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佛法不思議》

訪問第一百四十三位尊者-懺德(一千六百年前)

佛法不思議

二O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懺德是我出家的法名,我的俗名叫元東,姓何,在一個鄉下的貧窮家庭裡出生。我的出生為家裡帶來歡喜,卻也帶來哀愁。家中有爹、娘還有祖母,雖然家裡生活貧困,但祖母還是堅持:「何家的血脈不能斷,即使生活過得再窮困,還是要生個孩子來傳宗接代。」爹娘原本不打算生子,在祖母的勸說下,不得不為何家留下子嗣,只好努力生個孩子安祖母的心。奇怪的是,爹娘婚後十年,仍舊生不出個孩子來。娘告訴爹:「你每天在河邊抓那幾條魚來賣,賣不了多少錢,還造了殺業,不如別做了,換個工作或許孩子就生出來了。」祖母也告訴爹:「我還有一點老本,用這一點錢來做個小本生意也好,別再殺生了,這罪業我們可還不起。」在娘和祖母的勸導下,爹想了好幾日的時間,最後決定:「就換個工作試試吧!」爹結束抓魚、賣魚的工作,用祖母的老本,在街上開了一間小麵攤賣麵食維生,雖然一開始沒有生意,投入的錢都還無法賺回本,但爹一點都不起煩惱心,在他的人生觀裡,永遠只有「看好」二個字,即使生活過得再窮困、辛苦,眼前的處境再艱難,他還是能面帶微笑,因為他的心只往好處想,自然能笑顏以對,不生憂惱。

關於生孩子這件事,爹更是一點都不擔憂,他相信「命中注定」,該有的一定會有,不適合擁有的,就不需要強求。就在爹換了工作的第二年,娘的肚子就懷了我,那時麵攤的生意算是穩定了許多,開始有幾位固定的老客人會來吃麵,大家口耳相傳下,有越來越多人來嚐嚐爹的好手藝。那天爹回到家中,娘立刻告訴爹懷孕的喜訊,祖母高興得煮了豐盛的一桌菜來慶祝,全家人都期待我的出生,歡喜不已。

我出生的這天,全家人都嚇了一跳,雖然我的四肢健全,但嘴唇卻長得相當奇怪,就像一條魚一樣,若仔細的看,我真的長得跟魚很像。祖母看到我的長相,立刻嘆了一口氣,說:「過去造下的業,該還的還是要還。」爹心中懺悔不已:「一時的無知,以為賣魚的工作不偷不搶,是用自己的血汗在賺錢,沒想到這殺業竟然如此嚴重,今生就立刻找我的孩子討債。」爹將我緊緊抱在懷中,我能感受到,他的心深深懺悔。

在家人細心照顧下,我平平安安的長大。到了四歲這年,全家人越來越疑惑了,娘問爹和祖母:「今年元東已經四歲了,怎麼還不會說話?」祖母也越來越擔憂,花了錢請大夫來看,才知道我是個啞巴孩子

我長得不好看,又不會說話,很多孩子都不喜歡和我相處在一起,他們總是用我的長相和殘缺來嘲笑我。不論我走到村子裡的哪個角落,都可以聽見他們在我背後偷偷取笑的聲音。有一天,我心裡真的很難受,並不是因為他們取笑我,而是他們說了一些侮辱爹娘的話,那一次我真的生氣了,我無法說出話來表達我的意思,但他們看見我滿臉通紅的模樣,就知道我真的生氣了,更是越說越興奮,最後我氣得跺腳離開,一個人跑到河邊丟石頭。到了黃昏,我還是坐在河邊看著河岸景色,不知爹娘已經四處在找我。回到家中,爹娘緊張得緊緊抱著我,問我:「跑去哪裡了?我們到處都找不到你,可知道我們有多緊張?」我難過的流下眼淚,爹娘問我:「發生什麼事?」我才將這些日子來自己被取笑,還有今天爹娘被侮辱的事全都告訴爹娘。娘聽完後,抓住我的手,告訴我:「心美比長相更重要,長相是人心的分別,但心的善良,卻是人人都能用心感受到的。我們要學習包容原諒別人,我們更要學習沒有一點惡見與惡念。別人可以不喜歡我們,但是我們不可以不喜歡別人,越是討厭我們的人,我們越要看他的好。別人可以說我們的不對,我們生歡喜心,因為他正在教導我們,若是起了瞋恨之心,不但害了自己,也讓對方造下罪業。」我問娘:「娘怎麼懂得這些?」娘告訴我:「好久之前,曾經有位僧人來到家裡托缽化緣,那時家裡窮得什麼都沒有,但娘真的很想供養和尚,只好採了院子裡還未成熟的果實來供養。當時站在屋外偷看的鄰居們全都大笑,說:「怎麼會有人拿還沒成熟的酸澀果實來供養和尚?這豈不是看不起這位和尚嗎?」和尚收下娘供養的果實後,在娘的面前將這顆酸澀的果實吃下,吃到剩下果核時,再將果核上殘留的果肉吃乾淨,甚至還吸一吸果核裡的汁液,和尚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並不因為果實酸澀就皺起眉頭。娘問和尚:「看和尚吃這果實,怎麼看起來好像很好吃一樣,一點都不像是在吃生澀的果實那般。」和尚告訴娘:「這顆果實因為施主的真心而變得香甜。」娘疑惑的看著和尚,和尚慈悲為娘說法,就說這顆「心」。娘聽完後才知道,原來人心的真、善與美是如此重要,包括人一生的命運全都是由這顆心在作主宰。現在,娘也用這顆心在教導我,她教我善心,不見他人之過,教我用慈悲與心量,將所有嘲笑我的言語,改轉成善語,不令他人造業。我聽了娘的話,不再因為別人對我說了什麼話或做了什麼戲弄我的事而生氣,因為我已經懂得包容、心量和慈悲,只有我的心不動,才能化解一切。

