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解業》

訪問第一百四十九位尊者-釋天禪 (李信)
(六百五十年前)

解業

二O二O年一月六日

我是個老實人,當時出生在一個純樸的鄉下。娘對我說:「信兒,你是娘的寶貝兒子,今生你出世作娘的兒子,娘用生命保護你,照顧你,把你扶養長大,娘不求你回報什麼,只希望你一生老老實實的作人,不貪、不偷、不搶,作個實實在在的好人,這樣娘就無愧於心了。」

娘不只生我一個孩子,在我下面還有兩個弟弟,但這兩個弟弟患有殘疾,從小就需要娘陪在身邊照顧,又爹在我五歲時就過世,娘成為家中的支柱,整個家就只剩下娘一個人支撐著。我知道娘的辛勞,不捨娘如此辛苦,所以從五歲開始就幫忙分擔家務和家計。隔壁村那位王老爺是我的恩人,他告訴娘:「我看中你這個大兒子,他不但聰明又能幹,如果來我家中做事,我會好好的栽培他。」娘不捨我離開家中,但這是個好機會,如果我到王老爺家工作,娘每天就不用為了錢擔憂,雖然在我心中對娘和弟弟亦是滿懷不捨,但我必定要離開不可,只有這麼做對家裡才是最大的幫助。

王老爺是個善良之人,家中的僕人不只我一個年紀這麼幼小,還有十多位也都與我年紀相仿,最大的大哥哥在我進去那年剛滿十二歲,他們許許多多都是孤苦無依的孤兒,被王老爺撿回來王府做事,雖然年紀小還做不了什麼事,但王老爺還是願意給這些哥哥姊姊們一個機會,至少能靠自己的雙手賺錢,而不是靠著外人的救濟或乞討維生,所以我們大家都非常感恩王老爺。

進到王府第一天,王老爺就問我:「你活在這世間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我頓時回答不出來,因為我一心只想著要賺錢回家給娘和弟弟,從沒想過我我的人生有什麼意義。王老爺知道我從來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他微笑的告訴我:「你的娘是個老實人,她也把你教得很老實,我就是喜歡你的憨直。我們人活在這世間,除了每天求溫飽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這顆心,這顆心如果只用來照顧自己一家人,那就太小用它了,可知道這顆心不只可以顧一家人,還能顧十家人、百家人,甚至千家人都不成問題,全在你心念為何。就如同我有一顆黃金,這顆黃金我能全部留給自己一家人用,我也能將黃金換成白銀給十戶人家,我更能將黃金換成銅錢,分給一百戶人家用,就看我的心量有多大,我這顆黃金就能發揮多大的功用。」聽王老爺這麼說,我好像稍稍明白一點人生的意義,原來活在這世間不是只為了一家而活,還能為整個村莊,整個城鎮,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的人而活,那生命的價值又更不一樣了。

雖然從小我只和娘生活在一起,很少接觸除了娘以外的人,但我並不會因此自私的只想到娘一個人,因為當我看見娘的辛苦,又看見別的孩子的娘,也和我的娘同樣辛苦時,我便知道,這世間的人都是一樣的苦。今天我若是出生在隔壁那戶李阿姨家中,成為李家的孩子,李家所有的遭遇,我都要跟著遭遇過一次,那同樣是苦;今天我若是出生在遠一點那戶劉夫人家中,雖然能跟著劉夫人過著富貴的生活,但劉夫人心上的苦,我都清楚看見,那同樣是人生的苦。放眼望去,這麼多人同樣都在受苦,只是出生的家庭不同,姓氏不同,我怎麼可以只想到娘一個人而已?

