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回歸真路》

訪問第一百四十八位尊者-池天珩(一千三百年前)

回歸真路

二O二O年一月二日

天下唯我獨尊!我池天珩雖然不是皇宮裡的太子,但也算是個「天之驕子」,在祖父身邊,任由我行,不管我想做什麼,只要是我池天珩的夢想,祖父、祖母、爹還是娘,只有贊同,絕無二話!

池家的富貴鎮民們眾所皆知,是真正出了名的大富貴人家,整個池家府宅的佔地相當廣闊,可說用了鎮上好大一塊土地面積,這間府宅不是在我出生後才蓋的,而是好幾代前的祖先所存留下來的房子。我的出生可說是一大奇蹟,因為娘不只懷了我十個月,而是足足十四個月的時間,才把我給生下來。當時祖父就說了:「這孩子絕非是普通凡夫,既能出生在我們池家,又是懷胎十四個月才生下來,若不是個賢者,就是個聖人,絕對要好好照顧,將來必定是個大才!」祖父一下命令,所有池家的子孫都得聽從!在我滿周歲那天,祖父邀請所有池家的親戚,還有鎮上的鎮民們一起來家中吃飯,當時祖父將我抱在懷中,慎重的對所有人說:「我這個孫子,將來絕對是個超凡之人,你們可都要對他恭敬三分,或許等他長大之後,你們都還會有求於他也說不定!」所有人聽了祖父這麼說,全都開始交頭接耳:「這池老爺說的也是有可能,你看這孩子長得和一般人都不一樣,還是他娘懷了十四個月才生下來的!將來若是真的大有成就,就算我們不需要他幫忙,我們的子孫也可能會有機會和他相處,看來可真的要對他恭敬一些才行!」所有人都將祖父所說的話牢牢記住,每個人經過我這個剛滿周歲的孩子身旁,都對我恭敬的打聲招呼,祖父看得很滿意,頻頻微笑點頭,滿心歡喜。

二歲時的我,隨便伸手指向天空,祖父立刻說:「快!快叫人去把那隻鳥給射下來!」又隨手指向池中,祖父立刻命令:「把池裡的魚全都撈起來!」又隨手指向路人,祖父大叫:「把那個婦人身上的金項鍊給我買下來!」不管我一個動作,還是一個眼神,祖父都會立刻叫人動作,做出滿我意的行為。

在祖父的呵護下,所有人都只會吹捧我,沒有人敢指正我的錯誤,我雖然是個被寵上天的驕子,卻也像個沒有人管教的孩子一樣,我行我素,無法無天。就連祖父請到家中為我教課的夫子,也都聽從我的命令。那天,祖父打開書房門,正想問我上課上得如何時,卻見夫子趴在地上讓我當馬騎,嘴裡還咬著一顆球,又像隻狗一樣,逗得我笑個不停!祖父看見這畫面,瞬間有些錯愕,但看見我笑得好開心的模樣,立刻對夫子說:「你真是個好老師!今天再多加點銀兩給你!你就再多繞個兩圈讓我這寶貝孫子笑得更開心吧!」夫子真的聽從祖父的話,在地上又多爬了兩圈,這天他領的錢比平常多了十倍,看夫子滿面春風的離開,我也覺得自己過了一個開心的下午。

再誇張離譜之事都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因為祖父有著用不完的錢,不管我有什麼夢想,祖父都能為我實現!我每天被下人抬出門,許多路過我身旁的鎮民,還會跪地向我膜拜,他們真的把我當成神一樣的崇拜。我過著比皇帝還要享受的生活,活得比誰都還要自在的人生!我什麼都不怕,就算天塌下來,也還有祖父為我頂著!在祖父的教養下,我真以為自己是全鎮上最尊貴的人,也相信自己長大後,必定是個大聖者。

