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決心、決行》

訪問第一百三十七位尊者-董智(一千七百年前)

決心、決行

二O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山與山,自然相連成形。雲霧環繞山腰,朦朧之中,看不見山的全形,如幻如實之景,猶如人身似假若真之體。此境再美,不迷我心,世間之塵,究竟是塵非塵?若心於塵中濁,濁而不能清,那真是塵;若心於塵中,卻不染塵,此塵是塵,但是幻塵,如空幻一般,清風吹過,又是一片淨中。

崇山峻嶺,我坐於尖峰那顆距離天際最近的尖石上,尖石頂部那一點平面處,面積小得只容許我臀部坐下而已,盤起雙腿,雙腿仍騰空於半空中,我以堅忍及毅力,使雙腿即使無有任何支撐面,依然維持盤腿姿勢,於此峻嶺之上,長年修行。此處從無人跡,高度之高,非是一般人所能至。當初我以堅勇之志,突破重重障礙,才得以來到此處。此地海拔甚高,天氣變化劇烈,時有日出,一晃眼間又是大雨傾盆,若是稍晚則有雪花落下,有時又長時積雪,變化多端。我無懼身所受天氣多變之苦,一生都只穿一件單薄之衣,未曾淨身。滿臉長鬚,蓬頭垢面,我皆不曾清理,乃因身本就不淨,即使日日打理,心若未淨,身淨亦只是虛假表面而已。

我靈自由出體,時常色身盤坐於尖石上,但靈早已不在身中,而至天道或各處遨遊。一日清晨,我靈再次出體,一剎那間已至天內,見一女神容貌美麗,是世間難以見得的非凡之姿,雖只是一眼瞥見,卻已動了我心,我又忍不住多看一眼。此時,不知何處傳來一音聲,說這位女神即將出世作為我的娘子!我好驚訝的看著這位女神,心中竟然生起歡喜之心,但卻絲毫未有察覺。回體之後,此事依然掛於心上還未放忘,甚至念念想著女神,而忘卻這數十年來修行的目的。

數日後,我心依然想念,想讓靈再一次出體至天上見女神,但靈卻無法如同往昔一般自在離體,我心驚恐萬分,莫非這多年來的修行全都前功盡棄?眼看壽命將盡,若再重新修持,亦不見得能如同昔日一般清淨,乃因心已有所染,思思念念難忘女神之容顏。我待於茅蓬內數日,計畫著該如何行方是上策,腦子不斷想著,思惟著,已使修道心漸失漸離。

一日夢境之中,竟然夢見女神現身,她真是我今世的嬌妻,但我卻躲於山中修行,難以與之相見,只能於夢境中,再次牽起這段緣分。夢醒之際,我呆坐於茅蓬內,心有所動,更生非分之想,一會兒速度,我已至山下,重回俗身,過著俗人一般的生活。

多年前的老家,依然還在。屋子裡空無一人,我輕輕推開木門,屋內所有的擺設,都還如同過往一般,是我還未離家前的模樣。娘過世後,這個家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居住,當時心中孤寂,又見世間無趣,發起修行之心,至山中拜師學道。於師父教導下,一心清淨,日日精進練習,學習打坐,數年之內,於師看守之下,靈已能順利出體。

當我學習有成之後,便獨自離開師父,心想著自己於山中精進修持,故以堅定之心,登上高峰,於高山上苦練此身,即使環境艱巨,我亦能忍,乃因心中追求,是靈性上的昇華與享受。我不再戀此肉身,只求靈性生活的自在與安樂,故數十年來的修行,皆在追求不動此心,方能令身中之靈,不再受此色身綑綁。加上過去與師父所學打坐之基,在自身用功修行之下,確實已能遨遊天際或他處,眼所見之景,皆非一般世間所能得見。這時的我心中有所感觸,原來身心清淨,是如此殊勝之事!故我繼續在高峰上修行,不論世間如何變化,皆無法動了我心,乃因我所處之地,遠離世塵,不去探究世間發生何事,只求一身清淨自樂。