七歲的我在王老爺家中工作,王老爺告訴我們這些來到王老爺家中工作的孩子:「我不要求你們做多少事,就看你們個人願意發什麼心。」我懷著感恩之心在王老爺家中工作,沒有王老爺的幫忙,我也不可能每個月有這些錢寄回家中給娘照顧兩位弟弟,所以我時時刻刻都於感恩之中。在王府裡,不管是大小工作,我都努力的學習去做,不在乎自己的年紀就只有七歲而已,只要多學一樣,我就能多做一樣來回饋王府。幾位哥哥喜歡玩樂,他們問我:「王老爺說他不要求我們做多少事,我們都還是孩子而已,你何必做得這麼認真?」我告訴這幾位哥哥:「沒有王老爺的幫忙,我的娘不可能安心的在家中照顧弟弟,我也必須到處找工作賺錢,才能填補爹不在我們身邊的空缺,現在有這份穩定又多薪的工作,我只有老老實實認真的做,所拿的每一分錢,才不愧我心,也只有真正盡我全力的做,我才能報答王老爺的恩情。」哥哥們全都搖搖頭,笑我真傻,其中一位叫作王真的哥哥對我說:「王老爺請了好多僕人在王府裡工作,每一樣工作都有人做,你做了多少,王老爺也不曉得,就算你沒做,自然有人會完成這些事,何不把時間拿來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樣多快樂啊!」我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還是默默的繼續做我該做的事,在我心中,我永遠忘不了娘對我的教導:「一分恩情,十分回饋。」我深深知道,自己做的永遠還不夠多,我只能說王老爺真的太慈悲,他不計較我們這些孩子每個月住在王府裡真正做了多少事,還是照樣給我們錢花用,這樣的心量真是我該學習的榜樣。有時候,我做到三更半夜還是繼續在做,有些從來沒有人做的工作,我也會主動拿來做,那份做事的心,真正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將王府當作自己的家一樣,真心的付出,沒有其他的念頭,就是一直做。

王老爺並不是每天都待在家中,他時常是出門在外工作沒有回來,這個家可以說就是我們這些僕人,還有王老爺的妻小在住而已。這天,王老爺突然回到家中,所有人都不知道王老爺竟然臨時回來,他的妻妾們全都措手不及,有的立刻回到房間補妝,有的趕緊換件好看的衣裳,匆匆茫茫的走出來見王老爺,更有一些原本正在偷懶的僕人,一聽到門外顧門的僕人喊:「老爺回來了!老爺回來了!」才從夢境中清醒過來,趕緊擦擦臉上的口水,站起身來裝作在掃地一樣。至於我,這天王老爺回來時,我並沒有在家中,而是正在山上砍柴。那天要出門前,一位較年長的僕人告訴我:「柴房裡的木材快沒有了,還可以撐個幾天不成問題,但如果要撐上幾個禮拜,就絕對沒有辦法了。」平常負責砍柴的那位柴叔,接獲家人離世的消息,在清晨就匆匆離去,現在這份工作暫時沒有人做,如果沒有人願意主動接下來做,王府就沒有木材可以燒飯,我二話不說,立刻帶著斧頭往山上走去,幸好平時我經常主動跟著柴叔到山上學習砍柴的技能,這段路我一點都不陌生,這項工作我更是駕輕就熟,做起來一點都不費力。我砍了好多的木材,先走一趟回到王府,才又出來第二趟,把剩下的木材全都帶回去,這第二趟回到家中,遠遠的就聽見老爺的笑聲,我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不以為意。當我將木材全都堆放到柴房後,走出柴房的門,將木門給關上,還沒轉過身來,老爺就站在我後方對著我說:「我還記得你叫李信,上次我出門前你七歲,現在回來,你應該已經八歲了吧?」我立刻轉過頭來點點頭回答老爺:「是,老爺,我今年已經八歲了。」老爺微笑的看著我,說:「一年不見,你又長大了許多,現在長得又比之前更好,你所做的每一分努力,我雖然沒有待在家中,但看你做事情的動作很細心度,就明白你這段日子做了多少,這全都騙不了我。」王老爺還是微微笑的盯著我看,接著繼續說:「我啊!什麼都不缺,世間人渴望擁有的東西我都有,你知道我為什麼請了這麼多僕人在家裡工作嗎?」我搖搖頭,老爺說:「現在外面社會動盪不安,要找份穩定的工作養活一家人,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現在在家中工作的這些僕人,每個人都有一段心酸的家庭故事,大家都是從小辛苦的過日子,受盡了各種的苦才來到我這裡。我原本以為,我拿錢出來養大家是一件好事,是真正幫助到每一個人,但這次我的想法改變了,所以我匆忙的趕回來家中,就是要徹底改轉我王家的規定。雖然沒有人跟我報告每個人在這個家裡做了什麼,但看到大家的樣子,我就知道平常過的是多麼舒適的生活,唯獨你一個人默默認真在做,這些我都看的出來。所以,我希望你一定要有成就,我這趟回來,不是再帶著滿滿的財富回到家中,而是帶著更珍貴殊勝的佛法要來分享給大家。我要教你們學佛,只有你們每個人都真心的學佛,真正改變自己,這一世來作人才有救,否則你們在我這裡做一輩子的工作,領一輩子工錢,一生很快就過去了!你看看這位剛回去處理家人後事的柴叔,他在我們王家已經工作六十年了,這六十年來他對我非常忠心,從來沒有變過,所以我也把他當作親兄弟一樣照顧。這六十年來,他來回家中已經有好幾趟,每一趟都是因為有家人死過世才回去,現在他也年紀一大把了,不知道再跑幾趟就輪到他,他自己也心裡有數。我之前還沒有學佛,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現在我學了佛,知道輪迴的可怕,才知道我有多大的責任要幫助你們,尤其柴叔我一定要救,他是多麼好的一個人。你聽我的話,好好學佛,你能從中得到悟處,你的人生會有不一樣的轉變,到時候你能幫助很多人,救起所有還不懂得清醒的人。聽老爺這麼說,雖然我還不明白佛法究竟在學什麼,但聽起來佛法真的是寶,只有學佛,人生才有救,生命也才有出口。