我的身邊從不缺玩伴,只要與祖父交情較深的好友們,都會主動將他們的孩子帶到家裡來,就是想讓他們的孩子有機會認識我,最好還能成為我的好朋友。然而,我從小被養成的傲慢個性,不管是哪個達官貴人的孩子,我全都看不上眼,一點都不想和他們做朋友,若是真想要和我玩,那只能作馬讓我騎,或當我的使者聽從我隨時發號司令。我永遠是那至高無上的最上位者,我的存在就是一個尊貴者、非凡者、超聖者的象徵。

五歲那年,祖父邀請一位僧人來到家中接受供養,當時我正在家裡奔跑玩耍著,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位僧人就站在我身旁,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他。這是祖父第一次要求我道歉,但我從來都不曉得什麼是道歉?也不知道我該怎麼道歉?更不明白為什麼我要道歉?在我的觀念之中,不管我是對或錯,任誰都應該禮讓我三分,包括現在這位僧人也是!沒有理由要我向他道歉。祖父還是堅持要我道歉,我依然不予理會,繼續玩著自己手上的玩具,最後祖父無可奈何之下,只好自己向僧人道歉。此位僧人告訴祖父:「施主若不改改這孩子的個性,這孩子今世的福報將會很短的時間內全部用盡。」祖父緊張的問僧人:「這孩子不管活到幾歲,永遠都是我們池家的子孫,池家的財產全都屬於他一人所有,這麼多的錢就算花十輩子也花不完,為什麼師父剛才說我孫子會福報用盡,這是什麼意思呢?」僧人告訴祖父:「生命的可貴就在於它隨時都在無常之中變化著。」祖父難以相信我的福報會有用盡的那一天,因為我的出生被所有鎮民讚歎是全天下最有福報的孩子!現在僧人卻這麼對祖父說,祖父滿臉疑惑,不曉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數個月後,我的人生真的開始出現變化。最先出現徵兆的就是我的臉,原本長相莊嚴的我,臉上開始長出黑色的印記,它從一個小黑點慢慢越來越擴大,祖父看見我就快變成黑白臉,緊張得到處為我尋找治療的藥方,有許多大夫就趁著這個機會想賺祖父的錢,將藥材的價錢提高到像天價一般的昂貴,祖父知道是這群大夫們一起聯合抬高價錢,事實上這些藥材根本不需要花費這麼多,但祖父一心只想趕快幫我把臉給醫治好,一時半刻也無法理會這麼多,只好將錢不斷投入在藥材之中治療我的臉部。漸漸的,不只是臉上長黑色印記而已,我的身體也出現奇怪的現象,我的雙腳、雙手開始常有發麻的情形,有時麻得我無法將雙腳平放在地面上走路,雙手也無法拿取任何東西,頓時就像個毫無用處的廢人一般,只能坐在椅子上或躺在床上無法做任何事。不僅只如此,我的味覺開始慢慢失去,再美味的食物吃進我嘴裡,都成了無味的東西,我再也嚐不出天下最珍貴的美食是什麼味道?事情的變化總是令人難以預料,我的雙眼在幾日之內開始變得模糊不清,視力一日比一日退化,到最後竟然完全看不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人生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

「啪!」僕人手上端的陶杯被我拍落在地面,熱水撒了一地,我氣憤的說:「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沒有味道!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僕人一句話都不敢吭聲,趕緊將地面的碎片清掃乾淨,再將灑在地面的熱水擦乾,就怕我下床踩到這攤水會滑倒。祖父在門口作勢要僕人趕快出去,我清楚聽見祖父小小聲的告訴他們:「不管小少爺怎麼發脾氣,你們都只能乖乖被罵,一句話都不可以回嘴,否則我立刻將你們趕出池家!」僕人們快速的清理好環境,拔腿就跑。雖然我眼睛看不見,但我知道祖父還站在房門外偷看我,他見我如此,內心有多麼心疼,我也都明白。

我知道現在全鎮上都在嘲笑我,有人說:「那個池老爺還說他的寶貝孫子將來可以成聖!看他現在這樣子,任誰看了都害怕,要成什麼聖呢?」許多故意裝作來家中探望我的人,也在背後討論著:「這一定是報應,這孩子從出生就非常傲慢,對大人更是無禮,又在池老爺的寵愛下,簡直是目中無人!連鎮民都要向他跪拜,你說他怎麼可能不受報呢?」所有來到家中的人,全都對我的現況議論紛紛,雖然他們在我面前放低音量討論著,所說的每一句話,卻都已經清清楚楚的傳入我的耳根裡,對我而言,這真是人生最大的恥辱!

