠身上的狗奶,將我視為牠的孩子一樣對待。

母狗經常四處叼肉回來給牠的孩子吃,這群小狗們什麼肉都吃,有時是兔肉,有時是雞肉,有時是老鼠肉,只要是肉類,全都會被母狗叼回來餵養牠的孩子,但不管是什麼肉,我卻是一口也不吃,母狗一試再試,最後牠終於明白,只有咬路旁的野草餵我,我才願意吃下肚。因此,我每天除了喝狗奶之外,就是吃野草維生。縱然當時的環境艱困,我只是個還不懂事的嬰孩,但我潛意識中的求生意志,卻是比一般人還要強烈,乃因在我靈性之中,我深深明白,這個人身得來不易,若不把握今時,又待何時?

「快看!那狗群裡,怎麼有一個嬰孩?」有路人大聲的喊叫著,所有人全都跑過來圍觀,他們驚訝的討論著:「真的是個小嬰孩!怎麼會跟這群狗在一起?」這群人大約有七、八人,全被我的樣子給嚇到,因為我所有的動作,包括我的哭鬧聲,全都和狗沒有兩樣,彷彿就是個穿著人皮的狗一樣。其中一個人著急的說:「這孩子跟我們沒有關係,快跑了,官兵就快追上了!」又有人說:「不行!不行!這孩子還這麼小,沒有人照顧會死的!我們把他帶走吧!」有人附和的說:「好!」也有人說:「別找自己麻煩了!」只見他們議論紛紛,最後還是將我從母狗身旁給搶走,母狗奮力的想要保護我,露出凶狠的表情要對這群人展開攻擊,但最後還是不及人類的力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被帶走。

我被這群人抱在懷中,隨著他們不停的向前奔跑,他們四處閃躲官兵,直到找到一個毫無人跡的地方,才安心的放鬆下來歇些息。這七、八個人,全是年少的青年,他們全都還未娶妻,更別說要照顧我這個幼孩,光是我哭著向他們表達肚子餓了,就讓他們慌得手忙腳亂。我瞬間成了他們的累贅最,他們為了繼續起義造反,只好將我偷偷放在一戶人家門口。這戶人家也是他們觀察數日後,覺得裡頭的婦人是個善良的好人,才安心的將我放在她家門口,盼望著我能得到良好的照顧。

屋外的寒風吹得我身體發冷,我大聲得哭了起來,屋子裡的婦人聽見我的哭聲,立刻打開門一看,看見我就躺在地上大聲哭嚎著。婦人立刻將我從地上抱起,說:「真是個可憐的娃兒,這麼冷的天氣竟然被丟在地上,現在社會真的大亂了,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能丟棄!孩子真是無辜受罪。」婦人心疼的將我抱在懷中,趕緊進到屋子裡餵我喝上一碗溫熱的奶水,那是她剛擠下來的新鮮羊奶。在婦人細心的照顧下,不到數月的時間,我身上就開始長出肉來,不再是一個乾扁的娃兒,還胖得有些可愛。婦人成了我的養母,她沒有結婚生子,身旁也沒有任何親人,就一個人居住在這片大草原上,養了幾隻羊陪伴著她。

養母雖然不識字,卻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她的性情開朗,為人自在隨和,又以助人為其一生之志向,因此廣結善緣,所有認識她的人都喜歡與她相處。當附近的人們得知養母在家門口撿到一個孩子時,他們全都好奇的來到養母家中探望我,有人說:「這孩子長得真是奇怪,怎麼看來看去,那神韻運就像隻狗一樣?」也有人說:「不不,你看這孩子天庭飽滿,雙耳又長又大,一定是個有福報的孩子!」這群人熱烈討論著我,對我這個突然出現的新面孔都感到相當好奇。我天生自然的笑容就是討人喜歡,使得這群人經常三番兩頭就到來到養母家中看我,從我天真的笑容當中,能讓他們得到一點放鬆與喜悅的感覺。