這次老爺回來住了好久,聽老一輩的僕人說,這是這幾十年來老爺待在王家最久的一次,長達三年的時間,老爺都沒有離開過,為的就是要親自帶我們這些孩子,還有那些老一輩的叔叔、阿姨們學佛,只有讓我們學佛,大家才有機會離苦。

我不識字,老爺帶著我認字,他耐心的教我讀經,將一字一字慢慢念給我聽,也教我寫字,老爺說:「你還年輕,現在認識這些字,讀這些經,就是希望你將來能夠講經說法。你長得莊嚴,又勤勞肯做,如果說法一定能夠攝受人心。這麼多人裡面,我雖然帶著大家一起學佛,但卻不一定人人都能成就,如果有一個人學成,真正為眾生付出,那就不枉費我的努力,也算是有一點成績可以交代佛了。」老爺對我的栽培和耐心的教導,無非就是希望我的成長能幫助更多人,他一心都想著要助人,真正慈悲的為別人著想,令我相當讚歎,也使我更發菩提心,願精勤學道來救度一切眾生。

這天,我跪在佛前誦經,絲毫沒有注意到老爺就在我身後,等我誦完經後,老爺比了個手勢要我出去。老爺帶著我走到後花園裡,他一邊走,一邊問我:「如果讓你去寺院裡修行,你願不願意?」我立刻點頭,但又突然想起家中的娘和弟弟,猶豫不決的說:「如果我到寺院修行,就沒有人賺錢給娘和弟弟,那他們要怎麼過生活?」老爺告訴我:「這你放心,你的娘和弟弟我都能養,甚至還能將他們接來王家住,反正我這裡多的是房間,只要你願意為眾生付出,你所有的顧慮我都能無條件的幫助你。」王老爺真的非常慈悲,我與他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就只因為我有那份心願意學佛度眾,他就願意護持我,讓我無後顧之憂的專心修行。

我將修行之事告訴了家中的娘,娘很贊成我學佛,但卻不好意思讓王老爺幫忙我們,我告訴娘:「王老爺對我們家中的付出,我絕對不會辜負,娘說過,一分感恩,十分回饋,我會在寺中精進修行,等到我修行有成之時,度一位眾生,就回饋一分,所以我要發更大的心,更大的願,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將王老爺慈悲對我的付出,全都回饋這世間。娘就安心的接受王老爺對我們家的幫助吧!如果娘不能接受,我真的也沒辦法專心修行。」娘聽我說完後,她安心了,在我離開前,娘再次提醒我:「娘永遠都在,不用為娘擔心,進到寺院,就把家給忘了,只有你真正無牽掛的修行,才能夠有成就的一天。娘樂見你修成歸鄉來說法度這些鄉親父老,他們從來沒有機會聞到佛法,如果你能度化他們,他們就有機會得救。」我明白的點點頭,向娘頂禮後,也揮揮手向兩位弟弟道別,這是我修行前最後一次回到家中,帶著堅毅之心,步上我修行之路。