原以為自己早已放下色身的種種欲望,今生亦不可能再見女色,豈料竟然在天上見到女神,還令我深深著迷!迷得日思夜夢,放棄多年的修行。此事若是讓師父知道,必定遭嚴厲訓斥,故未告知仍於深山內修行之師,獨自回到俗間,心中盼望著還能再見女神一面,只要能再見到一面,我願意再次回到山上修行,即使過得會是極苦的日子,我都能勘忍接受。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女神卻還未出現眼前,眼看今生壽命將盡,我急著四處尋找她的身影,一日找過一日,走到各個可能出現的地方,連續找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女神出現了。

河畔邊,那女神身穿薄紗,展現出曼妙之姿,雖只見得背影,卻已令我深深著迷。我躲在石頭旁,癡望著女神的一舉一動,輕柔的身體,不管做出任何動作,都令人著迷。看了許久,我終究難抵色身的欲望,主動上前追求女神。當我走上前時,見女神側臉,真是美麗至極,心中不斷讚歎,怎能長得如此貌美?我與女神相會,女神並未直視於我,而是垂著眼眸,我問女神:「天色漸暗,是否願意共進一餐?」女神並未理會我,我又再問一次,女神終於抬起頭來,女神那雙美麗的雙眼,再次觸動我心,心跳得快速,就連心跳聲都能清楚聽見。女神答應我的邀約,我心中暗自歡喜,一路帶著女神回到家中,沿路都有路人不斷偷看著,耳裡聽見他們竊竊私語的說著:「這是哪裡來的女子?真是美麗!」我見人人讚歎女神的美貌與美姿,心中高興不已。

我住的房子簡陋,幸好女神並不介意,進到家中,我趕緊搬出長條椅,用長袖將椅上的灰塵抹去,讓女神坐於椅上。然後告訴女神,我與她在天上相見之事,並問女神:「是否知曉此事?」女神沒有出聲,她只是輕輕的點點頭,我見女神點頭,心中雀躍不已,沒想到女神真的在等待我的出現!為了不讓女神離去,我急著問女神:「明日成親能否?」女神微笑點點頭,我高興得笑得合不攏嘴。

隔日一早,我敲房門邀請女神一同共進早餐,敲了許久,卻未聽見裏頭有人回應,心中不免擔憂:「女神會不會走了?」正當我要將房門推開之時,後方傳來音聲,轉頭一看,原來女神早已在院子散步,她的儀態優美,令我看了幾眼還無法回神,直到女神轉過頭來對我微笑,我才回過神來,邀請女神一同用餐。坐在餐桌前,我興奮的告訴女神:「我們今晚就成親!」女神還是微笑的點點頭,不管我提出什麼決定,女神全都毫不猶豫的答應。

我簡單的在家中張燈結綵,讓家裡瞬間看起來喜氣洋洋,門窗再貼上囍字,真的就像是要成婚的模樣。女神穿上一身的新娘服,我們做完簡單的成婚儀式,女神真正成為我的娘子。娘子坐在房間的床邊等著我進房,桌上的交杯酒還等著我們一同交杯。這天房間裡的燭火特別暗,雖然看不清楚娘子的臉蛋,卻也增添浪漫的氣氛。

修行多年來,第一次喝下這杯酒,才喝了一口就充滿醉意。娘子坐在我身旁,我摸著娘子的臉蛋,告訴娘子:「沒有想到我們會有成婚的一天,這是我想都沒有想過的。雖然修行未成,但能娶妳為妻,我已心滿意足了!這一生就讓我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白頭偕老。」燭火漸漸暗去,這晚我們過了甜蜜的洞房花燭夜。

次日一早,當我睜開眼睛之時,房間裡一片混亂,整個家都還掛著紅布、紅彩帶,門窗上依然貼著大大的囍字,想起昨晚是我和娘子成婚的日子,高興的轉過身要抱抱娘子。當我伸手抱住娘子,卻聽見一聲:「旺!」,我頓時錯愕了一下,立刻揉了揉眼睛,將眼睛睜大一看,嚇得我從床上滾到床下,大喊著:「怎……怎麼會是一隻母狗?」母狗躺在床上的姿勢,和昨天的娘子一模一樣!這不禁讓我猜想:「難不成我的娘子就是這隻母狗?」