我在草原上盡情的奔跑,哼唱著養母教我的兒歌,每一天都過著無憂無慮的快樂生活,似乎在這個動亂不安的時期當中,在這塊草原上找到了一點平靜。

然而,這樣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太久,百姓生活艱困,又被政府逼迫繳交高額稅金,不管他們如何向官員求情,都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回。最後百姓們窮困得無法度日,不顧生命的開始出現躁動與抗議,許多起義者都被捕捉帶走,但帶走一批,又有另一批興起,全都是因為大家生活就快活不下去,卻見政府官員各各生活糜爛,不顧百姓疾苦。如此之下,社會中不滿、不平之心越來越劇烈,自然產生動亂,使得社會處處皆是反抗之聲,人心憂亂不安。

在我十二歲這年,我成了一個被通緝氣逮捕的罪犯,我不知為何成了所有造反人的代罪羔高羊?不管養母如何替我求情,官兵還是無情的要將我帶走,養母為了保護我,不顧生命安危的與官兵對抗,甚至將所有人所犯的罪全都攬蘭在自己身上,我不懂養母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問養母:「娘,這明明不是妳做的,為什麼要對官員說是妳做的?難道娘不知道這麼做是會被關進地牢裡受刑的?」娘說:「娘當然知道,但你可見到這些日子來,百姓們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若不是生活真的過不下去,沒有人會想要這樣造反,讓自己生活在不安與恐慌之中。現在娘出來頂罪,這些可憐的百姓就不用白白受罪,你也不會成為代罪羔羊的被抓走,只要你好好長大,娘怎麼樣都可以。」我哭喊著求養母別這麼做,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養母受罪,但養母卻是鎮定的告訴我:「今天受罪的如果不是娘,就是其他的百姓,若娘這麼做能換得其他百姓一點安定的生活,那娘所做的全都值得了。」我知道養母不管遇到什麼事,不管自己的處境如何,絕對都會先替身邊的人著想,她從小對我的教導也是如此。她曾經用一句比喻來教育我,她說:「即使自己已經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但看到旁邊的人已經餓得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時,還是要毫不猶豫的拿起刀來,割下自己的肉給這些可憐人吃。」養母就是這麼樣的教導我,她可以為了幫助別人而不顧自己的生命,好像她的身體永遠都是為了別人在付出。這份堅勇與無懼之心,我不斷在努力的學習著,但我始終還是學不會養母的無私,就在此刻得見,我為了養母替人頂罪而心生不捨,養母見我難過的模樣,大聲的斥責我:「娘曾經教導過你,就算大家為了保護自己家人而躲在最後頭,你也要當那一位不顧一切,勇敢跳入火坑救人的勇士!如果沒有那份無私的助人之心,就算活在世間百年、千年,也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養母對我的教誨毀我全都明白,只是在這當下,我真的捨不得養母這麼做,我告訴養母:「我寧願死的是我自己,也不要是娘!娘,就讓我來替所有人頂罪吧!」養母聽我這麼說,更加生氣的大聲喝止我,她說:「這麼多人生活在火海之中,娘要你活命,是因為你還年輕,你能救起這些可憐的人。娘已經老了,再活也沒有多久,要留就要留有用的人,你絕對要好好給我活下來,用盡你的全力救救這些苦難百姓!才不枉費娘這些年來對你的照顧!如果真的孝順我,就聽我的話去做,快走!若是連你都死了,那戲就白唱了!至少也要救一點人才行!快走!」我被娘逼得不得不走,在走之前還回頭看了娘幾眼,才快速的跑離開這個即將被官兵包圍的地方。

我不停的往前跑,不停的往前跑,為了活命,我一刻都不敢停下來,因為我已經知道,這條命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活,我還要救起所有正在受苦受難的人們,所以我不能輕易的死去,還有好多條命正在等著我去救!