我的長相不討喜,那是我過去沒有積德修福,今生才得了這副長相,但我並不因此而生悲,在有生之年更努力行善積德,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貪求自己以後能長得好看,而是明白人身的可貴,這個身能行善也能作惡,我何不把握有人身之時,多做點好事,至少能讓身邊的人因為我的幫助而受益。

十三歲那年,娘生了一場重病,爹花掉這些年來麵攤賺來的積蓄讓娘看病,娘吃了好多帖藥都還是不見成效,依然咳個不停,病得嚴重,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我和爹繼續到處尋找良方,不管要付出多少代價,都一定要找到救娘的方法!聽說那座尖山上的某處,長了一株千年靈芝,如果能讓娘吃下那株靈芝,就能讓娘延長壽命。但是,好多人上去那座山找過,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靈芝,有人說那只是傳言,也有人說靈芝是在等待有緣人的出現,我不管事實究竟是如何,只要有一絲救娘的機會,我都要把握!所以我決定爬上那座尖山,不論路途如何艱辛,都一定要上去一趟,找到靈芝來救娘的命!

這座山非常陡峭,一般人不會來到此處,所有進入此山之人,無非都是為了求取靈芝而來。即使路途難行,踏破了腳上的草鞋,我還是不敢停下腳步,娘的生命正危險,我不能輕易的放棄,靈芝是我最後一線希望!我一定要找到靈芝!爬到半山腰時,天空忽然下起大雨,山路更加濕滑,我走在相當窄小的山路上,好幾次都差點滑落山谷。衝上山頂上的那一刻,我緊張得四處尋找靈芝長在何處,觀望了四周,看了每一處可能長出靈芝的陰暗處,還是不見靈芝。我失落的坐在懸崖邊,望著對面的高山,突然往山谷下一看!那株正在閃閃發亮的就是靈芝!原來靈芝長在峭壁上,但要取得那株靈芝,除非沿著峭壁往下攀岩,否則難以摘到靈芝。這峭壁十分陡峭,一不小心就會跌落到深不見底的山谷之中,究竟要怎麼得到靈芝?時間不容許我再多想,為了救娘,就算犧牲我的生命我也願意!我慢慢的沿著峭壁的岩石往下攀,全身緊張得直冒冷汗,好不容易真的讓我抓到那株靈芝,卻怎麼拔都拔不起來!雙腳只是輕輕的站在峭壁的岩面上,沒有施力點讓我用力,若是施太大的力氣,一不小心就會往後仰而落入山谷中。我沒有其他辦法,只好懇求這株有靈性的靈芝,請靈芝讓我將它帶回家救娘的命。當我誠心的懇求時,奇蹟出現了,抓著靈芝的這隻手突然出現巨大的能量,我好驚訝,我震驚,然後再輕輕的使上一點力氣,就將原本動也不動的靈芝完全拔起!我不曉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覺得這根本就是神蹟!我趕緊將靈芝放在自己的袖口內,沿著峭壁往上攀爬,就當我爬到懸崖上時,將手伸進袖口內要拿出靈芝,卻什麼也沒摸到!我以為靈芝在我攀爬的過程中掉落到山谷下,立刻趴在懸崖邊往下一望,但什麼也沒望見!我心中百感交集,納悶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在我心急如焚之時,突然有人對我說:「你在找靈芝嗎?」我回頭一望,一位頭戴斗笠,身穿簑衣,留著白長鬍子的老者,正坐在大岩石上對我說話,他閉著雙眼,沒有抬頭看我。我是個啞巴,無法開口回答老者,試著用心念與之對語,沒想到老者能讀我心中所語!我告訴老者:「是!我正在尋找靈芝!剛剛已經將靈芝放在袖口裡,不知為何現在竟然不見了!