在寺院中,我遇上人生最大的考關,當我真正開始修行之時,過去所造下的罪業,這些難還的業障全都一一現前。有幾次我跪在佛前誦經,還未讀完一部經,就已經失去意識的倒在佛前,直到有師兄經過大殿,看見我趴倒在地,才將我揹回寮房醫治。我明白佛法的可貴,師父所講的每一部經,我都希望能攝受自心且消歸自性,但難擋的業力,總在不經意間現前障礙,使我無法保持一顆清明的腦袋,總是眼睛看著師父,但身體裡的自己卻已經沉睡而不自知,直到師父大聲的叫我:「天禪!」我才驚醒過來,這時才知道:「我剛剛竟然睡著了。」我不曉得為什麼其他師兄都能專注聽法,而我自己卻遇到如此多的障礙?有幾位比我後面進來的師弟在背後嘲笑我:「那位天禪師兄,來到寺院裡都在睡覺,還不如回家大睡一番,何必剃了頭來這裡睡呢?你說可不可笑?」這幾位師弟不曉得我就坐在大石頭旁,他們所說的話我都清楚聽見,內心深深愧疚。我望著石頭旁的小佛像,想起當初王老爺和娘對我說過的話,為什麼當初我所發的願是如此的深切,如今進到寺院裡卻變成如此模樣?我走到大殿裡,跪在佛前懺悔,難道我忘了眾生極苦?忘了修行的本初?忘了我一生度眾的責任?時間一年一年的過,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我於佛前立下誓願,為了成道,我必當克服一切,不論苦我,煎我,熬我,磨練我,鍛鍊我,我都一定要面對和突破,一絲絲的懈怠都不容許,唯有不斷的砥礪底力自己,精進自心,我才有機會圓滿我所發的誓願,救度眾生。

業障同樣現前,我同樣昏沉難明,考驗的是我的定力和真心。我繼續懺悔,真心的懺悔,尋找我每一個還未真的虛偽,那一點暗處,就連我自己都無法得見,我不停的尋找自己所有應當修正之處,依循著真理,不斷修調和改變自己。即使又睡了,我不氣餒,因為我心裡知道,自己必當還有應該改正之處而未自知。這所有一絲絲的微細意念,我都將它一一拔除,這過程中,需要的是真誠,是定心,是毅力,更是不變的本初。即使遇到再多的考驗,都不退我度眾的本願,那才是我在大海中,在大火中,勇猛突破的目標,救拔眾生,永離苦海。

那一日,我淨下心來,於佛前看見我的過去……。我看見那時的我是多麼的自傲,不知天高地厚……。站在高峰上,我大喊著:「不論天有多高,海有多深,都能任我所用!」過去我叫襲惜風,一身黑色的巫裝,法術高強。我的肉身隨心所欲的在天空飛翔,雖然飛行的高度只有一至二層樓高的位置,但這樣的功夫,已經使我能快速抵達所有我想去的地方,不受任何的障礙。

跟在我身旁學習的徒兒一共有百餘位,這些徒兒裡頭有許多都曾經受過我的幫助,對我的巫術深深敬佩,最後決定留在我的身邊學習。我將我畢生的功夫全都交給他們,這些功夫如果都能學會,要毀滅這個世界,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一陣微風吹來,我將大大的黑袖子一揮,微風立刻變成了狂風,將對面那間屋子給吹垮。當我瞋心一起,所有擋在面前的,不論是屋舍、樹木、或任何的東西,立刻起火燃燒,這把火就是在我眼中的瞋火,燒得越烈,代表我心中的怒氣越強。我將黑袖子一揮,一座山立刻被我蓋住,原本綠意盎然的森林,迅速乾枯而寸草不生,所有的生靈全都被我的咒語控制,失去生機。無邊無際的大海,看是巨大廣闊,卻在我的手中任意的把玩著,只要我一個念頭,立刻捲起滔天巨浪;一個念頭,大海立刻變得乾枯;一個念頭,大海迅速淹覆整片土地。我能讓天空永遠在黑暗之中,我也能讓天氣永遠是陰雨綿綿,這都和我的心一樣,是那麼無光幽暗。走在路上,我告訴跟在身旁的徒兒:「看見那位身穿絲綢布料的男子了嗎?他色慾心強,把他的靈魂抓過來。」徒兒問我:「是……哪一位?」我說:「五百公里外,正朝著東邊方向的那位男子。」徒兒的功夫還不及於我,他看不見五百公里外的那位男子,我立刻比了一個手勢,念上一段咒語,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黑布袋,那男子的靈魂立刻被我吸入黑布袋裡,永遠無法逃脫。走過酒樓,裡頭全沉迷在淫欲、愛欲中的男男女女,我使了一個邪惡的眼神,這些男男女女迅速化為蟲身,在樹葉上蠕動著。走過一間屋子外,清楚見得裡頭有一位正在睡夢中的男子,我化身為一位妙齡女子,進到他的夢境裡,帶走他的靈魂。我的咒語能讓一個正常走在路上的路人,瞬間變成瘋子脫光衣服在街上奔跑。我的咒語能輕易的滅盡一整個村莊。所有我想做的事,沒有一樣是我做不到的。