板子打在我的大腿上,我大叫一聲,睜開雙眼一看,嚇得立刻跳起身來,對師父恭敬頂禮。看見師父手上拿著一個大板子,剛剛就是用這個板子打在我的腿上,一臉嚴肅的看著我,問:「娶了母狗當娘子是什麼滋味?」我羞澀得不敢抬起頭來看師父,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師父又問:「不過是一場考試,就動了你的色慾之心。」師父這麼說,我一時還回想不起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師父大聲的說:「看來女人真的把你給迷暈了,就連剛剛發生的事你也全都忘了!」我努力地想要想起到底發生什麼事,師父已經先替我回答了:「今天是你進到寺院裡的第一天,剛剛師父問你,來到寺院修行是為了什麼?又發什麼願心?聽你說了許多,似乎是心意堅定地來到寺中修行,精進之心欲求了脫俗塵,而後依所發之願救度蒼生。你所發之願甚好,但師父可是聽了千位弟子每一位所發的願都是如此,是否能堅持到最後,就看自心是否真實與堅定。在你發完願後,師父見一隻母狗遠遠的從寺院的百里外走來,估計再過半日,這隻母狗就能走到寺院門口,於是我便用這隻母狗,化了一境來考驗你。這場夢境就從你堅勇爬上高峰修行的那日開始,直到你與母狗相見,而後成婚過完洞房花燭夜為止。可知師父為何能用此母狗來化現此境?乃因這隻母狗真的是你過往的妻子!躺在床上過洞房花燭夜的是一隻母狗與公狗,那隻公狗就是徒兒你呀!過去修行多年,為了情而墮入地獄之中叫苦連天,多世於畜牲道中輪迴,如今才又得此人身,幸好還有一點願力願意了斷俗身精進修行。如今師父幻化此境,立刻考驗出你這身中未斷的色慾之心,還有貪求靈性享樂的習氣,未有真正度眾的本心。當知覺醒,覺醒啊!如今來到寺中修行,就應當日漸清醒,若是還沾有此意念,即使修了百年、千年,亦是再墮畜牲輪迴,何苦來哉?」

聽完師父所言,我慚愧不已,這場夢境裡,我貪戀自身靈性的清淨,享受靈自由出體的快樂,絲毫未想到眾生之苦。修行數十年載,卻見女色而動心,即使只是一眼撇見而已,此心已經落入塵中,動得無法收拾,最後甚至放棄多年來的修行,只為追求世間虛假的愛情。我自覺愚痴至極,幸有明師指點,方能在我修行之前就使我見得自己的愚昧之處,我感恩師父幻化此境,確實讓我從夢中清醒。

半年後,大板子又打在我的腿上,師父問:「剛才夢境中的你可有覺?」我回答師父:「我已非夢中之人,而是於夢境之外,見此夢中未醒之夫。」師父大笑三聲:「是可教之才,但還未完全通過,這次就准許你等會兒到大殿做早課吧!」師父說完後便離開寮房。我看了看時辰,原來是剛就寢不久而已,想不到師父用這短暫的一刻鐘時間,又讓我作了一場夢境。夢境之中那位美人變化成各種迷人的樣貌,出現在寺院附近,我不知那位是美人,亦不知曉夢境中的我多次與美人擦身而過,乃因我不看女色,即使是美人在旁,我也不會轉動自己的眼珠子看她一眼。就因為眼未見女色,因而能保自己不動心,直到夢醒之際,才知剛剛夢境中有美人出現。