這天,我躺在床上,聽見祖父恭敬的說:「師父這邊請!」看來又有人來探望我了,聽見祖父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卻始終聽不見另一人的腳步聲,看來此人的腳步非常輕盈而且相當穩重。「叩叩叩」祖父敲了三下門,暗示我又有人來看我了。祖父帶著此人走到我面前,說:「師父可還記得我這孫子?數個月前您說他將會在今年用盡福報,原本我還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沒想到我的孫子在短短三個月內就變成這樣,師父,求求您救救我孫子!」原來是那位曾經來到家中接受供養的僧人,我對他還有印象,當時我不小心撞到了他,不管祖父怎麼規勸,內心就是不想跟他道歉,沒想到他說的話竟然成真,我的福報真的在三個月內用盡!現在即使家中有再多的錢,我也沒有辦法享受。僧人沉默一會兒,問祖父:「小菩薩還能走嗎?」祖父回答:「可以,但有時又突然麻得走不動,似乎是一陣一陣的。」僧人說:「好,就讓他隨我走吧!」祖父吃驚的問僧人:「師父的意思,是要我的孫子隨著師父離開池家嗎?」僧人答:「甚是。」我從沒想過自己和祖父會有離別的一天,眼淚快速的落下,祖父安慰我:「別擔心,很快就回來了!很快就回來了!」

我緩緩的站起身子,眼前還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僧人取了一條繩子讓我拉著,他走到哪我就跟到哪。我感覺僧人不斷在繞著圈子,大聲的問:「為什麼要一直繞圈走呢?繞得我頭都暈了!」僧人說:「我們正在筆直的道路上不斷向前走,怎麼會說是繞圈子呢?」路旁有路人經過,互相交談著:「那孩子怎麼像隻狗一樣,看他手上拉著一條繩子,那位和尚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和狗有什麼差別呢?」我頓時清醒過來,勃然大怒,大聲問僧人:「你膽敢把我當作狗一樣拖拉著!這豈是一位僧人當為之事?」僧人立刻將繩子放開,對著我說:「小菩薩若不拉繩子,就自己走吧!」我的雙眼看不見,沒有這條繩子拉著,我又怎能知道該往哪裡走?僧人說:「我非把你當狗,你把自己當狗,這可知道你像隻狗一樣走了這一大段路,已經消了你多少今生所造的罪業。過去有多少人就是這樣被你戲弄著,無形中已經造下業力而不自知。」聽僧人這麼說,我立刻閉上嘴不敢說話,請僧人繼續拉著繩子往前走,如今全身所受的花報,我不得不相信真有業因果報的存在。