官兵的馬蹄聲越來越接近,看來他們已經知道我逃離了,正在四處尋找我的行蹤,我更加快自己的腳步,死命的告訴我自己:「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活命!」就在我要繼續往前跑時,突然看見官兵的身影就在前方,我趕快停下腳步不敢繼續向前,但後頭又有其他官兵正迅速的追趕上,我前也無路,後也無路,站在原地進退兩難,頓時有官兵大喊著:「那個小毛頭在那裡!就說他絕對跑不了多遠!快逮捕他!」在這當下,我不斷告訴自己:「為了救人,我不能死!為了救人,我不能死!」但如果就這麼被官兵逮捕,我絕對只有死路一條。我無法繼續考量,只好從右邊的山腳下滑落,這是我別無選擇的方法,不管生與死,在這一刻我也只能聽天由命,但我心裡還是不放棄救人的使命,只要能讓我活,我就一定要救人!

官兵見我滾落到山下,猜想我絕對無法活命,就沒有繼續追捕我。我從山頂不停的往下滾,衣服已經殘破不堪,全身滿是傷痕,滾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整個人撞上一顆巨石,我用微弱的力氣睜開雙眼,只見石頭上已經沾上了我的血,頭部感覺到濕熱感,伸手一摸,滿手都是鮮血,這一刻,我還是告訴自己:「我要救人,我要活命!」但此刻的身體已經完全無法作主,就這麼暈厥絕過去。

我的命確實本已該絕,今生早在出生時就注定是個短命之人,當時是靠著自己堅強的毅力才活了下來,現在是第二次的生死關頭,我不知道死神會不會逼著我一定要離開世間?在我靈與體還尚未完全分離之時,我隱約聽見有人對我說:「善心,善行,救人之心可延長壽命。」我想看清楚是誰在對我說話,只見眼前一片黑暗後,我又完全失去意識。

耳裡不斷有音聲傳入,我從昏茫之中清醒過來。緩緩的睜開眼睛,立刻感覺到全身劇痛,不只是皮膚的皮肉傷痛,所有的骨頭都像要裂開一樣的疼痛,我叫出了一聲:「好痛!」突然有人快速的朝著我走過來,此人對我說:「終於醒過來了!現在感覺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忙什麼?」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乾咳了一聲,然後說:「能否給我一杯溫水,我覺得口渴。」好心人猶豫了一下,端了杯溫水在他手中,然後問我:「需不需要幫忙你?」我搖搖頭,準備伸手將溫水接過來,頓時,我完全愣住了,我睜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人,他的表情告訴我:「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大聲的叫出:「我的手呢?」他表情凝重的對我說:「那天我們在山中遇上了一場大雨,不得不停下來躲一躲雨,就當我們正在尋找有沒有避雨之處時,突然驚見一個人倒在一顆巨石旁邊,全身被淋得溼透,我們快速的跑上前,要確認眼前是死人還是活人。幸好,當時你還剩一口氣,趕緊冒著大雨將你帶來到此地,經過大夫的診斷,你的雙手已經嚴重發炎潰爛,若是不鋸掉這雙手,恐怕會危及你的生命。我們別無選擇,為了讓你活命,只好捨去這雙手來保你的命。」聽完他這麼說,我完全想起來那天發生的事,當時我為了要躲避官兵的追捕,從山頂滑落。我再看了看自己全身,全是嚴重的傷口,頭部也受到嚴重的撞擊還隱隱作痛,但我告訴我自己:「只要還能活命救人,不管再大的傷,我都能接受。」

當我放下自己的身受時,才意識到另一旁有一群人正在齊唱一首歌,我問了此人:「請問他們正在唱什麼?」此人告訴我:「大家正在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我疑惑的問:「那是什麼?」他告訴我:「只要不間斷的執持名號,即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他見我滿臉的困惑,便坐下來為我解釋一番。當我聽完此人對我的解說後,我就像看見一道曙光一樣充滿希望!在這個混亂的時期,沒有人還能拿著咒本,將一部部咒語一一念出,若是能隨時念上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就能得到解脫!那絕對能利益廣大群生,真實是咒中之王,是無上咒,能除一切苦!