三年後,大板子又打在我的腿上,師父嚴厲的看著我,問:「有何感想?」我回答師父:「心中悲嘆。」師父點點頭,說:「甚好,說來給其他徒兒聽聽吧!」現場有好多師兄弟在旁,我分享自己從這場考驗中得到的悟處:「塵落於何方?若心在塵中,處處皆是落塵;心不在塵中,即使落塵,又於何處惹塵?」師父點點頭,說:「方才夢境之中,徒兒是一位修行數年的僧人,閉關多年再次回到世俗之中。法相莊嚴的徒兒,立刻攝受人心,說法各處只為幫助眾生明醒。徒兒為了化解災情,住在村莊半月時間,日日講經說法,但那村莊可非一般的村莊,有人傳言那村莊裡妖女甚多,有好多男子都被那村裡的妖女給迷惑,無法從村中出離,最後消失在人間。故那村莊漸漸少有男子敢進入,唯有色慾深重或酒醉之男子,才會踏進那座村莊裡。這日,我就派徒兒到那村莊裡說法,乃因村莊即將有難,眾生有苦,佛都要度,不論是人,是妖,皆是佛的孩子。徒兒說法,周圍妖女圍繞,各個作出撩人姿態,身上所穿布料稀少,或袒胸,或裸身,只為讓徒兒動心上鉤。我見徒兒此次定功甚深,不論眼前出現的是再美的女人,徒兒看在眼裡,只生悲憫之心,悲憫眾生愚苦,癡癡為此身而迷,不知此身是假。越美的美女在眼前,徒兒更發慈悲之心,乃因這些越美的美女,皆非平白無故得來此美麗之相,若非過去行善,行布施或修行得來,何有此今日美貌?但卻見眾生以此美麗的容貌來迷惑男人之心,所行皆是輪迴受苦之事,一世人生就將如此糟蹋過去,最後又將落入極苦的苦海之中。於是徒兒更是積極說法,哪位女子走到面前,徒兒就應機說法,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句良語,卻已深深打動眼前女子之心,讓女子們從迷中見得一線光束,她們落下苦痛的淚水,如此多年來就用此身來迷己迷人,只為了麻痺自己的人身,才能繼續活在這個痛苦的世間。徒兒隨順因緣度起這些被稱為妖女的村民,其實她們非是妖身,在佛法的教化下,全都變回原本清淨莊嚴的法相,各各發願學佛,處處發起善心、善念,化解原本即將發生在這座村莊的災難。」師父說完後,問我:「修行修何?」我回答:「修不動心。修慈悲心。修真正離塵之心。」師父又問:「為何而修?」我答:「因知身所受之苦,所以修行。因知靈魂輪迴之悲,所以修行。因知眾生受苦無盡,皆因無佛法教化而癡迷世間,所以修行,發願度眾。」

往後數年裡,我修於定中,於定中修行。離開寺院行腳各處,所見非迷,而是更深刻的清醒。感恩今生與佛相遇,修行非難,全見此心是否有決心與決行,唯有此決,才能有覺,覺後方能真明、真醒,出離世間,永離苦海。

藤蔓纏繞塵心,纏得世人難以脫離,蘇佛說法教化人心,究竟藤從何處生來?原來是自心所變。若無此雜染之心,何有藤蔓雜生?若能淨此染心,眼前是淨土、淨地,不生雜草,不生藤蔓,心只存於一處,就在淨處。

度眾需法,法從何而生?見蘇佛說法,依佛所語,於自性中言出,開解佛與師之語,助世人於茫心之中得見悟性。若能依教奉行者,自得心開而後覺醒。故聞法者當知,佛法平等,人人皆能可得。說同一法,能得一分之境界者得一分,能得二分境界者得二分,是誰排定了誰得幾分法益?是自己身中的這顆心。究竟此心發願自己要幾分清醒?願自己一分醒,九分迷,那當然只得一分益處。此全是決心未足,自力難起,佛力亦難助,能從佛法中獲益多與寡,自然隨順自心。

蘇佛超度眾靈,速度第一,廣度第一,量度亦是第一,這所謂第一,非是比較之意,而是完全出自一顆慈悲之心,自發悲心,而生之超度勇力與大力,真正第一,是真正學佛所行,如實度眾救世,將佛法弘揚於世。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