我跟在僧人後方又繼續走了好長一段路,雙腿就快沒有力氣,頓時雙腳又開始發麻,我無法繼續向前走,坐在原地無法動彈。此時,空氣中飄來一股濃濃的臭味,我問:「這是什麼味道如此難聞?」僧人說:「你一旁正坐著一位乞丐,他的雙腳癢得就快讓他發瘋,卻沒有一雙手能幫他抓癢,現在一旁有一盆淨水,你就為他的腳洗淨吧!」聽僧人這麼說,我立刻「噗哧」笑出聲來,說:「這真是天大的笑話!過去所有的乞丐都還要向我磕頭乞討,現在竟然要我幫這個乞丐洗腳!這是哪門子的道理?」此話才一說完,我的雙腳又更加發麻,僧人說:「你真小看這位乞丐,他可是一尊活佛在你眼前,要讓你有機會為他洗腳懺除罪業,沒想到你卻嗤之以鼻,若是無法改掉過去高傲的個性,罪業難消啊!」我循著臭味爬到乞丐身旁,卻摸不到他腳邊有什麼淨水,我大聲問:「淨水在哪裡?沒有水怎麼洗腳?」乞丐說:「沒有水,就用你的舌頭幫我把腳舔一舔吧!」聽乞丐這麼說,我立刻起了非常大的反應:「你這臭乞丐在說什麼?我一個大少爺舔你這乞丐的腳還像話嗎?」乞丐說:「大少爺?我只看得見現在眼前的你,看不見你的過去,現在我看你趴在我面前就像隻狗一樣,怎麼會是個大少爺呢?」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乞丐又說:「況且我看得見你,你看不見我,我能當你的雙眼為你帶路,你還得有求於我,怎麼能用如此大聲的口氣對我說話呢?」我轉頭告訴僧人:「快帶我回家!我不想再繼續跟你玩下去了!」僧人沒有回應我,我再一次大聲說:「快帶我回家!」乞丐笑了出來,我問:「你笑什麼?」乞丐說:「那位和尚已經走遠了,你喊得再大聲他也聽不到。」我大聲罵著:「那個和尚怎麼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乞丐說:「和尚說我能度化你,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我腳癢得走不了路,現在你就先替我把腳舔乾淨,我們才有辦法離開此地。」雖然我滿肚子氣,但我無從選擇,只好聽這位乞丐的話,彎下腰幫他把腳舔淨。乞丐的腳臭得令我不斷作嘔,我還是忍了下來,直到幫他把雙腳的每一個癢處全都舔過一次,乞丐才滿意的說:「你這一舔,我的腳舒服多了,之後這雙腳如果再發癢,你就再幫我舔一舔吧!」我露出無奈的表情,但神奇的是,才剛舔完乞丐的雙腳,我自己的腳也好了,立刻能站起身來,讓乞丐拉著繩子帶我往前走。

我們繼續走了好長一段路,我餓得就快走不動,問乞丐:「沒有東西可以吃嗎?我已經走不了了!」乞丐回答:「我是個乞丐,怎麼有東西給你吃,不如你就隨我坐在路邊乞討吧!或許還會有人可憐我們,捨一點東西給我們吃。」我聽見「乞討」二個字,立刻跳了起來!大聲的對乞丐說:「你可知道自己剛剛在說什麼?我堂堂一個大少爺,要我蹲在路邊像乞丐一樣向人乞討!這要是讓路人看見,不只丟了我的臉,還將池家的名望丟在地上踩!這事我絕對做不出來!」乞丐冷淡的告訴我:「那你就站到一旁去等著,直到有人施捨食物給我,讓我飽餐一頓後再走吧!」乞丐說完後,便開始向路人乞討,我只好坐在一旁等待。等了許久,乞丐還是沒有叫我,我肚子餓得不斷發出聲音,又過了一會兒,乞丐突然站在我身旁,問我:「這東西吃不吃?」我看不見乞丐手上拿著什麼,用鼻子聞一聞,竟然是發臭的食物!我大聲的告訴乞丐:「以前在家中,只要是我不想吃的食物,我看了一眼之後,就立刻命令僕人將它倒掉,所以這種發臭的食物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出現在我面前,現在你竟然還要我將它吃下肚!這豈不是在侮辱我嗎?」乞丐一句話都沒有回應我,又從我身旁走開,過了一會兒才又走回來,告訴我:「起來吧!」我大聲的說:「我還沒吃到東西呢!」乞丐說:「有!這個給你。」我聞了聞:「這是什麼東西,怎麼一點味道都沒有?」乞丐說:「臭的你不要,就吃這個吧!」我摸了摸這食物,又乾又硬,失去了味覺,吃在嘴裡也吃不出味道,但肚子真的餓得走不動,只好將這些奇怪的東西全吃下肚,等我吃完後,乞丐問:「可以走了吧?」我立刻站起身來拉著繩子走在乞丐後方,還是忍不住問乞丐:「我剛剛到底吃了什麼?哪個好心人今天給了你這麼多東西吃?」乞丐冷淡的回答:「一頭牛。」我疑惑的問:「牛?」乞丐說:「你看不見這條泥巴路,到處都是牛糞,剛剛那一坨牛糞剛好大在一塊石頭上,曬得又乾又硬,牛糞的臭味已經在空氣中揮發而去,所以你聞不出味道,吃在嘴裡更不曉得吃進了什麼,反正你從來沒有吃過牛糞是什麼滋味!」我聽了乞丐這麼說,一陣噁心感立刻從胃部往上湧出,將剛剛吃進肚子裡的糞便全都吐了出來。乞丐說:「這就是我的人生,你現在才剛體會一些而已。」我真想問老天:「為什麼要這樣捉弄我?這種日子我真的快過不下去了!」