當我找到這個救人的方法後,我靠著堅強的意志力,要讓自己趕快康復過來,才能早日救人離苦。在我強大的願力之下,即使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我也強忍著疼痛,努力的訓練我的雙腳,還有我的嘴,要用我還擁有的一切,來彌補我失去的這雙手。我日以繼夜的練習,很快的時間內,我就學會用腳來勾取我要的物品,也可以用嘴來拿取東西,有時甚至能用剩下的斷臂,將重量較輕的小東西夾在腋下。我將我還擁有的一切,不論是六根還是雙腳,都發揮他最大的功能,只為了讓自己適應這個身體的變化,用一個全新的身體來救人。

變化的是我的身,不變的是我救人的那份心,我堅持救人的使命,時時刻刻都在為救人而努力。我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常念於心,當我將佛號念得心淨無夾雜時,能感受到佛光溫暖注照我身,療癒我身上的傷口,此刻我更加確信,這真正是救人的大法,佛真的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只要心信,心誠,心淨,隨時都能感應道交。

我不曉得為何當初我沒犯下過錯,官兵卻要緊追著我不放?當我身體好得大半後,走上街頭才知道,原來我的生世已經被查出了,親生我的爹是引發民亂的領導人,有人密告官員,爹還有個親生兒子,於是官員更密切的找尋我的行蹤,就怕我將來長大後,也會跟爹一樣發動民亂。當我明白此事後,我便毅然決然的拿起刀子,往我臉上一劃,即使鮮血直流,我也絲毫不感到疼痛。我要用這道傷疤毀了我的面容,讓官員認不出我就是當初那個孩子,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用這個身體來救人。果真,這道傷疤讓官員完全認不出我來,即使我走在街頭,也沒有人發現我就是那張貼在公告牆上的人相,是個被通緝氣逮捕的罪犯。

我開始四處展開救人的行動,看到每個生活困苦的人,我都偷偷教他們念佛,讓他們明白念佛能得解脫。漸漸的,信佛的人越來越多,有時我也會將他們聚集在精舍裡,為他們講經說法。大家每聽完一座經,身心就能得到安定,能將這句佛號念得更加攝心。

當社會越是混亂,我更要保持心上的寂淨,當我越淨之時,才越能發揮更大的力量來度化眾生。然而,就在我弘法的第六年那年,精舍被官員發現,為了保護每一位信眾,即使身體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戰,就連雙腳都已經被鋸掉時,我還是不願意說出在精舍裡共修的成員有哪些,只為了讓大家繼續好好念佛,求生淨土。在我被處死的那一刻,我心中依然還在念佛,念得清淨,念得踏實,念得將自己完全放忘,即使身受多大的苦痛,我已全然放下而無感,一心只求往生西方極樂國。在我斷氣的那一刻,佛光乍現,佛真的示現面前,慈悲垂手接引我,一句佛號隨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感恩我佛慈悲。

佛法浩瀚,深而無量,一句佛號,隨著己身修行境界的不同,能發揮不同的能量。境界的高低全在自心之中,當心越是慈悲,心量越大越廣之時,境界自然無限深遠。蘇佛已是證得法身之人,於此世界之中,可言是活佛在世,能以法身度化十方法界一切眾生,宇宙之中無量無邊之蒼靈,皆能蒙蘇佛救度而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蘇佛即使已是修成一身功夫,修得能自在來往西方與娑婆世界間,依然日日精勤不懈,只為了讓自己能有更廣大的功夫來救度眾生。

活在世間不為自己而活,一生的功夫不為自己而用,一身的苦受是代眾生之苦。蘇佛表法示現人間,真正修行,修在一顆只為眾生的大慈大悲之心。為了眾生,能捨離世間不該佔有的一切,此心全然安住於西方寂定之中,讓此色身全然發揮度眾的力量,每一粒細胞都是度眾的金蓮,惠利廣大無邊的靈靈眾生。

感恩蘇佛慈悲救世。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