您剛剛有看到我的靈芝嗎?」老者點點頭對我說:「我懂這株靈芝,它可不是輕易的就能被拔走,畢竟它可是修行千年的一株老靈芝,天天吸收日月光的精華,又有高山上珍貴的露水灌溉,才有神奇的功效與能量存在,必定非是一般人所能得!剛剛你要拔靈芝之時,你的心是真的想要救你的娘,那份孝心感動靈芝,所以靈芝讓你將它拔起,但是當你將靈芝放進袖口裡,且慢慢往上爬之時,你的心念已經出現不同了,這微細的不同之處,就連你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那正是所謂的『私心』。當時你心中生起了微細的得意感,慶幸這株靈芝被你給拿走,才能救起母親的性命,卻絲毫沒想到,有多少人也正需要這株靈芝來活命,那難以察覺的私心與貪念,就使得靈芝瞬間從你的袖子裡消失,你現在再回頭去看剛剛你攀爬的那座峭壁。」我聽從老者的話,走到懸崖邊往下一望,靈芝又回到它原本的地方,就像連動都沒動過一樣!我好驚訝!原來這株靈芝這麼有靈性!能感知我的心中的心念!老者又說:「至今從無一人能得到靈芝,乃是因為世人之心貪著、汙穢。靈芝之所以能存在千年,就是靈芝生長於此塵中,卻不染一點塵,它晶瑩透亮,散發著光芒,那是它千年修來的光。唯有真正無私、無我,且願意利益眾生者,才能獲得此靈芝,一點都不能虛假。」我明白老者所說的話,確實我心中存在私念,想佔有整株靈芝來救娘的命,沒顧慮到有多少人也正在尋覓這株靈芝,都想靠著靈芝來延長壽命。老者又說:「你可應當學靈芝的心量,它願意犧牲自己來成全願意捨身為眾之人,這份心你可否能做到?」我以心念問老者:「那我現在該如何做呢?」老者反問我:「你可願意捨己為人?」我點點頭,表示心中的意願:「我當然願意!」老者又說:「看著對面那座山的頂峰,一群修行人正沿著蜿蜒的山路往下走,每個人手上都拿著缽,他們正要下山托缽化緣,雖然世人一天有三餐,但他們僅有日中一食,以此調節身心,讓靈性更加清淨。除此之外,亦是因為山路陡峭難行,除了以此托缽與眾生廣結善緣之外,亦要把握時間精進修行,方能尋回自性來救度眾生。你可願意如同此些僧人,捨家棄欲,出離世間,行作沙門?一生奉行菩薩道,廣度群生,不為己私,只求眾生離苦?」我大力的點頭,心中表達著:「當然願意!若能盡我微薄之力來救度蒼生,我當然願意行之!」老者微微點頭,說:「甚好,你願出家度眾之真心,已換得母親十年壽命,就拿著靈芝回家讓母親服用,其身體將日漸康復。這十年之中,且看你如何精進修行,若能無我利他,此功德力又能令母親壽命延長,若利己存私,那母親將因你罪過而減短壽命。當知慎行!」我向老者表示明白,但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老者,老者明白我想問的問題,便告訴我:「摸摸你的袖口內。」我伸手往袖口裡一摸,晶瑩透亮的靈芝竟然還在裡頭,這真是玄妙難思之事!我正要抬起頭來感謝老者,只見老者已經消失而去。

回到家中,立刻讓娘服下靈芝,這千年的神奇療方,讓娘瞬間恢復體力,身上還因吃下這靈芝,而微微綻放光芒。我在紙上寫下:「這靈芝能讓娘延長十年壽命,孩兒必須履行承諾到寺中出家修行,乃因這靈芝修行千年的時間,非只是讓娘一人服用,故孩兒必須精進虔修,學習像靈芝捨己救人的精神與心量來幫助眾生,只有如此,孩兒才能報答靈芝之恩,廣利群生。」娘雙眼注視著我,她告訴我:「娘知道靈芝非是一般人所能得到,你必定要好好修行,達成你這一生的使命與任務。」