連續走了幾天的路,天氣炎熱到一滴雨都沒有,好不容易這天下午終於要下一場西北雨,乞丐說:「來沖個澡吧!」我納悶的看著乞丐,問:「在說什麼?」乞丐說:「我可以十年、二十年不洗澡,但我看你一天不洗澡就好像快死去一樣的痛苦。現在終於有雨了,可以讓你好好沖個澡,我坐在屋簷下睡一覺等你,等你洗完澡再來叫我吧!」我真是驚訝萬分,這乞丐到底在說什麼呀?要我在大雨中洗澡!我告訴乞丐:「可知道我過去的浴廁能容納二十個人都不成問題,那用黃金打造的浴缸更是比皇帝用的還要高貴!」乞丐笑著說:「現在大雨落到哪裡,哪裡都是你的浴廁,這麼大的面積,多少人都能容納得下,夠大了吧?你說黃金打造的浴缸,現在你的眼睛什麼都看不見,坐在魚池裡跟坐在金浴缸裡又有什麼不同?」我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便直接在魚池裡脫光衣服洗澡,才剛走進魚池,立刻有人大聲叫著:「誰家的孩子膽敢在我魚池裡洗澡!」我一時緊張想逃跑,但雙眼卻看不見,不曉得要往哪裡跑,立刻被用棍子打得正著,直到乞丐擋在我面前告訴此人:「真抱歉,我這孩子是個瞎子,誤把魚池當浴缸,你就原諒他吧!」乞丐相救下我才免去被挨打,我心中想著:「我的人生到底還會有多大的挑戰?我真的不知道了。」

十年的時間,我都跟在乞丐身旁,乞丐帶我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我就像塊廢鐵一樣不斷被拷打著,放進火紅的火爐裡,我就得受火烤,為了把我打造出最適用的形狀,我就必須被使勁的敲打,日子過得萬分痛苦,我不得不低下頭來,承認自己和凡夫一樣沒有差別,就連乞丐都比我更有能力,我還有什麼好傲慢的?

乞丐問我:「可知道你的臉相改變了多少?」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說:「十年了,應該像個大人了吧?」乞丐說:「究竟當個乞丐好,還是當個少爺好?你能回答我嗎?」我告訴乞丐:「不管是乞丐還是少爺,都只是這個身的外相,一個存著善心的乞丐他能救人,一個自私的少爺,他有錢卻自己花用,你問我當乞丐好,還是少爺好?我現在寧願當乞丐也不要當少爺,因為當少爺的我不懂得慈悲,當乞丐的我才知道人生的苦,我也才懂得什麼叫平等與同心,這是我當少爺十年、二十年都不可能學會的事。」乞丐笑著說:「看看你這十年來改變多少,那位和尚真是大智慧,只有讓你過著像乞丐一樣的日子,才能磨去你一身的傲氣,磨出你的心志!現在你半邊的黑臉已經不見,可見你消了多少罪業。」

乞丐依然帶著我繼續往前走,這十年來我們去過好多地方,原本每去到一處,我就得花好多時間才能適應那裡的環境和生活,但現在不論去到哪裡,我都能自在過日子,不需要再有什麼磨合期還是適應的時間,很自然就能與當地環境合而為一,這並非是我的身體有什麼轉變,我清楚知道,是我的心不同了。當我將心放得柔軟,將身降到最低,不再將自己看作與他人不同,而是以一心與他人共處,這樣的自己,不論身處在何地,都能自在度日,時時皆生歡喜。