皇上任用我為國師,藉由我的法術來攻滅敵軍,我所佈下的陣法,沒有一個人能破除。一批敵軍殺氣騰騰的從城外攻入,我方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他們以為即將取得勝利,沒想到全都落入了陷阱,進到我的陣法裡,受我控制。他們從原本的空間,迅速進到一個幻境裡,在那幻境中,他們不是士兵,而是一群正在尋歡作樂的酒醉男子,身旁全是女人、酒水相伴,如此醉意與迷茫之下,我方輕易的將他們趕盡殺絕。皇上身邊的妃子明爭暗鬥,皇后使了技倆,皇上立刻要我施咒法,將這些被皇上淘汰的妃子,全都化成貓狗,再也回不去原本的身分。

整個天下都在我的操控之中,讓天地翻轉是件輕而易舉之事,我幹盡了所有的壞事,原以為我的心會好受一些,沒想到還是無法撫平我充滿怨恨之心,我不曉得還要造多少業,我的心才能回到原本的平靜?

風沙迎面吹來,我的生命終究還是有結束的那一天,我想用我的法術抓住我的靈魂,不讓我的靈魂被帶走,但那股力量竟然超越我的多年修來的功力,將我吸入熾赤熱的岩漿裡,飽受痛苦的果報。我於岩漿之中清楚見得,過去被我巫術所害的那些無量無邊的生靈,都還在黑暗之中無法得出,痛苦哀號。我痛恨這世間,為什麼要毀掉我的一切?當我的心越恨,我所受的苦就越強烈,但我還是無法停止我心中的不平,寧願受苦,也不願放下那段慘痛的過去……。

看到這裡,我止住了。數千年的時間,我才從岩漿中出離,我這條生命竟然是如此的難得而可貴。過去的無知,造下如此深重的罪業,傷害難以數盡的眾生,該當如何償還?如今走上修行這條路,他們來干擾我又有何錯誤?我本該受的苦,本該改的過錯,都應該要承受和面對,我應無怨言的接受一切,更發悲心的積極救度眾生,唯有幫助過去這些被我所害的無辜生靈,救度與我有緣的蒼生,我才對得起佛,對得起我的眾生,對得起這條難得的生命。

活到了六十餘歲,我問我自己:「如願了嗎?」看著佛就在我的眼前,是佛來接我了,眾生還未度盡,但我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繼續救度,我只盼來生,回到西方後,再次發願來到人間。如今我跟隨諸位尊者護持蘇佛,於此之時,我還未重得人身,而是以一條靈的方式在護著蘇佛的色身。看這世間的變化,看如今眾生之苦,我心更加悲痛,為何如此苦不堪言?

蘇佛說法不斷,一心弘揚此法來幫助眾生,世間人道難以救度,如今所見,真實如此。人道之心深不可測,佛在眼前,卻難以真信,正法在前,世間信者又有幾人?疑者毀謗,慮者毀信,所有的障礙,都在障礙人心的清淨與清明。即使信中,依然有疑,疑者自障,障自前途,本應是光明無盡的大道,卻任由個性而設下屏障,如此世人之愚,更令度化難行。然而,蘇佛不變的願心,即使救世障礙重重,仍然不障礙蘇佛之心,此是極大的慈悲、心量與大勇大力,才能以大智慧隨緣度眾。

我日日跟隨超度,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發現。這世間何處值得留戀?戀得再多,唯業隨身而已。蘇佛積極淨化,為的就是能有更大的能力來幫助流浪的苦靈,超度無一日間斷,無一時放逸,無時無刻都在前進之中,不斷的突破,不斷的救度,絲毫不浪費色身生存世間的每一分一秒,蘇佛所踏踩的每一片土地,眾生喜笑歡迎,真正令眾生生歡喜心,是真修道人,習佛所行,真行度眾於世。如此之心,眾生深深致敬,深深感恩,皆願受度。

感恩蘇佛慈悲,大喜大捨。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