我隨順因緣走到一間寺院拜師學佛,但我面容醜陋,又無法言語,不知是否有寺院願意收我。我在山門前來回走著,還不斷望著寺院裡,寺裡頭突然走出一位師父,師父問我:「施主是否有需要幫忙之處?」我無法開口回答師父,比了動作表達我想修行的目的,師父明白我心中所語,便帶著我進到寺裡頭。眼見寺裡莊嚴肅穆,僧人們各自精進學道,絲毫不因為我的出現而動了他們的心。另一位師父從裡頭走了出來,他問我:「什麼願心願意出家為僧?」我用動作表達自己無法說話,再比著地上的塵土,以心念告訴師父:「此生若不發願度眾,我此凡夫之身就如塵土一般,且於此諸沙塵土之中,只是微小一粒,生世永難出塵。我願於塵中度塵,令塵與塵皆能離塵。」師父明白點點頭,但卻面露難為之表情,說:「可知聾盲瘖啞者無法出家?出家乃殊勝莊嚴之大事,若非過去修得之福德因緣,無法得此大福報出家為僧。如今有此戒障,雖是障礙你無法以僧相修行,但卻不礙你心上精進修持。」我明白師父所語,雖然現在無法出家,但我並不因此而氣餒。我走出寺院,心並無返家之意,想起峭壁上那株靈芝,它千年於陡峭的峭壁上修行,其精神值得我學習!走了好長一段路,我落腳在一間廢墟裡,廢墟之中不只我一人而已,陰暗那角落還住著一條巨大的毒蛇,但我心無所懼,恭敬與毒蛇共處。當時我心中發願,若我能修到度起這條毒蛇,那請佛助我消除業障。

往後日子,我日日精進念佛不斷,無有妄念,純一正心念佛。毒蛇多次於我念佛之時,以其蛇身盤繞在我全身,多次令我難以呼吸,但我依然淨心念佛。又毒蛇於我睡眠之中,咬傷我腿,其毒液迅速在我血液裡流竄,我依然念佛不斷。我心念著:「真要奪我命不可,我願念佛求生,但若佛願留我一條生命,我願捨身度化人間。」就在毒液攻心前的剎那之間,一道金光照在我身,全身血液如熱水沸騰般滾燙,而後吐出一口黑血,毒液從口而出,身體恢復原狀,我繼續念佛,心不為所動。三年時間如一日,每一日皆坐於廢墟中念佛,與毒蛇共處。毒蛇多次考驗我心,但我心已念佛入定,即使欲索我命,我亦不動我念佛之定心。三年後,當我仔細看這條毒蛇時,我驚嘆佛法不可思議!雖我未能將佛號念出音聲,但毒蛇卻能在我心心念佛之中,日日受佛力感化,如今毒蛇已非毒蛇,其血液中不再存有毒液,其身變得晶瑩透明,在我一句佛號之中,脫離蛇身,轉入他道。當毒蛇受佛法度化後,我驚覺自己身上出現變化,此時有一賊猖狂躲入此廢墟中,威脅我:「若有人追來,莫說我在此處,否則要你性命!」我見此賊之心其實並非不善,於是很自然的對這個賊說法。我雖未曾讀過經典,但卻於此三年清淨修行之中,悟性大開,於大智慧中,將佛法的精要從口中自然流露而出,句句如金蓮般灌入賊心之中。賊心中有一份本具之善念,當其聽入佛法之後,跪地痛哭失聲,其一生受爹所欠債務牽纏,走投無路之下才落入賊窟,如今聞法方知懺悔,隨我念佛懺罪,滅其往昔所造無知罪業。

念佛消除我罪障,令我能說法度眾,種種奇蹟之事,可見佛法法力無邊。我再回寺中,師父見我法相與聽我音聲,讚歎:「佛法真實是不可思議!」此生,我以僧相四處游化,廣度各處有緣眾生。此生,靈芝度我,我度群生,不論眾生以何種相出現我眼前,我皆慈心度化,無有分別之心,視眾生與我一體,誠心念佛、說法度眾,願眾生皆能離苦,南無阿彌陀佛。

見蘇佛法身超度,何處是超度之所?無有一處。何以言說?乃因處處皆是,無一處不是。不論此身行於何處,何處皆是超度之所。又何時是超度之時?無有一時,乃因時時皆是,不因時、因地而令超度受限,而是因時、因地之異,更令超度廣及無邊之處,難以計量眾靈皆於蘇佛觀想之中得度。蘇佛於立中超度,於坐中超度,於臥中亦能超度,超度於無形之中,度起形與無形間無法想像之空間眾靈。

可否曾經見過流水流入各種大小縫隙之中?佛法就如流水,世人之心濁染,但於濁中卻又存有一絲淨處,那一絲的善處,即如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眼睛難以得見的縫隙一般,流水見縫而入,如佛法見機而處處教化眾生,不因眾生是善是惡,只要有緣皆行度化。蘇佛弘法教化世心,見機緣而令法流入,只要眾生能聞入一句佛法,蘇佛皆以善巧方便之智而度化之,不捨眾生再入輪迴之中,願每位眾生皆能離苦。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