我問乞丐:「過去曾經出現在我人生中的那位和尚,現在在哪裡呢?」乞丐問:「怎麼突然要找和尚?」我告訴乞丐:「是我該歸隊的時候了。」乞丐驚訝的看著我:「這是什麼意思?」我說:「這些年來,我隨著你到處行善,當我改掉一分習氣,我的心就澄淨一分。當我將心量擴開一分,我的心就淨化一分。當我學習不再將心用在自己身上,不再想著自己一身之時,我的心更是明淨。昨晚,我一整夜沒睡,我清楚看見我的過去,原來那位和尚早就知道我也曾經是佛門中的一份子,今生亦如是,但和尚並沒有馬上帶著我回到寺中,因為他明白,因緣還未具足。那時的我,心還是世俗之心,幾年養成的習氣已經把我的心染得像泥土一樣的黑,我根本找不到真正回家的歸路。經過十年的琢磨,我才知道自己早已在欲海中迷失自我,我貪求世間的欲望,也在欲望中尋找真正的自己。如今,我已於無盡的欲望中尋找到心中那一點明性,原來佛一直存在我心,就在心中最明亮之處,那是性中的光處,是與佛相應的純淨純善之心。當我淨除了不需要的塵染,更確知只有佛法才是我人生的明路。

這天清晨,我起得特別早,從一堆乾草中爬起,望向四周的大地,是一片的祥和,我的心隨之寂靜,再看一眼身旁的乞丐:「疑?人呢?」我站起身來,走了好長一段路,才在河邊看見一個身影,但不是乞丐,是曾經相見過的那位和尚。和尚背對著我,我緩緩的走到和尚身旁,恭敬向他頂禮。和尚說:「好好修行吧!繞了一大圈,終於回到最初的原點,現在才是正要開始的時候。」我相信和尚所說的,真的是如此沒錯,現在我的人生才正要開始而已。

我找不到乞丐,也不知道乞丐在哪裡?心中猜測著:「該不會乞丐就是和尚,和尚就是乞丐?」我沒有求證事實,因為我相信這必定是佛為我安排的一切。現在我只有信佛,真行,為這些年來所見的一切苦,化成內心慈悲的力量,更懂得精進自心,成就佛道,度化眾生。我沒有想過人生還有會這樣的轉機,我珍惜這個如夢如幻的一生,於夢中學佛,幻中成果,於娑婆虛幻人生中,脫去假身,讓靈性回到真處,那是一片光明的淨地,是西方極樂世界,感恩我佛慈悲。

蘇佛色身活於世間,所食、所見、所聞、所行,全是為了眾生。為眾生而食,養此色身不敗壞,以此健朗之身,弘揚佛法,日日廣度群生。所見、所聞的一切,更明白眾生極苦,每見過一處,每踏過一地,全是法身超度的空間。於法中行,行於不偏之真處,心時時念眾,不念在己。為度眾生所代眾苦,誰人能知有多苦?蘇佛不求人知,只求眾生早日離苦。時時念佛,入於三摩地中不動本心,真為千萬眾靈而活,若不為眾,不貪求世間壽命,只求早日歸西。

宇宙之廣,由心作主,心是宇宙的中心。蘇佛超度整個虛空,整個宇宙,全在無我之心,真正無我之時,萬眾皆能合一,因為無別,無分,能納無盡於一心之中。誰有如此心量?人人皆有,但求自心是否真正放下。見蘇佛超度,一日見之,二日感之,三日明之,四日應當覺之,所覺為何?此覺正是覺眾生之苦,覺當發願為眾,覺當不再為己,覺當放下世塵,覺明唯有歸西,才能了脫離苦。願眾能覺,覺於一切空淨之中,真信,真願,真行。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